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灵能时代》小说章节目录林轩,苏玉全文免费试读

林轩回到自己的小屋,没过多久,苏玉的父亲,苏家现任家主苏明德就打来了电话:“小林啊。”

“苏叔叔你好。”

“听说你通过了特事局的考核?”

“是,今天刚收到结果,苏叔叔消息很灵通啊。”

“哈哈哈,什么灵通不灵通的,特事局疑似A+的‘大明星’,半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了,我还能不知道?”这话虽然夸张,但也反映出,至少在那些大家族里,自己的名字已经被有些人知道了,但至于他们是会转头就忘了还是记在心里,那就不得而知了。

苏明德还在继续说:“你知道,那群老家伙挨个儿给我打电话,那叫一个羡慕。今天给打这个电话就是准备给你庆功的。”

“您知道的,我不喜欢太热闹的场合。”

“我知道,就咱们自家人。”

“那好,我一会就打车去。”

“还打什么车啊,我已经让阿玉去接你了。”

按照以前一贯的不冷不热的风格,和苏明德闲聊了几句后林轩便挂断了电话,开始换衣服。

“消息传得够快的啊,系统都没给我结算就已经传得满大街都是了。”除了李振华,没人有这样的能耐,至于目的……无法确定,但以这短短的相处,林轩总结出三种比较大的可能:保自己,做棋子;卖自己,做棋子;闲来无事,做棋子。

你说什么?没有目的。扯,那你也太低估这样一位低职高配的李处了,没有两把刷子他还能坐这么高的位子?

没过多久,苏玉的车就到了楼下,按照时间来推算显然是提前出发的。

“精心准备啊。”看着远处一辆往往只用来接送“贵客”的改装车驶来,林轩突然便想起了佩六国相印、衣锦还乡的苏秦,虽然没那么夸张,却也与这位古人有几分相似之处。并不打算让苏大小姐上来接他,没有那个必要,林轩锁了门便按电梯下楼。

“前倨而后恭。”林轩本能地对这种实用主义的家族做派感到反感——前几天他成为天选者、后来记忆恢复这位苏明德苏家主都没什么反应,今天却因为一个绝无仅有的A+放下了架子,个中意味已无需多言。

但林轩也知道,苏家这种其实还算好的,平时并没有对林轩呼来喝去,至少保留了“对陌生人应有的尊重”这一级的待遇,除了最开始达成协议的5w外,还给他开了额外的一笔工资,如公司的职员一般,虽然这笔钱他一分钱没花过。

至于有没有莫名其妙的世家子弟跳出来,大叫着“林轩你根本配不上苏大小姐”:这种戏码在但凡有点底蕴的家族中都不太可能发生,苏家虽然只能居于三流之列,但也已经很不错了,毕竟这里是帝京。

“苏玉,辛苦。”依旧是模仿原身。

“恭喜你了林轩,先上车再说吧。”苏玉也一时没办法对眼前这个“熟悉的陌生人”有什么特别好的态度,毕竟双方都习惯了这种冷淡的交往方式。

苏玉不开口,林轩也懒得说话,反正二人一向是尬聊,一会儿到了饭桌上还得绞尽脑汁表演,不如现在先本色出演,也好省省脑子——林某的脑细胞可是很珍贵的。

…………

假寐中的林轩未等苏玉叫他,便睁开了眼睛。眼前已是苏家别墅,简单整理下衣装,林轩便下了车。

“哈哈哈,贤侄。”

“苏叔叔,怎劳您亲自来接。”

“贤侄这话就见外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以后还要改口做贤婿,来接自家孩子还会累吗?”虽说女婿是半个儿这种说法早就有了,但林轩和苏家的关系却没有那么好,直接说“自家儿子”没准会让孤儿出身的林轩心生反感,孩子这种折中的词才是首选。

“那也没有让长辈久等的道理,苏叔叔,咱们还是赶快进屋吧。”林轩表现得很恭敬,二人可谓“父慈子孝”。

…………

入座,苏玉亲自给二人沏茶,林轩自告奋勇去帮忙,却被苏明德拦下了,至于佣人们则一个都没出现,想必也是苏明德为让“一家人”亲近而刻意安排的。

“哎呀,一晃你和阿玉都认识一年多了。”

“是啊,其实也很长时间了。”

苏玉这时端着茶回来,将一杯放在林轩面前,林轩微微点头,轻声说了句“谢谢”。

“哎呀,一想到你们两个相识的经过,我还觉得缘这一字,真是妙不可言。”苏明德呷了一口茶,“想来帝京第一大学那么多少年俊才未入我家闺女的眼,偏偏看中了小林这块璞玉。”

林轩和苏玉对视一眼,谁都没有接话,只是陪着笑了几声——按照苏明德的说法,那已经不是一见倾心了,简直是司马相如初见卓文君。但林轩心里知道,其实他们连西门大官人巧遇潘金莲这种见色起意都谈不上,只能说财帛动人心。

至于后来的相处,可以用两个字来总结:“呵呵”。原身本来对苏玉也算是笑脸相迎,但可惜的是热脸贴了冷屁股,苏小姐睬都不睬,原身自然也懒得再曲意奉承。

究其原因,苏玉选择林轩做这个赘婿的道理大概可以总结为三点:

世人皆知,苏大小姐喜欢读书,图书馆是她常去的地方之一,这样就给与林轩相遇提供了更多合理的解释;

林轩长相帅气,学历也比较高,虽然原身对家族这一套东西十分陌生,但在其他方面也称得上优秀,即便称不上给长面子,却至少不丢脸;

最后,孤儿出身的林轩无依无靠,进了家门还不是被苏家捏扁搓圆?以后无论是反悔,还是进一步约束,都方便得很。

所以林轩高调加入特事局确实在苏家的意料之外,有今天的变化自然也在情理之中,有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的味道了。

林轩神游物外,这些想法在他脑子里飞速地过了一遍。苏明德说得累了又呷了一口茶:“阿玉,茶有些凉了,端下去吧。”

林轩精神一振,这是要说正题了?倒不是多么期待他的正题,主要是正题谈完了大概率就该吃饭了,之前在食堂只顾着和李语兰说话,东西根本就没吃多少。

果不其然,苏玉端着茶走后苏明德的话就没那么不着边际了:“小林啊,叔叔知道,这一年多以来苏家冷落了你,是叔叔对不起你。但我希望你能最大限度地理解叔叔。”

苏明德站了起来,在大厅踱步:“小林,你看。这栋别墅,这些家具,这些公司,都是我父亲辛辛苦苦打拼一辈子,最后传给我的。”

“令……”林轩本想说“令尊”,但又觉得不太合适,赶快改口,“苏爷爷确实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叫声“爷”也不算太亏,没亲戚关系,辈分还在那里摆着呢,不寒碜。

“我父亲就我一个儿子,我就玉儿一个女儿。你说说看,我这偌大的家业,还能留给谁呢?还不是女儿女婿?我又不是圣人,留给别人这种事我做不到。”

“叔叔说的是。”这话林轩没法接。

“所以选女婿这件事,我是慎之又慎。我希望我的女儿能够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苏家能继续传承下去,就这么简单。可是……事与愿违,我直到接手了苏家,才知道原来老爷子生前早已经给家里订下了婚事。”

“您说的老爷子是指……”

“是我的祖父,苏闻。”苏明德解释道,“他曾是杨家上任家主杨留志的警卫员,救过他的儿子也就是现任家主杨德志的性命。”

杨家!林轩心中一凛,与位列三流的苏家不同,杨家是真的顶级家族,虽自称百年家族,但历史却远不止一百年。按现今用的排辈依据为“芳华长留,德艺世馨”,现任家主便是“德”字辈。

“所以与苏玉订下婚约的是杨家的人?”

“是未来杨家家主的有力竞争者之一,杨世志。”

“原来是他。”林轩早就听说过此人,是比自己小几届的学弟,苏玉则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二人共同的学妹。不过知道他的名字其实是因为原身在接待新生时瞄了一眼名单,突然发现有个叫“洋柿子”的人,仔细一看才知道,原来他就是传说中的杨家的“大少爷”。

“既然如此,为何不嫁过去,这可是杨家。”林轩有些不解,他也没有什么被戴绿帽的感觉,毕竟这婚约早就有了,要绿也是他绿了这个“洋柿子”。

“如果是别人也就罢了,但这个杨世志……”苏明德摇了摇头。

“他品行不端?不会吧。”

“那倒没有,如果他真的品行不端又怎么会成为家主候选人,但是偏偏他是个情深义重之人。”

“所以他爱上了其他姑娘?”

“没错。他喜欢的是他的高中同学,一个很普通的女孩,不是这些所谓家族中人。”苏明德点了点头,“杨世志坚决不履行婚约,我苏家和他们杨家的长辈都觉得很难堪。可……”苏明德说到这里笑得十分勉强,“可杨世志要竞争家主之位,自然不能背上背弃现任家主与我家老爷子约定的污点。”

“所以悔婚的必须是苏家。”林轩皱着眉头,这是他没有想到的情况。

“是的。”苏明德也不笑了,表现得十分无奈,“这件事一拖再拖已经很多年了,杨世志已经快要结婚了,必须要有个了结。就在这个时候,也是巧合之下,我们发现了你。”

“因为虽然我是孤儿出身,妥妥的贫民,但在同龄人中也还算不错,既有些能力,又适合掌控,是这样吧。”

苏明德坦率地点了点头:“就是这样。而我后来又了解到,你那个时候恰好需要一笔钱,这简直是想瞌睡就有人送来了枕头。”

“是,提起这件事真的特别感谢叔叔,我一直想把这笔钱还给苏玉来着。”

“还什么还,留给你当零花钱吧。”苏明德摆了摆手,“叔叔说这些的意思其实是想告诉你,苏家表面光鲜,但其实过得也很不容易。妥协、算计亦或者自私……其实已经刻进了骨子里。我承认今天对你……以礼相待,也正是因为你现在有了飞黄腾达的机会,我想要投资你,但这就是现实。”

林轩微笑:“果然够实用主义。”

苏明德走过来拍了拍林轩的肩膀:“小林,你也已经……一个人生活很久了,叔叔知道你过得很辛苦。今天有这样一个机会,叔叔真心地希望你能成为苏家的一份子,让我们成为你的家人。”

“这也是实用主义的表演?”

“至少现在,这是我的真实想法。”苏明德微笑地看着他,“能给我个准确的答复吗?”

林轩没有正面回答:“叔叔,我饿了。”

“哈哈哈,好!那咱们先吃饭。”在苏明德眼里这已经是肯定的回答了,“阿玉,吃饭了!”

“马上就来。”

…………

饭桌上,苏玉罕见地对林轩露出了不少笑容,俨然做出了一副琴瑟和鸣的样子。饭后苏明德又拉着林轩散步,苏玉作陪,三人聊起了苏玉的母亲,林轩这才知道,苏玉的母亲是在生二胎时难产而死,孩子也夭折了,不然他现在可能就多了个小舅子。

接受了留宿的邀请,坚决地把一张银行卡以“上交未来老婆大人”的名义还给了苏玉:五万块以及一年多以来苏家给的其他款项存在里面,并且约定,如果没有结婚,再把这个钱给他。就在二人争执时,林轩借口出了不少汗要去泡澡暂时离开了,这个事等以后再讨论。

目送林轩走向浴室,背影不见,苏玉对苏明德说道:“父亲,我有事想和你说。”

苏明德皱了皱眉:“去书房。”

…………

林轩躺在浴缸里,他注意到入夜之后,苏家的佣人便都离开了别墅,一个都没留下:“正好,方便我做事了。”刚刚他就注意到,苏玉似乎有话想对苏明德说,便故意提出离开,给二人制造一个谈话的机会,也给自己一个偷听的机会。

苏家内部虽然安装了监控,但苏明德饭后带他散步,顺带参观整个别墅。一路走来,林轩发现了不止一个死角,室内死角很少,但室外……对林轩来说漏洞很多。

“希望苏家的窗户隔音性能没那么好。”林轩暗自想到。

…………

书房。

“爸,你真的准备把我嫁给那个林轩?”苏玉的语气很平静,听不出喜怒哀乐。

“只不过是有这种可能性罢了,就算真嫁了我也不准备真的让你和他同房。”苏明德撇撇嘴,“这种泥腿子也想攀高枝?想得美。”

“那就好,我可不想和这种书呆子呆一辈子。”

“他可不是书呆子。”苏明德否定了苏玉的话,警告说,“书呆子可通不过特事局的考核,这小子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你以后和他一起的时候小心些,不要被他看出什么马脚来。”

“所以为什么我们非要让他进门,他可是那里的人,万一……”

“没有万一。这小子现在还没有放下戒心,今天吃饭前我本以为他是服软了,没想到还是没有驯服它。”

“那笔钱还要塞给他吗?”

“算了,以后有机会再多给他一些,反正迟早都能收回来的,只要待他放下戒心就行。”

“我知道了爸。”

…………

书房里还在说什么,但话题无关紧要,林轩便又溜回了浴室。

“果然。”今天饭前的谈话看似开诚布公,但居高临下之感却挥之不去,苏明德给人的感觉就是:我在施舍你,你作为一个孤儿就该感恩戴德,还不把那根骨头捡起来舔舔?

至于什么拿你做家人,漂亮话而已,又不用花钱。就像脸皮一样,又不能吃,留着有什么用?——前世的zb家们都是这样的,而林轩作为一个普通民众,本能地对此感到厌恶。

“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

今天的话,林轩是半信半疑。想必苏明德也没有想到,林轩虽然朋友不多,但有一个人却可以称得上是他的至交好友,那个人叫:杨世志。

原创文章,作者:翎墨千羽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7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