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反派,带夫郎环游各国》小说章节目录柏舒苒,顾楠风全文免费试读

两人回来后,柏舒苒让顾楠风回房休息。自己便离开了院子乔装打扮去了南岭国最大的酒楼玉琼酒楼。

来到酒楼最高的房间,里面站了一群人。柏舒苒坐到最高处,一群人立马弯腰道:”殿主。“

柏舒苒松懒道:”今日这件事处理好,不要让任何人查到本尊的身份。给她们透露本尊就只是一个小分支的首领。“

”是,殿主。“

一个身穿黑衣的女人道:”殿主,那丞相府的那群人怎么处置。她们欺辱主夫,该死。“

柏舒苒眼眸一冷,道:“是该死,但还不到时候。魔亦,你派两人暗中保护好主夫。”

黑衣女人应声道:“是,殿主。”

“魔迩,你派人警告南岭国皇室那群人,胆敢犯魔刹殿的人死。”

“魔叁,你派人盯紧南岭国国的各大势力,一有异动,立马告知本尊。”

“魔斯,你派人看紧另外四国。”

三人应声道:“是,殿主。”

出了酒楼,柏舒苒便回到院子,去房间看顾舒苒还睡着,便去东厨做膳食了。

而另一边,丞相醒来,很是愤怒,找了更多的人去找南城区找柏舒苒的麻烦,但一道圣旨阻止了她。

奉天承运,女帝诏曰:丞相不允许儿子回门之礼,有失做母亲之身份,罔顾本帝的期许。特令罚三个月的俸禄,禁足一月,不许再生事端。

丞相硬生生的被这一道圣旨气的都要吐血了,被砸了家还不能去报仇,让她如何有脸面在朝中立足。

这回柏舒苒和丞相府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顾楠风醒来,看着房间发起了呆,随后把他今日戴的首饰都摘下来,只用一条发带绑着头发,和普通人家的夫郎是一样的。

又换上了之前在外庄穿的破旧的衣衫。他不应该抱有期许的,这样失望就不会那样令他难受。

顾怀风说的没错,他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自己应该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伺候好妻主,为柏家开枝散叶,才是他现在该做的。

顾楠风见天色已晚,便来到东厨给妻主,做晚膳,结果就看到妻主已经快做好了。他赶忙上前,道:“妻主,不是说好了以后做晚膳我来嘛。”

柏舒苒笑道:“哎呀,这不是为妻就是给自己的夫郎下厨嘛,快,尝尝,好不好吃。”

柏舒苒看着自己夫郎换了破旧的衣服说道:“楠儿,为妻其实不差钱的,你莫要委屈了自己。我家夫郎值得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明日,为妻带你去买新衣裳。”

顾楠风微笑道:“谢谢,妻主。这衣服放过着也是可惜,就想着再穿穿。”

柏舒苒道:“穿穿也不行,我家夫郎皮肤那么光滑,要是被这些粗布刮伤了,为妻会心疼的。就这样说定了,明日去买新衣裳。

两人各有心思的用着晚膳,但都没有说今天的事。顾楠风问了也不一定会得到答案,还不如不问,现在就很好,妻主想与自己说时自己便听的就是。

之前父亲就教导过他,妻主的事不要随便问,否则会被嫌弃的。

晚上就寝的时候,柏舒苒抱着顾楠风,在他耳边道:”其实,为妻不是南岭国的人,只因与家人发生了矛盾,便离家出走,来到南岭国。“

柏家主:什么,哪有闹矛盾,不是你自己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嘛?可别随便甩锅。

顾楠风有点惊讶,他原以为妻主会很久之后再说,没想到……顿了顿,问道:”那妻主,你是哪里人?

“凤卿国。

放心,没事的,为妻知道你在担心。好了,睡吧,明日又是新的一天,把今日的烦恼都忘掉。”

顾楠风轻哼道:“嗯。”

柏舒苒一大早便醒了,看着熟睡的顾楠风,轻轻的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便起身离开,准备早膳。

但柏舒苒起来没多久,顾楠风也起来了。

两人一起做了早膳,用后,柏舒苒便打算去卖肉。为了腾更多时间陪夫郎,她就请人去把猪杀了运到摊位上,她卖就行。

还是不能因为有了夫郎就放弃了卖猪的事业。

她毕竟是有夫郎要养活的人啊!

顾楠风小声问道:“妻主,你是去卖肉嘛?可不可以带我一起去。”

柏舒苒看着小心翼翼的夫郎,笑着道:“当然可以了,有夫郎陪着为妻,为妻高兴还来不及呢。走吧!”

两人很快来到卖肉的摊位,柏舒苒在前面卖肉,顾楠风则站在她的旁边收着银两。

一有人来买肉,柏舒苒就高高兴兴的向人介绍,这是我家夫郎,我家夫郎好看不,把银两给我家夫郎,我的钱都给我家夫郎放着。

昨日见识过柏舒苒不好惹,砸了丞相府都还能没事,倒也没有人来找茬。没到一个时辰的时间肉就卖完了。

柏舒苒带着顾楠儿去了她以往常去的茶馆。

两人点了一壶茶,但两人都没注意到有一道目光从她们一进茶馆就一直跟着她们,直到她们喝完离开。

也不能说两人都没注意到,柏舒苒知道有人看着她,但那又如何,她还是很大度的,你们随便看,别打扰她和夫郎就行了。

那个坐在二楼的穿着玄色衣裳的女子,手拿一把黑色折扇,嘴角微翘道:“有意思。”

柏舒苒和顾楠风进了一家衣料铺子,铺主热情的介绍道:“客官,你们想看什么布料,今日刚进了一批新的,在那边。”

柏舒苒道:“去看看。”

“好嘞,客官,你们看看,这些手感是相当的不错,而且十分好看。你家夫郎这么好看,最适合这些了,好看又不失大气。”

柏舒苒听到有人夸自家夫郎,心里乐开了花。笑着问道:“楠儿,喜欢哪些,要不都要了吧。”

顾楠风惊慌道:“妻主,这也太多了,选一些就好了。”

”好好好,听夫郎的。“

铺主那是一个吐血啊,以为能大赚一笔,结果谁叫人家有个勤俭持家的好夫郎嘞。

为啥自家夫郎恨不得把自己铺子里面的布料全部占为己有呢?哎,区别啊。

顾楠风选了六匹布料,给自己做了三身,又给妻主做了三身。

两人打算回去的时候,看到了三家店铺,是父亲给他的嫁妆。但看样子生意并不好,而且三家店铺是靠在一起的。

顾楠风心想:自己又不会开铺子,到时候还是把这铺子给妻主吧。可以让妻主把摊位撤了,到店铺卖肉,这样下雨就吹不着了,冬天还暖和。

顾楠风想着想着,结果一看自己被妻主牵进了一家首饰铺。

柏舒苒道:“铺主,你们这有新到的嘛,这些样式都配不上我家夫郎。”

铺主为难道:“有是有,但价格嘛,就有点贵,这……\”

顾楠风道:\”妻主,这些都已经很好了,我们就看看这些吧,平时我又不戴首饰的。”

柏舒苒道:“戴不戴是一回事,买不买又是一回事。铺主,带我们去看看。”

“好嘞,客官,二楼请。”

突然一道嘲讽的声音传来。

“玉阁楼的二楼,什么时候阿猫阿狗也能上去了。”

原创文章,作者:红豆相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40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