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道士临时工》小说章节目录庄穆,李道元全文免费试读

入夜的玉素宫只剩四人,颇为安静。晚餐很简朴,四菜一汤,全为素菜。井元恺像是真的饿了,自顾自的大快朵颐。李道元坐在庄穆身旁,一个劲的给庄穆夹菜,生怕怠慢了这位救命恩人。

清淡可口的菜肴很是合庄穆的胃口,主动挑起话题道:“李道长,齐云可以吃荤么?”李道元闻言快速将嘴中食物咽下,笑道:“可以啊,我齐云也属正一一派,可食荤的,不过五荤四辛和四肉吃不得。”说完又为庄穆解释了五荤四辛和四肉。

“五荤”指的是生活中味厚香浓的五种菜:大葱、韭菜、大蒜、芸苔、胡荽。“四辛”是指气味比较浓烈的四种调味料:花椒、小茴香、八角、辣椒。“四肉”指的是牛肉、乌鱼、鸿雁、狗肉,此四肉代表忠、孝、节、义。

见庄穆主动问起齐云,张小萍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契机,便对庄穆说道:“天下道派大致分正一,全真两派。各山门除基本道法外又有各家之特长注重,如茅山、崂山主辟邪驱鬼,罗浮专医道,我齐云则擅破障。”

之前问起齐云之事李道元皆是讳莫如深,现在张小萍主动开口,庄穆不忍放过此机会,放下碗筷道:“茅山道士抓鬼很是有名,破障我倒是第一次听说。”顿了一刻又补充道:“也是第一次见。”

张小萍闻言也放下碗筷,侧过身对着庄穆说道:“一来障物并不常见。二来此次你也见到了,障物被破后,附身之人对障毫无印象,自然也对破障无甚所知了。”

“我那天看二位道长破障的时候,雷鸣、符爆、绿火动静甚大。难道以往破障之时无他人看到么?”庄穆不自觉的露出了检察官的职业病,略带审问的语气问道。

张小萍闻言并没有觉得被冒犯,倒是井元恺抬头看了眼庄穆。

随后便听张小萍略带玩味地说道:“寻常人看不到那雷鸣、符爆、绿火,正如寻常人看不到那障物,也不可肉身驱障。”

庄穆闻言有些意外,望向李道元想寻求确认,李道元正满嘴菜饭,鼓着两个腮帮,对着庄穆认真的点了点头。

庄穆不禁回想起当日的情景,没想到自己原是这么特殊之人,又习惯性的搓起了手指,心中盘算不知是陆时序本身就体质特殊,还是因为重生后双生一体的原因。

张小萍见庄穆陷入沉思也不打扰,又拿起了碗筷准备再吃两口。却听得庄穆对面的井元恺重重的把碗一放,用手抹了抹嘴上油光,又从袖里拿出一个小木条剔起了牙。

边剔边大咧咧的说道:“小陆啊,我看你骨骼精奇,是万中无一的奇才。家中遭此变故,如今也是孤身一人,不如入了我齐云,怎么样?。”

“不了。”听得井元恺发声,庄穆从回忆中抽出,待听得让他入齐云当道士,毫不犹豫的淡淡拒绝道。

听到庄穆毫不犹豫的就给拒了,井元恺那火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怒问道:“哈?为何?”

不知井元恺火气从何而来的庄穆对着其眨了眨眼睛,一脸纯真说道:“就是,不想啊。”随后便又拿起碗筷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井元恺一见庄穆如此,那股火气直冲脑顶,将剔牙小木条一扔,一脸激动道:“娘的,想我齐云承破障道法,天下无出其二,别人想入还入不了呢,娘的,你还不识好歹,来来来,咱俩比划一下。”

说着便要朝庄穆而去,李道元张小萍二人见状立马起身阻拦,一人一个胳膊驾着。

张小萍给李道元使了个眼色,李道元狠狠咽了口饭,说道:“师兄、师兄,莫气莫气,这陆老师也感不到你这怒气,何必呢,还不是气坏了自己。”

井元恺闻言转头狠狠向李道元盯去,一边挣脱手臂,一边怒道:“娘的,这tm更气,合着道爷我这火白发了,不行,道爷我今天一定一雷劈了他。”

张小萍看着这住持又要发作,加了点力气控制住他,随后对着庄穆温声道:“遵之,住持也是好意,你确实是承我齐云道法的绝佳人选。我齐云传承单薄,你现在又孤身一人,何不再考虑考虑。”

庄穆听了张小萍的话,不由的思考起来,现在他无家人,前路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老师?不行,他无情感,也无法共情,又如何能教书育人。继承书铺?每日枯坐守店?也非他所愿。但是庄穆也无法想象做道士的自己。

驾着井元恺的李道元使劲撇嘴让他看沉思中的庄穆,见庄穆在认真的考虑,互相钳制的三人也安静下来。俱是望着庄穆,期待着他的答案。

片刻过后,庄穆抬起头,看着望着自己的三人微微的摇了摇头。本来安静下来的井元恺正要发作,不料却是张小萍抢先问道:“为何?遵之你总得说个理由。”

庄穆挠了挠头,语气细微的说道:“我不想养长头发。”

三人闻言俱是一愣,随后张小萍笑道:“我倒是什么,你可为我齐云居士。居士穿戴与常人无异,你可放心。”又补充道:“但仍需拜师受戒。”

“那做道士主要干嘛?不会就是每天在这诵经吧。”待听得无需留发,庄穆的排斥感少了一分。但是又怕这道士与那书铺营生无异,便又进一步问道。

见井元恺已经安静下来,李道元重新坐了回去,凑到庄穆身旁掰着手指解释道:“多了。学习道法、画符咒、炼丹药、定期帮山下香客看病、若是山下有需要也会做个法事,驱个鬼怪什么的。”

张小萍也坐下说道:“遵之,乱世将来,障物必多现作乱。我齐云传承单薄,唯恐到时无法靖安阴阳,你与齐云有缘,这也是邀你入门的原因。”

听了二人的话,庄穆眨了眨眼睛,随后说道:“好吧,那我就做了这个什么居士。”

听闻庄穆答应,李道元和张小萍皆是大喜,李道元兴奋道:“真好啊,那我岂不是有侄孙啦!!!”

“侄孙?”庄穆闻言立马转头对着李道元说道。

张小萍生怕庄穆反悔,狠狠剜了李道元一眼立马急道:“道元师兄乃是我师公的关门弟子,与住持同辈,按礼我应该称他为师叔。只是我俩这年纪相差太大,便以师兄弟相称,你若入门按传承应是拜于我门下。不过这辈分差太大确实不妥哈。”

说完张小萍便望向井元恺,暗示他帮忙解决此棘手问题。井元恺此刻心中火气未消,但是也了解他这师侄的脾气,若是真的因此收徒失败,那齐云往后的气氛可太恐怖了。便略带情绪的说道:“那就由你代师收徒,你俩同辈,行了吧。”

“没事,我就问问,之前就好奇二位道长为何称谓如此,侄孙也没事。”庄穆心中疑惑被解,难得的挤了个微笑对张小萍说道。

看到自己又被无视了,井元恺一拍桌子哼了一声转身走了。还沉浸在喜悦中张小萍并未理会,对着庄穆兴奋道:“还是代师收徒妥当,还是代师收徒妥当。”

庄穆不知为何他如此高兴,也不知如何回应,只能拱了拱手说:“见过师兄。”

再望去张小萍已是老泪纵横。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不爱吃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4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