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刀》小说章节目录顾宁,高公公全文免费试读

阖宫都知道皇后娘娘病的活不长了。

顾宁:谢谢关注,我好着呢,我来之前原身也好着呢。

皇帝和丽妃娘娘不时过去探望,每次都被皇后喷一身血;

原身:还不是被你们两个狗男女气的。

丽妃娘娘还日日上香为姐姐祈福,真是姐妹情深;

丽妃娘娘的美名整个初云国都传遍了。

而皇后娘娘,若不是老镇国公和先帝有约在先,这后位也轮不到她坐。

小太监低头想着,转眼就到了未央宫;

殿内闪着幽幽的烛火,忽明忽暗,怎么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小太监和同伴大着胆子步入寝殿,只见皇后娘娘毫不矜持的趴在床上酣睡。

而不远处一团黑影,小太监走近一瞧,登时吓尿了裤子。

是高公公!

直到裤腿冰凉,俩人才抬着高公公回去复命。

天没亮,皇后娘娘专吃太监肉,越肥越好的谣言就传开了。

去抬人的小太监说的头头是道,死去的高公公身上被划的全是血,尸体轻飘飘的,就是被皇后吃了肉;

皇后吃饱了躺在床上睡觉,袖子上的血顺着床往下滴。

而养心殿的皇帝现在还深陷梦魇,下午从未央宫回来后整个人撞鬼了似的。

御医给灌了汤药,昏睡过去,还时不时梦呓有鬼。

难不成未央宫真有鬼?

宫中一时人人自危,太监们吓得不敢多吃,生怕被皇后抓走;

宫女们也吓得不轻,万一皇后也吃宫女呢?

嫔妃们:好不容易养的细皮嫩肉,不比那些皮糙的奴婢好吃啊…

御膳房每日做的点心饭菜都被退回,凉拌蔬菜,水果需求量激增。

厨子乐的省心,原本各个主子抱怨这鱼不新鲜,肉炖的太腻,天天想到头秃给她们做新鲜吃食;

现在胡萝卜洗洗就往外端,盐都不用放。

厨子觉得自己从给人做饭变成喂养畜牲,还都是吃草那种。

围着未央宫的侍卫得到消息后,各显神通找关系给自己调班。

都说皇后喜欢吃肥的,现在连个送饭的都没有,万一饿红眼冲破宫门,肯定也不挑食啊。

听说皇上的鼻梁都让咬断了,要不是高公公忠心护主,昨晚上皇上就驾崩了。

听说抬回去的高公公被啃的骨头都露出来了。

“这是谣言吧,皇后的舅舅的哥哥的二伯娘是我奶奶,皇后是个挺可爱的姑娘。”

寝殿中,顾宁迷迷糊糊中醒来,天已经大亮。

她活动一下有点麻木的身体,这就是凡人每天都要做,必不可缺的事情——

睡觉?真浪费时间。

寝殿内高公公的尸体已经不见,想必是趁她睡着拖走了。

此时阴暗空荡的未央宫如同鬼屋,一个人都没有,昨天的蜡烛也烧完了。

不过作为杂草精,黑暗视物属于基本技能。

顾宁闲庭信步的逛遍整个宫殿,只找到三个附着灵气的美玉。

吸收完灵气后,原本光彩夺目的美玉虽然质量没变,但是光芒不再;

身体虽然没到巅峰时刻,但是力量提升一些,她还算满意的捏捏拳头,该干活了。

顾宁大摇大摆的走出寝殿,准备去找便宜儿子,推推未央宫的大门,推不开;

皇帝至于这么小气嘛,骂她,想弄死她,她都没准备动手杀他哎。

不就是把他鼻梁弄断,她也是好心想给他擦擦血,又不是故意的。

但是被锁在宫里,她怎么去见便宜儿子,怎么给他找媳妇结婚。

狗皇帝,误我成仙。

体内的灵力根本无法让她起飞。

顾宁试探着踹了一脚,一尺厚的木门抖了抖,上边装饰用的铜钉子掉了一个。

门外一群侍卫正围一块传递自己得到的消息,忽然——

“咚——”

未央宫的大门震颤了一下,一颗拳头大小的黄铜门钉掉了下来。

这门钉专门用作加固城门,钉身有手指粗细,就算他用尽力气拔都拔不出来。

一众精壮侍卫和小鸡崽子似的,抱紧手中的刀叉剑戟,缩在一块。

“老三,这是你说的小姑娘?你家小姑娘能一脚踹的门抖三抖?钉子蹦飞一个?”

老大用气音咬耳朵,生怕里边的女魔头听到。

门上的灰尘落下,顾宁揉揉眼,勉强睁开,趴在钉子洞前往外瞧。

老三不信邪,挪蹭过去,顺着钉洞往里瞅,

“老大,这里边怎么通红一片呢,门后边盖了红布啊?”

“谁家在门上盖红布啊。”

顾宁听闻自己眼睛红,都跟红布似的了,别特么瞎了。

急忙问道:

“我的眼睛很红么?”

门外鸦雀无声,一片死寂。

老三汗如雨下,拼命想后退逃命,可全身像是被恶鬼施了定身术,动弹不得。

“救…我,救救我”

他竟然和恶鬼对视了,啊啊啊——

老三内心疯狂呐喊,舌头却僵直的无法动弹,大张嘴巴发出“嗬嗬”的气音。

刚才一起聊天的侍卫们早做鸟兽散。

老大跑的太急摔倒在地,干脆手脚并用往前爬,丝毫不顾及形象。

顾宁等了会没听到回应,暴躁的抓住门栓使劲摇门。

“红不红,红不红!!”

老三只见一尺厚的宫门剧烈摇晃,接着胸口一闷就天旋地转,不省人事。

摇了一会儿,顾宁气喘嘘嘘的停下来,这身体还是太弱了。

只是千斤的木门,就让她鼻尖微微沁出汗珠。

顺着门缝看看外边没人,只好气馁的回到去寝殿内找镜子。

还好只是揉眼睛太用劲,一会的功夫血色就消退下去。

不用瞎了,开心。

未央宫的消息长了翅膀似的传向养心殿。

皇帝在刚醒来的惊恐过后,想清楚皇后是人。

给他擦污血的时候手还是热乎的呢。

高公公是试毒而亡,大概是皇后这贱人用什么手法调换了毒酒。

徒手劈桌,毕竟将门虎女,说得过去。

只是这贱人身手了得,以后再想毫无声息杀她更不容易。

皇帝愤怒的拍了拍龙头椅,不慎敲碎了拇指上的翡翠扳指。

他看着四分五裂的碎片,扔了可惜;

主仆一场,这个扳指就拿去给高公公陪葬吧,也算全了朕的一番心意。

皇帝得意的晃晃脑袋,被自己的重情重义感动,心情好了不少。

外边谣传皇后是鬼他也没打算制止,把皇后当做恶鬼困死在宫中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现在他还不敢和皇后的父亲——镇国将军闹翻脸。

“陛下,丽妃娘娘在门外候着。”

新上任的小太监打断他的思路,

“宣。”

一起进来的还有看守养心殿的护卫。

“陛下,皇后施法杀了一守门侍卫,皇后娘娘真的是鬼。”

皇上不在意的摆摆手,只想着揽爱妃入怀,

“朕会宣大师入宫镇压,既然是鬼,想来也不用穿衣吃饭,未央宫封宫,这种事以后不要拿来禀报。”

说罢便拉着爱妃去了后殿滚做一起。

侍卫威胁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太监,让他去把老三拉回来。

此时顾宁正满院子找哪里能跳出去,恰巧看到门外躺着一人。

他是生病了吗?

作为一个善良的杂草精,她义不容辞的伸出援助之手,顺着门缝拽呀拽呀,使劲扒拉。

小太监过去时,正看见未央宫宫门下正伸出一双惨白的手使劲拽,把老三往里拽。

两条腿都拉进去了。

原创文章,作者:小可爱呀呀呀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33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