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兵王的悲惨生活》小说章节目录徐渭,辛良辰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退役兵王的悲惨生活

小说:兵王

作者:一根大棒槌

简介:八年军旅生涯,他从一名普通大学生成长为令诸国闻风丧胆的诛邪王。25岁退役回到家中,意外卷入豪族争斗,又被父母逼迫入赘豪门。和平的局势下面暗流汹涌,超凡者络绎出现挑衅炎夏尊严,战争一触即发。岁月何曾静好,不过是有人负重前行罢了……

角色:徐渭,辛良辰

《退役兵王的悲惨生活》小说章节目录徐渭,辛良辰全文免费试读

《退役兵王的悲惨生活》第1章 诛邪王退役免费阅读

炎夏。

玉京市。

某秘密基地。

正值六月炎火灼烧天地的季节,热浪滚滚、火气逼人。

操场上,两百名穿戴整齐的诛邪组战士昂首挺胸,直勾勾地盯着面前高楼三楼的窗户。

今日,是诛邪组组长辛良辰退伍的日子,也是诛邪组失去这位诛邪王的日子。

从今以后,“诛邪王”这个至高无上的名号将从炎夏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平平无奇的普通人——辛良辰。

“你想好了吗?真的要退伍?你今年才25岁,加入诛邪小组不过八年,就已经站在历代诛邪组组长毕生都无法抵达的高度。就此退伍,太可惜了。”

屋里,一身肃整军装的徐渭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自从半个月前辛良辰决定退伍,徐渭每天过来三次,话题无不是劝说他留下,继续领导诛邪组。

作为炎夏最神秘的特战部门,肩负着锄奸铲逆的重任。

无论目标位于国内、或是国外,无论任务是枭首、还是活捉,就没有诛邪组完成不了的任务。

尤其是最近八年,诛邪组无往不利,与琉球国樱花组、卫国山姆小队、秦国黑甲队等特战部队多次交锋,从未落败过一次。

彪炳的战绩下,也铸就了辛良辰无上荣誉——诛邪王。

历任诛邪组组长中,辛良辰是唯一冠以“王”称的。

这个称号不是属下们喊出来的,是他的对手喊出来的。

嗙…

金币从辛良辰指尖飞起,在空中旋转数圈后落在掌心。

辛良辰立即抬手按住,抬头咧嘴一笑,问道。

“老徐,猜猜?如果猜对,我就答应你留下来。如果错了,那就别哔哔惹我烦,该干嘛干嘛去。”

徐渭望着辛良辰那张轮廓鲜明、线条刚毅的古铜色脸,目光复又落向对方合十的手掌。

“我猜?猜对你就留下来?我怎么那么不信呢?这半个月来费尽唇舌劝你,你都没答应,难道你会把决定权交给这枚金币?”

辛良辰露出阳光般温和笑容,嘴角扯动时,脑后蚯蚓状的伤疤从头发里钻出来。

“我做过无数决定,但从不在乎决定权由谁在掌控,只在乎结果是否是我所满意的。猜吧,我辛良辰一口唾沫一颗钉,你是知道的。”

徐渭眼中立即泛起希望的精芒,嘴唇轻启正要脱口而出,但又合上了。

以他对辛良辰的了解,无论自己猜“字”还是“花”,他都能改变结果。

“我猜字,也猜花。”

徐渭嘿嘿直乐,很鸡贼的囊括两个选项,让辛良辰没有作弊空间。

辛良辰哑然,突然仰靠在皮椅上,点点头笑道。

“看来,把诛邪组交给你个老小子手上,我算是放心了。”

辛良辰挪开手掌,金币笔直的立在掌心。

既不是字,也不是花。

猜错了!

“你?你作弊。”

徐渭着急的指着他吼道。

“你刚才说猜字猜花,现在算什么?临考改题目呢?”

“铛”

辛良辰掌心抛动,金币朝徐渭快速飞去。

“我可没说是猜字还是猜花,是你审题有问题。留个纪念吧,我该走了。”

徐渭小心的收好金币,贴身放着。

“良辰,你真的不和战友们打个招呼,就这样离开了?”

辛良辰走到窗前,掀开一角窗帘。

望着花了八年时间一手带出来的诛邪组两百名精英战士,他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眼眶不禁湿润了,声音哽咽。

“打什么招呼?都是军人,生离死别是常态,何必如此矫情?车子准备好了吗?”

见他去意已决,徐渭没奈何的长叹,喟声道。

“车子准备好了,知道你的脾性,安排在后门。”

辛良辰笑着拍拍徐渭肩膀,道。

“不愧是老战友,还是你了解我,那…你送我?”

徐渭深吸一口气,苦笑着摇摇头。

“我可没资格送你。许将军、乔司令、连部长都来了,在下面等着呢。”

辛良辰怔了怔,蹙眉笑道。

“我面子这么大?不过是退伍而已,居然惊动他们三位老人家,实在是心里过意不去。”

徐渭立马接道:“既然过意不去,那就留下来,再干三年。”

“三年又三年,老子今年都25了,他妈的还是个处男。咋?要不你变性给我暖被窝,那我就留下来。”

辛良辰笑呵呵地拿徐渭打趣道。

“我变性就——滚,老子还有老婆呢。”

“哈哈哈哈…..”

从大楼后门出来,辛良辰一收嘻嘻哈哈的神情,整个人气质豁然蜕变。

凌厉有杀气,像是柄即将出鞘的利刃。

军绿色的吉普车旁边,站着三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他们表情凝重,目光如电地盯着走过来的辛良辰。

“混小子,这么大的事也不提前报备。突然就说退伍,让老子措手不及、一点防备都没有。”

许军长气势汹汹的走过来,举起蒲扇大的巴掌,作势要扇,最后却轻飘飘的落在辛良辰肩膀上。

“还记得退伍宣言第一句是什么吗?”

辛良辰昂首挺胸,中气十足地回道。

“记得,战必召、召必回。只要炎夏需要我,我辛良辰永远都是炎夏军人。”

许军长宽慰地点点头,用力捏了捏辛良辰肩膀,眼眶微红。

“好,有你小子这句话,老子也放心了。”

辛良辰快步上前,走到乔司令面前,喉里像是塞了块石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当年他能加入诛邪组,就是乔司令排除一切争议、力荐还是大一学生的他进入军部。

知遇之恩,莫不过如此。

两人四目相对,乔司令缓缓说道。

“什么时候回玉京,去我那坐坐,陪我喝两杯。”

辛良辰哽咽着点点头:“是。”

连部长过来,将一沓文件交给辛良辰。

“诛邪王退伍,这消息要是传出去,那些个宵小还不得开心得笑死?25岁退伍,这种混账事也就你辛良辰能做出来。这里是你在学校的档案资料,如果想回去读书,就拿着资料去学校恢复学籍。如果想入公,这里有份任命状,警察局副局长的闲职。还有六十万的退伍金,和你这些年的薪水。”

辛良辰接过文件袋,放入背包中,笑着说道。

“多谢连部长。”

连部长凑到他耳边,悄声说道。

“臭小子,我孙女儿也在安舒市,遇见了帮我劝她回来。别人我信不过,你小子那张嘴,我看行。”

“叫什么?”

“连悦晴。”

“好,我记住了。”

原创文章,作者:一根大棒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402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