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逃荒:三岁半奶团她开挂了》小说章节目录三千世界,红让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重生后逃荒:三岁半奶团她开挂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月半圆

简介:(逃荒+种田+温馨+轻玄幻)被恶灵占据了身体害的全家惨死的池迟历经三千世界任务后终于回来了,这一次她势要护住家人。家人面前小可爱,外人面前小魔头。池迟用实际行动证明逃荒不止有一种姿态。可逃着逃着,池迟发现了不对劲。大事面前奶奶义无反顾支持她,拳脚功夫最厉害的大哥整日给她讲故事就连三哥都整日说兄妹齐心莫不是要暴露了?池迟捂紧自己的小马甲可更离谱的事情还在后面

角色:三千世界,红让

《重生后逃荒:三岁半奶团她开挂了》小说章节目录三千世界,红让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后逃荒:三岁半奶团她开挂了》第1章 不怕,娘在免费阅读

“迟儿你执意要成婚?”

肿着眼泡一身素衣满身萦绕着悲伤情绪的老妇人不敢置信的望着面前被喜服衬得越发明媚的少女。

越瞧,眼里的失望就越浓。

“吉日耽误不得。”被唤作迟儿的少女说话间正摆弄着精致的刘海,“祖母能狠心让迟儿等三年?至于丧事,晚些报吧。”

这话震的老妇人连连后退眼里是止不住的失望捂着胸口,因着情绪激动面色越发涨红,“你……畜牲,畜牲……”

声声叫骂传来,那少女依旧对镜自照,不时描一下眉,仿若被骂的是旁人。

“死人能比活人重要?六皇子当年落魄时我有恩于他……至于战场的消息,我不管祖母是如何知道的,先做不知为好。

有些话不需要我说的过于直白吧。”

老妇人喘着粗气,不再瞧那刺眼的红。

有恩于他。

虽说当初逃荒路上,是她救了人不假,可当时是谁出的力气出的干粮,谁请的大夫,又是谁因着她的话带了现今六皇子上路……

老妇人瞧着那精致华丽妆容下那原本灵动的双眼里满是算计,再不是盛了细碎星光,望之则让人心生欢喜。

是从什么时候起变的呢?

那个一口一个奶奶,逃荒路上把自己口粮分给家人还说自己不饿只肚子咕咕叫的迟儿是什么变了的呢?

是了,是逃荒路上那一场高热,侥幸捡回一条命的迟儿变了,变得自私,冷漠,再也不曾甜甜的叫奶奶……

他们都曾怀疑,不过过往种种她都记得,只以为是瞧着那些怕了,所以对她更是多加爱护……

可是,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那一双灵动的眼睛也从那一刻开始失了神采……

心痛里又带了一丝释然。

这样的迟儿,断然不可能是她的孙女。

那她的孙女呢?

老妇人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颤颤巍巍向前。

“你不是我的孙女,我的迟儿从小乖巧懂事,就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一下,自不会是如此冷心冷肺之人,更不会在得知自家亲人战死沙场竟还要成婚。

你不是迟儿,不是……”

少女冷哼一声,对那含了失望与决绝的眼神恍若未闻,只眉头无端皱起。

可那表情与止不住的泪珠似凌迟的刀一下下剜着此时名为池迟少女身体里能瞧见全部的残缺不全的灵魂,那才是真正的池迟。

早已经失去控制权的池迟也跟着疼,可她却无能为力,哪怕是一声回应。

痛彻心扉。

“你不是迟儿,就为我儿与孙们并我的迟儿陪葬吧。”未等近身老妇人便被踹翻在地。

良久,老妇人挣扎着起身。

只年龄与体力上的差距,就注定老妇人不会成功。

温热咸腥的血迎面喷来……

杀人不成的老妇人反被抹了脖子……

在老妇人最后惊愕不已的眼神里,池迟笑得愈发狠辣,原本抬眼便是风情万种的凤眸里只如今只有嫌恶。

似施舍般开口,“我是不是池迟不打紧,重要的杀人的是你最爱的孙女。”

温热的血带了一股铁腥味,略咸。

池迟能清晰的感受到那触感,本就残缺不全的灵魂都在震颤。

她清清楚楚的看清了老妇人的口型,分明在说。

我的迟儿,奶奶来了。

她怎么敢!这些年她做了多少错事,一再被原谅,而今她怎么敢占据着她的身子做这样的事情。

不要……!!

奶奶,不要,你的迟儿还在啊……

只是她被‘坏人’占据了身躯,抢夺了控制权……

刺目的红,让原本就几近无重失了四肢的灵魂残躯愈发扭曲。

她眼睁睁瞧着‘自己’害家人至此,拼尽一切却被蚕食到只剩下不到半个身子……

本就扭曲的残魂更是抖成一团……

无尽的悲伤与无尽的愤怒占据了池迟所有的意识。

爹爹死了,大伯死了,哥哥死了,现今奶奶也死了……

一切都是这个万恶的灵魂害的,那无尽的悲伤瞬间转化成可吞天毁地的仇恨。

是她,这个占据了她身体长达十年的人。

既然她敢大婚,她就让红事换白事……

可无论池迟如何都敌不过那占据主导的魂魄,反而是耗损她所剩不多的魂魄。

她听着冰冷的声音里含了浓重的嫌弃,“真是晦气,还不快拖出去。”

她说晦气的人也庇护了她十年。

十年……

哪怕是快石头都得捂热了吧。

“不,不好了,池小姐,门外您大伯娘与娘亲也都撞石狮子……死了。”

“一并丢去乱葬岗,别在这碍眼,耽误了吉时。”

没有丝毫起伏的语气,不见丝毫悲伤,反倒带了毫不掩饰的嫌恶。

就连报信的小厮都愣了一瞬,那可都是至亲啊,不说守孝三年,至少……

不过一瞬,小厮就敛了情绪,有些自嘲这根本不是寻常女人,面前这人比蛇蝎美人还要狠毒万倍堪比魔鬼,身子下意识的颤抖,就连早已痊愈的腿又隐隐泛疼。

小厮连忙低了头不等退下就听到那让人竖起寒毛的声音再度传来,“记得不该说的不要说。”

镜前铜镜里倒映着这倾世容颜,却映不出那最凉薄无情的心。

……

不……

不要……

“不要……不要……”

池迟猛地坐起来,四周散落着零星的月光,刚刚的一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梦。

虽说是梦,可池迟依旧后怕。

那是她真真切切经历过的一辈子。

她把自己蜷缩成一团,下一瞬,便有温热的触感传来,“迟儿是不是做噩梦了。”

轻柔的声音让池迟身子一僵。

这是娘亲的声音。

她回来了?

那让她痛彻心扉的一生。

唯一能让她欣慰的便是自己成功用灵魂磨出来的尖端刺伤了那人,她见着自己残缺的魂魄一点点消散,自也有那人的。

只要她死了就好。

最后她入了虚空,被莫名其妙的绑了系统去三千世界执行任务,只要任务全部完成她就能回来。

所以她拼命的做着每一个任务,就连跟随她的统子都说她是最拼命的任务者。

那时候池迟不语,她不过是想回来,好好的活自己的一辈子。

守护家人。

她的任务已经全部完成,随后她再度被投进了虚空,日日所见皆是那痛彻心扉的过往。

她还以为……她被骗了。

万籁俱寂的夜里,有蟋蟀在高声歌唱。

声声欢快。

“小迟迟,不怕,不怕,娘在呢。”那轻柔的声音拉回了池迟的思绪。

原创文章,作者:月半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48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