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代管宗门,弟子全成仙了?》小说章节目录张恒,陆简儿全文免费试读

九华宗山门处的半空中,张恒负手而立,眺望远方。

强风吹过,衣角猎猎作响。

这一刻,张恒的心中想了很多。

曾经的那个世界中,他以绝世天资,横扫当代,最终平地飞升,修成了真仙之体。虽然真仙只是踏入仙门的第一步,但光是这一步,就难倒了无数人,能成功踏入仙门者,不足亿分之一。

原本以为飞升到了上界,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可没曾想,他居然又来到了另一个下界。

下界之中,没有任何人知道真仙境界之后的路,到底该如何走。因为上界与下界之中,存在着任何大能都无法跨越的鸿沟。下界之人,凭借飞升还可以通往上界。可上界中的大能,哪怕就是仙帝级别,也无法反向回到下界。至少在亿万年间,下界中不曾出现任何一位哪怕是真仙级别的大能。

修行之路戛然而止。

留给张恒的,只有一个疑惑和一个难题。

疑惑是不知哪一环出了问题,导致他没能飞升到上界。而难题则是,他以后的路,该怎么去走。

“你应该知道,我本不是九华宗门人。”

张恒忽然开了口,像是在喃喃自语,又好像是在发问。

刘云风顿了片刻,才缓缓回答道:“在下知晓,掌教如此天资,怎么可能是我小小九华宗的门人。”

在修真界中,让人最不能也最不敢忽视的,便是年轻高手。

因为只有达到元婴境界,才能延缓衰老,永葆青春。这也就意味着,越是年轻的元婴期高手,说明他的天资越高,踏入元婴境界所花费的时间也越少。

刘云风心中,不止一次猜测过张恒的境界。从开始的金丹期圆满,一直到元婴境界,刘云风始终拿不准。

“也罢!”张恒好像终于做出了决定,语气平定,缓缓道:“修行之辈,讲究的无外乎一个‘缘’字。立于世间,着重‘人缘’,追求长生,则看‘仙缘’。”

“既然我接下了九华宗代理掌教的位置,说明我与九华宗有缘。既是缘,不如就一切随缘!”

张恒知道,自己的这一个疑惑和一个难题,短时间内是无法解决的。既然如此,不如随缘而行,说不定自会水到渠成,从而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听到张恒的这一番话,刘云风心中五味杂陈,十分矛盾。

张恒决定留下来,好的一处便是面临靠山宗侵犯时,有人出头,不用他上前送死。坏的一处便是他日后都要被张恒压着,再也不能耍长老的威风。

刘云风心情复杂,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毕恭毕敬道:“九华宗有掌教坐镇,自会无虞,想那前任掌教陆乘风也是可笑,不识掌教手段,只顾自己吓得遁去,也不知道何时才敢回来。”

在他的口中,陆乘风已经是过去式了,张恒这个代理掌教,现在就是九华宗的真正掌教。

想到了陆乘风,刘云风的嘴角就不自觉的微微上扬,心中道:“如果这个新任掌教能挡下靠山宗,那说明他真有些手段,如此一来,当陆乘风突破金丹境界,结婴过来之时,又该会是如何表情?这二人如果再为了掌教之位争夺一番,想来也是十分可笑的事情。”

他自己不敢对张恒耍小动作,可不意味着他就忠心耿耿。如果能有另一个人出头,他自然乐得在一旁看笑话。

没有理会刘云风的恭维,张恒淡淡道:“这四周的护山大阵,是何人所设?”

刘云风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脸上忽然出现无比向往的神色,“回禀掌教,这四周的护山大阵,乃是在下师尊也就是九华宗立教祖师华阳真人所设。师尊他老人家对于阵法一道,手段了得,虽然只有元婴期圆满的境界,但是他老人家所布下的这座大阵,哪怕就是洞虚境界的老怪,也休想轻易破除。”

说着,他的脸上又出现了一丝惋惜,“只可惜师尊耗尽了寿元,也未能突破元婴期。但是幸好有他留下的这座大阵,才能保九华宗屹立不倒,如果此次靠山宗不是获得了一件至宝,单凭此阵,就能让靠山宗无功而返。”

虽然达到元婴期便能永葆青春,但并不代表着就有无尽的寿元。只要没有迈入仙门,则必定会有寿元耗尽的那一刻。

张恒听完刘云风的话,点头不语,只是淡淡一挥手,便有数十枚玉牌从四面八方飞来。

顷刻间,守护九华宗长达百年的大阵,化为了乌有。

飞回来的玉牌之中,有小半数都出现了裂痕,看来在这百年间,面对强敌的硬攻,已经损坏了不少。

这随意一挥手不要紧,吓得刘云风差点从云头跌落下去。

他的心中骇然,眼睛睁大,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吓得说不出话来。

“嘶!”

一时间,刘云风的心中如同翻江倒海一般,使他不自觉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家伙,这是什么手段?”

“十数年前,一位过路的元婴期大圆满散修,就因为看我九华宗不顺眼,便施展雷霆攻击,可硬是打了一天一夜,也没能破这护山大阵。”

“可他……”刘云风看向张恒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恐惧。

“竟然挥手间便破了这护山大阵,哪怕我熟知大阵运行法门,想要破除此阵,也做不到如此轻松写意。”

张恒不知道刘云风的心理活动,自然也不屑去理会。

“既然我是新任掌教,这大阵也该换了一换了,如此弱的阵法,实在有辱我的身份。”

“是是是!”刘云风点头如同捣蒜。

他十分想知道,拥有如此手段的张恒,会布置出一个什么样的大阵出来。

然而张恒没有给他旁观的机会,挥一挥手道:“你先退下吧,明日清晨,召集诸位弟子前往小池峰大殿,我自有吩咐。”

“是,在下告退!”刘云风露出一丝遗憾,可也不敢停留,行礼之后便立刻离开。

独处空中的张恒,嘴角微微上扬。

一挥手,那些老的玉牌便全部粉碎。

从他的芥子袋中,重新飞出数十枚玉牌。

光是从表面光泽上就可以看出,这些玉牌相较之前的那些,提高了不知多少档次。

原创文章,作者:神秘的企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32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