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道士临时工》小说章节目录庄穆,李道元全文免费试读

张小萍收了剑式,李道元揉了揉被震的有些疼的双臂,三人此刻呈三角站位,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听了李明旭的提问二人并未直接回答,张小萍看着李道元仍在调整恢复,欲为其拖延片刻时间,便说道:“哼!阴阳有序,自有天道,你竟敢凝魂成障,附身良人,还不速速从此人肉身脱离!”

“哟?你这牛鼻子老道有点道行,不过有一点你错了,不是我附身此人,而是此人迎我进入。”听了张小萍的话李明旭狡黠一笑道。

闻言张小萍和李道元皆是皱眉。障,隔也,非阴物也非阳物,乃魂魄凝练而成。人有七情六欲,寻常人以理智控之,障物附身于人后,便阻于二者。

附身之人会失去理智,纵欲行事,而障物则以欲控人,借欲滋养自身,所以多附身于意念薄弱之人。另一种情况则如李明旭,欲借障物之能力达到某种目的,自愿迎障入身。

迎障入身者,若无肉身主人许可,障物无法驱离,若想消灭障物,只能人障共杀之。

“累犯三条人命,你究竟所欲何为?”张小萍一边厉声问道一边悄然转握剑势。

闻言李明旭啐了一口说道:“这小子看上人家的小美妞,有贼心没贼胆,我就帮他一帮。奈何他也是怂的可以,办事的时候畏畏缩缩,被人发现,我呢心善,又帮他擦了屁股。嘿!谁成想这三人是上好的障鼎,我就用上一用,要不是这傻儿子搞什么开棺验尸,再过半月就成了。呸!”

李道元闻言立马向厅中看去,果然陆父尸首丝毫未腐,额头有山字印记,三魂七魄皆在体内,已有半数被炼化成障。

“孽障!”张小萍闻言大怒,提剑便向李明旭刺去。与此同时,李道元也抽取两符向其射去,两符速度极快,李明旭赶忙躲闪,符咒擦着身体两侧飞过。见并未射中自己,正要侥幸之时,身后突然爆炸。

爆炸产生的绿色火焰灼烧着黑雾,让其发出来极其痛苦愤怒的吼声。这时张小萍的剑也随之到来,正要插入胸口之时,剑锋骤停。

见张小萍剑式犹豫,李明旭身后人形黑雾的双手握住桃木剑,李明旭肉身趁势抬腿猛踢张小萍胸口,张小萍身退数步勉强站定,吐出一口鲜血。

李道元见师弟受伤,心间又怒又急,右手抽出一符,正欲射向李明旭。突然一桃木剑迎面射来,速度奇快,赶忙侧身回避,再转身回正李明旭已至身前。

李明旭黑雾右手掐住李道元脖子单手提起,张小萍见状也不顾其他向李明旭奔去,刚出一步顿觉胸中剧痛,一趔趄单膝跪地。再抬头只见李道元脸部涨红,双手双脚腾空挣扎,再多片刻必窒息而亡。

张小萍速点郄门、劳宫二穴护住心脉,欲再次起身求援。这时只见一身影从身侧快速闪过,一拳直冲李明旭,砰的一声闷响,人雾分离。黑雾被击的脱离人身数米,李道元得了解救,跌坐地上。

张小萍见此良机,速向黑雾射出一道符咒,随后一个箭步拾起桃木剑向其刺去,符咒先至,剑尖后达。同时口中念决:“齐云破障敕令,雷火荡魔,破!”只见那黑雾由刺中之处向外蔓延雷火,瞬间荡然无存。

一切尘埃落定,张小萍剑尖抵地,已是精疲力竭,心中仍有余悸,若非下山前住持嘱咐带的一张雷火符,此次必凶多吉少。

忽的想起一事,向后望去,赫然发现方才拳击李明旭之人原是庄穆。一拳竟能将迎障之人击的人障分离,这封魄之人身上存在着太多谜团。李道元的一声呻吟将张小萍从思绪拖回,立马前去查看李道元伤势。

庄穆此刻望着昏死过去的李明旭,只觉得一切很是梦幻,那黑雾,那符咒都超出了他原本的认知。

“咳咳咳。。看来这次又是被陆老师救了。”庄穆脑中正整理着刚刚发生的一切,耳中听到李道元传来的声音。这才反应过来,走到他身前淡淡问道:“你可还好?”

看着庄穆不咸不淡的关心,知道他心里没有任何波澜,李道元顿时觉得这反差有些好笑,揉了揉喉咙说道:“此刻已经缓过来了,陆老师你呢?刚刚那一撞也不轻。”

边上的张小萍也附和道:“是啊,你可还好。”

庄穆闻言动了动身子,摸了摸被撞的地方,回答道:“应该没什么大事。”

说完张小萍对着他点了点头,给了他一颗药丸让他服下,随后自己也服了一颗便席地打坐了。

庄穆正想提问,见张小萍如此便憋了回去。倒是李道元眼尖小跑两步过去,轻声说道:“我师弟在打坐疗伤,陆老师放心,我二人必会解你心中疑问。现在先去收拾一下此片狼藉吧。”

李明旭昏死过去倒还有气,二人将其反绑置于天井,李道元担心障物仍有残余便又贴了一道符咒。

“令尊我可搬不进去,先归置一下,等师弟完了再一起整理。”看着倒在外面的陆父尸首,李道元一脸抱歉的说道。庄穆倒是无所谓,点了点头,便和李道元走了过去,想把陆父翻正躺平。

庄穆刚把陆父翻过身来,见到其脸,突然心中一阵绞痛,呼吸也急促起来。李道元看着庄穆如此异状,急忙问道:“怎么?可是哪里不舒服?”正欲呼喊张小萍却被庄穆用手拦下。

“没事,没事。”庄穆对此刻的自己很是陌生,心头好似被堵了一般,说不出来的憋闷。庄穆不知道的是,此刻感觉寻常人称之为,悲。

过了片刻庄穆便恢复了正常,将陆父归置好,见张小萍仍未结束,两人便在堂前坐下等待。庄穆不停的在回想刚刚的自己,李道元见空气过分安静,便主动挑起话题为庄穆解释障是何物等等。

庄穆听的很认真,不时问些问题,只是当庄穆问到李道元师门道法的时候,李道元一脸抱歉道:“这个。。陆老师,没有师弟允许,我实在不敢多言。”

庄穆也知事涉他人师门机密也就并未强求,点了点头表示知晓。李道元明知庄穆不会有任何情绪,却依旧感觉有些抱歉。

一时有些尴尬,李道元便转移话题的道:“陆老师,你方才说初次见面就觉得李明旭不对劲,我方才回想了一下,貌似并无异常,你怎么看出来的?”

庄穆闻言解释道:“因为他见我的第一句话。”

“第一句话?”李道元重复了一句,脑中努力回想当日场景。

“遵之,你没事吧,被撞的地方可好些?”庄穆见李道元未曾想起,便说了出来。

李道元闻言思绪了一会,突然恍然大悟道:“啊!!对对对!那时伙计是在我等说出经过之前找的李明旭,所以李明旭应该并不知晓你被撞。”

“初时,我只是对其感到有所奇怪。之后又试探了一番,案发经过那么长时间,他对此案细节仍是记忆如新,更加深了我对他的怀疑。只是我一直没有证据,也一直不知道他的动机是什么?谁成想这根本不是简单的凶杀案。”庄穆像是说给李道元听,又像是总结整个案件。

李道元闻言不禁觉得庄穆心思缜密,似断案老手,附和道:“不错,等李明旭醒来,须得好好审问一番。”

李道元话音刚落,只听到堂外传来张小萍的声音,“不错,还得问清他是何时、何地、如何迎障入身的。”

原创文章,作者:不爱吃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4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