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刀》小说章节目录顾宁,高公公全文免费试读

在众人的千呼万唤中,护国寺的云止大师终于来了未央宫。

当真如传说那般,身姿修长,面如冠玉。

一身雪白僧衣气质出尘,手持法杖瞬间化身为怒目金刚。

众人拥挤在门口,躲在云止大师身后,想看看传闻中的鬼窟到底什么样。

只见洒落整个院子的鲜血……

院里沾满血的侍卫衣服……

还有那口泛着油花的大锅……

众人:这恶鬼竟然恐怖如斯,大师您多保重!

云止被七手八脚推到大门内,咣当一声在背后关上。

听声音,竟然还上了锁链。

人们竟然畏惧这未央宫,到如此程度。

呵,这世间哪有什么妖魔?

无非是世人故弄玄虚。

人去了便真是去了,只有活人没杀成的人,才被当成鬼。

阿弥陀佛。

云止手持禅杖,沉稳的理了理圣洁的白色僧衣。

淡然的双眼微阖,经过卧蚕点缀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充满慈悲。

眉心一点朱砂痣,如随侍在佛祖身边的童子。

不需做什么,他只需站在那里,画中少年丰神俊朗,骨秀神清。

但当他勾起唇角,心情愉悦,那慈悲庄严的面容便愈发妖异。

眉心朱砂殷红如血,妖僧现世。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云止眉头似蹙非蹙,纤长浓密的睫毛掩住心事。

想必这就是那女子的住处?

他推开寝殿大门,屋内一片破败。

博古架上空无一物,房梁上描金的彩绘都被刮走。

云止无声轻叹。

娇生惯养的皇后,被众人误认成恶鬼,关在这牢笼中,真是可怜人。

就是,屋里为什么有根大石头柱子?

难不成真如那些奴婢所言,这恶鬼力大无比,搬进来的?

他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云止啊云止,什么事你也相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事了。

世间无鬼,鬼由人造,阿弥陀佛。

云止俯身仔细端详,柱子两端是被硬生生掰断,抬到寝殿内。

如此粗细的石柱,别说人力无法掰断,就是用上攻城器械也不好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床上的女子翻了个身,惊醒沉思的云止。

他此次前来是为驱鬼,这石柱之事先放一边。

不过这女子睡得真是香甜,清浅的呼吸似清风抚柳,云止起了戏弄的心思。

他掏出木鱼,故意声音洪亮的诵起往生咒。

趴在大门上偷听的众人:

大师得声音沉稳洪亮,信心十足,驱鬼这事稳了!

他们终于不用再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终于能想吃就吃,不会被恶鬼抓走;

终于能穿上漂亮衣服,画上美美的妆,皇帝都被恶心吐了,

守门的侍卫甚至擦起眼泪。

唯独老大一行人急得团团转。

祖奶奶可别出事啊,听说这次来的是护国寺的得道高僧,佛法高深。

远处大树上,一身墨绿的刺客也焦急等待;

他安十一不喜欢欠人恩情,那天晚上,总归是这女鬼救了他。

听说她在找儿子,废太子他刚打探到踪迹,就在皇帝的宠妃,丽妃宫中。

若是这女鬼死了,他就杀了废太子,送去阴间给她做伴。

安十一眯着眼睛,他会让母子团圆的。

云止洪亮的念经声停了下来,所有围观群众大气都不敢出,生怕错过任何声响。

忽然一阵破空声由远及近,来到门外,众人纷纷抬头。

只看见鼻青脸肿,看不出人形的云止大师,从天上掉下来砸在围观群众的身上。

这,佛法高深的护国寺大师被恶鬼揍啦!

连护国寺高僧都驱除不了恶鬼,这世间怕是再难有人能降伏。

围观群众紧紧抓住云止的手,语气激动:

“刚买的符咒还能退不?”

“那可花了我有一千两银子!”

“奸商!”

就在云止拉着禅杖和太监拔河的时候,未央宫的大门被大力拉开。

“娘嘞,铁链子都给拽断了。”

“恶鬼跑出来啦!”

围观的太监,侍女和嫔妃们也顾不上要钱,人挤人往后跑。

但是左右的宫道都堵满人,大队伍急得哭爹喊娘,就是跑不开。

顾宁脸色漆黑站在门口,手指头掰的咔咔响。

昨晚上她出去找了一趟儿子,又熬夜把孙子们送来的鸡杀了,煮熟。

刚睡下没多久,一阵烦人的敲击声就给她叫起来。

你敲就敲,为什么还唱起经来!

起床气化为实质,离得近的奴婢感觉到森森杀气。

“那和尚呢。”

顾宁面色冰冷,看起来随时要砍人。

挤挤挨挨的众人哗的后退,如同摩西分海,露出藏在中间的云止。

云止抽着裂开的嘴角,摆摆手:

“早……早啊……今天天气不错。”

握了个草,竟然真特么有妖怪。

师兄救我!

小师弟救我!

师傅救我!

从看到院里满地的血开始,他就应该意识到,这真特么是鬼。

他为什么不信邪?

云止现在后悔,非常后悔。

他信了,寝殿里那根柱子就是这女鬼掰断的。

毕竟除了鬼,也没人能把一百多斤的活人,一套组合拳,从寝殿内,给他打飞到未央宫门外边。

这中间隔着50米,50米啊!

这特么是人能做到的事嘛!

云止感觉自己命运的后脖领被揪住,恶鬼开始把他往寝殿里拖。

大门在眼前缓缓合上。

他不能挣扎,要保持高人的形象。

路过血衣时,他面带微笑;

路过大锅时,他只想让女鬼给个痛快。

路过成片的血迹时,保持个屁的高人形象!

他只想磕头认罪。

“女施主~”

顾宁没理他。

“女菩萨~”

叫的是个柔情似水,醇厚绵长。

顾宁把他丢在院里,居高临下的看着云止。

原本莹白的俊脸被打的七彩缤纷,高挑的凤眼如今肿胀的只剩一条缝。

好像手又下重了……

谁让他先吵醒我睡觉的,哼。

只是打了一顿而已,又没缺胳膊少腿。

理不直气也壮。

云止低下头,摆好姿势。

努力给顾宁看他最吸引人的侧脸。

“女菩萨,小僧打扰了您清修,万分歉意。”

顾宁无动于衷。

“是陛下召小僧前来收……”,

看看顾宁不好的脸色,云止开始甩锅,

“陛下召小僧前来捉鬼,小僧不敢违逆,这才打扰了您的清修。”

顾宁看看四周,这未央宫竟然有鬼?

太吓人了!

她最怕鬼了。

难怪总觉得阴森,今晚上就搬家。

云止看顾宁脸色诡异,立马跪地求饶;

“只要女鬼大人不吃我,我以后日日供奉,还会阻拦其他师兄弟打扰您。”

云止慌忙翻出荷包,

“里面是小僧多年来收集的宝物,求女鬼大人饶小僧一命。”

顾宁忽然明白,为什么侍卫看见她那么大反应。

联想穿越过来后种种。

呵,女鬼竟是她自己。

她不动声色接过云止呈上的荷包。

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宝贝,巨大的灵气团包裹着荷包,一片浮动的荧绿色。

顾宁探了探,拿出一颗鸽子蛋大的红宝石,灵气顺着流进经脉。

云止在一边讨好的介绍着:

“这颗红宝石价值十万两,

这片翡翠十二万两,

红珊瑚一百万两,

这驱鬼符咒每张一千两……”

云止满头大汗,他怎么随手把符咒塞里面了。

完了完了,要死。

云止开始观察附近,看一会能在哪撞死。

原创文章,作者:小可爱呀呀呀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33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