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给病娇王爷冲喜后我野翻了》小说章节目录胤王,王一全文免费试读

“胤王是大家共同的夫君,姐妹们都有责任照顾,既然都嫁来了,就要好生伺候夫君。”宁瑶拿出了贤妻的端方模样来,“一周七日,姐妹们每人轮值一天,可好?”

时御:“好。”

其他五个侧妃:“……”

时御一阵尴尬。

五个侧妃谴责的目光,落在时御身上——干嘛啦,你为什么要同意啊,你愿意伺候你去伺候,不要拉我们下水!

宁瑶点头:“既然大家都同意了,就这么决定了。”

五个侧妃心中更是愤懑:“……”

她们暗中把这笔账,悄悄记在了时御的头上!

宁瑶保持当家主母的微笑:“今日第一天,就由武侧妃当值吧。”

武馨月崩溃了。

“王妃姐姐,我今日身体不适,手腕脱臼……”

“武侧妃,这是在推脱责任么?”宁瑶的眼神,陡然间严厉了起来,“各位姐妹,既然嫁入了胤王府,就该遵规矩。”

更何况,这规矩是她这个正妻立下的。

刚立下就被质疑,就是挑衅正妻的权威!

宁瑶自然会生气。

武馨月立刻不敢了,瑟缩了下,福了下身子:“是,谨遵王妃姐姐命令。”

规则订好了之后,就开始用早膳了。

一大桌子菜,女人们一想到要轮班照顾胤王,就胃口倒尽,就连王妃也只动了两筷子,就起身走了。

这可便宜了时御。

他一碗接着一碗,吃得喷香。

贵族小姐吃饭都是细嚼慢咽,咬一口包子,在嘴里咀嚼二十下才咽下,时御可不一样,等胤王的这些小老婆们吃完一口,他都已经干掉了一笼子九个豆沙包了!

豆沙包吃完,又喝了红枣葡萄甜粥,加了三勺糖。

旁边的女人,满头黑线,更吃不下去了。

那种甜度,是正常人类能够下咽的东西么?

为什么时御吃那么多,还不胖?!

“我吃饱了。”

“慢用。”

“我也吃饱了。”

……

时御淡淡地撇了她们一眼。把一碗红豆饭、一盘草莓酥糖都笼到了自己面前。

侧妃们一脸菜色地逃离现场。

这是何等的人间疾苦!

真是气人,吃那么多,还那么瘦,身材那么好!

最痛苦的,莫过于武馨月了。

她早饭吃不下,被时御这个重度甜食爱好者给齁到了;王妃又让她今天照顾胤王,她做不到啊!

等到时御吃完早餐回来。

武馨月已经在胤王的房间门口,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来来回回走了几十圈了。

“怎么不进去?”

时御黑眸微微眯起。

武馨月要急哭了:“我……我受不住的!胤王已经是个活死人了,何必费劲去照料他,他长得太可怕了,我看一眼都会晕倒!”

时御挑眉。

武馨月哀求道:“时侧妃,我可以给你钱,你帮我轮班吧,一百两,可好?”

这种哀求,让她倍感屈辱。

可是,又毫无办法!

时御:“你,三百两。”

武馨月尖叫:“你趁火打劫!”

时御:“你可以选择自己照顾胤王。”

别怀疑,就是明抢。

“给你!”

武馨月咬牙,她只是个庶女,虽然娘家显赫,但是积蓄和嫁妆也没那么丰厚,三百两还是让她觉得肉疼。

“但是你必须保证,代替我照顾那个活死人,不能出任何岔子!”

“好说。”时御接过三张百两银票,塞进了袖子里,转身往胤王房间走去,进门之前还不忘回头对武馨月道,“下次再合作。”

武馨月被时御颜值暴击了,一阵晕眩。

“疯了。”武馨月拍了自己脑门一下,觉得自己大概是得了失心疯,竟然会觉得时御很好看。

时御心情不错。

走到了千城胤的病床边上。

他看着病榻上的活死人,愣是给看顺眼了:“这才一天,因为照顾你,我都赚到四百两了。”

这是可怕的活死人么?

不,是财神爷。

千城胤的修为非常之高,大承国第一高手!传闻第二高手,都无法在他手底下走过一招!

精神力方面的层次更是达到了一个离谱的程度。

他虽然躺着,但是他的神识可以外扩到整个王府的每一个角落,府内发生的所有事情,他都能够清楚地“看到”。

只要他想,不止是王府,甚至是整个皇城,他都能全方位精神力覆盖监控!

他知道刚过门的两个小妾逃婚了。

也知道正妃和六个小妾,商定了轮流照顾他的规则。

更知道第一天轮值的武侧妃就一脸嫌弃地骂他是个活死人,擅离职守,用钱买通了时侧妃,代为轮值。

“我照顾好你,其他几位侧妃也会花钱来请我的。”时御看胤王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千城胤:……小财迷。

他根本不在意这些女人。

对她们是发自内心的漠视。

可三个月根本无人管他,嫌弃他臭了腐烂了,只有这个一点也不娇小可爱的时侧妃愿意伺候他……

还是让他有些触动。

尽管知道,时侧妃只是为了钱。

“昨晚刚换的新衣服,又全部被浸湿了。”时御无奈了,“又要重新换。”

时御虽然嘴上抱怨,但还是烧了热水,帮他重新擦身,脱掉了那件脏了的冰蚕丝外袍,又给千城胤换了件新的:“你可真重啊,亏得我力气大!换了那些娇娇弱弱的新娘子们,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哪里抬得动你。”

千城胤:正好,他也不喜欢柔柔弱弱的类型。

他不过天地间一抹游魂,飘荡了千万年,换了无数具身体,这个大承胤亲王,也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他为天地所不容。

每换一具躯壳,用了不超过十年,就会出现各种问题,身体崩坏。

他有过很多个身份、活了很多段人生,这片大陆上,许多赫赫有名的大人物,都是他的马甲——大陆七大宗门有三个是他创的,大陆最富有的商号更是他的,胤王是他,院长是他,祖师是他,首富是他,帝国始皇帝是他,魔尊是他,昆仑神主还是他……

像诅咒。

永远是过客,永远无法停留,永远孤寂。

时御:“来,脱裤子。”

脸不红心不跳地,就要扯名义上夫君的裤子,“昨晚擦洗得比较草率,双腿没怎么处理。”

原创文章,作者:千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50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