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道士临时工》小说章节目录庄穆,李道元全文免费试读

桌上留着残羹,张小萍看着和李道元热络聊着的庄穆一脸欣慰,破障一脉终于寻得了传人,今天足可告慰先师。这温馨的气氛维持没多久,便听房门被打开,井元恺手中拿着一托盘走了进来。

将托盘放于桌上,从中拿出笔墨、砚台、黄纸,井元恺便对庄穆说道:“我齐云道法皆是重器,按门规须三年观徒,观其秉性、悟性。正因收徒之严苛,我齐云传承一向单薄。现生逢乱世,事出非常,收你入门实为破例。至于我齐云道法传你多少,就要看你悟性天赋了,过来,看我画符。”

说完便用毛笔蘸了蘸墨在裁剪好的长条纸上画下一符,随后放下笔对着庄穆说道:“来,按我画的步骤临摹此符。”

方才的张小萍和李道元都被喜悦充了头脑,听了井元恺的话突然回过神来,脸色都有些紧张。

井元恺所绘乃是齐云入门的百解辟邪符。符箓的威力与施法者的道行有密切关系,符箓的类型包括金色、银色、紫色、蓝色、黄色五类,金色符箓威力最大,随后依次次之。之前在正嘉镇张小萍破障的那张雷火符属于紫色符箓。

大部分道士由于悟性一般,终其一生都只能停留在使用黄色符箓上。如若强行绘画施展高级的符箓,大部分情况下由于法力不足而无法施展,若是机缘巧合施展成功也会遭到符箓法力的疯狂反噬。

画符有诸多的禁忌,首先画符的材料一般要为朱砂以及各类符纸,寻常的墨和纸是不行的;其次要严格遵守画符的程序,按各种各样的画法和要求去画才有作用,与要求越是接近威力则越大;最后要受过职的道士,经过扶乩,有了役使万灵之权,所画之符箓才有威力。

不管肉身破障还是肉眼观障,说到底都不是齐云正道。若要承齐云道法,符咒一门乃是根本。井元恺心中不免也有些紧张,若是庄穆连画符的首步都无法做好,那齐云传承看来还要再寻他人。

庄穆心中倒是没有其他想法,听了井元恺的话便按要求在案前坐下,握着毛笔竟然觉得有些熟悉,不知是不是因为陆时序的缘故。见他提笔张小萍心里紧张非常,心里只求别刚寻得的传承立马就废了。

庄穆想了想又将笔放下,仔细端详井元恺所画之符,约莫看了半刻钟左右,随后闭上眼睛搓指思考,又过了半刻钟,睁眼再次提笔。

对于庄穆来说这无非是个集中力的问题。先观符把每一笔每一道都看清楚,再回想井元恺画符的步骤,最后便是以最高的集中力将其临摹出来。

眼看庄穆就要下笔,张小萍不禁出声紧张道:“遵之,一定谨慎些。”

庄穆此刻精神全部集中在画符之上,似是并未听到张小萍所言,果断下笔,一蹴而就,不带一丝犹豫。

待庄穆放下毛笔,张小萍急不可耐的走过去拿起庄穆所画之符查看,待仔细查看后一脸兴奋的对着井元恺说道:“住持,上上啊!上上啊!”边说边将画符向井元恺递去。

齐云入门画符考核分五档,上上、中上、中、中下、下下。中以上者为合格,张小萍和井元恺入门考核皆为为中上。井元恺闻言亦是激动,急忙接过庄穆之符查看。李道元此刻也是开心好奇,急忙凑过来踮脚也想一看究竟。

果然张小萍所言不虚,心中不觉想到难道又是一个道心通明,来了一个李道元又来一陆时序,难道祖师显灵了?不过随后又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娘的,哪有那么多道心通明。”

放下符箓,井元恺深深看了看庄穆,随后对其说道:“很好,你很好。”

庄穆此刻正拿着井元恺那张符仔细端详,心中只觉得这三位总是一惊一乍的,不是狂怒就是狂喜,和以往认知里处变不惊、漠视人间的道士形象差别太大了。

抬眼见井元恺看向自己,便问道:“住持,这符叫什么?有什么功效?”

井元恺闻言笑道:“此符名为万解辟邪符,放于屋中可安宅辟邪。”

“这样就可以奏效么?还是要念什么口诀,做什么仪式?”庄穆好奇的追问道。此刻的庄穆直觉打开了新世界,刚才画符时那种久违的集中感让他很是舒服,只想了解更多知道更多。

看着庄穆此刻,三人都仿佛看到刚刚入门的自己,嘴角都不自觉的上翘。井元恺笑着答道:“你小子急什么,来日方长,有你学的。天色不早了,你等都早点休息吧。”说完便转身走了。

李道元想到些什么,立马跑到门口对着井元恺笑着喊道:“师兄,这么晚了还去给各位祖师上香啊!”

随后屋内三人便听黑暗中有一笑骂声传来:“滚蛋!就你小子tm猴精。”李道元闻言立马躲进屋内捂嘴偷笑,张小萍见状只觉李道元可爱率真,也捻须笑了起来。

不过此刻众人都未察觉到庄穆脸上也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包括庄穆自己。

民国二十二年处暑日,经过科仪、上表、化表、宣读齐云戒律,然后弟子扣头、敬茶、张小萍代师给付碟文,经过半日的仪程,庄穆便正式入了齐云。

下午,张小萍便把庄穆叫入屋中,开始正式的传道授业,首先便向庄穆介绍了齐云的内法传承。

齐云分破障守心两脉,破障主剑诀,守心主阵法,都以符咒、手决辅之。不过首先庄穆得修炼基础的呼吸吐纳之术和符箓咒决。

听完张小萍的介绍,庄穆不由问道:“师兄,我没有学过武,要学剑可能有些困难。”

张小萍闻言哈哈一笑,道:“此剑诀非彼剑诀,我齐云之剑诀对付的乃是阴物和非阴非阳之物,主内丹,对剑招的要求没有那么高,你可安心。”

闻言庄穆点了点头,又问道:“守心破障两法都可学还是只可以选择其一?”

张小萍捻了捻须,庄重道:“齐云道法高深,道人悟性有限,大多则其一习之,兼顾者很是罕见。所以渐渐齐云传承也分为两脉,道元师兄承的便是守心一脉,而我承的便是破障一脉。两脉道法你皆可学习无需顾虑,只是切记不可好高婺源,量力而行。”

庄穆虽无情绪,但也能听出张小萍所言何意,拱手言道:“师兄放心,我必承破障一脉。”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不爱吃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4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