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都督:我在锦衣卫镇妖的日子》小说章节目录霍小山,安排霍小山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无双都督:我在锦衣卫镇妖的日子

小说:玄幻

作者:认证修行的某人

简介:霍小山穿越了。但他发现,他是最低配的穿越者。没有豪宅继承,也没有高官父亲。唯一继承的,是原主父亲的小酒肆。还有一个霍小山不是很乐意干的差事——锦衣卫。而且北镇抚司和锦衣卫都已经走向了末路。单位衙门破烂,工资好几年没发,福利政策也没有!很不巧,又逢乱世。皇位之争,妖族入侵!红颜知己,原主家庭的仇恨,还有日渐破碎的大明山河……“世事不由己,唯有拎枪起!”

角色:霍小山,安排霍小山

《无双都督:我在锦衣卫镇妖的日子》小说章节目录霍小山,安排霍小山全文免费试读

《无双都督:我在锦衣卫镇妖的日子》第1章 茅台一壶 请君评鉴免费阅读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两句话,勿论在哪个天下,勿论在那个种族,都是至理名言。

妖族内战一些岁月,有了个没有统一全部妖族的妖庭。

人族也没闲着,也窝里斗了很久,才有了个统一人族的帝国。

“明”!

莫说人就优于妖,而是位置所决定的。

人族都在差不多聚集在一起,一统自然是全部一统。

妖族四散这人族的周边,要想统一,其实还真的挺难的。首先妖族的统一之路按路程计算,路程就比人族的要长很多。

要想路程近,只能穿过大明帝国。

大明和妖族都是战火连年不休,大明帝国会傻到让妖庭大军进入自己的版图?

必然不会。

双方自然是继续连年战火不休。

这一不休,就是二百多年不休!

大明二三零年,一场小战的完后的第二年。

秦岭山下的长安府,有一个酒巷中的酒肆,在夏天的雷中化为了废墟。

店家辞世了,仅有的一个儿子,却在废墟中,奇迹般的存活了下来。

按坊间传言,店家的这个儿子,好像是脑子有点问题。

言语很少。

店家辞世以后,附近的邻居都过来看过,想知道这个傻儿子能不能自己活下去。

结果发现这个店家的傻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智了。

完全不是传闻中那般。

看了店家的傻儿子认认真真地把自己的老爹入土为安,举止得体,邻居们很欣慰。

叹曰:好人有好报!

大明历二三三年除夕刚过,还没出正月,一场鹅毛般的大雪,给秦岭的山尖尖,戴上了白帽子。

“你问的那个酒馆,三年前,就被天雷轰塌了。”

“不过店家有个傻儿子。”

“这个傻儿子,自己一顿折腾,子承父业了。”

“新酒馆,今日正常营业呢……”

“地址。”

乞丐伸出三根手指,对着问路的人隔空捻了捻。

“叮叮叮~”

一个大汉,掏出了几个铜钱,放在了乞丐面前的破碗里。

“前面深巷子里,倒数第二家。”

乞丐说完,便端起碗,挪去了其他地方,生怕这个大汉再把这几个铜钱抢回去似的。

大汉辨认了一下方向,带着身后的少年,抬步走向了刚问到的地址。

两个人的脚印,没过多久,就被漫天的鹅毛大雪掩埋了个结实。

在这一年的第一场雪落下之日,这个换了个名字的小酒肆,正常营业。

名字有点怪异。

有家酒肆。

面积并不大,一层放了六张四方桌。

再往内走,就是上二楼的楼梯。

二楼的房间,被改造成了三间客房。

一层的收银台里,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端着几个刚温好的酒壶,挨个品尝。

边品尝,还用木炭边在一个宣纸上记录着一些东西。

“这个三等的,嗯……”

“味道和五十元的玻璃瓶汾酒,有点像。”

霍小山拿起手边的算盘,拨正之后,噼里啪啦地算了起来。

“一两金等于十两银,一两银等于一千文铜钱。”

“一文钱相当于一元RMB~”

“这个就叫汾酒吧。”

“定价,一百文一壶……”

“这种好点的……”

“五粮液,就一两银子一壶吧。”

“还有这个……”

“茅台,也一两银子一壶。”

“下酒菜,各个价位再细算……”

木炭在宣纸上刷刷的声音一直响起,霍小山并没有注意到,已经有两个人,悄然无声地坐在了酒馆里。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雕。”

“有家酒肆。”

“叔叔,这个酒肆的意境和装修都不错。”

“就是……这个字写得真丑啊!”

“确实……有点丑。”,身披蓑衣的大汉,打量完酒肆的布局,眼光中略含深意,回了一句。

“霍百户这个小孩,果然开窍了。”

“试探一下。”

这里,跟自己上次来的时候,变化很大,大汉想试试这个新接任的人。

收银台里,精打细算的良心老板霍小山,被两人讨论的声音打断了算账之旅,忙走出柜台。

“客官,欢迎,恭临~”

“今日大雪漫漫,您要饮点啥啊?”

话音未落,就是一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诚意满满。

西北的大雪中,寻找来的一大一小的两人,被这个奇怪的语气,问候的愣了一下。

这小掌柜的打扮,标准的奸商像。

一身天青的平价丝绸直裰,里面被填充了棉花,被压得直直的。

左手一块雪白的抹布,右手算盘。

“是个一表人才的脸。”

“可惜……却有双财迷的眼。”

带着蓑衣的汉子打量完自己要找的人,说道:“特色,上一份即可。”

“好的,马上安排。”

霍小山也不墨迹,火速钻进了后厨。

没一会儿,就端出了一碟小菜和温好的酒。

倒酒的手法很娴熟,杯满不溢。

大汉抬手脱下了头上的斗笠,露出了一副苍白无血色的脸庞。

霍小山看着大汉脸上的三道凝固没多久的血印,瞳孔微缩,不过面色毫无异样。

“茅台一壶,请君评鉴。”

大汉点了点头。

霍小山眯着眼睛微笑了一下,返回了收银台,看着门外已经白了头的秦岭山尖尖,陷入了沉思。

酒肆外的雪,越下越大了。

“穿越至大明,已经三年了啊。”

具体穿越原因,他自己也不知道。

仔细的想了一番之后,只能归咎于那天雷雨中练习长枪时,所发的宏愿。

“雷公在上。”

“我霍小山,愿用我十年的寿命,换一次穿越的机会。”

“您能帮帮我吗?”

宏愿落下,他被一道突然出现的血色雷电,劈中了。

手中的合金长枪,瞬间化成了一滩铁水。

发型也直接被电成了超级赛亚人!

一张乌漆嘛黑的脸上,仅剩两个白眼仁滴溜乱转。

“这么……灵吗!?”

“这个秦岭山附近的土地上,果然不能乱发宏愿!”

但等了很久,除了有点困之外,雨中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霍小山有点失望。

回家洗漱完,就躺在床上,着了。

世事非常其妙。

秦岭这块土地,有点邪乎。老人常言:年轻人在这块土地上,要慎言!头顶三尺有神明!

霍小山以前是相信科学的。

这些民间的传说,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

结果,他被民俗传说现实结结实实地上了一课:他穿越了。

那年这个酒肆被雷劈的时候……其实这道雷,只是劈向了这个店家的傻儿子。

店家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跟自己的傻儿子,一起扛下了这一道雷。

大自然的伟力,道行再高的修行者,都是要敬畏一下的。

店家直接当场去世,他的儿子,却被劈的开窍了。

“……”

醒转过来的霍小山,费劲吃奶的力气,把自己的便宜父亲从废墟中拉了出来。

不费这么大劲,不行。

穿越过来的时候,雷公还在他的年龄方面,打了个五折。

当时的霍小山,十五岁而已。

把原主的父亲入土为安之后,他看着手中的地契,银两,还有一身衣服和一柄刀犯了难。

地契是酒肆的地契,银两大概有五十两左右的样子,这些都是小事。

令他犯难的,是那身衣服和那柄刀。

那身衣服,主色为黑色,上绘有飞鱼。

龙鱼陵居在其此,状如狸,因能飞,所以名为飞鱼!

那柄刀,刀身有唐刀和梅花刀的影子,比正常大明民间雁翎刀的刀刃略窄。

不是鼎鼎大名的绣春刀,又是何物?

“这原主的老爹,是个锦衣卫啊!”

“还是个官呢。”

大明的锦衣卫虽然很少见,他但还是见过几个的。

普通锦衣卫出来公办的时候,穿的公衣,并不是飞鱼服。

手中的刀,也不是绣春刀。

大明这样的群妖环伺的环境,自己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身无分文,也没有居所,能去哪里?!

衡量了一下,原主老爹的这个酒馆自己得接下,还有这些银子,自己也得接下。

接下了这些因的霍小山不知道,原主老爹锦衣卫身份这个果,冥冥之中,也是他的。

他找了一些工人,按自己的后世的欣赏水平,把酒馆重新装修了一番。

半年后,这个名叫有家酒肆的酒肆,就在爆竹声中开业了。

霍小山穿越前,是个酒蒙子。

对酒,有自己的一套喝法。

喝的面也比较广。

啤的,红的,黄的,洋的什么都喝。

但大明这里的酒水,确实入不了喉。就像浆水面的那个浆水里,掺进去了一些高度数白酒。

一杯入喉,酸甜苦辣咸,味味俱到,味味俱全。

一杯入魂!

想做好生意,自己酒水的味道,首先要过自己这一关的。

这三年内,霍小山的精力全研究酒和一些小玩意去了。

还真被骚包的他,搞出了一点花样!

他对自己的酒水,很是自豪。

看着这个第一次试酒菜的客人,感觉应该有点故事,霍小山准备给他打个折,顺带问问口感怎么样。

他酿的酒,比大明的其他酒水要烈很多。

但只见大汉喝酒,并未见大汉吃菜。

几个下酒菜,全被带来的小孩,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这……也是一个酒蒙子啊!”

霍小山眼前一亮。

酒的味道,一般人是给不了的中肯评价的,要想要中肯评价,还得找酒蒙子。

晃完酒壶的大汉,一脸的意犹未尽。

“好酒!给我再来一壶。”

“一壶一两白银,客官。”

“酒虽好,但不要贪杯……”

大汉还没听完霍小山的话,嗤笑了一声,打断道:“等下,你说你这酒……一两银子一壶?!”

霍小山听出了大汉口中的讽刺之意,放下了自己手中新添满的酒壶,语气变的有点冷。

“正是。”

“本店良心商家,童叟无欺!”

“小本生意,现银结算。”

大汉看着霍小山已经变冷的脸色,摇了摇头。

“我没有钱。”

说完一甩手,手中的竹筷带着破风声向着霍小山疾驰而至。

“玛德,晦气。”

今日份的品酒顾客不友好不说,还向自己发起了免单申请!

“这为父会惯着你?”

霍小山低骂一声,快速低头躲过飞来的竹筷,再抬首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支火统,对着想吃霸王餐的大汉冷笑道:

“一双筷子,一两银子。”

“加上酒钱,总共三两银子。”

说完掂了掂自己手中比寻常大明火统粗了一圈的火统。

“结账吧。”

原创文章,作者:认证修行的某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30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