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誓要做六雕像的爸爸》小说章节目录纪尘,安静全文免费试读

天空昏沉,零星的下着小雨。

送葬的队伍。

缓缓走向墓园。

最前方的是那小小的身影很单薄,很坚定。

葬礼结束的第二天,那小小的身影就背上行囊,和众人告别,小花和小木,从李叔后面跑出来。

他们还在跟着李叔学习。

“一定会回来的对吧!”小花红扑扑的脸上带着不舍,一双大眼睛死死盯着纪尘。

旁边的小木也是带着希翼的目光望着纪尘。

“会的,我还有很多事没做,会回来做完的!”纪尘摸着小花的脑袋,头上还是那两个羊角辫。

望向小木说道:“你要加油呀,可不要被小花打败了,羞羞羞!”

儿时的同伴,还是迎来了分别的一天。

独自上路,身影渐行渐远。

李叔没有说话,今天纪尘找上他的时候,他是拒绝的。

大荒太危险了,他还小。

但是,感受到他身体里蕴含的力量,早就超越了大多数人,也唯有多嘱咐,小心!

大荒里,走在无名小路上,纪尘没有刻意的去回忆昨天的一切,但依稀的记得,那天的老人和往常一样安静,壁画一般,永远定格在脑海里。

曾经轻狂的少年,已悄然蜕变。

纪尘握了握拳,感受身体传来的力量,体内庞大的精气,向纪尘展示这十年来的积累和蕴养,在修炼武夫之后,彻底爆发了威能。

混合了灵气,犹如画龙点睛般,产生了质变。

“果然还是小时候吃的好呀,说什么欠不欠呢,你的一切我都学完了,作为你的传人,欠你点东西也无伤大雅吧!”

说完,继续大步走上了未知的大荒。

再有一个月,就到了纪尘的十岁生日,生日就定在老人捡到自己的那一天。

纪尘要用那头吊颈白额的巨虎,当作自己的第一份生日礼物,吞噬它的血肉,祭奠老人。

大荒里,阴暗而寂静,一颗颗高耸的大树直上云霄。

一位少年拨开杂乱的荒草,奔走在枯枝烂叶上,身上的麻布衣早已破破烂烂,脏兮兮的脸上,唯有双目依然明亮。

这是进山半月的纪尘,一路走来,仿佛经历了重重劫难。

出其不意的毒蛇,总是在最大意的时候袭来,难以防备;

阴狠狡诈的独狼,宛若杀手,等待发出自己的致命一击;

纪尘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吃掉了多少,只知道体内的精气又提高一成,幸福呀!每天都好抱。

直到作天,纪尘才直面感受到大荒的恐怖,寂静的大荒,展示了自己的可怕。

一路走来,平安无事,少年心性大发,举着巨石砸向半人高的蚁窝,肆意的展示自己的修炼成果。

果然,不作死就不会死!

看着一层层成群而出的火蚁。把自己围住,个个米粒大小,入目数以亿记!

玩大了,感受身体零星传来的痛感,那是飞蚁在撕咬,纪尘不敢多留。

蹭蹭蹭的翻身上树,犹如灵猴一般,在树冠上奔腾而过。

身后的飞蚁,仍不死不休,拼命挥舞着透明的翅膀,死也要从纪尘身上撕下血肉。

树下的火蚁,仿佛一片火海,所到之处,寸草不留。

整整一日,一分种都不敢停下脚步,有树时踩树,没树时,脚下空气,就如同惊雷般不断炸开,武夫极致,踏空而行,彰显着绝对的力量。

可看着一只又一只野兽,被蚁群淹没,挣扎片刻就没了声响。

纪尘没有一点点侥幸心理,唯盼望着能寻到一条大河。

《杂记》

遇蚁群。

寻河断其味。

方可生!

无河。

至死方休!

从白天逃到夜晚,入夜后的蚁群,不似白天疯狂,只有零星的飞蚁,在到处盘旋。

纪尘停止奔跑,终于得以喘息,缓步走在枯叶上,长时间的奔跑,也开始让他略显疲惫。

现在还不能休息,打起精神,开始辨别方向,期望能寻到一条河流。

许久过后,才选定方向,继续赶路。

被蚁群肆虐的大荒,夜里显得格外的寂静,纪尘脱掉身上的麻布衣,腰间围上独狼皮,满脸黑灰配上一头杂乱的长发,活脱脱的像个野人。

一夜赶路,并没有太多意外,只有肚子微微鼓起。

在金乌缓缓升起时,纪尘终于找到了一片湖泊。

站在湖边的岩石上,望着平静的湖面,仿佛心也跟着安静了下来。

看那飞鸟,在湖面盘旋,倒影清晰可见。

好一处,人间仙境,美不胜收,若有仙子在湖面翩翩起舞,就更完美了。

可下一刻发生的事情,让纪尘猝不及防,正在翱翔的飞鸟,被湖里窜出的尖牙咬住脖颈,拖入水中,除了阵阵微波,再没有更多痕迹。。。。。

大荒,果然还是大荒!

《杂记》

遇死水。

不可轻入!

其凶险。

极大!!!

围绕大湖转了一圈,纪尘才找到一处清澈见底的浅滩,摁死了藏在泥土里,等待偷袭的大鱼,纪尘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

爬上岸,开膛破肚,去鳞扣鳃,简单的把胖鱼清理一下,放在火上轻轻转动起来。

胶质的鱼腩,犹如果冻般Q弹,入口即化,鲜美的鱼白肉,却十分筋道,纯天然无污食肉鱼,可真是美味!

饱饱吃了一顿,再次踏上了寻找灵虎的路,纪尘是真的想尝尝,吊颈白额的味道!

没有去想灵虎的实力,纪尘只想打死它,吃掉它,拿着它的头,去给老人看看!

一路上的寂静孤单,并没有影响纪尘,随手捏死打算袭击自己的毒蛇,熟练的剥皮去头,甩干蛇肉上的血丝,一点点的塞进口中。

“生日就要到了,我的生日礼物在哪里呢,怕是迷路了吧,还没到。”

纪尘无聊的躺在树上,双臂枕于脑后,撑着二郎腿,一晃一晃的。

“每天就是吃吃吃,灵兽也吃,灵气也吃,什么都吃,嘿嘿,还好吃不胖!”

天赋雕像还是这么死寂,没有一点点反应,摸着胸口的珠子,喃喃道:“要不去再去偷个蛋,上次偷的鸟蛋,用火烤烤,比肉还香。”

但是想到那一群能发出雷电的鸟,摸着自己更像鸡窝的头发,纪尘犹豫了。

“再吃一个?

不要了吧!

就一个嘛~

那,就一个?

嗯,就一个!”

脑袋里浮现的两个声音,慢慢达成了一致。

想吃就吃,光着膀子,嘴里发出:“嗷……嗷………嗷………”的纪尘,已经在树冠上穿梭了

周围的野兽,落荒而逃,畏惧吼声的主人!

大荒里的纪尘,已经有了自己的威势。

原创文章,作者:睡衣老英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86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