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就送一群女巫?》小说章节目录苏月,亚香全文免费试读

可可萝看到亚香,则是露出了一抹微笑,她现在身体虚弱,所以只能乖乖躺着。

亚香点了点头,可可萝的状况她很清楚,她现在最需要的便是休息。接着,看向了苏月面前的篝火,以及架在火上面的东西。半截装着水的竹筒?

“你是在加热水吗?”

“嗯,烧热了杀杀菌。”苏月用手挑拨着下面的篝火,可以清晰的听到竹子开始发出清脆的噼啪声。不过看到亚香那一脸“你在说什么鬼”的表情,立马反应过来,讪笑道。

“就是去除水里面的坏……虫子吧。”

闻言,亚香却是靠近了过来,半蹲下身体,认真的看了眼竹筒里面已经开始冒泡的水,问道:“什么虫子。”亚香的气势真的有点强,只是贴近一些,苏月就感觉气血上涌,从心的不得了。

苏月解释道:“是一种很小很小的虫子,眼睛看不到的,可以通过将水加热杀死它们。”

亚香:“既然眼睛看不到,为什么你会知道?”

得,越解释越麻烦。

苏月眼珠转了转,换了说辞。“我们蓝星有个东西叫显微镜,可以让人的眼睛看到很细小的东西。”

来自蓝星的东西,亚香虽然好奇,却也不多问了,因为她知道自己问了也只是徒增好奇心。

只不过。

“水里的虫子的,有危险吗?”

苏月考虑了下,点点头:“短时间是没什么影响,但是经常喝的话,会让身体生病。”

好像是真的,亚香很关注族人的生活,自从族群一年前迁到这里后,似乎有好多人的身体状况出现了异常。她只当是族人不适应这里的气候,并没有过多的在意。

只是没想到,这个问题竟然不知不觉就得到了解决。

小爱:来自亚香的好感度+1

苏月:“ヾ(=゚・゚=)ノ喵?”

亚香竟是毫不客气的从篝火上拿起了那半截竹筒,稍稍喝了一点,因为身体对火元素的亲和,并没有感觉有多烫手。加热后好像多了点竹子的味道,不过还不错。

“谢谢你教会了族人处理水的办法。”亚香将竹筒放了回去,考虑着也将这种加热水的方法传出去,至于水的危害,暂时还不用让她们知道,毕竟难免会造成慌乱,导致族人不敢喝水。

站起了身,亚香不想再过多逗留,但还是说道。

“这两天,如果你有什么要求的话,可以告诉我,或者让门外的守卫告诉我,我会尽量满足你。”

她还是第一次会为了一个囚犯的生死而纠结,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色彩。但很快,亚香便抛弃了这些胡乱的想法,正如薇妮所说,她们是巫女,生来便背负着罪恶,为了活下去,她们不得不舍弃掉很多东西。

这一晚过的很快,但苏月却感觉到可可萝的身体更差了。

她甚至连巧克力都没办法吃进肚子了。苏月握着她忽冷忽热的手,就这么睡了一夜。

第三天很快到来,亚香又命人带来了足够的肉干和水,只是这一次,屋子的门被守卫从外面用某种东西锁住了。

苏月明白,这是他和亚香约定的最后一天,也很有可能是可可萝的最后一天,除非帮助可可萝度过今晚,不然亚香会毫不留情的将自己杀掉。

打开系统界面。

苏月再一次确认了眼前自己的各项数据。

主人公:苏月

身份:无族浪人

年龄:18

等级:1

力量10

体质12

敏捷6

魔力15

经验值:0/100

好感值:140

技能:伤害免疫1级 巫力调和1级

物品:体力药剂*1

提示:向右滑动移至好感度页面。

140点好感值,距离小爱所提示的解锁条件还差10点,问题应该不大,只要解锁了那部分的功能,知道解决可可萝身体异常的办法,自己就得救了。

至于先前开启的抽奖系统,苏月只是看了一眼就暂时放弃了。

一次十连抽需要花费500好感值,他现在连解锁功能都做不到,更何况去抽奖。

在苏月暗骂系统黑心的同时,可可萝总算是醒了过来。

时间已经是来到了第三天的黄昏,可可萝这一觉睡了整整一天。但从她的表情来看,很明显意识有些模糊。

她已经吃不下任何东西,包括水,都会在喝进去的瞬间呕吐出来。三天的相处,苏月对这个可爱温柔的女孩子也很是喜欢,所以这一刻也免不了有些着急心疼。

握紧了可可萝无力的小手,苏月挤出了些许笑容:“没事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真的吗?”可可萝看着苏月,身体不自觉的就凑近了一些。

“当然是真的。”苏月点头。

小爱:来自可可萝的好感度+10

小爱:好感值满足150,是否解锁巫女资料页面?

终于够了。

苏月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解锁。

“叮,巫女资料页面解锁完毕,宿主可查询有关巫女的所有信息。”

迫不及待的点开巫女的资料栏,映入眼帘的便是巫女的基础介绍。

巫女:巫星历233年,在漫长的繁衍进化之下,巫星的巫力开始发生变异。一部分无色的巫力通过女性的身体逐渐变化为了纯白色,这股巫力和原本的无色巫力相互排斥,彻底分化为了两股力量。

无色的巫力不论男女,都可以拥有。

而纯白色的巫力,却只能存在女性体内,如此便有了巫女的由来。

和无色巫力不同,纯白巫力更为亲和天地元素,但也因此带来了无法忽视的弊端。

纯白色的巫力天生含有巫力毒素!

这种由巫力孕育的毒素,不管是对自身,还是外物,都有着很强大的致命性。巫毒在汇聚到一定阶段后,便会彻底爆发,这便是巫女所谓的觉醒。

巫女的一生会爆发三次,被称为三阶段的觉醒。成年后的16岁会有一次,之后25岁一次,35岁一次,之后巫力便会彻底稳定。经过第三次觉醒后的巫女,传言力量可以强大到超脱人类。

同样的,凡事都有利弊。巫毒爆发,对巫女而言就是一次生死的较量。而能够仅凭自身成功熬过去的巫女,屈指可数。因为条件十分苛刻。对体质、精神以及巫力的掌控有着很高的要求。也有一些巫女用特殊的手段强行压制爆发,但那么做也不过是饮鸩止渴,不仅毫无作用,更会加剧下一次爆发的力量。

看完这些,苏月总算是明白了过来,这个世界的巫女和蓝星的不太一样。而可可萝皮肤上冒出的白色雾气多半就是巫力了。

巫女的基础介绍里,并没有提及如何帮助巫女觉醒的办法。不过苏月已经可以确定,这个办法绝对和自己有关,这也是他被亚香关在这里的原因。

就在苏月打算询问小爱解决办法的同时,可可萝体内的巫毒终于爆发。

“苏月哥哥,姐姐,你们在哪儿?不要丢下我。”可可萝不清不楚的呢喃着,眼睛失去焦点。

她的眉头近乎拧在了一起,俏丽的脸蛋被疼痛折磨的开始扭曲。但此刻,苏月却完全没心情去关注这些。

“系统”

“我在。”

“告诉我怎么帮可可萝度过觉醒。”

“请稍等,正在扫描总结……发现历史总结数据,读取中。”

“嗯?可可萝……你要做什么?”在苏月等待结果的同时,痛苦之中的可可萝仿佛闻到了苏月的气味,忽然伸出手就扑了过来。明明先前还那么病怏怏的身体,此刻却好像充满了力量,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苏月。两股柔软挤压在胸口,紧接着,苏月便被可可萝按倒在了地上。

“苏月哥哥,怎么了?对,对不起。”

可可萝坐在苏月的身上,紧紧一瞬间,眼睛里的纯白色褪去,她发觉了自己在做什么,即刻慌张的想要离开,可是却感觉身体似乎不受控制。并不是无法控制,而是身体本能的在抗拒着。

可这种半清醒的状态也就持续了几秒钟,那纯白色的巫力再一次覆盖住了她的眼睛。

不仅如此,苏月看到,可可萝的嘴角开始溢出鲜血,紧接着是鼻子,有红色滴落。

还没好吗?苏月急的刚想骂人,小爱便再度回应。

“读取完毕,对象可可萝,正巫女觉醒第一阶段,安全度过办法两种。”

“①:利用母石或者任何携带母石的物体,强行吸收体内的巫力毒素进行调和,可完美觉醒。”

“②:宿主利用巫力调和技能,调和可可萝体内的巫力毒素,可完美觉醒。”

办法有两种,可第一种一看就不太现实,先不说苏月压根不懂母石是个什么东西,就算知道,现在也没有啊。去找亚香的话,更不可能,如果她们有这种东西,还犯得着把自己关在这。

所以,苏月把希望都放在了自己随机到的技能,巫力调和上面。

可具体要怎么做,苏月完全不懂,毕竟那玩意儿是个被动技能啊。

“小爱,用第二种办法,快告诉我怎么做……唔唔唔”话还没说完,可可萝已经爬了上来,吻住了自己的嘴巴。

苏月的脑袋有点懵,他甚至从可可萝身上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

他想到了亚香把自己丢在这的目的,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不会吧……

小爱:很简单,宿主想办法直接接触到可可萝体内的巫力毒素,巫力调和技能便会自动运转。

“直接接触?怎么玩?”

心中那股不安更强烈了。

小爱:深入交流。

苏月:我可去了您的深入交流。这系统就是个LSP。

小爱:用宿主时代的表达方式就是:哔哔哔哔哔哔哔。

别表达了。

苏月讶异的无言以对,这一刻才真的明白了,自己会被丢在这的意义。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苏月还想试着挽救一下,但是可可萝身上的巫力还有气味已经有点让他的脑袋开始迷糊了。

小爱:“没救了,等死吧,下一个。”

可可萝的身体刺激着苏月,苏月也开始浑身燥热,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眼前的结果无非只有两个。

推开可可萝,看着她巫毒爆发死去。

用系统的第二种办法,帮助可可萝完成觉醒。

可可萝的嘴巴,鼻子,此刻就连耳朵也开始渗出血液,苏月终于是把心一横,伸出手拿起被可可萝扯开丢在一旁的运动上衣,盖在了两人身上。

一夜无话,沉沉睡去。

……

小爱:来自可可萝的好感度+500(暴击)

小爱:可可萝的好感度提升,当前状态:亲近。

小爱:来自亚香的好感度+10

小爱:来自琳的好感度+20

小爱:来自薇妮的好感度+10

小爱:好感值满足条件,开启地图雷达,当前扫描范围:500米。

小爱:巫力调和提升为2级。

小爱:拯救可可萝任务完成,奖励冶铁术MAX。>>

一道道提示音在脑海响起,苏月被吵醒,刚想动弹却感觉四肢酸痛异常,好像力气被抽了个干净,胸口还有点闷,像是被什么柔软的重物压着,有点喘不上气。不仅如此,最怪异的是,自己的体内也极为不舒服,像是乱成了一锅粥。耳边,断断续续可以听到熟悉的哭声,是可可萝的哭声。

“小爱,我的身体怎么了?”苏月在脑海里问道。

“小爱:昨夜的巫力调和,导致宿主体内被巫毒侵扰,进入了假死状态,现巫力调和正在修复。”

假死状态?

“你是说,昨晚巫毒也进入了我的体内?”

小爱:“可以这么理解,宿主吸收了可可萝体内的巫毒,从而暴毙!”

苏月“……”

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将从自己被抓进营地,被亚香安排照顾可可萝,前前后后的所有事情都捋了一遍后,苏月感觉紊乱的思绪终于是清晰了起来,真相让他的脑壳有一点点疼。

小爱:“因为宿主的巫力太低,巫力调和无法完全运作,巫毒在宿主体内只能缓慢自动分解吸收,宿主便陷入假死状态,随后慢慢恢复,这是一个必然过程。”

苏月翻了翻白眼:“就是说使用巫力调和帮助巫女觉醒,假死是不可避免的?除非我提高巫力?”

小爱:“宿主的智商+10”

此时此刻,我突然想滑铲。

虽说只是个过程,但莫名其妙假死了一回,换做任何人都有点难以接受吧。

不过,看到新开启的地图雷达功能,苏月的心情算是好了那么一丢丢。

就和游戏中所表现的一样,苏月可以在一个方形地图上,看到诸多的红色、蓝色、白色点、橙红点色,旁边也有标注解释。

红色:非人类危险单位。

橙红色点:人类危险单位

蓝色:友好单位。

白色:中立单位。

而苏月所处的这片营地,几乎都是白点,只有孤零零的一个蓝色点。

不用说,苏月也猜到是谁了。

在关闭系统页面后,苏月慢慢睁开了眼。

蓝天白云,参天的大树,自己好像不是在草屋里了。脸上有被撒了不少树叶,遮蔽了些许视线,身下是用藤条制作的担架,地上铺了一层薄薄的干草。自己这是被人抬出来了?至于喘不上气,是因为可可萝趴在自己胸口,正埋头哭泣。

“苏月哥哥,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可可萝第一次知道了巫女觉醒会带来的后果。她还天真的以为,苏月真的是亚香姐安排过来照顾她的。她模模糊糊的回想着两个人晚上做过的事情,红着脸睡在苏月的怀里。直到她察觉不到苏月的呼吸,感受到苏月的身体在逐渐变得冰冷,才彻底慌乱了。

亚香等人得到了消息,一声不吭将苏月抬了出去,可可萝才从姐姐琳那边了解了真相。

从苏月被放在这里之后,可可萝就一直在哭,她痛恨自己的弱小和无力,如果像亚香姐那样强大,又何必用这种办法觉醒呢。依靠自身的力量度过觉醒,像亚香这样强大的女性并不算少,但那需要的条件着实苛刻。

所以,可可萝开始憎恨自己,如果不是因为她,苏月就不会死。

亚香和琳并没有劝阻,因为她们知道,这是可可萝必需经历的,也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还能哭出来,至少不会把自己生生憋坏。薇妮没有出现,这边的事情她全都交给了亚香,相比较埋一个已经死去的男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四周,站着少许营地里的女性,她们都已经过了十六岁,有同情、可惜,更多的是无奈,她们知道这很残酷,所以才会瞒着所有年轻的孩子真相。

丽操控着巫力,一点点在分离着面前的土壤,她嘴角撇着,脸色阴沉,挖坑埋人这是第几次了?

忘了。

她只埋过三个男人,埋的更多的是自己的族人。

说来也可笑,她们巫女尽管可以通过和男人繁衍来完成觉醒,但却穷的连强壮的奴隶都交换不起。

身体孱弱的男人是没办法完成觉醒仪式的,就和另外那个营地里的奴隶一样。

加上族人里,更多人还是选择硬抗,并不太喜欢将自己交给一个不喜欢的陌生人。

“差不多可以了。”亚香看了眼已经有一人高的土坑,这个深度把人埋进去,应该不会再被野兽拖出来撕咬了。随后,亚香来到了可可萝的身边,将她拽了起来,一把扔到了琳的怀里,看上去有些粗暴。

“你已经完成了觉醒的第一阶段,好好休息,等把这里的事情忙活,我会教你如何使用巫力。”亚香冷冰冰的说完,便亲自架起了拖着苏月尸体的担架,和另外几个守卫将苏月抬了起来。

“姐姐,呜呜呜呜。”可可萝是个很懂事的孩子,所以并没有胡搅蛮缠,只是一头扎进了琳的怀里,琳温柔的抚摸着她的额头,看着被抬走的苏月,脸上满是愧疚。

欸?不是,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感觉再不说点什么,自己就要被当场活埋了啊。可是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喉咙干燥,只能发出一点声音。

抬着苏月的几人很是熟练的来到土坑边,刚要撒手,就听见耳边传来微弱的声音。

“等等,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为了活命,苏月更是用尽全身力量抬起了一只手。

噗通。

担架带着苏月直接被几个人丢进了土坑。

纯属是被吓得。

死而复生在这个时代可是完全不存在的事情,丽和另外几个守卫更是感到一阵恶寒,瞬间后退好几米。

亚香虽说刚刚也被吓了一跳,但久经战场的她还是很快冷静了下来。

尽管很不可思议,但却真实发生了!

“没死?!”

亚香惊呼一声,即刻跳下了土坑,周围的几个守卫才忐忑的围了上来。

亚香先是吹散了撒在苏月脸上的树叶,因为这是埋人的仪式,所以她们并没有发现苏月睁开的眼睛。身体没感觉就是好,被扔下来都没感觉疼。亚香看到了苏月闪亮的眸子,微微愣住,接着将耳朵贴在了苏月的胸口。

噗通,噗通,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太奇怪了,在早晨可可萝去喊她的时候,她明明也有听过,应该是毫无反应的啊。

而且,在巫女觉醒的巫毒爆发下,竟然还能活,简直是天方夜谭。她可是曾经见识过,部落里一位有名的大巫,也因为帮助妻子度过二觉,而一命呜呼。一瞬间,纵是冷静果断的亚香,都感觉到了一阵茫然,我是谁?我在哪儿?眼前这个男的是谁来着?我要干什么?

懵逼四连冒出,却没有人来回答她。

“亚香姐,他,他没死吗?”

丽的呼唤打断了亚香的懵逼时间,她随即点头,然后命令道:“都下来,把他抬上去。”

……

这一天,对于亚香等人来说,当真是扑朔迷离,无法言明。

可可萝完成了巫女的觉醒。

苏月完成了他的任务,也因此死去。

然后他就活了!

不仅仅是亚香,就连树屋里还在考虑族群发展问题的薇妮,都听傻了,脑袋空白了好一阵。

“你,确定,他活了?”薇妮嘴角抽搐,俨然是没办法从一个人死去,又突然复活,这种事情里跳脱出来。

亚香却是肯定的点头。

“送回去之后,没多久都能跳了。”说完,亚香冰冷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笑容,自嘲的哼了一声。“别说你不信,我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来。”

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够抵抗巫毒的爆发。

这是巫女出现后,五年的时间用无数部落的人命交换来的事实。这也是巫女被所有部落所厌恶、恐惧的主要原因之一。

然而,这样的共识在今天被打破了?

“有没有可能,可可萝并没有觉醒?”薇妮还不死心,继续说道。

亚香随即摇头:“不可能,可可萝的身体我和琳观察过了,觉醒的很成功,现阶段一点巫毒残留都没有。”

眼下可用的讯息太少了,薇妮一时间无法确定这件事所带来的利弊。

所以,她必须亲自找苏月谈一下。

“带他过来,我要见他。”薇妮说道。

亚香:“现在吗?”

薇妮:“晚一点吧,先让他陪陪可可萝。”

……

草屋那边,守卫已经离开了,因为没有了继续看守的意义。

可可萝穿着苏月的运动外衣,跟猫咪一样,紧紧的依偎在苏月怀里。这恐怕是她最开心的时刻了,尽管无法理解,死人为什么会复活,但那已经不重要了。琳在一旁烤着肉干,脸颊微红,她在考虑自己晚上该睡在哪里?这个时代的女性,羞耻观念还没有那么强烈。妹妹和男孩子亲密,在她看来,还不算过分,毕竟妹妹已经是苏月的女人了。

这两天她都睡在别的地方,主要是为了让妹妹完成觉醒,如今妹妹没事了,自然是要回来住的。

原先两个人的屋子,要多出一个人来,虽说不会挤,但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琳……姐,你这是准备住在这吗?”夜已深,琳一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再联想下午她带回来的食物和器具,苏月明白了过来。

“对啊,我本来就和妹妹住在一起。”琳温柔一笑。

额。

怀里睡了一只小可爱,旁边再睡一只大漂亮,晚上我还能睡得着?

那画面太火热,光是想想苏月就有点口干舌燥。

琳见肉烤的差不多了,这才挪到了苏月面前,看向可可萝,眼神里尽是温柔,随后抬眼。

“谢谢你救了我妹妹。”

来自琳的好感度+10

琳:“还有对不起。”

苏月倒是没在意,他知道琳指的是什么。

“再跟我说说你们巫女的事情吧。”苏月一笑。

下午的时候,琳就把巫女的事情全都告诉了苏月,只是她有些奇怪,为什么苏月会没有生气,甚至继续留了下来。按照约定,他完全可以离开,回到自己的大部落里去。

两个人聊了好一会儿,琳把可可萝抱走,放在了干草上。这个时候,亚香从门外走了进来。

“苏月,跟我出来,族长要见你。”

这还是亚香第一次称呼苏月的名字。

原创文章,作者:竹取辉夜自蓬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53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