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婚宠:偏执大佬请饶命》小说章节目录唐千落,冷白宁、宁总明明全文免费试读

唐千落眉头微蹙,淡声问道,“人在哪?”

“在会客厅。”

唐千落点点头,跟着佣人向会客厅走去。

来接自己的是唐家的司机王叔,平日里是个平易近人的小老头,见来人是她,唐千落柔声打着招呼,

“王叔。”

“二小姐。”王叔微微欠身回敬道,“二小姐,是夫人叫我来接您回家的,说是想您,想与您小聚。”

唐千落心底一阵厌恶,想我?想我去死还差不多吧!

“少夫人,少爷交代过您不可以独自外出。”宁家管家走到唐千落身边阻拦。

王叔眼底满是为难,求救般的叫了声,“二小姐”

唐家事多,按照万青的处事风格,这事完不成他这个司机怕是也不用干了。

唐千落见状,和宁家管家笑着说道,“管家伯伯放心,我快去快回,不会让你们为难的。”

她说着向房外走去,坐上车的刹那她心底已经显现了超过十种不同的鸿门宴剧情。

唐千落站在唐宅门口时停留了许久,精致的铁门像一个牢笼一样,隔绝了自己和唐家所有的亲情。

这铁门两年前是折断自己的翅膀困住自己,两年后是封锁亲情拦住自己。

推开大门的刹那,那股压迫感几乎让她窒息。

母亲一声声的诅咒,父亲一日日的忽视,姐姐一次次的污蔑……

唐千落不露声色的走进去,冲着厅内正坐得几人打了声招呼。

万青斜视轻蔑的白了眼唐千落,阴阳怪气的说道,

“呦,这不是宁夫人吗,你还记得这是你家呢?能把您请回来可真是不容易啊。”

唐千落心底冷笑,理了理衣服答道,

“是啊,您既然知道我忙,您就长话短说,一会我还得回家陪我丈夫吃饭呢。”

万青怒目圆睁,两年前的唐千落虽然也会反抗,可不像如今这么伶牙俐齿,让她愤怒!

“好,我长话短说,顾家转让给你的那家饭店,你打算什么时候还给凝凝?”

这才是这场鸿门宴真正的意义吧!

唐千落漠然的站在原地,片刻后她讥笑一声反问,“还?我为什么要还?”

“唐千落,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原本应该嫁到宁家的是凝凝不是你,你的身份,你的位置,你所有的一切本来就应该是凝凝的,拿了属于凝凝的东西,难道不应该还回来?”

万青声音高昂,可唐家的其他人早已见怪不怪。

无数个日夜,唐千落都是这么过来的,她双手挽在胸口,说,

“我敢给,她敢要吗?你当宁家是吃素的?”

唐万凝听罢心底一沉,想起昨天遇到宁殆时他冰冷的眼神,她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她轻咳两声,眉头微蹙,柔声说道,

“千落,妈妈不是想和你要这个饭店,她只是怕你不会经营,如果楼外楼在我们唐家人手里衰落,岂不是丢唐家的脸?我比你管理经验多,交给我也会比较放心一些。”

唐万凝这话听起来有理有据,但其实说到底还是想要楼外楼而已。

唐千落白了她一眼,连话都懒得说。

万青见唐万凝委屈的样子气急败坏,站起身挺着脖子吼道,

“早知道你是这幅德行,我当初就不该把你生出来!你为什么就不能学学凝凝?她比你努力比你聪慧,比你更配得到最好的一切!我问你,这家店你到底给不给?”

唐千落彻底没了耐心,她冷笑一声,直视着万青的双眼一词一句的说道,

“我不给!”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客厅。

唐千落歪着头抬抬手轻抚火辣的脸庞,口腔内翻涌的血腥味让她一阵恶心。

“你这个丧门星,你……”

万青还想说什么,却被开门的声音打断。

唐千落转身看到宁殆逆光走来,他身姿挺拔,一如当初婚礼时一样,如救世者一般降临到自己身边。

唐千落脸上还画着精致的妆容,红肿的掌印映在她姣好的五官上显得格格不入。

宁殆伸手轻抚唐千落红肿的脸庞。冷声问道,“谁打的?”

明明习以为常的场面,如今当着宁殆的面,这份委屈好似加倍了一般,她红着眼睛一时间没有出声。

“我问你,谁打的!”

宁殆语气越发冰冷,他顺着唐千落的目光,瞥了眼面色难看的万青,眼神凌厉仿佛要将她凌迟一般。

万青轻咳一声,唐家虽然不如宁家,但想到自己毕竟是宁殆的丈母娘,这几分薄面还是有的,她昂首挺胸拿起派头,说

“我打的,怎么了?我教训自家女儿,还要向你请示不成?”

宁殆冷哼一声,“教训?宁家的人也是你配教训的?”

宁家的人,短短四个字却像是重锤一样砸在了唐千落的心口。

她杏眼圆睁,好像听到了自己胸口咚咚的心跳声。

唐成业见到自己的妻子被一个晚辈训斥心底也开始不舒服起来,他站在万青的身边,沉声道,

“宁殆,我们好歹也算是你的爸妈,你这么说话未免太有失风度。”

宁殆连个眼神都吝啬于给他们,他凝视着唐千落受伤的脸颊,却是在和唐成业说话,

“我娶的是唐千落,不是唐家,你们这个爸妈,我说过我认吗?”

唐成业哑口无言,气的面红耳赤。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宁殆沉声说道,“唐千落,把这一巴掌还回去!”

唐千落一愣,没想到宁殆会让自己打回去,她手掌紧握成拳,冷眼看着咬牙切齿的万青,跃跃欲试的手却始终没抬起来。

“唐夫人,我不回手不是我不敢,而是我知道礼义廉耻是什么,知道长幼尊卑是什么!今天这巴掌是我最后一次退让,再有下次我不会容忍!”

宁殆是个亲情感缺失的人,他从不让所谓的感情牵绊住自己的步伐,所以也不会懂唐千落再容忍什么。

今天的唐家让他用尽耐心,他轻轻转动着食指的戒指,不耐烦的对唐成业说道,

“我能让唐家活,就能让唐家死,我不是我爷爷,恩情那套在我这没用,不信你可以试试。”

说罢他拽着唐千落朝唐宅外走去。

原创文章,作者:鱼香肉丝ccc,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38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