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承欢:封少强制捕妻》小说章节目录阿离,霍小离全文免费试读

盛世总监办公室,霍小离并没打算按点下班,把那批以沈凡为首的瘟神送走,她这才能安心的工作。

她刚回江城,除了要处理手头经纪人和杂志的事情,她还要做好两天后对付霍家人的准备,霍家还没人知道她回来了。

她会给他们一个惊喜,尤其是霍清婉!

“离姐。”

“不是让你先走,怎么了?”听到助理笑笑的声音,她头也没抬的问道。

“离姐,L.Y集团的封总要见你。”笑笑的声音听起来就很为难。

封擎逸从来就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更不是一个助理一句话能打发的人。

她抬头一看,笑笑果然是一脸要哭不哭的样子,“对不起离姐,我实在是不敢直接下逐客令。”

那个封少爷在江城,就是没人敢得罪的存在。

霍小离拍拍女生的肩膀,安慰道:“你先下班吧,剩下我来处理。”

“霍总监难道不是在等我?”

门口传来轻佻得让人想要捶门的声音,霍小离松开紧握的拳头迎上去。

笑笑离开时,正好和封擎逸正面过,完全不受控制的被他吸引目光。

他面容清隽高贵,眉宇轩昂,轮廓更是雕刻一般朗逸非凡,穿着白衬衫,黑西裤,逼近一米九的身高让人觉得十分压迫,却又心有向往,浑身散发着霸道、禁欲又冷傲的清俊之气。

那些大红大紫的男明星站在他身边,绝逼都能被秒成渣渣。

但他出现带来的那种幽然的寒凉,又让笑笑不由的加快脚步,内心OS:霍总监,这么一超级大美男,有钱有颜有地位,您从了吧!

霍小离可没想过再和他扯上半毛钱关系,内心避之不及。

面若轻松的来到他对面,咬紧牙关扯出一抹假笑,“封总大驾光临,有什么指教?

这些天本来就传出了不好的传闻,您再来找我,那就真的说不清了。”

“你不就想说不清吗?”狭长的凤眼中放出薄情的冷光。

呵,倒是希望你改改这自以为是的臭毛病!

她语气尽量平和,“我没有,封总,我分明让您的助理说得很清楚,我们不合适,好聚好散。

何况是六年前就已经散了。我留下是因为刚回江城,工作上很多事需要处理。”

“你还真是把欲情故纵玩得透彻,你让沈凡说的那些话,难道不是在告诉我,以后要做得更好?我答应,会注意。

这怪你,第一次你不满意,当时怎么不说?”他语气暧昧,逼近。

霍小离真的气笑了,他是听不出她在骂他无能吗?

他那么不可一世的少爷,能忍这么挑衅的话,也是神奇。

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也不想搭理,要回到座位上,却被男人一个跨步拦住,被迫进入他的怀抱里。

宽阔的肩膀,挺拔的胸膛,抬头可见引人爱慕的俊脸。

她承认曾经很贪恋他怀里的温度,但是被他伤到颜面无存,沦为别人口中不知廉耻的女人时,她就选择放手了。

爱他,是这个世界最奢侈的事。

而他,除了利用和需要,也根本不爱她,甚至喜欢都不算。

“那时我喜欢你,又怎会觉得你不好,哪怕你只坚持了三十秒,我都会毫不犹豫的鼓励你,说你很厉害。”

她双眸清亮,强调道:“现在,不一样了。”

其实,不管她让沈凡带的话是什么,他都会来找她。左右不过一个借口。

他就是那么霸道,想要什么,就要得到,不要了就丢开。

她才不会再被他玩弄一次。

“啪!”他带着女人手掌撑到桌面上,将她圈在自己与她的办公桌之间,双目有些发红。

“你的爱六年都坚持不了?那个时候眼里只有我,离开我后就走得远远的,再也不出现。

还和不同的男人搞在一起,爱吗?霍小离,你也不过是爱我的身份和地位,你凭什么说爱?”

她真想歇斯底里的给他一巴掌,当初是谁让谁滚的?

踏马的脑子被驴踢坏了吗?

他是真的信,她是一个能接受很多男人的女人。

是啊,他从来就不信任她,也没想过了解她,她在期待什么呢?

霍小离自觉滑稽的勾唇,笑得讽刺,“对,我当初就是看中你邱氏义子、邱家太子爷的身份。

所以恬不知耻的倒追你,不过我现在明白了,觊觎你的东西,失去的远比得到的多得多!

太不划算了。封少早就将我看透,那我也不多说,当年你仇也报了,现在只希望你高抬贵手。请回吧。”

她下了逐客令,脸上已经掩盖不住不耐烦的心思。

这样的她让封擎逸觉得胸口郁闷,很恼火。

他用力抓起她的手腕,愠怒的警告,“我说了,当初你擅自离开,这笔帐我们得慢慢算,这是我给你的最后机会。

我知道你回来是为什么,别逼我对付你。”

霍小离眼中的愤怒也不再掩盖,扯开嗓子吼他,“到底是谁在逼谁?”

她真的好想哭,这个狗逼臭男人,他总是轻而易举就能让她哭。

可这一刻她就是不让泪水流出来,憋得双目通红,“是啊,你知道我会做什么,然后你以此来逼迫我再次顺从你,封少额不,是封总,真不愧是个厉害的商人。”

“你不也是个厉害的女人吗?现在这副样子,装得多无辜坚强一样。呵,不是太了解你,我还真信了。”

他捏着她的下颚,逼迫她与自己对视。

薄唇残忍凌冽,继续说着绝情的话,“我不会放过你,当初是你先招惹的我,游戏开始,说结束的必须是我。”

霍小离腿上一软,无比仇恨的看着他,“别说了,封擎逸,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招惹了你,我恨你!”

她双手握拳,用尽全力说出最后三个字。

“你敢再说一次?”凤目猩红,他彻底怒了,手上的骨节被他捏得咯吱作响,像死亡的丧钟,她的下颌承受着足以破碎的钳制力。

他太可怕,就像魔鬼,可她还是要说,“我恨你,恨你把我当成报复工具,爱一个人有什么错?

是你活生生的把我的爱,扭曲成了恨,我恨你封擎逸!”

她重复那几个字,让他脑海轰的炸开,所有人都可以恨他,但霍小离不可以。

“可你只能是我的,阿离。”他悲凉的开口,提醒。

“你的什么?前女友,小三还是情.妇?”她仿佛听到了笑话,“我说了,我有过很多男人,什么时候你也变得这么饥不择食?”

可他还有更残忍的话,“阿离,哪怕是仆人、奴隶,你也只能是我的。”

他俯身吻上她,霸道而强硬,半点说不上温柔,将她的呼吸都要抽离一般。

“……唔!”她嫌恶的反抗,挣扎,牙齿找到某个下口处用力一咬。

铁锈似的血腥味在口腔中蔓延,皮肉破裂的痛让他俊脸微微狰狞,但他却吻得更狠,她也铁了心继续咬。

终于他忍不住痛放开了她,嘴中吐出一口血来。

这个女人果然够狠!

他钳制着她的下巴依旧不放松,“咬我?”他故意停顿。

“你再亲,我还咬。”橘红的唇瓣上也沾了他的血迹,不自觉的冷媚勾人。

“是要付出代价的。”他露出森白的牙齿,霍小离心上一凉。

他的牙齿放到她的嘴唇上,用力的咬破了她的下唇,就像一个疯子,笑得鬼魅。

“嘶~”睚眦必报的狗男人!

“阿离,你会求我的。”说完,他转身扬长而去。

原创文章,作者:牟牟爱吃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57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