《快穿: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刀》小说章节目录顾宁,高公公全文免费试读

寝殿的地毯上,一身黑衣的刺客四肢着地,趴在地上。

背上骑着一小孩,手持三角巾抽着刺客屁股,嘴里喊着“驾,驾!”

刺客维持着冰山脸,面无表情的和顾宁对视。

虽风轻云淡,其实脚趾头已经尴尬的抠出来三室一厅。

顾宁:哎,熟人,各方面都很熟那种。

“你不就是那个,有大胸肌和大白腿的刺客嘛。”

她好像把这天聊死了……

诺大的寝殿,只余下小孩的“驾驾”声。

刺客冷静的把小孩放下,没有感情的双眼紧盯顾宁,开始脱衣服。

顾宁:大兄弟,我承认你生的好看;

剑眉星目,眼中能倒映出天上所有星辰。

这薄唇微挑,睥睨万物的气质,和要砍死她的司戈上仙一模一样。

这脱衣服不急不缓,举手投足都带着压迫感的动作,和司戈上仙也一模一样。

顾宁心中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你和司戈上仙,不会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吧!

刺客把外衣抱在胸前,掩盖住摸向匕首的右手。

胸口剧烈起伏,白色内衫的带子越来越松,露出精瘦的小腹和八块腹肌。

如今恶鬼堵在门口,以他的武力直接冲过去——

那恶鬼今晚上就多了道夜宵。

刺客把匕首又推回刀鞘,看来只能智取。

可惜他五千两买的灵符。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等杀了狗皇帝,拿到赏银,他就远走高飞,再也不来这鬼地方。

刺客目光隐晦,看着脚边的废太子。

多年来刀口舔血的日子,让他不敢投入太多感情。

小孩,以后是生是死,就看你的造化了。

刺客肌肉紧绷,声音如风吹竹林,清冷无情:

“安十一欠你的救命之恩,今日奉还,后会无期。”

说罢便把外衫扔出,兜头盖住顾宁。

一轮金色的太阳从衣衫中闪现,整个未央宫亮如白昼,将顾宁淹灭其中。

刺客安十一冲出门外,回头看了眼废太子。

小孩正不知所措的揪着衣角,豆芽菜一样的身子瑟瑟发抖。

懵懂的眼中全被抛弃的惊恐,却还忍住眼泪,扬起一个乖巧的笑容。

安十一狠心扭过头,消失在夜色中。

只有三岁的沈昭不懂,为什么母后不要他;

丽妃娘娘,他的姨姨,也不喜欢他;

总是凶凶的,却愿意让他抱着他,让他骑大马的黑衣服叔叔,也不扔下他;

肯定是他哪里做的不好,是个坏孩子,才不被大家喜欢;

他会乖一点,再乖一点,努力讨这个娘娘喜欢。

金光被顾宁尽数收回后,她掀开盖住自己的衣衫,里面贴着五张符纸——

对,她画的。

云止卖货的能力果然很强,这个合作伙伴深得她意,下次来送他一些灵气。

清脆的童声打断顾宁的思路,

“娘娘好。”

小豆丁见她看过来,自觉跪在地上,脸上挂起讨好的笑容。

顾宁:安十一,你孩子落下了。

只不过这孩子有些眼熟。

顾宁看着小孩恐惧的眼睛,感觉心脏被撕扯,眼中控制不住的涌出泪水;

她没想哭,但是控制不住的心疼,疼到身体要裂开。

血液中磅礴的母爱告诉她,这就是原身心心念念的儿子——沈昭。

是原身以灵魂交换,永生挡在空间缝隙;

承受罡风刮骨之苦,也要护着的儿子——沈昭!

身体忽然失去控住,顾宁看到脑中深处浮现出一缕残魂。

身体残破的原身盈盈下拜,眼中尽是祈求。

顾宁放开对身体的控制,飘在空中;

看着身体紧紧抱住儿子,眼睛把毕生眼泪都流出来。

却还是舍不得眨眼,要把孩子的模样刻在心中。

原身知道自己只有三分钟的时间,她轻轻抚着儿子清瘦的小脸,仔细叮嘱:

“以后要听话,不要惹娘娘生气;娘娘忙的时候,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我们沈昭是最好,最坚强的孩子。”

原身感觉自己在逐渐消散,含着泪水落下一吻,

“娘亲永远爱你。”

顾宁擦擦脸上的泪水,看向快要不见的原身:

“你可以再多待一会。”

原身摇摇头,谦卑的俯在地上:

“姑娘,昭儿是个听话的孩子,我已经嘱咐过他;他不会记得我,以后会全心全意奉姑娘为母亲,求姑娘好好待他。”

“我明白,”

原身不舍,痛苦,眷恋,种种复杂的感情,还残留在这具身体里。

顾宁成精六百多年,第一次体验到人的七情六欲。

她摸着痛到极致的胸口立誓:

“我会把他当做亲生儿子,即使他不听话;等他长大我会告诉他,曾经有一个人,放弃自己的灵魂去爱他,守护他。”

原身带着笑容消散在风中,面色平静满足。

顾宁感觉身体轻盈了一些,内视一番却看不出什么变化。

躲在天上看戏的司命老头,震惊中打翻茶壶,他看到了什么?!

顾宁灵魂中,笼罩起一层薄薄的功德之力。

这是所有修炼者都眼馋的东西,有了它渡劫天雷都舍不得劈。

但是这个好东西,整个仙界却无一人获得。

实在是条件太过苛刻:

需要凡人万分感激,即使万箭穿心也不后悔,自愿燃烧灵魂,化成功德送给别人。

不说万箭穿心有多痛苦,单单燃烧灵魂的痛,等于持续万箭穿心十年。

以前仙人下凡,赠送金银珠宝,完成凡人的愿望;

折腾一百多年,没有一个凡人肯燃烧灵魂,化作功德之力送给他。

这位仙人溜回仙界,还被众人哄笑一番;

久而久之,除了他负责维护三千世界,需要和凡人打交道;

再也没有人尝试过下凡,除了那位,要历情劫的那位。

顾宁这小丫头运气真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司命老头又续了一壶茶,继续美滋滋的看戏。

顾宁消化着残留的情绪,泪水止不住洒落。

不知道是在为原身而哭,还是在哭儿子才三岁,猴年马月才能结婚。

她尽快完成一半任务的想法彻底泡汤。

被抱在怀里的沈昭,伸出瘦如鸡爪的小手,擦擦顾宁脸上的泪水,

“娘娘别哭,昭儿听话,昭儿是好孩子。”

顾宁感觉到有个小手给自己擦去泪水,还甜甜的安慰自己,心都要化了,又奶又萌的小团子谁不喜欢。

这么可爱的孩子,即使原身不拜托她,顾宁也会往死里宠。

小团子瘦了点,抱起来没二两肉,得好好补补。

小团子沈昭好喜欢这位娘娘,她怀里又暖又香,还亲了他一下。

就是这个好看的娘娘怎么一直哭?

以前的丽娘娘不开心了就打他,打完就高兴了。

沈昭不想看顾宁哭,他懵懂的拉开袖子,想让顾宁开心起来,

“娘娘,你打我吧,打完就高兴了,你哭昭儿心中痛痛。”

宽大的衣袖滑开,胳膊上布满骇人的青紫和疤痕。

原创文章,作者:小可爱呀呀呀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33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