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婚宠:偏执大佬请饶命》小说章节目录唐千落,冷白宁、宁总明明全文免费试读

仪式结束,宾客纷纷上前送上祝福,可还未开口却又在宁殆凌厉的眼神中胆怯的缩到一边,最后只敢假惺惺的和唐千落搭话。

万青看着唐千落气度不凡的被众人围捧的样子,只觉得怒火中烧,这种丧门星怎么配被人众星捧月?

她昂首挺胸,扭着胯走到唐千落面前,

“千落,既然嫁人了就要学会三从四德,以前那些陋习都要改掉才是,出嫁从夫,这道理你得懂!”

唐千落心底犯呕,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

万青见状心底怒意更重,“唐千落,以前你在唐家为非作歹也就算了,那些事情念在我们是一家人的份上就不再计较了,以后在宁家,可得好好改改!”

这话罪名不轻,胡作非为也就算了,为非作歹这四个字未免太重!

唐千落哑然失笑,心底对亲情最后的期待也全然消失,

“别,您得计较,不然我连我错哪了都不知道,今天当着大家的面,您好好说说,我也努力的改,争取以后做个好媳妇。”

从来都是闷不吭声得唐千落突然反击惹得万青措手不及。

她一阵脸青,拿腔作调的说道,“过去的就过去了,不提也罢,只是希望你以后在宁家可以好好服侍宁殆,别丢了唐家的脸面才好!”

“怎么,宁家是穷到连个佣人都雇不上了?需要我这个夫人去服侍?”

唐千落不慌不忙,看着万青越来越差的脸色只觉得心情大好。

万青恼羞成怒,拿起唐夫人的派头大声呵斥,

“唐千落,你还有没有规矩,这是你和长辈该有的态度吗?”

还未等唐千落开口,只听身旁男人沉声问道,

“唐夫人,我妻子的态度有什么问题吗?”

他目光幽冷,眼底迸出望而生畏的戾气,看的万青一阵寒颤。

她嘴角笑容僵硬,仅能维持住最起码的仪态,

“我只是替你教育一下她而已,希望千落以后能好好的服侍你。”

宁殆瞳孔中充斥着漠然,他冷眼一瞥,语气不佳的说道,

“我娶的是妻子,不是女佣!”

这话宛如巴掌一样打在了万青的脸上,她面红耳赤,只觉得周遭的人都在嘲笑自己一般。

可还未等她多说什么,宁殆已经带着唐千落扬长而去。

万青咬牙切齿,死死的盯着唐千落得背影,巴不得明天就听到她被宁殆毒杀的消息!

一天之中接连被维护,这婚虽然结的不情不愿,好在后续的发展还不算太差。

婚车上,唐千落时不时地偷瞟身旁的男人。

男人眉头紧蹙,时不时地用手揉捏着眉心,看起来一副痛苦的样子。

“宁殆,你不舒服吗?”

唐千落小心的询问,没得到男人得答复,只好安静的继续坐车。

下车时,宁殆大踏步的向房内走去,唐千落一阵小跑却还是没有跟上。

天色渐暗,安静的宁宅内鸦雀无声,唐千落强忍恐惧,缓慢的寻找着宁殆的身影。

砰——

一声巨响吸引了唐千落全部的注意,男人的低吼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从一间屋里传出,那嘶吼声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危险却又脆弱!

唐千落愣了下,犹豫着向发出声响的房间走去,

男人痛苦的低吼声越来越大,她迟疑半天后推开了房门。

“宁殆,是你吗?”她轻声询问

屋内一片漆黑,她来不及细看便被一只冰冷的手握住拽了进去。

绵软的大床上,唐千落听到身旁男人沉重而急促的呼吸声,还未来得及看清男人是谁,脖颈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忍不住的挣扎起来。

“痛……”唐千落说着忍不住的用手推开身上的男人。

可这样激烈的反抗换来的不过是男人更加用力的禁锢!

男人温热的舌尖划过她脖颈处的伤口,疼痛伴随着酥痒刺激着唐千落的每一根神经!

可就是这么疼,唐千落还是感受到了男人细微的颤栗和脆弱的情绪,她忍着剧痛,轻轻的拍打着男人坚实的后背。

“没事了,没事了……”

女人声音轻柔,一字一句娓娓动听。

男人身体一顿,急促的呼吸慢慢的平稳下来,他单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黑暗之中,他如墨一般的瞳孔像猎豹一般盯着唐千落。

她像个猎物,无处可逃!

“宁殆!”唐千落大叫,刚才咬自己的疯子果然是宁殆!

“闭嘴!”

男人嘴角还留有唐千落的血迹,他舌尖轻轻刮过血痕,嗜血却又带着说不出的性感。

“名字!”男人声音凌厉宛若冰霜。

我叫什么?我叫你祖宗!我叫你大爷!

唐千落是真得很想问候他祖宗,但是她怂,她僵硬一笑答道,“唐千落,千度回首,落花有情。”

男人听罢默不作声,起身轻触床头的装置,霎时间屋内灯光全亮,宛若白天,刺眼的灯光晃的唐千落睁不开眼睛!

灯光之下,宁殆轮廓冷硬,双眸深邃,他薄唇微张,沙哑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危险的意味,

“没有人告诉过你宁家的晚上是不许乱跑的吗?”

有没有搞错!是你把我一个人扔在外面的好吗?我到宁家还没有半个钟头好吗?

“我现在知道了!”唐千落偷偷翻了个白眼,在心底把这个变态骂了一万遍!

宁殆将唐千落的小动作尽收眼底,这是他第一次认真地审视唐千落,女人脸上化着淡妆,因为疼痛一双杏眼含泪欲洒,这副模样竟让宁殆生出几分想要欺负她的心思。

他手指轻轻划过唐千落脖颈的伤口处,冰凉的触感惹得唐千落一阵颤栗。

“你不害怕?”

“怕什么?”唐千落目光烁烁,除了疑问没有任何情绪。

“我刚才的样子!”

“一开始怕,但是后来又不怕了,咬一口而已,又不会死!”

宁殆凌厉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波澜,只是这抹情绪消散的太快,让人来不及反应。

他走下床从书柜中拿出一本书扔到了床上,

“念给我听。”

唐千落瞠目结舌,捧着书惊呼出声,“啊?”

“念!”宁殆说罢重新躺回了床上。

他突然有一个猜想,急需得到证实。

“当我还只有六岁的时候……”

女人声音如涓涓去泉水沁人心扉,她语调悠扬婉转,竟让宁殆撕扯的神经感到放松。

不知过了多久,阅读声音戛然而止,宁殆睁开双眼打量着身旁已经昏昏欲睡的女人,他好像猜对了!

#822 �٦�/

原创文章,作者:鱼香肉丝ccc,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38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