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夫人:病娇秦总有读心术》小说章节目录李小苟,秦弧全文免费试读

来人一身蓝色西裤加白衬衫,衬衫外搭着与西裤同色的马甲,身姿挺拔,文质彬彬,只是那架在高挺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在光照下却隐约折射出凌厉的光。

正是秦弧那位几乎无所不能的得力助手兼心腹——刘子清。

王医生闻言怔了几秒,又看了看有些难以反应过来的李小苟,点了点头,“嗯,客气了。”

昨晚火急火燎将秦太太送来的人里头,这位也是随行之人,听他的口气,看来这位秦先生不简单,不知这位秦先生与滨海市的秦家是否有关系,不过这也非他所管的闲事。

在刘子清的安排下,两人转移到了另一间双人病房,王医生吩咐护士给李小苟重新打上了点滴,又给秦弧处理好了后脑勺的伤,并且给他做了一些检查,好在只是轻微的脑震动。

待医生与护士全离开后,病房内便恢复了宁静,李小苟虽然身体已经很是疲倦,但精神上却依旧清醒得不行。

她低头环顾了一下现在的场景,目光从枕边人的脸上转移到刘子清身上,发出了一直强忍着的疑问。

“刘秘书,换双人病房是对的,让我照顾秦弧也是应该的,可为什么好好的双人床硬要拼成一张单人床,这样很不方便!”

她可没有忘记刚刚那几名护士偷偷笑的表情!

“嗯?”刘子清却是细细端详着她,他怎么感觉太太似乎跟从前不一样了,她似乎变得大方胆大了许多,不像以前那样犹如惊弓之鸟一般。

李小苟见他没回答,不满地瘪嘴,“刘秘书!”

刘子清轻咳了两声,一本正经地回道,“太太,我相信秦总会希望清醒的第一眼就看到你。”

李小苟:……

【难怪这人能在秦疯子手下活得这么滋润,瞧瞧、瞧瞧,人这细致周到的办事效率,精准揣摩住老大心思的敏感度!】

“还真是难为你如此废心了。”

刘子清,“太太言重了,作为秦总的助理,这点小小的事不算什么。”

李小苟:……

【我并没打算夸你好吧……】

李小苟闭了闭眼,平静了下心情,转头看向身边的秦弧。

他右手还揪着自己的衣角,脸色苍白,神情算是放松,整个人看着比平时乖巧善良了好多。

这种极致的反差让李小苟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所以……他的情绪一直都是这样不稳定的吗?”她本来想问他生什么病了,但这样似乎又太不礼貌。

刘子清何其聪明,当然明白她真正想问什么,“太太,秦总他并不想让旁人知道他的情况,尤其是太太你,所以我并没有权利绕过秦总告诉你。”

“!”李小苟心头火簇簇往上冒,那你开始干嘛拦着医生,还说什么会一五一十地告知,果然男人的嘴都是骗人的鬼!

刘子清一脸坦荡,“我相信秦总希望将来有一天,他能自己跟你说清楚,我必须尊重他,还请太太见谅。”

李小苟:……

她拽了拽拳头,深吸了口气,挤出个笑来,“见谅,我当然会见谅,刘秘书果然是个实诚又富有责任心的妙人,我老公身边有你,真是三生有幸呢。”

“……”刘子清打了个寒颤,极其严肃地答道,“太太,请不要这样夸奖我,要是被秦总知道,后果会很严重。”

李小苟满头黑线,还要开口时,门口却传来一阵敲门声。

“嗯?”李小苟疑惑地看向刘子清,“我住院的事,你告诉爸妈了吗?”

刘子清脸色一变,一字一句道,“太太,请不要说这种有严重表述歧义的话!”要是被秦总知道,他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李小苟简直无语,但认真想想,刚刚那话确实有些奇怪,又想到秦弧的变态,心里也莫名打了寒颤。

“咳咳,知道了,麻烦你帮忙去看看是谁?”

刘子清暗自松了口气,转身走到门口,伸手搭上门把手。

他一开门,一张昳丽的脸浮现在眼前,双眸流转之间犹如琥珀,男孩捧着一大束百合,灯光斜斜打在他的身上,整个人都似乎泛着一层柔和的光。

那一瞬间,刘子清似乎听见心底有什么炸开的声音,叫他晕头转向,久久无法回神!

“嗯?请问李小苟是在这间病房吗?”凌鹿被这般风度翩翩的男人盯着,脸色也不免有些发红,但更多的还是疑惑,奇怪,护士明明说是这间病房啊!

清脆的嗓音带着男孩子特有的清朗,动人心弦!

刘子清握着门的手微一紧,察觉到这边动静的李小苟忍不住探头问了句,“刘秘书,是谁?”

她的声音一出来,原本还疑惑不解的男孩子立刻喜笑颜开,仰头朝刘子清道,“先生,我是小苟的同学凌鹿。听说小苟生病了,能让我进去看望一下吗?”

刘子清心又是一跳,好半晌才稳住心神,面上却是丝毫不显情绪,他缓缓退到一边,“进来吧。”

凌鹿笑着道了谢,跟着他走了进去。

李小苟看见他后,眼睛都瞪大了,哇哇哇,美少男啊!

凌鹿被她盯得浑身发毛,“小苟,你怎么了?这样看我!”

李小苟倏然回神,“咳咳,没什么,就是这么多天没见,甚是想念。”她想起来了,这不就是那个“学长”么!

原本中稍微提到了一点,原来搞半天秦弧说的狗男人就是他……

李小苟下意识地看了看身边的秦弧,愈发无语,原文中,这美少男就是出现了一次,就是推动秦弧发癫的工具人,根本没描述他任何的性格外貌,没想竟然是这么美的一个男孩子,难怪秦弧这变态会嫉妒到发狂!

凌鹿夸张地摸了摸手臂,“你、你别这样,我瘆得慌!”

李小苟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再次出现,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无法控制了,而且——

有个这么好看的朋友,她可太幸福了,哇哈哈哈哈哈!

“啧,小鹿儿,你真是一点玩笑也开不了。”

凌鹿无比惊悚地瞪着她,“你你你!”怎么突然变了个人似的?这还是那个娇娇柔柔,连说话大声点都怕吓着蚂蚁的软妹子?

李小苟这才意识到自己吓着他了,重重咳了声,道,“你先把花放下吧,我们再慢慢聊。”

凌鹿奇奇怪怪地扫了扫她,转身将花递给身后的刘子清,“麻烦你了。”

刘子清被他那笑又是一晃,勉强镇定住心神,“客气了。”

他伸手接花时,两人手指不小心触碰到,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潮水般铺开,两人触电般地松开手,各退了一步。

李小苟奇怪地打量着他们,“怎么了?”

“没事!”

“没事!”

异口同声的回答,李小苟更加狐疑了,“嗯?”

凌鹿耳根泛红,有些无所适从。

刘子清轻咳了一声,看了一眼秦弧,与李小苟交换了个眼神,便转身找花瓶插花去了。

凌鹿松了口气,目光落在她身边的秦弧脸上,诧异又害怕,“他……”

李小苟摆了摆手,“不要紧,他这一时半会醒不过来,你别担心。”看这情况,秦弧肯定折腾过凌鹿,要不然人家干嘛这么害怕。

凌鹿看了看她,拉开椅子坐下,“你不用愧疚,他也没把我怎么样。”也就是用蛇吓了吓他而已……

李小苟眨了眨眼,抬手要拍他的肩膀,却被他迅速躲开。

“……”

凌鹿嘿嘿一笑,尴尬而不失礼貌,“呵呵,咱们说话就行,不动手不动手哈。”

李小苟重重吸了口气,收回的手转而狠狠捏了捏秦弧的脸。

【都怪你,害我不能逗小美人!】

凌鹿瞪大了眼睛,像是看怪物一样看她。

李小苟不解望向他,“怎么了?”

凌鹿忍不住朝她比起了大拇指,“真正的勇士……”

李小苟立马就有些飘飘然了,捏秦弧脸的手更勤快了,“哈哈,那当然了,毕竟是我自家老公嘛!”

“!”凌鹿惊,“你不是说他只是你男朋友?!”

李小苟:额……感情原文女主还没向外界暴露他们真正的关系?

“那什么,爱称爱称嘛!”

凌鹿:“呵呵,你…偏好真奇特。”这样的疯子都敢爱,牛逼!

李小苟有苦难言,又不是她想的,她也是个没自由的农奴好不好!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住院了?”

凌鹿眨了眨眼,“阿嘞,你告诉我的啊,你自己看。”

说着,他将手机微信的聊天记录翻出来推到她跟前。

李小苟一瞬间头皮发麻,僵硬地扭头看着床头柜上自己的手机,像是看见恶鬼一样惊恐!

怎么可能,她昨天到现在都没碰过手机啊!

原创文章,作者:钱多多爱吃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23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