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给病娇王爷冲喜后我野翻了》小说章节目录胤王,王一全文免费试读

他还要腾出时间修炼,研究他的星灵,想办法赚钱给妹妹治病。

“是。”

小六子非常高兴,虽然之前被打了一拳,吃了些苦头,但好在这位贵人主子还愿意用他。

时御取出那枚炎暖玉龙形发簪。

逆着光,仔细端详——宛若一尾游龙,玉质的龙躯上,隐隐有金色龙鳞的古老纹路。

暖玉有了,五十两的云竹子买得起,八百两的相思草再接两单活儿,就能凑齐,唯一缺的就是千年火人参了。

千年火人参,真的是传说中的天材地宝了,一辈子都碰不到都有可能。

医书上说,炎暖玉磨成粉,作为药引。

时御取出工具,决定先磨一些玉粉出来。

他把炎暖玉簪,放在磨石上,磨了起来。

可不管他怎么用力,愣是一点玉粉都磨不下来,这暖玉质地坚硬的可怕。

【笨,滴血。】

一道又苏又御,低沉悦耳,却又带着几分无奈的声音,忽然出现在时御的脑子里。

时御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停止了打磨,四处张望着。

发现根本没有人!

“是谁在我脑子里说话?”

【滴血认主。】

千城胤快被气笑了。

怎么这样笨?

顺走了他的神机龙,在破石头上磨啊磨的。

神机龙跟随了自己五千年,百年前陷入了沉睡,化为簪子的形状,滴血可唤醒。

他不介意与时御分享自己的宠物。

时御又听到了那个极好听的声音,他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不知是哪位前辈高人?”

应该是千里传音、灵魂交流吧。

他听说过,只有修为比对方高出很多,才能直接在对方脑子里说话,一对一,外人还听不着。

千城胤没有回答。

时御深吸了一口气,决定按照脑海中那位“神秘前辈”的指引,去做。

银针刺破指尖。

滴血于龙形发簪之上。

一时之间,发簪之上,红光大盛,龙气氤氲,神曦湛湛。

伴随着一声龙吟。

龙形发簪,化身为一条神龙,约莫有十几米长、三米粗,龙鳞如剔透的美玉,锐利的眸子,玉质的龙角,长长的龙须,它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时御,神色略有不满。

“你不是吾主。”

这个弱小的人类是谁?

千城胤呢?

时御非常诧异:“龙?说话了?”

神机龙有点懵逼,它看了看时御,又看了看病床上躺着身体已经濒临崩坏的千城胤——您,您是什么意思?

千城胤沉声命令:【时御是我妻子,保护好她。】

神机龙眨了眨眼,眼神瞬间变得八卦起来:【您有伴侣了啊,啧啧啧。】

它仔细打量了时御两圈。

【很漂亮哦,老大您眼光真不错,就是个子高了点儿。原来老大喜欢高挑御姐,不喜欢娇小萝莉。】

神机龙看时御的眼神,从一开始的嫌弃,变成了讨好卖乖,眸子水灵灵的:“滴了血,你就是本龙的新主人了。”

根本不给时御反应的机会,它低下头,龙角之上,浮现出一个结契阵纹。

龙角戳了时御的手心一下。

六芒星的古老结契阵纹,光华潋滟。

时御整个人为之一振,灵魂深处,浮现出这只龙的名字——神机。

至此,契约达成。

神机龙嘿嘿一笑:“小主人有任何需求,都可以吩咐神机哦。”

老大我表现的如何?

时御伸出手,摸了下神机龙的龙鳞:“好。”

神机龙:“嘿嘿,本龙会保护好小主人的!”

别摸了。

再摸老大要吃醋了,它又没有好日子过了。

时御本以为,嫁给胤王之后,未来肯定就断送了,不曾想,竟然好运连连,先是觉醒了吞噬建木的星灵,又契约上了一条龙做宠物!

“啊,对了,小主人你不是需要炎暖玉么?”

神机龙取出一片玉质的龙鳞,递了过去,“这是我以前蜕下的鳞片,效果比炎暖玉还要好。”

它的每一片龙鳞,都是炎暖玉材质,不,准确的说,是掺杂着真龙之气的炎暖玉。

时御心中一片火热:“谢谢!”

他把龙鳞炎暖玉,捏在手里,触感细腻,一缕缕热意,自玉鳞中溢出,温暖的很。

以此龙鳞入药,代替单纯的炎暖玉,药效至少翻三倍!

神机龙笑眯眯:“哎呀,客气啥,都是一家人。”

一声轻响。

巨大的一条神龙,变成了一只玉色毛发蓬松的胖猫咪,落在了时御身前的桌子上,用它毛绒绒粗长的尾巴,蹭着时御的手。

时御:“……”

变猫了?

还怪可爱的。

神机龙一双眼睛,弯曲成了月牙儿的形状,带着几分滑稽:“这样子方便一些,听说现在的人类喜欢养猫咪做宠物,不会被怀疑。本龙的原型,有些过于招摇了,跟着小主人太引人注目。”

时御撸了一把猫,好软。

“胖的像球。”

“小主人你这就不懂了吧,球也是一种身材。”

*。*。*

三日回门。

时御天没亮就起了。

一想到能够见到妹妹,他就有点激动,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去帝苍学院报到可还顺利,有没有被发现身份,有没有好好吃药。

他在衣柜前站了很久。

想穿男装去见时雨。

可是——

时府一定有很多双眼睛盯着,尤其是嫡系大房那边儿,代嫁的事情若是露馅儿,他们一定会狠狠处罚妹妹,甚至强迫换回来。

时御深吸一口气,最后挑了一件白色的方锦长袍,外面一袭绛红色的丝锦纱,把王妃赏给他的那个如意堆绣香袋挂在腰间,红色的穗子。

头发依然是半扎半束,一根红色的缎带。

他唇色浅,就点了口脂,唇色朱丹,趁着他天生冷白的皮肤,有一种极为惊艳的颓靡感。

毛绒绒的大白猫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睛,瞅了时御一眼;“小主人穿红色真好看,比我认识的那只红色小麻雀还好看。”

顿了下,贱兮兮道,“您的夫君一定也会喜欢的。”

时御冷漠道:“与他何干,我是回家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大白猫咪耳朵一竖,看了看小主人,又看了看病榻上发绿光的旧主人,想歪了:“有多重要?”

原创文章,作者:千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50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