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道士临时工》小说章节目录庄穆,李道元全文免费试读

“去!”

次日清晨,张小萍刚走进堂前,便听到庄穆的声音传来。随后便听李道元惊喜说道:“真的?好好好齐云景色优美,你一定喜欢。”

眼看张小萍走来,李道元一脸开心的向他小跑过去,说道:“师兄,陆老师答应啦!”

张小萍闻言也是展开笑颜,对着庄穆说道:“甚好甚好,你对我齐云有恩,此番也让我等好好尽尽地主之谊。”

随后庄穆转身回房收拾行李,张小萍好奇的对李道元说道:“师兄想不到你还有张仪之能,如何说服他的?”

李道元闻言大咧咧的往堂前太师椅上一坐,笑着说道:“嗐,哪里是说服的,我就直接问他可愿意去齐云山做客,客字还未说完,人陆老师就答应了。我昨晚想的一堆说辞全没用上。”

他二人不知的是昨晚的庄穆同样是心事满满。来到这个时代后还没有如此的安静过,重生之后便被陆家之事紧紧的推着向前,期间发生了太多事,毫无喘息之时间。

现在庄穆终于有时间静下来整理思绪,回想起过去的几天真是似梦似幻。障物、道法、符咒一件件玄幻之物成了现实,见到陆父面容时的那份陌生感觉也是新奇。安静之余,又多了一份迷茫。

庄穆的人生可以总结为是任务型人生。小时候父母给他任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长大工作了,一个个案件就是他的任务。所以以前的庄穆总会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而如今解决陆家之事之后,他的人生突然没有了下一个任务。

正迷茫着的庄穆今早一听李道元的邀请,正如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肚子饿了有人送馒头。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三人雇了一辆马车,小半天行程便到了齐云山下,而后步行上山。齐云山虽以“一石插天,直入云端,与碧云齐”而得名,但山不甚高,却崖壁直削、谷地幽深、群峰竞秀,愈见其高耸巍峨,深不可测,蹊跷多姿的峰峦洞岩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玉素宫位于半山之处,规模不大,有一殿,两堂,和几间道房。三人到时,已是傍晚,大门敞开,有几农夫模样的人正在清扫。李道元见状对庄穆解释道:“这些都是山下的香客,我玉素宫只有住持师兄、我和师弟三名道人,人手单薄,所以他们不定时会来上山帮忙。”庄穆闻言颔首。

那几人见张小萍和李道元归来,纷纷停下手中事,对着二人作揖,二人也一一回礼。一进门便看见一老道士背着手一脸微笑的看着三人,李道元一望见老道士便开心的小跑过去,近了身前突然停住,拱手说道;“住持师兄,我回来啦!”

张小萍则要拘谨恭敬的多,近了身前鞠了一躬,恭敬说道:“住持。”

庄穆见是玉素宫住持也有样学样恭敬的行了拱手礼。老道士对三人颔了颔首,随后对着李道元慈祥说道:“道元,此次下山可好玩?”

闻言的李道元立马来了兴致,兴奋说道:“师兄,你是不知道,这次下山可刺激了,我和你说。。。”

眼见李道元要刹不住车,张小萍立马咳嗽了两声,话音顿时停了,李道元和老道士对视一眼,俱做了一个鬼脸。

张小萍权当没有看到,对着老道士恭敬的说道:“住持,此次下山确有一重要之事,稍后我和师兄向您详细禀报。先向您介绍一人。”说完便侧了侧身,让庄穆完全呈现在老道士视野之中。

待完全看到庄穆,老道士微眯的双眼张了开来,深深的望了他两眼。李道元走到庄穆身旁,将其拉到老道士近前,说道:“师兄,这是陆时序,陆老师,乃是我的救命恩人,此次下山多亏了他。你那些丹药什么的先借我几十颗,我得好好谢谢人家。”

老道士听了李道元的话,表情又恢复了慈祥,对着李道元笑骂道:“去去去,当我的丹药是糖豆啊,还几十颗。”

李道元闻言撅了撅嘴,心里埋怨道师兄忒是小气,嘴上对着庄穆歉意说道:“陆老师,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找几颗,我师兄的丹药可厉害了,吃了可百病不侵,延年益寿,想当初啊。。。”

张小萍听着李道元又偏离了主题,颇为无奈,对着庄穆说道:“遵之,这位乃是我玉素宫住持,井公元恺。”

井元恺闻言扑哧一笑,捻了捻须,笑道:“娘的,好久没听别人叫我名字了,还真不习惯。”

庄穆则恭敬的又行了一礼:“见过井道长。”

井元恺大咧咧的摆了摆手,豁达说道:“好说好说,你是道元的恩人,便是我齐云的贵客。天色也不早了,贵客先去客房放下行李,休息片刻,然后用膳。”

庄穆也看出三人有话要说,识趣的跟着帮忙香客前往客房。待庄穆走远,三人也一齐进了井元恺的道房,还未等二人开口,井元恺便道:“说吧,带个封魄之人回来,怕不是报恩那么简单吧。”

见已被井元恺看破,李道元嘿嘿一笑,张小萍则直接说道:“住持,我欲让此人承破障一脉。”

井元恺倒不意外,坐下理了理道袍,淡淡道:“理由。”

张小萍和李道元便将正嘉镇发生的一切向井元恺详细禀报了一番,着重介绍了庄穆的心思缜密、处变不惊,以及那可肉身破障的罕见体质。

井元恺始终静静的听着,待二人说完,道房又恢复了安静。二人俱是有些紧张的看着井元恺,不知这位玉素宫住持会作何决断。

此种气氛约莫保持了一炷香的时间,井元恺突然站起,在房间里踱起了步。李道元和张小萍两人对望了一眼,俱不知道这位住持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道元!”二人正想着,突然听到井元恺叫声传来。

“啊。欸欸,在!”李道元脑子里正打着岔,突然被叫有些措手不及。

“饿不饿?”井元恺摸了摸肚子,对着李道元问道。

李道元听井元恺这么一问,突然觉得一阵饿意传来,羞怯的说道:“有点,嘿嘿。”

“走!先吃饭,填饱肚子。娘的,这问题太复杂,忒伤脑子。。。看来又要掉头发了。。没几根了。。”井元恺边嘟囔着,边开门向外走去,待张李二人反应过来,已走出老远。

原创文章,作者:不爱吃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4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