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给病娇王爷冲喜后我野翻了》小说章节目录胤王,王一全文免费试读

千城胤的心逐渐火热了起来——这具身体,或许,还是有希望恢复的。

恢复了之后,他就可以站在时御身边。

至少,可以先实现时御的愿望——去帝苍学院学习:给时御钱,很多很多钱,让时御去给心心念念的妹妹治病。

时御还沉浸在星灵进化的巨大喜悦中。

星灵变强,他自身的修为,也会跟着提升!

他是炼气期上境。

刚才吞噬了一只尸蛊之后,星灵分出了一部分灵力,灌溉他——灵力如涓涓细流一样,从星灵的枝条叶子里流出来,进入了他的奇经八脉,汇入腹中丹田。

时御赶忙坐下感悟。

扑哧

灵力澎湃,逐渐汇聚到了一个顶峰,在丹田内形成一道坚实的基元,浑厚极了。

他用了整整一个时辰。

筑基完成!

再次睁开双目的时候,时御深邃的星眸之中,绽放出锐利的锋芒:“筑基期!”

体内充满了力量,他感觉得到,现在的自己,可以拳破壁,打死一头猛兽!

和炼气上境的时候相比,体能、灵力,都有了质的飞跃。

五感也变得更为敏锐,远胜从前。

千城胤也感觉到了身边人修为的提升,由衷地替“她”感到高兴,十六岁的筑基期,已是很不错了,他的小妻子天赋挺优秀,可塑性强。

时御心情好,目光一转,落在千城胤身上:“再帮你清理一下吧。”

因为尸蛊已死,尸蛊的天赋能力是“腐蚀”,由此可以推断,胤王的伤口,从此之后,将不会再腐烂,需要做的,就是把原本腐的部分切掉就可以了。

时御取出一把匕首。

在油灯上,灼烧着刃口,进行消毒。

他传唤门口的侍卫,烧热水。上次是自己烧的,但是这次他不想那么麻烦了。

可谁知道——

“时侧妃,这天那么热了,还要什么热水啊,随便去花园井里打一桶凉水就可以了。”侍卫在门口守着,坐在走廊栏杆边儿上的阴凉地里,一边用帽子扇着风,一边不悦地瞅着他,“请不要随便给我增加工作好么?”

时御挑眉:“一个侍卫,让你烧个热水都使唤不动?”

这胤王府里,从丫鬟到侍卫,真是绝了。

完全没把主子放在眼里。

那侍卫撇了撇嘴:“一个冲喜的,还那么多事。”

时御一拳锤过去,击中这高傲侍卫的腹部,直接把人给打飞,倒退数十米,后背重重地撞击在走廊的柱子上。

“唔!”

侍卫发出一声压抑的痛呼,胃仿佛都被锤裂了,腹部钝痛万分,唇角都溢出了鲜血。

侍卫是炼气期上境。

根本抵挡不住筑基期强者的一拳!

“你——你竟是筑基期?”侍卫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眼底闪过惶恐之色,欺软怕硬,是这些狗奴才的真实写照。

“不对,你如果是筑基期,你的家族为何还要舍弃你,把你送过来给一个活死人冲喜?这不合理!”侍卫还是不敢相信。

16岁的筑基期,在大承皇城千万人口中,不会超过一百个。

肯定是大家族里重点培养的种子!

时御眸光一寒:“你废话太多了。”

侍卫吓得屁滚尿流:“我去烧热水,这就去!马上去!”

强忍着腹部的疼痛,侍卫连滚带爬地起来,一脸惊恐地往柴房的方向而去,仿佛身后的根本不是什么时侧妃,而是可怕的洪水猛兽。

很快。

烧好的热水,就出现在了胤王的卧房里,一大桶。

侍卫满头热汗,站在门边。

他更加惊恐地发现,时侧妃竟然拿着刀子,在削胤王!

侍卫的手脚禁不住发颤,他不是没见过杀人,但是眼前这一幕可比一刀刺入心脏,还要刺激!

“时侧妃,你……你在……做什么?”

侍卫的颤音,都变了调调。

时御回过头来,对着他露出一个恶鬼般的微笑:“你说呢?”

侍卫浑身寒透,刚才柴房烧水还热得不行,这会儿却仿佛整个人如坠冰窟,彻骨的寒意,从脚底一路蹿到头顶!

时侧妃,该不会是想杀了胤王吧?

手弑亲夫?

是个狠人!

时侧妃那么凶残,修为也比自己高,他若是出去通风报信,只有死路一条,只能战战兢兢地继续在一边帮忙端盆、递东西。

时御用了小半个时辰,把胤王身上的腐烂地方,都刮掉了。

那侍卫在一边仅仅是看着,就吐了三回,他越发佩服这位时侧妃,胆大心细,非常人所能及!心理承受能力真强!

下一步,就是上药。

时御轻车熟路,上了药,给千城胤换了新衣裳。

“时侧妃还会医术?”

这侍卫十分惊讶,原来不是谋杀,是治病。

“懂些皮毛。”

时御的生母,在他和妹妹四岁的时候,就被一个黑衣老者给带走了,只留下了一些医书。

母亲的医书,十分深奥。

提及的药材,大多贵到离谱,一片药草叶子,他十年不吃不喝可能都买不起。所以,迄今为止,他掌握的也多是理论知识,根本未曾付诸实践。

就像妹妹的寒毒症。

书中说,要用暖灵玉磨成粉,作为药引子,再配以相思草、云竹子、千年火人参。

首先,炎暖玉,七千两一块,从胤王头上顺来的那枚龙形簪子,就是炎暖玉。

相思草,八百两一株;云竹子相对便宜,也要五十两;千年火人参,那更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稀罕物件儿,大承从未出现过。

这幅药方,根本无法实现!

现在妹妹吃的汤药,三百两一副,也是治标不治本,只能短暂缓解痛苦。

“我瞧着您比之前宫里来的那些御医,厉害多了。”侍卫是真心实意地赞叹。

“小的名唤小六子,之前对时侧妃多有冒犯,以后如果有什么吩咐,时侧妃您可以尽情吩咐小六子。”

说完,还跪下来,对着时御,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

时御淡淡地撇了这侍卫一眼:“你去把王爷的这两件脏衣服洗了。”

留着个干杂活儿的也好,总不能以后照顾胤王,什么琐碎都要自己做。

原创文章,作者:千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50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