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给病娇王爷冲喜后我野翻了》小说章节目录胤王,王一全文免费试读

时御:“和我性命一样重要。”

说完,推门而出。

大白猫咪给了病榻上的千城胤,一个同情的眼神:“你媳妇儿打扮得漂漂亮亮,回娘家见老相好去了。可怜见的,你还不能动。”

千城胤森冷恐怖的声音,骤然间出现在神机龙的脑子里。

【你能耐了。】

下一刻。

轰隆!

宛如十万座大山骤然间,碾压在了身上,大白猫咪瞬间趴在了地上,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碾成了一张猫饼。

“你就知道欺负本龙!你有本事从床上站起来啊!”

轰!

又来了一下子。

“本龙真是命苦。”

*。*。*

时府距离胤王府,并不算远。

半个时辰后抵达。

时家在皇都,只算是二流贵族世家,时御的生父,官拜兵部侍郎,和太子交往甚密。

太子希望时家一个女儿,嫁给胤王冲喜,实际上是想派个眼线过去。

原本钦定的是时家大小姐时映雪。

可时映雪死活不肯,把家里闹得鸡飞狗跳、人心惶惶,时家老祖宗心疼她,最终还是答应,把这桩“好事”,给了病弱的庶女时雨。

当时时映雪是怎么说的来着。

“一个病秧子,每个月都要花那么多钱吃药,时家养了你那么多年,月供银日供米,为时家牺牲奉献一下怎么了。”

当时时家老祖宗,那个苍老祖父,怎么说的来着。

“映雪是天才,已经是筑基期,是家族的种子希望。不能去嫁给一个没有任何前途的活死人胤王。时雨是庶女,在时家白吃白喝了那么多年,是时候该回报一下了。”

时御下了马车。

手里抱着一只大胖猫。

时家门口的守卫见到他,一愣。

“十一小姐回来了?”

“啊,不是嫁给胤王冲喜了么,竟然还活着。”

“她身上会不会也沾染上胤王的脏病啊?”

时御眸光一冷。

下一刻。

他召唤出了星灵,嫩绿的枝条,宛若秩序神链,直接抽在了门口那两个嘴臭的看门侍卫身上!

啪啪

这两个门卫,脸颊上,被吞噬建木星灵,抽出了两道血痕。

灵技,腐蚀!

吞噬了千城胤体内蛊虫,获得的力量,以灵技的方式,释放出来。

那两个门卫,脸颊、脖子上的血痕伤口处,立刻就腐烂了起来,十分可怖,首先腐蚀地是皮肤层,也就是几个呼吸间,就腐蚀到了肌肉层,血污淋漓。

疼得这两个门卫,抱着自己的脸,在地上打滚鬼叫。

模样十分之凄惨。

时御冷冷道:“话不可以乱说。”

区区两个看门狗,也敢这样口无遮拦,辱骂他。

他会觉得,对方辱骂的,不止是自己,还有妹妹!怒气就成了双倍!

大胖猫眼睛弯曲,赞叹道:“小主人好帅!”

记下来,回去汇报给千城胤。

词儿都想好了——时府看门狗,辱骂胤王是脏病,时侧妃奋起反击,暴打看门狗,为夫讨回公道!

结论:时侧妃霸气护夫,对胤王是真爱。

“好可怕!怎么腐烂成那个样子?”

“莫非十一小姐身上,真的沾染上了胤王的脏病,会传染?”

时府门口,其他几个护卫,纷纷露出畏惧之色,不敢上前,更不敢去扶那两个倒地哀嚎的兄弟。

时御往前走,他们就惊恐地后退。

时御踏出一步。

他们能退七八步。

时御迈入时府的大门,他们面如土色作鸟兽散,仿佛时御就是一个“脏病”传染源!

很快。

时侧妃从胤王府回来的消息,就传遍了时家上下每一个角落。

“哥哥回来了?”

一袭男装,青衣束发的时雨,猛然抬起头来,一双极美的凤眸里,浮上了一层暮霭,泪珠盈盈,“哥!”

她反手擦了下眼泪,急切地就往大门口奔了过去。

我不要什么帝苍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我不要你给我准备好的美好未来,我只要你!

时御穿过亭台楼榭,经过满月拱门,走在漆红沉木铺就的回廊上。

迎面冲过来一个青衣束发的“少年”,一头扎到了他的怀里,揪着他的前襟,眼泪汹涌而出,哽咽着:“哥——”

“小雨。”

时御的唇角,微微上扬。

这是三天来,他第一次笑。

他轻轻地抚摸着妹妹的头发,声音很温柔,“隔墙有耳,不要这么叫我。被有心人听去,会有麻烦。”

时雨更难过了,眼泪怎么都止不住,纤瘦的肩膀隐隐颤抖。

他永远都是这样,为她考虑。

兄妹好不容易相见,她甚至不能唤他一声“哥哥”。

“不要哭。”

时御捉住了妹妹的肩膀,温柔且严肃,“时御从来不会掉眼泪,我不在的时候,你得学会独自应对一切,不能露怯,别人欺负你,你要加倍还回去。”

时雨被震住,她强忍着,把眼泪水给憋了回去,长袖之下,小拳头捏得死紧。

在哥哥的教导下,眼神逐渐变得犀利。

时御唇角的弧度加深:“对,就是这样,你是时家九少爷,是时家年轻一辈中的天才,是时家三年来唯一一个靠着自己实力考进帝苍学院的人,你把腰板挺直了,这个家里,没有人可以在你头上放肆!”

时雨用力地点头,被哥哥感染。

内心深处,一些软弱的东西,丢弃掉。

“我们换回来吧。”

时雨心意没变,“还来得及,谁都不会察觉。这三天,我去帝苍学院新生报到,家里还也没有人发现我的异样。”

她想把锦绣前程,还给哥哥。

时御摇头:“你听话,按着我给你安排的路,好好走下去。”

时雨急了:“那你怎么办?胤王是个活死人,冲喜的还有八个新娘,你在那深宅大院里,日子会很难过……”

“谁说我日子难过?”

时御打断了她,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大手,轻轻揉了下妹妹的头,“我过得很好,都晋级到筑基期了。那群女人,哪个打得过我?她们对付得了我么?”

这可是个以武为尊的时代。

实力就是一切!

时雨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狂喜:“你筑基了?天!十六岁筑基,大少爷17岁才筑基,你可比他厉害多了!”

原创文章,作者:千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50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