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婿:开局就上战场》小说章节目录千夫长,张子义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废婿:开局就上战场

小说:历史-无金手指

作者:爱吃辣子鸡的十八皇子

简介: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前世的木兰辞的场景竟然重现,可是,想起自己,穿越来的钱图泪流满面,不应该是女儿去顶替吗?怎么也想不到异界的人这么狡诈,五十两金子招来的女婿竟是替死鬼,开局就上战场,怎么破?

角色:千夫长,张子义

《废婿:开局就上战场》小说章节目录千夫长,张子义全文免费试读

《废婿:开局就上战场》第1章 五十两金子的赘婿免费阅读

“呜呜呜”

号角响起。

密密麻麻的敌军再次发动了进攻,残肢肢断臂漫天飞舞,鲜血染红了城下。

拿着一支长矛的钱图瑟瑟发抖,要不是努力克制自己,说不定此刻早已屎尿横流。

这叫什么事?

自己只是一只书虫啊,毕业即失业的自己躺平半年时间就遭报应了?

一觉醒来就直接穿越?

别人要么穿越成金手指男主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要么就是金手指傍身一路逆袭,要么随身携带老爷爷,升级打怪潇洒走一回。

自己呢,开局就上战场,敌军攻城,马上就要挂了?悲哀啊!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愿为侍鞍马,从此替爷征。

想起这首《木兰辞》,钱图也是无语。同样的境遇,为啥结果却有云泥之别。人家花木兰代父从军孝名传天下,更是战功赫赫青史留名。

而这个世界的人却无比奸诈,花五十两金子招个赘婿当替死鬼!

更悲催的是洞房花烛夜自己连新娘子的小手都没碰过,住的是柴房!天还没亮就被送去军营!

人比人气死人!

“敌人攻上来了,快点杀掉他们!”

“杀”

愣神间,敌军已攻上城头。更有三四个敌兵朝钱图杀来。

我*,柿子捡软的捏?钱图身边的几个小兵赶紧组成战阵。

最外面的是两个拿着人身高度的巨盾兵,身后是钱图和另外一个长枪兵。这就是卫国的战阵了。

“杀”

小阵朝前推进,钱图奋力将长矛刺出,托原主的福,这具身体颇有勇力,钱图的直刺又快又准,顿时两个敌军被串成一串。

一穿二!完美!

可惜另外一个敌军是个狠角色,一个驴打滚躲过钱图同伴的长枪,长刀却狠狠地砍向两个巨盾兵的小腿。

“小心!”

钱图目眦欲裂,刚喊了一句却为时已晚,顾上不顾下的巨盾兵小腿已被砍断!盾牌轰然倒地,他抱着腿哀嚎不止还将战阵给撞散了!

“噗”“噗”

受他连累的三人顿时被接连杀死,只有钱图反应过来躲过一劫!

一穿三!

**这是个狠人啊。

钱图双眼微眯,长矛狠狠刺出,对方狞笑着长刀狠狠一挡。

枪矛对撞,钱图还来不及笑就被一阵巨力震的倒退三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敌人太厉害了!

还没站稳一刀又到眼前,完了!

钱图来不及挥挡,只能看着长刀越来越近,绝望也越来越近。

死亡一日游吗?

“噹”

“噗”

滚烫的鲜血溅了一身,这就是死亡吗?

“敌军退了!”

“敌军退了!”

城上欢呼声不断,钱图睁开了眼睛,自己没死?自己竟没事?

他望向敌军,只见一支黑色的箭矢穿其额而过,身上还有几支长枪穿透而过,他的尸体被支住而不倒,眼里满是不甘,死不瞑目。

“图哥,你没事吧,我们赢了,时将军来了,我们得救了!!”

一个瘦小的身子扑过来紧紧地抱住钱图,眼里泪水止不住流淌而出,瞬间淋入钱图的脖颈。

“二狗,是你救了我吗?”钱图将他推开指着敌军身上的长枪问道。

“嗯,是博哥一箭射穿他脑袋,弟兄们趁机将他捅死的。”

二狗兴奋地指着远处的韩博,眼里满是佩服:“隔着这么远一箭穿额,博哥不愧是第一神射手!”

“韩博?”

钱图望着远处弓箭兵中高大的身影,眼里满是泪水,不是感激而是心疼。

“十两金子一条命啊,就这么一箭就到手了,黑,真黑! *的,有钱抵命的感觉真好,不过为啥我的心好疼啊,这是老子卖身的钱啊!”

韩博是军中第一神射手,原主怕死,早就和他沟通过花十两金子买命,关键时刻由韩博飞箭救命。

刚才那一刻自己都要死了救命的箭矢还没到,心中可将他祖宗十九代*了个遍,暗暗发誓做鬼也不会放过这黑了他钱的混蛋。谁想这小子没有食言,只是把自己吓得够呛。

“图哥,这耳朵……”

二狗指着敌军的耳朵小声问道。

“给你吧,还有那两个人的耳朵送给救我的二位兄弟,敌军尸身上的银钱也给你们分了,就算我报答二位兄弟的救命之恩吧。”

钱图指着之前被自己所杀的二个敌军说道。

卫国以左耳计军功,杀一人奖百钱,杀十人升伍长,杀二十人升什长,至于后面的百夫长、千夫长、校尉等中级军官则不是简单的战功所能充任的。

“咕哝”

二狗咽了咽口水,颤抖着双手从三人尸身上摸出几块银子,心里说不出的激动。心中嘀咕着钱图张张嘴就把这么多大钱给推出去了,不愧是有钱人家的赘婿。

“二狗,帮我把三猴、大壮、石头抬下去吧,到时我亲自送他们一程。”

一将功成万骨枯啊,钱图看着其他的三位队友喋血战场,心里唏嘘不已。

“速去大营集合,时将军要论功行赏了”

刚下城头的钱图二人就听到策马而过的传令兵的呼声。

本次鲁国进犯,卫国四千战兵死伤一千五百人,不过此刻终究还是胜了,自当犒赏三军。

时将军论功行赏,活着的人欢呼不已,至于死伤的则各有抚恤。

钱图此次大战前后共计杀死七名敌军,一名大胡子军官见他身材魁梧体魄强健又杀敌颇多想要收入营中,钱图哪有心思再当兵啊,连一句话也不肯多说就拒绝了。

事后才是他错过了赫赫有名的虎威营。大胡子见他拒绝,递给他一枚令牌并告诉他倘若再入战场可凭令牌去军中投他,并告诉他名号。

钱图心不在焉根本没没听只是点了点头,接过令牌,没有细看,行了一礼赶回营帐收拾东西去了,此战结束,征募之兵还需驻扎半年以防生变,而像钱图这样的功勋之后则可以解甲归田了。

“总算逃过一劫,是时候和张家做个了结了。”

钱图谢过了千夫长的留营邀请,收拾好东西,跨上战马,打马离营。

一路将三位战友的骨灰和抚恤金送往各家,不忍之下将身上仅剩的银两分给他们的家人过活,这才打马奔向盘州城方向。

盘州张家。

“站住,闲杂人等不许靠近!”

两个门丁望着眼前的钱图,心里无比吃惊,对这家伙的好运嫉妒不已,不过这癞蛤蟆真想和小姐在一起,简直痴心妄想,哪怕张清清只是一个庶出的七小姐,那也是晋城侯的闺女,要不是要找个替死鬼上战场,张府小姐哪里是一个小小的平民可以染指的。

“混账东西,竟敢这样和姑爷说话,小心打断你们的狗腿!”

钱图嘴都要气歪了,**张府简直欺人太甚,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就连两个门丁都是狗眼看人低的玩意。

“姑爷?哈哈哈,五十两金子的替死鬼也好意思称姑爷,笑死大爷了,哈哈!”

两个门丁哈哈大笑,揶揄不止。

“混账东西,我已被时将军收为亲兵,特奉时将军之命回府探亲,不日将随将军上京复命,尔等还不滚开!”

钱图大喝一声,怒目圆睁。

“时将军?哪个时将军?”两个门丁颤声问道。

“除了日下八城的征北将军时谦时将军还能有谁?”钱图扯起虎皮唱大戏脸不红心不跳神色自若。

“哈哈哈,我说怎么早上就有喜鹊绕梁,蝴蝶满院,原来是姑爷凯旋而归了!”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打开门后走出一人。

三管家张子义,晋城侯张超的首席智囊。

“来者不善啊!”

钱图眼睛微眯,心底想着说辞。

原创文章,作者:爱吃辣子鸡的十八皇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30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