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医妃:偏执王爷他后悔了》小说章节目录先克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逆天医妃:偏执王爷他后悔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晚昼

简介:【医妃+绝宠+偏执薄情的王爷饿虎扑食】月清是现代医毒世家的传人,穿越成了将军府骄横跋扈的大小姐。又从被人人喊打,名声恶臭一步步扭转舆论,却又不小心缠上那个满心满眼都是算计的夜九离。他夜九离是杀伐果决,薄情寡义的王爷。可后来却因为月清不给他开房门,不许她上塌,他便轻轻的哄着,“清儿,把门开开,我错了……”再后来,她训练水军,全军营的人都看见他们的辰王殿下火速脱下外袍,盖住她,直接打横抱起..

角色:先克

《逆天医妃:偏执王爷他后悔了》小说章节目录先克全文免费试读

《逆天医妃:偏执王爷他后悔了》第1章 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免费阅读

腊月,风雪天,即便是穿着袄子也冷的让人发抖。

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女躺在宫殿里,那精致小巧的脸已毫无生气。

殿门外忽有声音传来,“你可看清楚了?要是没死,我们就得掉脑袋了!”

“她若是还有气儿,我都不至于现在提裤子!真他娘的晦气!!”

男子朝地上吐了口唾沫,郁闷至极。

说完两人便着人朝外走去。

此处乃是长信宫,原是辰王的宫殿,只因几年前失火,又年久失修故而荒在这了。

而今日又是西和太后的五十大寿,百官朝贺,宫中热闹至极。只是,谁也不知月修将军最宠爱的女儿死在了长信宫。

不知过了多久,那原本死透了的少女,忽地睁开了眼。

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的一切,随即而来的是大脑剧烈刺痛,又疯狂涌入着不属于她的信息。

一个来自现代医毒世家的传人,被家族无限压迫,意外猝死,却又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朝代。

她费尽力气艰难起身,苍白如纸的脸上突然挂起一抹清凉的笑。

一边庆幸自己还活着,一边却又离死亡更近一步。

月清拔出胸口的袖剑,紧握手中,警惕着周围,缓缓走向殿外。

殿门前站着一个穿着织金云纹蓝色氅衣的男子,背对着她。

她顿住脚步,心下一喜,走过去然后一把抓住那蓝色的氅衣一角,喊了一句,“爹!”

“……”

那人眉头微拧,正过脸,“你喊本王什么?”

月清看着那张盖了面具的脸,突然怔住了,长长的睫毛扑簌了两下,颤颤松手。

“……”

这人和她原主的爹身型很像,氅衣也是一样的。又实在想不起来是谁,但此刻他便是救命稻草。

她实在是太难受了,在意识消失之前,紧紧抱住了那人,将错就错,弱声声的喊:“救我……”

男子挣开月清的手,毫不在意的将她推在了地上。半晌,见人毫无反应才嘱咐人给抬了出去。

——

等月清再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将军府。

谁也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众人只知道宫宴那天,月清求赐婚被拒,而后不省人事的被辰王送回来的。

古往今来还未曾有女子主动求娶,一时间月清便成为了京中谈论的焦点。

“那日宫宴圣上将丞相之女慕馨儿赐婚给太子殿下,那月清便寻死觅活的也求圣上赐婚,还说月将军战功赫赫理应给她个太子妃位。”

“就月清那这泼辣蛮横劲,几个能受得了?也就月将军偏偏宠着,竟也开口求圣上赐婚。正妃是有主了,侧妃倒也不是不能,只是咱们太子殿下当下就直接拒绝了……”

“啪”一声——

说书先生醒木一拍。

“诸位猜猜,后来怎么着了?”

台下听众那嗑瓜子的手都顿了顿,集中精神等待那下文。

“要说啊,她到底是将军府的人,那骨子里还是有股傲气在。这头被太子殿下拒绝,那头就直接跑去向辰王表心意。

大有嫁不了你,那就当你皇婶的意思!可谓是输人决不输气势!”

台下众人起哄:“就臭不要脸呗!”

说书先生笑笑,继续道:“各位别急,这辰王可比太子殿下难伺候多了。辰王是谁,在从前那可是咱的摄政王,铁面无私,行事狠辣的主。当即啊就给赏了几十大板给送回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台下众人哄堂大笑。

坐在茶馆二楼的月清被茶水一呛,下意识挡了挡自己的脸。

这前半部分说的没错,可这后半部分哪里传出来的?

果然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而且虽说原主先前确实是骄横跋扈了些,但也不至于玩这么疯吧。

她也就对着辰王喊了句不该喊的称呼……

可那也是脑子不清醒喊的。

至于后来…….她没印象了,有没有挨板子也真的不清楚。

不过,屁股还真有点隐隐作痛的感觉。

轻咳一声,问向旁边和她一样女扮男装的清秀小生,“轻烟,我回来的时候,挨板子了吗?”

轻烟答道:“不曾,不过回来的时候小姐额头倒是撞破了。”

月清:“……”

好家伙,没打屁股,打的头!

这时茶馆又有一位情绪激动的老哥说了:“挨板子是小的,这月清据说从小就是天煞命,先克死哥哥死在沙场,后又把自己娘给克死了。可别再把晦气给我们辰王了。”

月清脸一黑,这都什么跟什么!

一旁的轻烟也不干了,“大胆!你在胡说些什么!”

老哥被这么一喝,面露不悦,“你这么激动做什么?谁人不知这月清不仅天煞命,心肠也是坏透了,慕家小姐多少次被她给弄伤了?”

“胡说!明明是她自己!”

轻烟是个极其护主的,她知道她家小姐喜欢太子不错,可哪里有害慕馨儿?分明是那慕馨儿故意的!

“胡说什么?你又不是月清,让她来和我理论!老子不和你扯皮。”

轻烟一急,也顾不得一二三四,脱口而出,“我自然不是,我是…….”

“你什么吖,不早了,赶紧回去吧。”月清忙捂住轻烟的嘴,起身就拉着她一溜烟跑了。

轻烟这才意识到自己差点露馅了,“小姐,对不起。”

月清叹了口气,连丫鬟都这般,可想而知原主是吃了多少亏。

“你要记住,沉不住气只会让别人钻了空子,就如同从前一样。”

轻烟重重的点着头,看着面前这个变得稳重的小姐,一不小心就红了眼眶。外人只知她家小姐嚣张跋扈,却不知也受了很多委屈。

可是没走几步,楼馆上的花盆当头就砸下来。

月清拉着轻烟急急后退,差点就被砸头上了。

抬头看去,一个看起来温文儒雅的书生正对着月清阴笑着,方才的花盆,明显是故意扔的。

月清拍了拍衣摆上洒的泥土,径直进了玉安楼。

楼上的书生正端坐着喝茶,似乎就在等着月清上来。

“砸人的是你?”月清问。

“是我又如何?你这种败坏风气的女子,早该以自刎谢罪!”

男子冷哼,言语愤愤,却连个眼神都不给月清。

月清冷眼看着他,“请问你是我什么人?以什么资格在这教训我?当街杀人,又是哪门子的正理?”

男子没想到月清会如此问,他本就做好了被打的准备,却不想这个一向嚣张跋扈的人竟跟他理论起来了。

他一脸不屑,“果然是没脸没皮!你殴打赵国使臣,如今又恬不知耻的勾引辰王!若不是看在月将军的份上,你犯下的大罪,按照律法足以处死!”

男子的声音很大,惹来楼里一众人围观,看向月清便也开始指指点点。

轻烟一脸焦急,拉着月清想跑,奈何月清甩开她的手,一步一步走向那一看就不是善茬的男子。心都抖了起来,她家小姐脾气上来,又该打人了!

月清揪住那男子的衣领,冷笑问道:“怎么?你是赵国的狗?”

男子闻言气急,想挣脱开,却发现丝毫挣脱不动。

便怒了:“你血口喷人!”

“哦?那就是有亲,不亲必邻,不邻必友!那赵国使臣来我天元欺负良家妇女,我又有何不能打?!”

先前赵国来天元和亲,原主见他对摊贩妇女欲图轻薄,就上手打了,遂又闹到了圣上那。原主的性子,自然是没人信她,还好大理寺少卿正好瞧见原委,才给原主还了清白。

只是,这其他人只知前面,不知后面。

男子突然被月清这么羞辱,哪里还有半分理智:“信口胡诌!任凭你怎么说都行!”

“这话你应当牢记于心,好好反思反思。”

众人看着一向暴躁易怒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的月清,此时竟十分的冷静。

听她又道:“是真是假,你大可去求证,我月清问心无愧,再来一次,我照打不误!”

众人闻言,纷纷闭了嘴,连那男子也有些紧张。

倒不是被月清这气势所吓唬住了,而是这要是说错了,一顶叛国帽就扣下来了。

月清松开男子的衣领,看向众人又道,“至于勾引辰王,你们又哪只眼睛看见了?还是辰王与你们说了?”

众人依旧不语,他们也只是听说,不过这今日的月清怎么这么不对劲?

素来文人雅士皆是心高气傲,即便是错了,也是绝不会承认的。男子见今日找不了月清的茬,甩袖就要走。

但月清没想放过他,拦住他,当下朝他胸口就给了一脚。

男子本就是个文弱书生,突然被这么一脚,捂着胸,疼的面容拧曲。

“泼妇!泼妇!”

众人也被这一脚吓的连连后退,生怕殃及自身。

“口口声声天元律法,当街砸花盆杀人,就想逃?”月清冷笑着看向男子,“谣言止于智者,却不止于弱智。今日我大发善心暂且放过你,若有不服,大可来将军府找我。”

半晌,再无人敢言,月清拉着轻烟便走了。

留下男子一脸愤恨却无处可发的表情,她竟敢说他是弱智!!

只是,月清的这番犀利的言语,倒让他有几分糊涂了,难不成真的冤枉她了?

月清则闷着头一路上也没再说话,这一天过的太糟心了。

要说这原主性子虽嚣张,骨子里却是不坏,经常会路见不平 拔刀相助。但原本就风评不好,即便是帮助了人也没人出来站她。

唯一疼她的就是她那老爹。

将军府里。

月修静立在厅堂,神色黯然,见月清回来了,才勉强恢复一丝笑容。

“清儿回来了。”

月清:“爹在等我么?”

“爹今日去求了圣上,已经答应了让你做太子侧妃。只是你也知道太子他从来就不喜欢你,你日后嫁过去了,免不了受些气。”

月修那语气倒没有一丝责怪,反而是心疼。

月清自小没有娘,他又远赴边关,都是由着丫鬟婆子照看长大的,养成这副没规没矩的,他也怨不了谁。

“爹希望你也收敛些性子,爹还在时,圣上还能看几分薄面。他日若爹不在了,便没人能再护着你。”

“爹……”

月清看着面前这个已年过半百的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自她那日受伤以后了,月修对她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生怕她饿着,冻着。

月清难以想象,一向刚直不阿的爹为了帮她求个侧妃,是以何种姿态去求的皇上。

她从前体会不到的父爱,此刻却如同刻在了心里,她无法,也不能去辜负。

“爹没事,只要你好好的,爹也少了牵挂。”月修眼眶明显红了。

“是女儿不懂事,让您忧心了。只是太子侧妃一事,就此作罢。强扭的瓜不甜,清儿也不想让爹受委屈。”

月修怔了一下,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女儿,“当真!”

月清便挽着月修的手臂,撒娇道:“嗯,月家的女儿怎么能如此低声下气的?我要嫁的人必然是此生只爱我一个的,就如同爹只爱娘一个。”

“那就好,那就好!哈哈哈哈哈!”

说实话,月修还是有点懵的,甚至有点不敢相信。她这个女儿自那日宫宴回来,总觉得像是变了个人,变得怪省心的。

经白日里这一番折腾,月清躺在床上转辗难眠。

果然舆论在任何时候都很可怕,众口铄金 积毁销骨,尽管她爹是手握兵权的将军,却依旧活成了人人都唾弃的反面教材。

她无法控制舆论,但作为现代医毒双绝的传人,她应该充分利用自己具备的优势,去强大自己。

原创文章,作者:晚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57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