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道士临时工》小说章节目录庄穆,李道元全文免费试读

三人入镇已是天黑,正嘉镇多数居民已上了门板,熄灯歇息,见此情况三人只得先寻一处旅店住下明日再做打算。不远有一亮灯处,依稀可见飘动的幌子招牌,一人正上着门板,三人便快步走了过去。

“小哥、小哥,莫慌莫慌,我们要投宿”见伙计快要封上最后一块门板,李道元赶忙小跑两步说道。伙计闻言将手上门板倚在一旁,抱拳开口招呼:“也是巧了,正打算关门打烊呢,您几位?”

此时庄穆二人已然走近,李道元正欲回答,只听伙计看着庄穆惊呼道:“陆老师?您这是上哪了,中午我这上盘菜的功夫您就不见了,掌柜的和李老师都寻了你一天了,以为你又想不开了,快快进来,我去叫掌柜的。”

说完伙计便转身向内跑去,张李二道人闻言对视了一眼,略有些诧异,短短的一句话,透露了不少信息。庄穆却是心无波澜,习惯性的用大拇指搓着食指的第二节,一边思虑着伙计刚刚的话,一边观察着店内的环境,瞥见店内一张政府告示,落款日期为民国二十二年六月二十九日。

不多时,掌柜的和伙计双双快步走了出来,掌柜的身材略胖,戴着眼镜,略有些气喘的说道:“哎呦,陆老师你这是跑哪去了?李老师都急疯了。”随后便指唤伙计去把李老师喊来。

庄穆看着一脸焦急的掌柜,依旧搓着手指,思索着这掌柜如此着急是否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一时忘了回话,气氛顿时有些尴尬。李道元见状主动上前向掌柜说明了树林所发之事,掌柜听完很是吃惊,随后又深深叹了一口,自言道:“陆家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随后招呼庄穆三人坐下,问了庄穆的身体状况,又问了几个关于他基本问题,见其全然不知,才笃定是真的失忆了。庄穆看了看面露唏嘘的掌柜问道:“掌柜的,我究竟是谁?”

听着庄穆陌生的称呼,掌柜略微有些不适应,扶了扶眼镜,缓缓为其介绍了起来。

原来庄穆这幅身子的正主名叫陆时序,字遵之,二十有五,正嘉镇本地人,休宁县小学的国文教员,斯文善良,为人端正。又介绍了自己,掌柜叫张温茂,是这正嘉镇唯一一家旅店的老板,因与陆父有旧,陆时序从小便称其为张叔。

三人听完张温茂的介绍,毫无豁然开朗之感,只觉得透着一股子奇怪。李道元刚想说话却被张小萍一个眼神顶了回去。

庄穆则直言道:“张叔,李老师是谁?为什么是他找了我一天,刚刚伙计也是去通知的他,我家人呢?”

其实张温茂介绍时刻意的避开了陆时序家人情况,此时听得庄穆单刀直入,顿时有些措手不及,尴尬道:“瞧我这脑子,李老师名叫李明旭,是你学校同仁也是你邻居,你二人一同长大,亲如手足。家里面除父母二人,还有一幼妹,小你十岁。”

见张温茂未言及重点,庄穆又问:“我家在哪?这么晚了,我还是先回家报个平安为好。”说完便要起身,张温茂见状忙道:“遵之别急啊,这黑灯瞎火的,你等还未吃饭吧,我去后厨给你弄点吃的,先填饱肚子。”说完便向后厨快步走去,似有大赦之感。

庄穆此时心中已有了计较,此事必有蹊跷。张温茂走后厅内异常安静,庄穆搓着手指盯着桌面思虑。张小萍半眯着双眼,似睡似醒。李道元望着二人也不敢出声,闪着眼睛,心中只想掌柜快点把吃食拿上来。

张温茂的面和李明旭几乎同时到达,一迈进门李明旭便对庄穆喊道:“遵之,你没事吧,被撞的地方可好些?”庄穆放下刚接过的面,一脸漠然的看着李明旭。见庄穆陌生的眼神,李明旭一脸茫然道:“遵之,怎么了?我是无晦啊,李明旭,李无晦!”

张温茂见状快步上前将李明旭拖去一旁,迅速的向其解释了情况。李明旭闻言也是惊讶,不时回头看向庄穆,面露惋惜担忧之色。张温茂又叮嘱了一番,二人才转身走了回来。

看着走过来的李明旭,未及等他开口,庄穆便说道:“明旭,我的情况你也知道了,你我若还是朋友便直接告诉我,我到底怎么了?我家里到底怎么了?”

李明旭闻言面露难色,望了张温茂一眼,知晓二人刚刚的计较全然无用。张温茂也知再无隐瞒的可能,便使了个眼色让伙计上了门板,二人进了后院。

李明旭正要开口,看着正吃着面的李道元和张小萍,便又把话憋了回去。张小萍倒是知晓李明旭何意,却丝毫未动,只是心中叹道,因果难了啊。庄穆自然也看出李明旭顾忌,说道:“你就直接说吧。”

李明旭闻言叹了一口气,坐到了庄穆对面,先是嘱咐庄穆要有心理准备,莫要惊慌,随后一五一十的把陆家之事说了出来。原以为只是略有蹊跷,谁曾想是一桩骇人的灭门惨案。

约一个半月前,县小学放了暑假,陆时序了了学校事宜后,回家探亲。刚到镇口便被乡亲父老抓住让其快点回家看看,出了大事,陆时序闻言大惊立马飞奔回家,到了门前已是被围的水泄不通。

好不容易挤进去后,便见门口有警察把守,料知事情不妙。便拨开守门警察,向里冲去。经过一番理论,警察得知是陆家长子回来,便向其通报了案情。

原来头天晚上陆时序母亲和小妹被人砍杀于屋内,陆父吊死于堂前,手中握着带血的菜刀。经调查,菜刀与陆母和小妹身上的伤口吻合,陆父手中虎口位置也有行凶时冲击带来的伤口。初步断定是陆父杀了陆母和小妹,后自杀于堂前。

陆时序听着警察的诉说,又望着三具被白布蒙着的亲人尸体,一时急火攻心昏了过去。醒来后便天天以泪洗面,借酒消愁,每天喝个伶仃大醉。警察见丧主颓废如此,也对此案无别的意见,便顺势结了案。

在李明旭和乡邻帮衬下办完后事,乡亲里外也慢慢对这起灭门惨案失了兴趣。后来陆时序跳过一次河,没成功,被乡邻救下。担心再出事,李明旭便将陆时序接到到李家与其同住。

今日因自家有事,便将陆时序带到张温茂处让其帮忙照看。他转身刚走陆时序便抱起酒壶喝了起来。张温茂也是贪图省力,让其在店中喝酒,照看起来也方便,谁知一转眼人就不见了。

待李明旭说完,厅中又恢复了寂静,李道元已放下手中碗筷,一脸同情的看着庄穆。张小萍则是睁开双眼,一脸凝重,捻须思考。

李明旭在讲述过程中时刻关注着庄穆,做好了应对他一切反应的准备。可他自始至终未有任何情绪波动,比李明旭想象的要镇静许多,或者说无情许多。

李明旭不禁想到,遵之为何性情变化如此之大,原先是那么多愁善感,懦弱多泪之人,难道连父母恩情,兄妹情谊也忘了么?

李明旭不知道的是,莫说是陆时序的家人,就算是庄穆自己的家人遭此劫难,他内心也不会有丝毫感觉。

忍受不了这奇怪的寂静,李明旭试探的开口道:“遵之,你可还好?”

本低头盯着桌面思考的庄穆闻言突然抬头说道:“此案不对!”

原创文章,作者:不爱吃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4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