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到一万年:武道开天》小说章节目录王琅,王岳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签到一万年:武道开天

小说:玄幻

作者:横云破

简介:带着古老玉佩重生,一个云波诡谲的世界。皇朝和世家并举,妖魔与邪异起舞,芸芸众生在浮世争渡。此世,王琅只愿横推一切,武道开天!

角色:王琅,王岳

《签到一万年:武道开天》小说章节目录王琅,王岳全文免费试读

《签到一万年:武道开天》第1章 再见,蓝星免费阅读

大乾王朝,云州。

青云郡,横山县。

一座占地方圆十里的巨大府邸,门口两座石狮子威风凛凛的矗立着。青铜大门高约三丈,上面有一些斑驳的锈迹,更显出岁月的沉淀。上方的牌匾上写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王府。

铁画银钩,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股威严气度。顺着周围向远处延伸而去的高大围墙,将整个府邸包裹在里面,如同一只噬人的巨兽。

月上中天,星辰闪耀。

清冷的月光如潮水一般侵入了王府的各个角落,一切景致显得朦胧而梦幻。

此时,在王府南面的一间厢房内,一具瘦弱修长的身体静静的躺在雕花大床上,面上似乎笼罩着一层阴影,看不清他的样貌。

突然,床上的男子缓缓睁开了眼睛,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的眼神从迷茫逐渐到清明。

头疼欲裂,一股股陌生的信息冲击着自己的精神世界,经过相当一段时间才消化了相关的信息。

大乾王朝……横山县……王家……

男子喃喃自语道,声音在昏暗的室内显得更加低沉。

他叫王琅,来自另一个世界,那是一颗美丽的水蓝色星球。

王琅是一个普通上班族,日常两点一线为了生活而奔波,在茫茫人海中毫不起眼。一个偶然的假期,他回到了乡下爷爷的老家。爷爷在去年就过世了,只留下一间空荡荡的房子和些许遗物。王琅在整理爷爷的遗物时发现了一枚材质特殊的古朴玉佩,当他将玉佩拿在手中细细把玩时,玉佩突然光芒大作。紧接着他失去了知觉,只觉得天旋地转,再醒来就是现在的样子了。

古色古香的房间内,一股淡淡的药味弥漫。王琅看着自己白皙的双手,又看了看镜子里带着一丝病容的俊逸男子。微微点头,不得不承认,这具身体的卖相还不错,比自己上一世好看多了。

或许是缘分又或者其他原因,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也叫王琅。 原主有一个不错的家世,出生于横山县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是王家这一代家主的独子。王家在横山县扎根近百年,势力可谓根深蒂固。

王琅身为家主之子,从小自然也是受尽宠爱,吃穿用度各方面都尽其所能满足。可能正是因为一路成长顺风顺水,原主迎来了自己命中注定的劫数。

在数天前,原主如同往常一样前往飞燕楼玩乐。然而在路上,他遇到了两匹神骏的骏马,拉着一辆华贵马车在城中大道上飞驰。道路两旁的行人来不及退避,直接飞了出去,不少人身体在空中直接炸裂,血洒长空。原主离马车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但一股诡异的波动直接将他扫飞了出去,七窍出血陷入昏迷。随后原主被王家的人带了回去,然而即便花费了巨大的代价进行治疗,原主依然没过几天就一命呜呼,算是便宜了王琅。

王琅起身下床,原地站定,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只感觉一阵阵虚弱感涌了上来,不禁一阵苦笑。调整适应了一会儿身体,王琅走到了门边,打开门,步入了庭院。

映入眼帘的是修剪得工整的花草,怪石嶙峋的假山。王琅在假山旁的石凳坐下,看着清冷的池水,一时间思绪有些飘飞。

从所知的信息看,这是一个明面上由王朝势力统治的世界,有武者,有妖兽。的确存在超出寻常的力量,但和他想象中的飞天遁地移山填海有着很大差距。

还有,那将原主如蝼蚁一般碾死的马车……一切都有待自己去探寻。

不过在这之前……那块古朴玉佩是怎么一回事,导致自己重生的罪魁祸首。王琅搜遍了全身,也没有发现古朴玉佩的踪迹。难不成在自己身体里面?轻轻叹了口气。

罢了,与你有缘,该出现的时候总会出现。如果无缘,纵然来到你的面前也会错过。

与其去想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不如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发展。这个世界的武者虽然不能移山填海,但生撕虎豹开碑碎石还是能做到的,是一条可以走的路。王家作为横山县四大家族之一,自然不乏厉害的高手和武功典籍。王琅的父亲,王家当代族长王岳,便是一位凝气境的高手。

武者三境。

锻体境,凝气境,归真境。

每一境界又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巅峰。锻体境,锤炼筋骨肉皮,打磨己身,修炼有成足以与熊虎搏杀。锻体完成,接下来便是在体内蕴生真气,当第一缕真气在丹田出现,便标志踏入了第二境,凝气境。这一阶段的武者能够对抗寻常妖兽。至于凝气之上的归真境,其中的奥妙就不为王琅所知了。到达归真境的武者又被称之为宗师,据说有莫测之力,受人敬仰。

原主不喜习武,一身修为停滞在锻体初期。想到这里,王琅不由吐了口浊气。果然,什么穿越成绝世强者狠人二代都是扯淡,故事终究只是故事而已。

王琅站起身,向庭院门口走去。当他的脚踏出庭院的时候,一侧微微闭目的护卫男子猛然睁开了眼睛。那是一个身长八尺的高大汉子,一袭黑色劲装,肌肉结实。他面上先是微微一惊,随后露出喜色。拱手道:“少爷,你醒了。”

“这几天家族内没发生什么事吧?”

“没有,家族内一切安好。”护卫回道。

“那就好,将我醒来的事告诉我父亲,顺便给我拿两坛好酒。”王琅轻描淡写的道。

“是。”护卫转身离开。

淡月疏星,黑夜沉沉。

不一会儿,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很快,一个高大矫健的中年男子出现在王琅面前,脸庞刚毅,棱角分明。他脸色虽然沉稳,但不难看出眼中的欣喜。

来者正是王琅的父亲,王家当代家主,王岳。

王岳看着面前长身而立的王琅,关切的问道:“琅儿,身体如何?”

“现在感觉很好,没什么问题,这几日让父亲担心了。”王琅脸上露出笑意。

王岳闻言松了口气,伸出宽大的手掌轻拍了拍王琅的肩膀,“这段时间好好调理,尽量不要外出,我会让人送一些补血益气的药材来。”说完后,王岳脚步匆匆的离去。

不一会儿,护卫将两坛酒和酒具送了上来。

王琅一把打开封条,鼻子使劲嗅了嗅,大笑道:“好酒!”然后直接抱着坛子往嘴里灌酒,晶莹的酒水顺着他的脖子往下流淌。

时间渐渐过去,王琅脸上也有些醉意。他突然想起了前世的一首诗,长啸出声: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如今身在异世,其实心中还有几多遗憾,不知父母和女友得知自己失踪的消息又会如何。

甩了甩头,王琅看着夜空中的明月,一时怔怔出神,一腔思绪最终化为了一句低语。

再见,蓝星!

原创文章,作者:横云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21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