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反派,带夫郎环游各国》小说章节目录柏舒苒,顾楠风全文免费试读

铺主殷勤道:“秦小公子,你来了,你要的首饰已经全部给你制作好了,就等你派人来取了,没想到秦小公子亲自来了。快请快请。“

只见一个穿的花枝招展,脸上涂满了白粉的男子走了进来,不屑的看了两眼柏舒苒她们,嚣张道:”铺主,玉阁楼什么时候这么穷了,什么人都能放上二楼。不怕她们不小心弄坏了赔不起嘛。“

铺主犹豫着:一边是中部侍郎的小公子,一边又是能得罪丞相府还能安然无恙的柏舒苒,这两边都得罪不起啊。

柏舒苒砸了丞相府的事迹已经被所有人知晓,自己当时还在丞相府看热闹呢,结果今日自己这里就热闹了。

铺主表示,让我哭死在这里吧。

柏舒苒压根就不想理会这丑男人,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难看死了。她表示急需要自家夫郎给她洗洗眼。

秦时蔑视的看着顾楠风道:”哟,这不是那昔日的第一才子嘛,啧啧,怎么这副穷酸打扮,哦,你嫁人了,还是一个屠夫,怎么有钱来这里啊。不会是……“

秦时看着眼前这个昔日高高在上的丞相府大公子,现在这副样子心里不知多高兴,谁叫之前整日摆出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到处勾引人,呸,下贱的东西。

柏舒苒冷声道:”秦公子如此思想龌龊,令家主便是如此教导你的嘛,可见中部侍郎的家教也不过如此,怪不得如今还不见有人娶你。恐怕啊,只能一个人老死在家中了。”

秦时愤怒道:“你,你,来人,把这个辱骂我的屠夫打死。”

秦时带着的护卫上前,但刚上前就莫名其妙的全部倒下了。

柏舒苒冷冷的看了一眼秦时道:“你敢上去,下场和她们一样。”说完就带着顾楠风上二楼了。

秦时被吓了一跳,赶忙离开了,连首饰也没取。

铺主那是一个心慌啊,完了,完了,以为要闹出人命呢,还好还好,没死,就是晕了过去。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群护卫就一直这样晕了过去,一晕就是两个月,怎么就是醒不过了。差点就被她们的家人们给活埋了。

当然这是后话了。

顾楠风看着被柏舒苒牵着的手,脸不知不觉的染上了红晕,心不停的跳过不停。

他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幸运,遇到了她,如果没有她,自己的生活都不敢想。

铺主好声好气的介绍着这些首饰。

柏舒苒道:\”楠儿,喜欢哪一个。“

顾楠风笑了笑,指向一个发簪,但发簪看起来极普通。

铺主打算走上前拿给柏舒苒看看时,但突然从后面跑出一人拿起发簪又跑向柏舒苒她们后面,对旁边的人说道:”公子,这个发簪好好看,很适合公子的气质。“

我靠,这不是明抢嘛。

柏舒苒的脸色一变,夫郎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发簪,竟然被别人给抢了。

几人转头看向后面的人,那人一身白衣,长发及腰,头上戴着翡翠玉簪子,腰带上镶嵌着绿宝石,佩戴着圆形翡翠玉佩。

顾楠风看见那人,默默的低下了头。悄悄的移到柏舒苒的身后侧。

铺主看见来人,心下又一凉,怎么又来一个人啊。

能让我不担惊受怕了好吗,我心脏不好的呀。呜呜,在线求助。

铺主展开笑颜,上前道:”钟小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看上什么本店今日给你半价出售,可否舍爱刚刚那簪子。

那是柏夫郎看中的,这,是否。

钟悦看向前面那低着头的人,轻轻一笑。走上前道:”楠风哥哥,是你呀!你最近去哪里了呀,听说你被接回丞相府了,但前几天去丞相府都没见到你。“

在场的人那是一个尴尬啊。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顾楠风抬头微笑道:”我成婚了。“

钟悦惊讶道:”什么时候的事啊!楠风哥哥也是不通知我。早知我就先不回外祖母家了,错过了楠风哥哥成亲了。

想必楠风哥哥旁边这位就是你的妻主吧。

我是楠风哥哥的闺房好友将军府的公子钟悦。\”

柏舒苒看也不想看他,牵住顾楠风的手便想离开,去看其他的首饰。

钟悦一个快步上前拦住了她们道:“刚刚不好意思啊,我并非有意和你抢那簪子。小谷,把簪子给楠风哥哥。”

那个拿着簪子的人来到顾楠风跟前,递给他。

但顾楠风并没有接。

柏舒苒道:“这位公子,既然想要我们便不要了,就一个簪子而已,更何况脏了的东西配不上我家夫郎。

那个小谷一听,有些生气道:”脏了的簪子不正好配脏了的人嘛,我们公子看在你们昔日的情分上让给你,你不知感恩,还如此不知好歹。“

柏舒苒的脸上一黑。

钟悦出口道:\”小谷,闭嘴,怎可如此说楠风哥哥,给楠风哥哥道歉。”

“哟,这是怎么回事。”一道女声传来。

是那位在茶馆看着柏舒苒的那个玄衣女子,摇着黑色折扇走上前。

铺主心想:又来了个想搞事的嘛。

钟悦行礼道:“参见三皇女。”

南岭艺笑道:“免礼,钟小公子,这是发生了何事。”

钟悦道:“遇到楠风哥哥闲聊了几句,但不成想我的侍从说话冲撞了楠风哥哥。”

南岭艺微笑道:“顾公子,不对,应该叫你柏夫郎。好久不见。”

顾楠风行礼道:“三皇女。“

随后又说:”我们已经逛完了,便离开了,两位慢慢看。“随即拉着柏舒苒就要走。

钟悦道:\”楠风哥哥,我的侍从从小便是这般,你也是知道的,莫要跟他计较。这簪子我买与你,作赔礼可好。”

南岭艺看着钟悦我见犹怜的样子不由得心软了。

也道:“柏夫郎的气度应与之前是一样的。钟小公子,好意柏夫郎应该心领了。这簪子”

柏舒苒冷冷道:“两位这一唱一和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商量好的。我们说了这簪子我们不要了。”

随后又对铺主说:\”把二楼所有的首饰,除了那个簪子我们不要以外,其他的我们都要了,今日给我送到南城区去。“

顾楠风惊讶的看着她。

铺主,也是一脸的惊讶。高兴极了,但这么多钱,不知她们有没有。这。二楼其他的人也听到了,但也不过是看笑话的。

柏舒苒见所有人盯着她们看,很淡定的从怀里拿出了一块令牌,铺主一看脸色一变。

”好的,柏小姐。“

随后柏舒苒便带着顾楠风离开了。

铺主对大家道:”各位,很不好意思,二楼这些首饰已经全部被柏家主买下,请各位离开。

钟小公子,既然喜欢这簪子,请到那边付钱,三千两。\”

钟悦有些难堪,这二楼的东西可是每一件都价值千两,就算自己生在将军府也只能偶尔买,她竟然全都买了。

要不是在过几日自己及冠,求着母亲,她才同意的。结果就买了这毫不起眼的簪子。

钟悦恶狠狠的看着旁边的小谷,付了钱甩手离开了。

南岭艺看见那铺主见到那令牌变了脸色,但那令牌也没啥特别之处啊。

看来要派人去查一查了。

原创文章,作者:红豆相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40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