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太后娘娘娇养敌国大反派》小说章节目录独孤墨,韩夫人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重生:太后娘娘娇养敌国大反派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染月公子

简介:杀权臣,开恩科,重农桑,开边贸,灭敌国扬军威,名满天下的仁武太后在盛年战死,天下哀悼。同一日,定北侯府的十七姑娘死而复生,姨娘陷害她私奔,偏心爹要杖毙她,订亲的国公世子一心想折辱她…仁武太后眉眼带笑,发配老爹,吊打姨娘,毒害世子…舒服日子没过两日,她的宿敌找上门,杀她一次不够还来!

角色:独孤墨,韩夫人

《重生:太后娘娘娇养敌国大反派》小说章节目录独孤墨,韩夫人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太后娘娘娇养敌国大反派》第1章 私奔免费阅读

阳春三月,繁花盛开,绚丽多彩。

三月十二花朝节,未出阁的女子最爱赏春拜花神,神都城中许多贵族女子都会相约结伴赴花神庙,祭花神。

是以今日出城的马车非常的多,守城军忙不过来便出现了松懈。

西城门一辆马车悄然驶出,车辕上坐着一个头戴斗笠的文弱男子,他身穿儒生长袍,神情有些急迫。

随着春风的轻拂,马车的车帘时不时的被吹起来,车厢内坐着一名约十三四岁的少女,少女垂着头,双眸紧闭,呼吸平稳似乎睡着了。

驾车的男子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驾车的技术不娴熟,车轱辘碾过石头,上下颠簸了几下,车内的女子毫无反应的向前栽倒,摔在车厢木板上,肩膀上传来的疼痛让少女眉头隐隐蹙起,痛感的刺激下少女缓缓睁开眼睛。

目光一寸寸搜查着车厢内的一切,马车突然停下来,外面传来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传来,少女透过窗帘看向外面。

原来是遇到皇家的仪仗,所有人都要避让。

独孤墨眼中闪过一丝狠戾之色,好大的胆子敢暗算她,毫不犹豫拔下簪子,悄无声息的掀开车帘手握银簪,狠狠的朝着对方的后背刺下,对方来不及惨叫嘴巴就被堵住拖入车厢内。

独孤墨扯掉对方的围帽,她并不认识此人,在对方反抗之前银簪抵在他的脖颈处,微微用力刺破了一点皮肉,吓得对方不敢再说话乱动。

失去知觉前明明在花园中看书,侯府戒备森严她是如何出府邸的?

独孤墨冷锐的眸子淡淡扫过男人,她在簪子上涂了些药粉以备不时之需,银簪上的药发作,男人晕了过去。

独孤墨抬脚踢了踢男人确定对方不会醒,她带上围帽坐在车辕上驾车回府,这样糊里糊涂被陌生男子带出城,她必须尽快赶回去解决此次麻烦。

马车停在定北侯府后门,独孤墨跳下马车找到一处不高的墙笨拙的跃上屋顶,摇摇晃晃的跳下来,她拥有这具身体的时日尚短,还需要好好修炼才行。

今日花神节府内比较忙碌,后门紧闭没有家丁看守,独孤墨从里面把门打开把男人拖下马车,虽然是文弱书生却还是有些重。

独孤墨中途停下来大口喘息,额头已经开始冒出细密的汗珠,要不是留着有用,真想把人扔在这里。

终于把死猪扔到墙角旁,独孤墨施施然离开,她要赶着去看热闹。

她身上的衣服沾染了血渍,需要先回自己的院子换身干净衣服。

躲在院子中的夕浅见到独孤墨出现立刻跑了出来,她们都说十七姑娘私奔了,她死也不信一定要等她家小姐回来。

独孤墨看到夕浅脸上的巴掌印记,眉头紧蹙,眼底闪过怒气,让夕浅把事情讲清楚。

私奔!此事一旦坐实,女子的名节就全完了,对方可真够狠的。

独孤墨看着夕浅哭红双眼,轻叹一声,吩咐夕浅把事情办好,她自己更衣去了正厅。

此时的定北侯府内院中正闹得沸沸扬扬的,内厅中高姨娘跪在地上掩面痛哭,定北侯脸色阴沉如墨,厌恶的看了跪着的人。

“哭什么哭,你教养出来的好女儿。”

独孤墨生母死的早,自幼是放到高姨娘的院子里养着的。

正妻韩夫人匆匆送走客人赶回内厅中,她脸色极不好,事发突然打的她措手不及,府中的下人几乎都知道此事,瞒不住了。

韩夫人瞧着高姨娘哭的可怜,又看向面露得意之色的周姨娘,隐隐蹙眉。

“此事尚未查明,尽快找到十七姑娘才是正理。”韩夫人总觉得哪里不对,家奴的证言未必真实。

定北侯脸色不郁,“已经派人暗中去追了。”等追回来他要打死这个不知廉耻的东西,以正家风。

韩夫人已经从定北侯眼底看到隐隐浮现的杀机,心中惊骇,十七姑娘也是侯爷的亲生女儿。

“十七姑娘是高姨娘一手养大的,十七姑娘和人私奔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会一点都不知情。”周姨娘在一旁落井下石。

高姨娘哭着仰起头,“十七姑娘断然不会做出此事,其中必定有什么隐情,求侯爷快把十七姑娘救回来。”

定北侯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这府内戒备森严,若不是她自愿离开谁能带走她,还有家丁看到她背着包袱离开。”

“哪个家丁看到我背着包袱离府了?”

独孤墨说着缓步走入内厅中,步履轻快,神色自若,完全不见半分慌张。

定北侯眉头紧蹙,疑惑的盯着独孤墨。

周姨娘惊叹不已,低着头,眸光微动思索着独孤墨是如何回到侯府中?

而高姨娘在见到独孤墨之后露出喜色,忙要站起来却因为跪的太久无法站起来,独孤墨上前扶着高姨娘站起来而后坐下。

独孤墨对着定北侯和韩夫人福身一礼,“女儿拜见父亲、母亲。”

韩夫人笑着开口,“阿墨此刻在府中怎么会有私奔一说,是哪个不长眼的家奴胡乱攀咬。”

定北侯也觉得此事蹊跷,看向独孤墨,“一个时辰前有人看到你出府,阖府上下都找遍了也没找到你人,你跑哪里去了?”

独孤墨低眉浅笑,“女儿在小厨房做莲藕糕,周姨娘说父亲想吃莲藕糕,而周姨娘的小厨房没有莲藕粉了。”

侯府各院的姨娘都有自己的小厨房,时常有新鲜的吃食互赠联络感情,周姨娘想要莲藕糕也是常事。

周姨娘隐隐蹙眉,这独孤墨睁着眼说瞎话,“十七姑娘是不是记错了,我何时让你做莲藕糕,我怎么不记得?”

在定北侯开口前,独孤墨又道:“今日是周姨娘身边的彩云姑娘过来传话,说想要莲藕糕,我才急忙赶去厨房,不敢怠慢。彩云姑娘走的时候还拿走一些梅花点,此刻应该还未用完。”

韩夫人对身边的云嬷嬷使了个眼色,云嬷嬷立刻离开厅内。

周姨娘并不在意,就算找到梅花点也不会牵扯到她。

云嬷嬷速去速回把彩云和梅花点都带了回来,梅花点工艺复杂,花形漂亮,一看便知道是出自高姨娘的青禾院。

“老奴已经查问过,府中人并没有去青禾院小厨房查找。”

韩夫人满意的笑道:“都说烛台底下最暗,是我们疏漏了。”

如此一来侯府的清誉便保全了,她也安心。

定北侯自然也消气,正准备把此事交给韩夫人善后。

只见定北侯身边的常随小厮急忙跑到定北侯身边,附耳低声道:“侯爷,外院管家有事禀报,说找到和十七姑娘一起私奔的男子了。”

定北侯震惊,怒视独孤墨,“把这个逆女给我捆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染月公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8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