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破天》小说章节目录杨浩,杨蓉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武破天

小说:玄幻

作者:飞狐

简介:神武大陆,人人尚武,强者为尊,重生杨浩,以庸才之躯,借神碑之力,逆天改命,踏天才,斗天娇,战妖孽,收魔头,破天规,血战苍穹,登临绝顶。

角色:杨浩,杨蓉

《武破天》小说章节目录杨浩,杨蓉全文免费试读

《武破天》第1章 杨浩免费阅读

“浩儿,浩儿!呜呜……”

齐云国,泰安城,一座富丽堂皇的巨大府邸中,传来一阵悲戚的女子哭声。

此座府邸坐落于泰安城北侧,占地面积广阔,怕是有近千亩左右,其中庭院相连,假山湖泊,琼楼古殿,堂皇大道,葱郁奇木…,而女子声音传来之处,却是一个破旧的小院,小院周围更是一片平矮破旧的房屋。

整个泰安城的人都知道,此座府邸的主人乃是赫赫有名的‘杨家’,泰安城三大世家之一。

齐云国‘一皇五王十八侯’,而这泰安城正是十八侯之一,‘镇安侯’封地内的一座中型城池,位处齐云国之南,但因靠近‘大炎山脉’,物资倒也丰富,毕竟不管是妖兽体内的妖丹,还是兽皮,那都是值钱的物品。因此常年都有各地的武者前来探险,历练。

泰安城,三大世家分别为‘雷家、苏家、杨家’,三大世家皆是传承几百年的大世家,人丁兴旺,底蕴深厚。三家几乎将整个泰安城八成以上的各种贸易控制在手中,令人瞩目。而作为杨家本家,此座府邸在常人心目中的地位,绝对是不可侵犯。

“浩儿,浩儿,你醒醒啊,你要是有个不测,你让娘怎么活,浩儿…,呜呜…”。

女子悲伤的痛哭声,正是从此破旧小院传出,小院只有两百个平方,破旧大门虚掩,进去是一个百平方大小的院子,杂草丛生,大门正对面是三间平矮房屋,女子哭声音洽是从左边一房屋传来。

一阵阵刺鼻难闻的药味弥漫四周,令人不禁为之皱眉、掩鼻。

不远处听到此声音的杨家一干奴仆,脸上却是露出讥诮嘲讽之色,目光投向破旧小院中,不乏幸灾乐祸之意。

“嘿嘿,听说这‘杨浩少爷’早上在演武堂与众公子争吵,最后被众人含怒围殴,吐血三升,当场昏厥,好不凄惨呢。”

“以他这体格,怕是要躺上半年了。”

“呵,我看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了啊,他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还偏偏要去演武堂丢人现眼,也是活该呢。”

“也活该他倒霉,演武堂上杨三爷提起他死去的老爹,想让公子们引以为戒,却不想这‘废物’竟敢当面顶撞,最后惹怒众人,上演了一场群殴好戏,嘿嘿。”

“呵,可惜没能亲眼目睹,也是遗憾。”

这一幕若是说出去,只怕所有人都要目瞪口呆,一位杨家嫡系少爷,竟被一群奴仆肆无忌惮的出言讽刺、挖苦。

“那当真是自讨苦吃呢,说来浩公子也是可怜之人,天生便精神枯竭,筋脉郁结难通,全然没有半点修武之资。”

“嘿,可怜之人自有可恨之处,杨浩之父杨天刚,当年是何等天资,何等威风霸道,即使是在王城又何人敢侧目而视,二十岁成就灵武,被天玄宗收为核心弟子,因他一人,杨家一跃成为王城四大家族,若他不入魔道,只怕我杨家已成为王城第一世家。哼…,可惜此人偏偏逆天而行,修炼魔功,最终被天玄宗大长老发现,当场击杀。我杨家更是被他所累,差点灭族,幸亏杨蓉大小姐及时带着‘苍灵学院’高人现身,为杨家免去大祸。但我杨家也被王城驱逐,最后流落到这泰安城中,这才保的一丝喘息之机。如今我杨家虽为泰安城三大世家之一,但与根深蒂固的其他两家相比,也只能是最末,我等出府而去,少不了被其他两家以当年之事嘲讽,哼,也亏得族长念及祖孙之情,这才让杨浩苟延馋喘至今…”

“杨天刚,当年天资凌云,杨家因他而闻名于世,也因他成为天下笑柄,可人死如灯灭,十五年前,杨浩还只是刚刚出生的婴儿,其父当年之罪,却归咎于一个孩子,却总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呵,父债子偿不是天经地义吗?也是因为他还有个好姑姑,杨天刚的亲妹妹杨蓉,十七年前入了苍灵学院,危难之际拯救了杨家,现在听说已经成为了一名导师,所以才无人敢下狠手,不然即使族长也未必压得住众人的恨意。”

“杨蓉小姐当真乃天资娇女,可惜苍灵学院不过问世俗之事,否则我杨家未必不能鼎立于王城之中。”

“呵,杨浩有这护身符不苟延残喘,还不知死活惹来众怒,我看即使杨蓉小姐回来也不会大动干戈,毕竟法不责众呢!”

“那也只怪杨浩此子不争气,天生庸才,杨蓉小姐也失望透顶,想当初杨蓉小姐可是每年都会回来看望这小子的,现在倒好,几年才回来一次,而且最近几次即使回族也是匆匆而去,也未曾来此探望了,兴许已是心灰意冷,任其自生自灭吧!”

“这也许就叫做,天作孽犹可违, 自作孽不可活,呵嘿。”

“呃,也许吧…”

有讥笑或嘲讽,有幸灾乐祸或怨恨,也有一些许的同情,众人眼光不自觉望向破旧小院。

破旧小院,简陋房屋中,弥漫着刺鼻的药味,屋内光线昏暗,摆设简单,家具陈旧。房内一张矮小床上,躺着一奄奄一息的少年。

这名少年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身材瘦弱矮小,衣着陈旧,长发及肩。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清秀的脸庞不带一丝血色,气若游丝,仿佛随时都有命陨的可能。

他的身旁是一位素衣美妇女子,漆黑长发及腰,姣好精致的面容有说不出的憔悴和少许细纹,两眼微微红肿。此时美妇用她满是厚茧的手掌颤颤巍巍的抚摸着少年的脸庞,泪如雨下,声音悲戚。

“浩儿,你醒醒吧,你若再离开,为娘活在这世上还有何意义?浩儿,呜呜…”

美妇声音满是悲怆,绝望。然而奄奄一息的少年似乎并没有听到,没有一丝反应,气息愈加微弱。

就在此时,一朵朵黑云不知何时聚集成一块巨大的天幕,天空变成了乌云密布,凉风习习,风云涌动,电闪雷鸣,顷刻风雨交加,狂风吹的小院门窗‘吱吱’作响,瓢泼大雨倾泻而下,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嘀嘀嗒嗒’的声音。

“这鬼天气,真是扰人兴致。”

周围的人骂骂咧咧的赶紧匆匆忙忙的各自走开,各忙各的活计。

少妇哭声微微一顿,突然起身,走到门前,疑惑的看了一眼突变的天气,然后把被风吹的吱吱作响的门关紧,锁好。

就在此时,小院正上方,一道银色闪电划破天际,银色闪电使整个黑幕一分为二,照射出翻滚不休的乌云,紧随着是一阵阵“轰隆隆”之声,震耳欲聋,巨大的轰鸣声仿佛令整个小院空间静止。

美妇也是被吓得一惊,双手不自觉地捂着耳朵。突然一道紫色光芒从翻滚的乌云深处闪烁而出,瞬间空间一阵涟漪,如空间穿越,紫色光芒从天而降,猛的涌进少年的眉心。少年眉头一皱,全身紫色光芒一闪,便消失而去。

“苦命的浩儿,要是你父亲还在的话,何人敢欺凌我们孤儿寡母,呜呜…”

惊雷之声缓缓消逝,少妇也再次回过神来,转身看着气息微弱的少年,眼泪又是止不住的流下来。

就在此时,床上少年眉头骤然紧皱,面容扭曲,仿佛遭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少妇浑身一颤,连忙走到少年身前,俯身紧紧抱着少年,泪如雨下,声音悲怆。

“浩儿,你怎么了?快醒醒啊…,呜呜…。”

同时,少年脸上浮现出的紫色光芒闪烁不止,足足过了十几息,光芒才彻底消失。只是此间神奇,美妇并未察觉。

“哇”

一口乌黑稠密的血从少年口中喷出,鲜血染红了床上的被褥。美妇猛的一颤,猛的抬头,看着嘴角滲血的少年,惊呼一声,双眼一黑,身子重重的扑在少年身上,昏厥了过去。

“浩儿…”

良久,杨浩眉头微微一皱,双眼缓缓睁开,眸中尽是茫然之色。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场景,杨浩一阵无语。

入眼简单陈旧的家具,身边憔悴的美妇,杨浩眼中尽是疑惑。

“这是哪里,我还没死吗?这个美妇又是谁?”

突然胸口一阵刺痛,打断了杨浩的沉思,突如其来浑身的酸痛感,胸口的刺痛,杨浩闷哼一声,呼吸都变得困难,脑门渗出丝丝冷汗。

就在杨浩苦苦冥想的时候,脑海中一股庞大的信息突然炸开,双眼猛然一闭,眉头紧皱,杨浩脸色瞬间变得痛苦,紧咬牙关,脸色愈加惨白,时间缓缓流逝…

“我竟然没有死,而是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神武大陆,强大武者的世界,…”

躺在床上的杨浩,轻轻一叹,脸上一脸苦笑。轻轻看看了昏厥的美妇,杨凡眼中闪烁出复杂的光芒。

“灵魂穿越…,这,这种事情竟然真的存在…不过总归还活着。”

杨浩一脸苦笑的躺在床上,作为一个地球人,从各类影视或小说中也曾了解过一些穿越的故事,那时候都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感觉就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如今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杨浩还是感觉不可思议。

“这个美妇就是‘杨浩’的母亲吗,可惜你的浩儿已经活不成了,即使没有我的出现也会命殒。”

看着身前的昏厥的美妇,心中升起一丝愧疚。杨浩从另一份记忆中知道,这就是他现在的母亲,夏婉琴,清原城一小家族,夏家的大小姐,十六年前嫁给了如日中天的杨天刚,并在一年后生下一男婴,取名杨浩。这个名字倒是和自己的一模一样,这是巧合吗?

杨浩一脸复杂的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美妇,然后再次回想起刚刚脑海中出现的信息,知道了美妇的名字,夏婉琴。

齐云国,“一皇五王”,一皇乃国之帝皇,其居住之城也称为皇城。帝皇之下又有五位封王之臣,各自镇守一方,拱卫皇城。五王之一的‘靖仁王’,其主城称为‘靖王城’,

多年前,靖王城,杨家凌云之资的杨天刚,英年早逝,杨家起于杨天刚,落于杨天刚…杨家被驱逐出王城。

泰安城,三大家族之一,杨家,嫡系血脉…

‘杨浩’,天生庸才,精神力枯竭,筋脉郁结难舒,十五岁还在武者境第一层,同龄人基本上都已经突破至武者第五层,资质优异者更是突破到第六、第七层,而个别天才级的人物,已经突破至第十层,武者巅峰。

演武堂,三长老第三子,杨庆明,号称‘三爷’,演武堂的导师,每天教学家族少年,今早当众训斥已故杨天刚,少年‘杨浩’怒起争辩,最后被群起而攻…

想到这个号称三爷的杨庆明,杨浩浑身充满暴戾之气,怒从心来。

“看来这苦命的‘杨浩’对此人怨念极深啊,竟然还能在不自觉中影响到我的情绪,是最后的执念吗?”

杨浩轻轻呼出一口气,想微微挪动一下身子,再次感受了到浑身都刺痛感,额头不自觉的泛起冷汗。

“浩儿,浩儿…”

夏婉琴从噩梦中惊醒,猛的抬头,看到了一脸痛苦的杨浩。先是一惊,接着马上喜极而泣,一把把杨浩搂进怀里,泪水滚滚而下。

“浩儿,你醒了,真是太好了。老天爷终于开眼了,可怜的浩儿,呜呜…”

夏婉琴激动无比,说着说着又痛哭了起来。

杨浩被夏婉琴紧紧抱着,疼的龇牙咧嘴,却未出声打断。也许是因为另一份记忆的影响,也或许是因为内心对亲情的渴望,杨浩心里慢慢变得温暖,对这份亲情无丝毫反感,而是说不出的亲切。

“看来这倒霉蛋的处境也不算令人绝望,至少还有一个如此爱他的母亲。只是这孤儿寡母过得忒惨了,哎,我既然占用了你的身体,以后就让我来保护好我们的’母亲’吧”

杨浩被夏婉琴抱得浑身疼的难受,只能一脸苦笑,无奈的道:“娘,没事了,您放心吧,还有娘,我饿了,有吃的东西吗?”

夏婉琴这才轻轻放下杨浩,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微微一笑,温柔无比的看着杨浩。

“浩儿,娘这就去给你做吃的东西去,你稍等会。”

说完夏婉琴便转身离开。看着母亲离去,杨浩再次陷入沉思。

原创文章,作者:飞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43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