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反派,带夫郎环游各国》小说章节目录柏舒苒,顾楠风全文免费试读

这两天的日子都平平淡淡的,没有人出来作妖,柏舒苒的生活是非常的顺心,天天和夫郎呆在一起。

这两天夫郎可黏着她了,可把她高兴坏了。

两人的关系仿佛更近了一步。

一年一度的花灯节到了,大街上热闹非凡。

柏舒苒打算带着顾楠风出去好好玩玩。

两人都穿了一身红衣,只不过柏舒苒的红衣搭配上黑色线条,更加英气逼人。

而顾楠风红衣搭配着金线,显得柔美又贵气,再配上一条金色发带,更加动人了。

两人来到街上,顾楠风拉着柏舒苒来到一个卖面具的摊位上,撒娇的说:“妻主,这些好好看,我们买两个吧。”

柏舒苒宠溺道:“好,看看,喜欢什么?”

顾楠风拿起一个半边脸的银色面具,在柏舒苒的脸上比划了一下。

微笑道:“这个好看,妻主戴这个。”说完就又拿起了一个刻着彼岸花的面具戴在自己脸上。

“妻主,好看吗?”

“好看,我家夫郎最好看了。”

摊主也笑道:“这位夫郎,好福气,有个这么会疼人的妻主。”

顾楠风脸一红,娇羞的把头低下。

柏舒苒笑道:“摊主,多少银子。”

“六文。”

付完钱,顾楠风的目光这看看,那看看。

像极了一个好奇的小孩子但又故作沉稳的样子。

柏舒苒前世可是活到七十多岁的,看着面前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夫郎,心里可是甜蜜了,恨不得把他宠上天。

说到底小夫郎还小,即便经历了这么多,可到底还是个孩子。

虽说南岭国男子十四岁便及冠,就可嫁人了,但十七八岁再嫁人的也不在少数。

女子倒是比男子迟及冠,要十七岁才及冠去了。

毕竟女子要以事业为重。

自己现在才二十二岁,还年轻。可以慢慢的陪着小夫郎长大。

“妻主你在想什么,我都叫了好多声了。”

柏舒苒道:“为妻,在想我的小夫郎什么时候长大呢?”

“我长大了,都及冠五年了。”

“噢,五年?你十八了。”

顾楠风乖巧的点点头道:“对呀。”

“为妻看你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啊,还以为……看来,我家夫郎就是年轻。哈哈。

走累了吧,我们去前面的琼玉楼坐坐,吃点糕点。

这次琼玉楼搞了个作诗的活动。我们去看看。”

顾楠风高兴道:“好。”

好久都没这样出来玩过了。今日又是和妻主开心的一日。

柏舒苒带着顾楠风坐在二楼的一个包厢里面,二楼的窗口可以看到一楼台上的歌舞。

每个包厢里面的桌上放着纸墨,用于作诗的。

两人点了糕点,边吃边看着台上的歌舞。

在二楼的另外的包厢里面,穿着奢侈的一男一女在里面喝着茶吃着糕点。

“皇姐,你怎么突然对这活动感兴趣了。以往不是不喜欢去人的的地方吗?”

南岭越笑着道:“不是最近宫外热闹吗,来看看有什么热闹可看。”

“皇姐还对热闹感兴趣啊,啧啧,难得。不知那柏什么的会不会来。这几天听到得都是关于她的,都有点好奇她是怎样的人了。

不过她一个屠夫,想想也好不到哪里去。肯定粗鄙的很。”

南岭越道:“可能会吧,不过皇姐也是十分好奇她是什么人。”

南岭熙一脸鄙视,但一想到顾楠风嫁给了她一个屠夫,心里还是蛮爽的。

哼,有再好的容颜又如何,还不是只能跟着屠夫过苦日子。

这时台上的歌舞停了,随后琼玉楼管事拿着一个盒子走上台。

“活动开始,看一下第一件物品,一块汉白玉砚台。出题:思。

这块汉白玉砚台会花落谁家呢?让我们等半柱香的时间。”

柏舒苒看向那块砚台道:“楠儿,觉得那砚台怎么样?”

顾楠风也看向砚台,白皙如雪,但样式太简单。

“送友人是个不错的选择。”

许多女子开始想如何作诗,也有一部分男子也参与其中。

管事上台道:时间到,让我们来看看第一首,由顾公子所作。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台下迎来了一遍掌声。好诗,好诗啊。

不愧是丞相府的公子,如此有才华。

“第二首,由卢秀才所作。

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

今夜月明入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哇,这首和顾公子的那首不相上下。

妙哉,妙哉。

之后又有几人作了诗,最后由管事交给请来的中山学院的女夫子来评哪个好。

那块汉白玉最后被一个女秀才所得。

这可把顾怀风气坏了。

接下来连续出了夜明珠,翡翠玉佩,白瓷碗等等。

接下来最后一个物品是一对鸳鸯玉佩。出题爱。

这物一出,柏舒苒就很感兴趣。刚好送给自家小夫郎。

柏舒苒拿起桌上的纸墨开始写了起来。

顾楠风好奇的看着柏舒苒的纸,心里惊讶道:妻主,竟然还会作诗。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顾楠风看着她写的诗,不知不觉便说了出来: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与子偕老。

“好诗,妻主,你好厉害。”

柏舒苒笑道:“楠儿,为妻想与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好。

为妻知道,你在之前受了很多苦,以后我定不会再让你受苦了。”

顾楠风红了眼眶,点点头道:“好。”

我知道妻主有很多秘密,但不管妻主是什么人,我此生跟定妻主了,妻主在哪哪便是我家。

柏舒苒把诗给了门外琼玉楼的人,她们会负责给管事的。

接下来我们看熙皇子的诗——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下一位是秦小公子的诗——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

再下一位是顾小姐的诗——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

我感觉熙皇子的诗比其他人的诗更好一些。

秦小公子的是也不错啊。

最后一位是柏家主,额,赠予夫郎顾楠风的诗——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去,这是谁啊!

你这都不知道,最近砸了丞相府,和前几天买了玉阁楼二楼所有首饰的柏舒苒啊。

没听过。她很厉害吗?

可不是很厉害,砸了丞相府还能安然无恙的人能有几个。

哇,她好疼爱她的夫郎啊,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耶,多么令各家未婚公子羡慕啊。

南岭熙也呆呆的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南岭越也道:“没想到她竟有如此文采。”

南岭熙恶狠狠道:“皇姐,我们又不能证明这诗是哪屠夫作的,说不定是顾楠风作的,毕竟他的文采以前可是不错的。”

两人现在也没去求证,就纷纷离开了。

这不代表南岭熙会这样放过顾楠风的。

这对鸳鸯玉佩最终的获得者是柏家主。

柏舒苒拿到玉佩后,便把其中一个戴在顾楠风腰间,又把另外一个戴在自己腰上。

便牵着夫郎美美的回家了。

原创文章,作者:红豆相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40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