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魔殿》小说章节目录鲁老爷,李逍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降魔殿

小说:悬疑

作者:帝力

简介:阴间有无常,叫黑白无常。阳间也有无常,叫“走无常”。“走无常”的诞生,源于生母临盆难产而死,埋葬入土三日之后,胎儿又奇迹般地从已死之人腹中产出。而我偏偏就是走无常的后代。更离奇的是我十二岁那年,死过一次,被一个世外高人救活,打那以后,周围人却莫名其妙叫我“阳阎罗”!阳阎罗每到子时过后,就可以化生真阎罗,审理阴司的事务。不光如此,阳阎罗竟还可以……

角色:鲁老爷,李逍

《降魔殿》小说章节目录鲁老爷,李逍全文免费试读

《降魔殿》第1章 惹上麻烦免费阅读

这一类人,本不该存活于世,只因机缘巧合,才苟活于世。世间管他们叫“走无常”!

“走无常”的诞生,源于生母临盆,难产而死。埋葬入土三日之后,胎儿又奇迹般从已死之人腹中产出。

猫有九命,尤其黑猫,常游走于阴阳交界之处。“走无常”诞生后,无人知晓,黑猫却能感应得到。

黑猫打出盗洞,将婴儿盗出,再将其置于好心人的门口,如此,婴儿才能活命。而黑猫,就有了一个奇怪的名字:“猫娘”!

“猫娘”虽不能尽养育之事,却一直在暗处默默守护着“走无常”的成长,直至死去。

当猫娘死去的那一刻,走无常性情发生变化,尤其是他那双眼睛,逐渐异于常人,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阴阳眼!

走无常拥有了阴阳眼,可以看到尘世间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尤其到了夜间,他两眼闪出幽幽绿光,诸如游魂野鬼,魑魅魍魉,皆逃不过他的双眼。

话说我辈,偏偏就是走无常的后代!更明确的说,其实我爹就是一位“走无常”!

我叫李逍,今年二十一岁,常年生活在北方的一个小县城。

在这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走无常”,什么是“猫娘”,直至今年,我考上了大学,在前往奔学途中,突然听到一位奇怪的老者叫我“阳阎罗”,我才逐渐知晓了一切。

“阳阎罗”是那位奇怪老者对我的称呼,他还说了一些我闻所未闻的话。

他说我可以号令鬼差,使唤亡灵,甚至于牛头马面都要听我差遣。他还说我可以夺人性命,杀人于无形,天下生灵都如同蝼蚁。这还不算,他还说最厉害的阳阎罗竟可以在冥界……

“喂,老头,你疯疯癫癫说些什么呢?真是糟老头子坏得很,你是不是想让我买你的《如来神掌》?切,你去骗骗周星星还差不多!”我骂骂咧咧说了一句,然后就跑开了。不过说实在的,他说那些话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挺慌张的。

老头并没有生气,也没有追来,而是径自哈哈大笑起来,“天道惶惶,循规有常;百密一疏,新圣当出!哈哈哈…”

就这样,一直到了学校里,我心里仍是一阵阵的不舒服。直至站在教室门口,我强行平复了一下慌乱的心情,这才进去。

由于我报到的有些晚,教室里已经有不少人。情急之下,我随便就找了一个座位便坐了下去。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我可不想因为那些奇怪的人,奇怪的事,扰乱了心绪。我闭上眼,再次强行镇定了一下情绪后,便往四周看去。

只见周围都是新生,这里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而教室里,同学们三五成群,都在窃窃私语,好生热闹。

我辈非富非贵,籍籍无名,加之又来自农村,土里土气的,自然是无人搭理。这样也罢,我正好落得清闲。

突然,一声奸细的笑声响起,随之教室里变得聒噪起来,叽叽喳喳,乱成一片。

“唉,你听说了吗?咱们班里呀,啥人都有,就连穷的掉渣的也混进来了呢,往年可不是这样。”

“谁说不是呢,我们这可是有名的贵族班,也不知道校领导是怎么想的。”

“我看就应该让他们立刻滚蛋!”妄图起哄的人,义愤填膺的补充着。

这边正说的起劲,我却越听越觉得逆耳。我正准备凑过去插几句,谁知,一只胖手已经重重的搭在了我肩上。

“喂,小子,你们那地方真的穷的还在喝涝池水吗?”

什么?我被这突然间的一拍,吓了一跳,等我回过头一瞅,只见一张肥嘟嘟的胖脸映入视野。

胖子见我看他,嘿嘿一笑,略带邪恶继续问道,“喂,说话啊,问你话呢!”

这死胖子,敢情刚才带头起哄的就是他啊。并且他们讨论的对象,貌似就是我,我立时心下不爽。

就冲这等嘴脸,应当给点教训才是!

我当即脸色一横回复他,“你家里条件也不咋滴,还在这里装什么装。你母亲一个人辛辛苦苦供你读书,不是让你来这里炫富装蒜的。”

胖子闻言,又惊又怒,脸色瞬间僵硬,“你,你,你是听谁说我母亲一个人…”

话说到一半,胖子已经声若蚊鸣,脸色也变得绯红一片。

其实,我数落胖子的这番话,并非是信口开河,而是有根据的。

我观胖子,发现他眉眼之上的前额处,也就是日月角的位置。其日角有一疤痕,且气色灰暗,主伤。而其右眼卧蚕之上,又有一恶痣,主离。这卧蚕,俗称子女宫,又叫泪堂,这就表明他与父无缘。而其月角却色泽丰隆黄润,势头凌凌,此乃月克日之相,主其母身体健康,事业有成。

胖子瞬间被我浇灭了气焰,这番打脸,纯粹就是他自找的。

胖子正要灰溜溜的转身,谁知,旁边一位瘦猴模样的家伙,却不知趣的再次主动找上茬来。

瘦猴为人特别嚣张,张口便对我出言不逊,“你这穷鬼,穷就穷呗,还叽叽歪歪的。咋?不服气啊,我看你就是欠教育,老子分分钟教你做人!”

奶奶的熊,这瘦猴也太嚣张了吧。这下,把我彻底惹怒了。

我穷归穷,但人穷志不穷!

我立刻凌厉的回击瘦猴道,“到底谁欠教育还不一定呢,就冲你这副德行,信不信不用我动手,过不了几天就有人削你。”

瘦猴听后,竟是恼羞成怒,一把扯起我的衣领就要撕打我。

胖子见状,急忙制止了他。

胖子刚才吃了瘪,意识到我是有些本事的。这次,他便主动服了个软,他转脸对瘦猴说道,“哥们,我看还是算了吧,咱们同学一场,也没必要闹成这个样子…”

“闭嘴吧你,死胖子。”不等胖子说完,瘦猴主动打断了他,“原来你小子也是穷鬼一个,还想跟我套近乎,想进入我的圈子,就你这样的,门都没有。”

“你…”胖子被气的哑口无言。

这瘦猴,翻脸比翻书还快啊,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完全不顾及同学情面。

我现在对瘦猴的印象差到了极点,只求收拾瘦猴的那个人快点出现,快点为我出了这口恶气。

为何我就如此肯定,一定会有人收拾瘦猴呢?

其实,这也是我看出来的。我从一开始看到他那副嘴脸的时候,就已经把他近期的运势看了个一清二楚。

我观这瘦猴眼神迷离,眼尾上翘,鱼尾处有淡淡红晕,并且看人时眼皮还不自觉的抖动,这是要招惹桃花的表现。与此同时,他田宅宫稍靠上的位置,也就是兄弟宫的地方,有丝丝黑气环绕,主兄弟不和,这些黑气正慢慢侵蚀红晕,不出一两个星期则红晕消净,说明他的这个血光之灾,应该是一场好哥们之间的桃花劫。

教室里,我和瘦猴吵成了一团,辅导员自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他站在不远处,恶狠狠盯着我们三人,然后缓步走下讲台来。

看着辅导员那凶神恶煞的目光,我突然间有点怂了,于是就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

辅导员是正儿八经的八尺大汉,体形高大,面色威严。

辅导员走到我们三人身边,站定了身形,然后厉声说道,“别以为学了点三脚猫的知识,就到处惹事生非。今天可是开学第一天,希望你们都给我老实点。”

说完,辅导员竟刻意的在我桌子上狠狠敲了几下,然后转身离开了。

额,貌似不全是我一个人的错吧,辅导员这顿骂倒好,似乎是把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卸到了我的头上。

我心里愤愤不平,我有冤呐!

不等辅导员走远,我就把心中的不快脱口而出,我嘀咕道,“没儿子活该,谁要是当了你儿子,不被你冤枉死才怪呢!”

我这话一脱口,便立刻感觉到大事不妙。完了完了,可能被听到了。

果不其然!嘎吱,辅导员停下了脚步,他转身后,耐人寻味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才戏谑道,“哟呵,有点本事啊,我还真是小瞧了你。”

说完这句,辅导员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又继续说道,“你叫李逍是吧,以后就好自为之吧。”撂下这句狠话之后,辅导员就径直走上了讲台。

妈呀,今天这是什么情况?

要知道,这可是我上大学新生报到的第一天呐,而我也是期待了这一天很久的,没成想,却被我的一张臭嘴坏了事。

话说我刚才展露的那些本事,并非是我也拥有了阴阳眼咋滴,而是基本的面相知识而已。因为走无常的阴阳眼,不一定会继承到他们的子女身上,再者阴阳眼也不可能看破人的运势。而我之所以拥有这等本事,全都拜舅舅和鲁老爷所赐。

要知道,在我没来这所大学之前,舅舅和鲁老爷一直给我传道授业,他俩是我生命里最尊贵的人。他俩还说,现在教我的这些知识,在将来我迟早用得着。莫非是舅舅和鲁老爷从小就希望我是个摆摊算命的?又或者希望我成为小道士?

言归正传,现在教室里三三两两坐了二十来号人,这也就是我们专业的全部底蕴了。而在座的这二十来号人,之所以选择周易这个专业,也都是抱着各式各样的目的而来。

首先就拿那个胖子来说吧,他是为了完成他妈妈的心愿。他妈妈也不知怎么搞滴,自从他老爸去世以后,就迷上了玄学算命,还时不时的去寺庙里听禅论经。

而瘦猴则纯粹是为了继承家里的产业。他父亲就是做周易算命、起名、看风水等发家致富的,现在好像还是东南某个集团的风水顾问,所以他父亲就是为了能让瘦猴有个更高的学历,好往自己家业上贴金。

而我,则是为了证实一件事,那就是用科学的方法来解开我的身份之谜,来解开多年来困惑我的,发生在我身上的许多秘密。

要问我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反正我就是总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一样之处,那还真有,那就是我天天做噩梦,成晚成晚的做噩梦。而且我每次做的梦境都一样,并且每次都必定被魇住。

魇住,这是我家乡人常说的土话,而它的专业名词叫做梦魇。

现代科学对于梦魇的解释,大多都是倾向于深度睡眠和浅度睡眠的理论。说是人们在睡觉时,大脑里深度睡眠和浅度睡眠不停的交替。正常情况下,人们是从浅度睡眠中醒来的,但当你直接从深度睡眠中醒来时,就会发生大脑醒来身体却没有醒来的情况,这时候你就只能眨眨眼出出气,但是身体却无法动弹。

可是,我的这种魇住,我却能清楚的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场景。

这些场景,不用我说大家也能猜到,无非就是鬼啊怪啊之类的,而且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哭着喊着向我讨要东西,说是救命。

可是,他们讨要的是什么东西,要救谁的命,却从来没有一个完整的梦境来说清楚。

这不,就在我上大学不久前,我大白天的也开始被魇住了,而且能看见的东西也是愈发的恐怖。

废话不多说,且说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可是我却一连得罪了三个人,恐怕以后都没有好日子过了。

尤其是辅导员,他以后肯定会给我穿小鞋,这绝对没得跑!因为我还看出他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伪君子。更何况我说他没儿子活该,这纯粹就是揭人家的伤疤嘛。

但是,他的确没儿子,这也是实实在在的事。而我刚才,一言就道破了玄机,全是因为他的眉心。

当他竖着眉头时,两眉之间顿时有一道深深的竖纹,就像刀子割了一样。

要知道,人的两眉之间乃命宫,又称印堂,如若有一道竖纹的,则叫斩子剑,注定不会有儿子,即使有儿子也会与儿子缘分极浅。有两道竖纹的,就叫双子纹,代表儿女双全。三道竖纹的话,那就叫叫川字纹了,代表有权有势。

而辅导员的那道竖纹,就叫斩子剑,并且他下巴食仓的位置有颗痣,主酒。爱喝酒的汉子身体容易酸性,加之他又克子,所以没儿子那是肯定的了。

原创文章,作者:帝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08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