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道士临时工》小说章节目录庄穆,李道元全文免费试读

约莫傍晚时分,李明旭昏昏沉沉的醒来,和庄穆设想的不同,李明旭清晰的记得所有事情,独独忘记了体内曾有障物。审讯进行的异常顺利,恢复理智的李明旭一五一十的说出了事情的经过,只是他所记忆的内容和实际却有偏差。

听他所述,当晚他偷溜入陆宅,欲对陆妹不轨,没想到所用药物药效太短,陆妹中途醒来大叫。惊动陆父陆母,他因畏罪恐慌,遂提刀杀了陆母陆妹,后又缢死陆父,栽赃嫁祸。却全然不知此乃障物作祟,诉说期间是痛哭流涕,跪求庄穆原谅。

后庄穆又问了当日自己失踪树林可是他所为,事已至此,李明旭也无隐瞒的必要,便坦白一切。

原来李明旭因怕陆时序追查父母死因,案后不停的让其借酒消愁,并暗示他自寻短见,随家人而去。那陆时序本就懦弱多愁,案发后又伤心非常,如此被李明旭一鼓动就真的动了念头。

跳过一次河并未成功,李明旭又借陆时序酒醉之时暗示让其找一无人之地上吊,如此可不被他人打扰。

后面之事便如那日所见,李明旭先将陆时序领至旅店离开,制造不在场证据,后偷偷跟随其到达树林。只是千算万算没想到会有李道元二人的出现。

一旁的李道元听的是怒火中烧,只觉的此刻的李明旭比那障物更加可恶。而相比陆家之事,张小萍更关心的乃是障物来源,只是那李明旭也如失忆一般,全然不知所关障物的一切。

庄穆见张小萍这边毫无进展,便换了一个角度问道:“你回想一下,近期可有不寻常的事,无论大小,很细微的也要说。”庄穆不带情感的语气连带着李明旭也冷静下来,歪头思考片刻后,略微羞怯道:“不寻常的事。。。好像没有,就是不知为何我的情欲越来盛了。”

闻言庄穆和张小萍对视了一眼知道找到了突破口,张小萍追问道:“何时开始?”

没想到李明旭闻言竟脱口而出:“一个月前。”庄穆闻言皱了皱眉,敏锐问道:“为何如此确定?”

“因为一个月前我去了趟杭州,自杭州回来后我就觉得情欲愈来愈强,越来越难控制。”李明旭回答道。

“在杭州可有不寻常之事?”

“杭州?我就去看望了小姨,然后逛了。。。啊!在一古董店门口有一老头,手里捧着一奇奇怪怪的像,佛不像佛,菩萨不像菩萨。我路过时被拦住问我可有心愿,我看他长的慈祥就回答有啊,他也不问是什么心愿就说他有方法让我心想事成,我心里虽然不信但是寻思左右无事便听听他有何说辞。”李明旭被庄穆一询问便仔细回想道。

李道元嫌李明旭语速太慢便着急问道:“什么说辞,快说快说。”

李明旭闻言急忙道:“倒也简单,就是让我心里想着心愿,然后诚心诚意的拜那个像。”

“没了?”李道元疑惑道。“没了。”李明旭无奈道。

“老头姓什么叫什么,长什么样?还有那尊像什么样子?”见线索快断了,张小萍也略带焦急问道。闻言李明旭吸了口气,答道:“叫什么我没问。比我些许矮点,长相,长相我还真想不起来了。那尊像就一个轮廓,没有五官,连衣冠也未刻。”

李明旭的话任何信息都获取不了,张小萍又是气愤又是失望,正想发作,却顿了顿,随后一甩手叹息了一声。

庄穆倒还未放弃,心想若是不能直接获取信息,能否从其他角度切入,突然想到什么,对着李明旭问道:“还记不记得那家古董店叫什么?”

李明旭这次十分肯定的答道:“北溪斋。”

两日后正嘉镇乡亲无不讨论一个石破天惊的新闻,那位与人友善的李老师突然进了警察局自首,认的是那桩陆家灭门惨案。警察局后派人上门慰问庄穆,实则却是安抚,庄穆也没有想把事情弄复杂的心思,只提了希望陆父三人尽快入土为安这一个条件。

虽然程序上有些不符,但是见苦主也不纠缠,警方也乐得顺水推舟便答应了庄穆的条件。由张小萍选了个日子,陆父三人再次落葬,只是旁人不知的是棺材里并没有遗体,只有骨灰和其他填充重量的物品。陆父三人遗体已成障鼎,唯有火化才能彻底的排除隐患。

当晚,李道元正要熄灯入睡,突然敲门声起,开门一看原是张小萍,不由诧异道:“师弟?这么晚了何事?”张小萍闻言并未回答,使了个眼神,李道元领悟,侧身请张小萍入内。

二人坐定,李道元给张小萍倒了一杯水,张小萍终于开口道:“师兄,你觉得陆时序承破障一脉如何?”李道元刚把自己那杯的茶水送入口中,闻言全数喷了出来,一脸惊讶的看着张小萍。

随后茶杯重重放在桌上,破音道:“师弟,你想收陆老师为徒?这不合师门规矩啊。收徒须三年观其品性悟性,你忘了?再说他乃封魄之人。”

已经预想到李道元反应的张小萍抿了一口水,缓缓说道:“我知道,只是我齐云传承向来单薄,我又如此年纪,耽误不起了。”

“师弟,你阳寿还长,何出此言呐,我齐云道法皆是重器,所以师祖们一直秉承宁可失传不可乱传的理念,为何如此着急啊?”李道元闻言急忙反驳道。

张小萍闻言摇了摇头,直视李道元的眼睛,语气坚定说道:“师兄,乱世来临,障物必齐现作祟。我必须早做打算,否则如何当得起承齐云道法之责。那陆遵之可一拳强驱迎体之障,此等天赋体质,百年难见。师门规矩也并非不可破例,当年师公收你不也未按门规。至于封魄,太上忘情也并非坏事。”

李道元觉得张小萍所言确实在理,也冷静了一下来,只是略带忧虑说道:“太上忘情,并非无情,若不能体世间疾苦人情,如何能设身处地解世间之忧。况且收徒之事还需住持首肯,师弟可有信心说服住持?另外我们说的如此热闹,还不知人陆老师是否愿意呢。”

张小萍闻言闭上眼叹了一口气,随后忧虑道:“这正是我所烦之事,所以才来找你商量。”

说完两人便都无言,都陷入了思考。不多时李道元开口道:“陆老师家事已了,学堂又还未开学,我明天便去邀他上齐云一游。一来,陆老师对我有救命之恩,正好回山取些丹药符咒与他;二来,也让其了解了解齐云;三来,也可请住持师兄观他一观。至于后事,便顺其自然吧”

张小萍闻言露出了难得的笑脸,欢喜道:“如此甚好!”

原创文章,作者:不爱吃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4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