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道士临时工》小说章节目录庄穆,李道元全文免费试读

庄穆,人如其名,桩木。幼时因脑部手术的医疗事故,损害了情感神经,心如死水,没有喜怒哀乐,不会为任何事情触动感情。小时候的他话不多,不和同龄的孩子一起玩耍,也不像其他孩子一样会向父母撒娇耍泼。

父母知道他没有感情,也没有共情能力。只能对其施以明确的黑白教育,告诉其生活中的种种何为对何为错,何为能做何为不能做。

凡事皆有两面,没有情感,体会不到喜悦,也就没有欲望。认定为对、要做的事则可心无旁骛,更为集中。国内TOP2高校毕业后,走上了检察官的岗位,他因这样的性格,在工作上一丝不苟、处事不惊。可也给别人一种难以沟通,不近人情的印象。

在庄穆父母看来,法律有明确的黑白界限,此份工作对庄穆来说再合适不过。不过现实最多的却是灰色,人情世故、政治角力、妥协退让这些无论在哪都会存在。

庄穆就像金庸小说里的倚天神剑,锋利无比,剑锋所指,所向披靡。但此剑也因剑芒太盛,坏人被斩落的同时,好人和无辜之人有时也会受伤。

在附身陆时序醒来的分秒之前庄穆正在查一桩领导让他“缓一缓”“放一放”的案子。倒不是存在什么权钱交易,官官相护,而是该案当事人的势力超乎了当地公检法部门的想象,只能徐徐图之。

庄穆则不以为然,他也不理解“缓一缓”“放一放”的背后意思,依旧对案子进行着深入的侦查,后面的故事倒是警匪片的正常套路,固执查案的检察官引起了恶势力的注意,为了清除这特立独行的麻烦,设了个埋伏,找了个杀手,砰砰。

说回正嘉镇,当日天色已晚,众人便宿在了旅店。第二天一早众人用了早饭,便出发前往陆宅。一路上走的不快,都有所思,四人不知道的是他们所思之事却是相同,昨晚庄穆和李明旭最后那段目不暇接的对话。

“哪里不对?”

“报案人是谁?”

“我啊,我比你早回来,那天正想去告知陆叔叔你何时回家。到时门开着一小口,我便敲了敲门,见无人回复,便走了进去,谁知”

“刀是左手还是右手?”

“什么?”

“吊着的人是左手拿刀还是右手拿刀?”

“右手”

“动机是什么?”

“什么动机?”

“就是陆父为何如此?”

“警察说是年纪大了,得了失心疯”

“你认为呢?”

“我?我。。我不知道”

“遵之,到底此案哪里不对?”

“先休息吧,天色也不早了,明天先回家看看再说”

不多时,四人走到了陆家门口,虽是盛夏,但难挡陆宅的萧瑟阴冷之感。李明旭上前一边开着锁一边道:“遵之,陆叔叔是单传,镇上也没有其他亲戚,之前你又那副那样,钥匙就在我手里保管着。”

一推开门,便有一阵久未有人居的潮味扑面而来,庄穆挥了挥手便朝里走去。陆家在正嘉镇也算小康之家,陆父经营着一家书铺,祖上也有些积蓄,陆宅是典型的徽派建筑,两进三明堂。

李明旭带庄穆查看了陆父陆父和小妹的身死之处,庄穆看得很仔细,甚至陆父堂前上吊的门梁也爬上去看了半天。李道元和张小萍则停在天井处,仔细的端详着陆宅。

“师兄,此宅有些奇怪。”张小萍轻声对李道元说道。

李道元闻言并未回话,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从袖中抽出一符,右手一抖,那符迅速燃尽,口中伴有口诀:“齐云守心敕令,阴阳皆明,开!”。口诀刚毕,只见李道元眼中闪过一道金色光芒。此决可开通明眼,可观阴阳精怪。

待庄穆从梁上下来,李明旭终于忍不住问道:“遵之,你究竟在看何物?有何发现?”

庄穆一边掸着身上的灰尘,一边敷衍说道:“没有,我就看看案发地点。”心中却道,果然时间过去太久,案发现场又被打扫过,就算有线索现在也很难获取了。

“此处确有蹊跷。”庄穆话音刚落,便听到张小萍的声音传来。原来刚一进陆宅,李道元便和张小萍对视了一眼,俱感觉此宅奇怪。李明旭和庄穆检查案发现场的时候,李张二道人便在堪舆此宅。

一想到张小萍的身份,李明旭不由有一丝紧张,未等张小萍走进堂前,便问道:“何处蹊跷?可是宅子里有脏东西。”待张小萍走进堂前站定,断声道:“恰恰相反,此宅太过干净了。”

“害,这干净乃是好事,我还以为有脏东西呢,此宅虽无脏东西,但也给人感觉阴冷的很,遵之,道长先去我家坐会,喝杯热茶。”李明旭如释重负道。

一旁的庄穆并未理他,对着张小萍道:“道长,敢问此宅蹊跷之处可是在太过两字上?”

“噫?”张小萍正欲回话,突闻晚一步走进堂前的李道元对着庄穆一声惊疑。庄穆看着李道元一脸又惊又疑的望着自己,不由的朝自己身上看了两眼。

看着一脸诧异的李道元,又看了看庄穆,未发现任何异常后,张小萍不禁其问道:“师兄,何事惊呼?”。

李道元闻言顿了两秒,略为尴尬道:“啊,没,没事,此处太暗,看差了。”

张小萍虽疑惑师兄的失态,但也并未深究,为了缓和气氛,便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说道:“此宅一月前还有人居住,后又发生过凶案,按常理,此宅应存阳气、阴气。陆母陆妹二人为枉死,应存怨气。至于陆父,乃自杀而亡,违阴阳之道,理应困于此反复受自杀之苦。然而此宅如今以上所述俱无。”

李明旭闻言不由大惊,一脸惊慌抱着双臂抬头四处张望。庄穆则习惯性的搓着手指,对于鬼神之说,他一向敬而远之,不过张小萍的话让他感到对于此案有了盟友。不由自主又问道:“道长,这能否说明陆父三人的死也不正常。”

虽对庄穆称呼亲人为陆父三人有些许不舒服,但想来是因他树林事故所致,也就未计较,回答道“贫道只说看到之事,对于此案不敢妄言。”

听着张小萍的话,庄穆也自觉有些好笑,怎么破案问上个道士了,警察靠不住,案发现场也毫无收获,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心中定下计较,便对李明旭说道:“镇上可有西医?”

李明旭闻言便觉庄穆要医他失忆之症,便说道:“西医要到县里去,镇上倒是有个留洋学医刚回来的,就是张掌柜他表侄。”

“倒是也行,带我去找他,先问问看。”

“现在?”

“嗯,现在”

说完,李明旭和庄穆便起身走了出去。见主人出门,张小萍自然也没有待下去的道理,便起身,落后了两步,跟着走了出去。刚要再往前迈,便见一只小手从后拽住了他。

转身过后还未等张小萍询问,李道元便凑近说道:“师弟,附耳过来!”

“师兄,方才你就举止奇怪,到底何事?”张小萍虽觉奇怪,但还是将头低下,轻声问道。

李道元确定了他们与庄李二人的距离后,像是发现惊天机密一般对着张小萍一字一顿说道:“陆时序乃封魄之人!”

原创文章,作者:不爱吃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4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