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装先生,你是不是暗恋我》小说章节目录秋言,祁安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戎装先生,你是不是暗恋我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睡香香

简介:【甜宠,治愈,温暖向,特种队长男主VS干练女总裁】一场乌龙相亲,十项全能,不苟言笑的黄金单身队长严秋言快速脱单。可身为商人的迟碧霄总是在权衡利弊,举棋不定。这可怎么办?于是,五个月后的某一天,严秋言拖着一条受伤胳膊赖进了她家——“我受伤了,动不了了,疼,要亲亲。”刚硬沉稳时而油嘴滑舌的大队长遇上清冷干练女总裁。

角色:秋言,祁安

《戎装先生,你是不是暗恋我》小说章节目录秋言,祁安全文免费试读

《戎装先生,你是不是暗恋我》第1章 又是那个梦免费阅读

漆黑的夜,正值月初,一弯月色起不到丝毫照明作用,只透过黑晃晃的树枝投下几缕影影绰绰的灰黑晕影。

迟碧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个时间出现在学校里,依稀记得好像打了个盹,忽的睁眼看到的便是这幅景象了。

寂静无声的学校,衬得这夜色越发清冷。

奈何胆子再大,也扛不住这诡异的事件,她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这条平日再熟悉不过的小路,暗夜里却是看不到尽头。

“四下无人,往前走走吧。”她嘀咕着。

刚抬起脚,一束明黄色的强光倏地从天边直直照射下来,瞬时间恍若白昼,惊慌中她眯着眼后退了两步。

再低头,青石板上的花纹清晰可见。

这突然出现的光束好似某个灯塔的探照灯,不知光源在哪,但稳稳地落到了迟碧霄面前的小路。

“看来是有人有意为之。”她自言自语道。

适应了强光后,她顺着小路向前走去。

不出所料,每走一步,光束便缓缓向前移动,与她始终保持着一米的距离。

终于走到了一栋楼前,光束停了下来,不出两秒变得浅黄而朦胧,如同晨间的薄雾,渐渐淡去,最终消失不见。

迟碧霄抬头,“这不是教学楼么,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光束散去,整个天空又漆黑下来,眼前的教学楼不似白天里人声嘈杂。

乌黑一片,静静地立在学校中央。

她仰视着整栋楼,突然发现三楼的一个窗户闪着微弱的光,像是烛光,又像是老式灯泡的暗黄色灯光。

深夜里,那扇窗户显得越发明亮。

迟碧霄就像是被吸引了一样,不由自主地一步步走进教学楼,脚步声回荡在整个楼里。

接着她上了三楼。

朝着一扇不知从何而来的木门,直直走了过去,推开,那光,从门缝里瞬间四散开来。

桌子上,窗台上摆满了蜡烛,明亮却不晃眼。待看清楚屋子里的陈设,迟碧霄吃了一惊,这根本不是教室。

放眼看去,和教室差不多大小,只有一张方桌和一个梳妆台。

不知是不是因为烛光的缘故,那梳妆台上的镜子仿佛是一面铜镜,方桌上摆放着两个琉璃花瓶,看得出花色极美。

迟碧霄环顾一周,这才发现,左手边似乎还有一个房间,入口被一扇雕刻精美的木质屏风遮挡着。

她没多想,不费力地推开屏风,走了进去。

依旧是满眼的烛光,迟碧霄余光瞟见窗户边有两坨黑影在移动,她心里一惊,定睛一看,竟是两个大活人。

那两人听见动静,缓缓转过身来,一男一女,他们微笑着,像是等候已久。

“你来了。”那女人的声音如甘泉般清甜,语气如同是在对着一位故人说话。

迟碧霄一时间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我叫月犀。”“我叫月澈。”

“我叫迟……碧霄。”她没有害怕,倒是有点不知所措。

“我们是两兄妹,今天在这里,就是在等你,”他们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向迟碧霄走进,待走到她眼前,她这才清楚地打量他们。

两人都穿着棉麻质的长衣,烛光下泛着微黄色,怎么看怎么不像是现代人的装扮。

兄妹俩最多20岁的样子,相貌极美,他们站在那里,总给人一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错觉。

“你们为什么等我?”

“准确来说,是等那个有缘人。”

……

迟碧霄还未来得及说什么,月犀和月澈就走了出去,她只好跟了出去。

“这两人走路怎么总像是在飘一样…”

“怎么了?”月澈扭头问道。

“噢,没什么。”迟碧霄尴尬的吐了吐舌头。

前面的月犀弯起漂亮的朱唇,无声了笑了笑。

绕过屏风,迟碧霄又是一惊,方桌不知何时不见了,竟多出个沐浴的木桶,里面是热气腾腾的水,上面飘着一层她没有见过的花瓣。

“难道这里还有别人?”迟碧霄心想,她偷偷用余光看了看四周。

像是看出她在想什么,月犀开口道:“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你来说有些匪夷所思,但你应该感觉的到,我们没有恶意。”

越来越奇怪了,迟碧霄捋不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她眼前的热水好像有股神秘的力量吸引着她,她直直地盯着木桶,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月犀和月澈见状,回到了另一个房间。

迟碧霄没有多想,她褪去了身上的衣服,泡进了热腾腾的水里。

“真是舒服!”她不由得感叹道。

水没过了她的脖颈,仿佛全身都在呼吸一般,每个毛孔都在吸收着花瓣的汁液。

她好像从来没泡过这么舒服的澡。

昏黄的环境下,不知从何飘来的淡淡清香,迟碧霄闻着香味,昏昏欲睡。

不出几分钟,她彻底熟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迟碧霄揉揉双眼,盯着白亮的天花板。

“又是这个梦。”她感叹着。

自从高二后,她总是做着同一场梦,反反复复,梦的开头都是漆黑的夜,梦的结尾也都是昏睡过去。

梦做多了,好像真的发生过一样。

她已经习惯了,白天的事太多,起床后无暇再去想梦的事了。

说来也奇怪,自从第一次做这个梦后,她感受到自己身上发生了很多变化。

她越来越优秀,学习成绩从班里第一一跃成为年级第一,并且稳居到高三毕业。

高考顺利考上了国内一流学府的经济学专业,大二时学校推荐去英国做了交换生。

别人都以为她要留在国外发展了,没想到大四回来搞起了餐饮。

从一个小商铺到正规的餐厅,从餐厅到连锁店,再到管理祁安市顶级的五星级国际酒店,迟碧霄用了八年时间。

从21岁一直到28岁,过去的八年在迟碧霄这里,好像是经历了十六年之久的时光。

最忙的时候,一天24小时可以过成48小时,72小时。

生活就是一锅汤,总有熬出头的日子。

这不,现在就熬出来了,还“熬”来了一个男朋友。

半个月前的一个上午,迟碧霄从家出发去见一个客户,事先没有安排,所以就近选择了一家西餐厅。

早到了十分钟,她点了两杯咖啡,静静地等着。

这样的商谈每周都有,一张干净的桌子,两把椅子,对面不同的人,对她来说没有什么特殊的。

严秋言就在这个时候迈着长腿,三步跨两步走过来,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迟碧霄听到动静,扭过看向窗外的脸,看到严秋言的一瞬,她有些吃惊。

“应该是位中年男人。”她心道。

看着这个坐的笔直的男人,迟碧霄有些不解,正准备开口时。

“你好,我是严秋言。听我姑姑说你是个爽快人,我也不喜欢绕弯子,就开门见山了。我工作繁忙,怕是没有时间谈恋爱,不敢耽误女孩子的时间,所以今天这顿饭我们就当交个朋友。”

迟碧霄听着一长段话,总算是听明白对面的这个男人找错人了。

他是来相亲的。并且还不太乐意。

迟碧霄心里冷笑了一下,她轻轻的挑起右眉,道:“这位先生,我想你……”

“迟总,不好意思,哎呦我的天,我来晚了。”一个中年男人匆匆跑进来,喘着粗气,缓了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堵车!”

两人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穿着碎花裙子、戴着伞一般大遮阳帽的女生也紧跟其后,跑了进来。

迟碧霄看着这两人,活像是从海边飞奔而来的。

四个人目瞪口呆。

弄清楚后,迟碧霄和中年男子上了餐厅的二楼。

原来是迟碧霄坐错了位置。前几天感冒没有完全好,早起有些头痛。

二楼18号桌,被她看成了一楼。

不知是天意,还是偶然,闹的这场乌龙,竟给她的人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从楼上下来,送走了客户,迟碧霄正准备去停车场时,余光却看见严秋言大步流星朝她这里走了过来。

她干脆转身站定。

不出两秒,严秋言就站在了迟碧霄面前。

“我叫严秋言。”

“你刚刚说过了。”

迟碧霄不知道他的目的,心里生出一丝好奇。

“可是你还没有说你的名字。”他的声音清澈干净,带点少年气,可又不失沉稳。

她这才仔细打量他。

她身高167,踩着6厘米的高跟鞋,虽然两人距离不近,但是她还是得稍稍抬头仰视着他。

“这男人好高。”她心道。

他的长相和声音相符,乍看像个大学生,尤其是这身休闲装的打扮。

眉眼生的有些狡猾,可他站在身边,无端端就给人一种压迫和威严的感觉。

“长的像20,气质像30。”短短几秒这是迟碧霄给严秋言的评价。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他又重复了一遍。

说这话时,他面露微笑,周身威严的气场散去了一大半。周围路过的几个女孩子回头看了好几眼。

这样身高这样长相这样气质的男生,确实不多。

当然,像迟碧霄这样年纪不大就事业有成的女性,也不多。

“你好,我叫迟碧霄。”她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道。

“迟小姐,冒昧地问一句,你结婚了么?”

“没有。”迟碧霄也是个爽快人。

“有男朋友了么?”

“也没有。”她倒要看看他想干嘛。

“迟小姐,我有个提议。”

“噢?不妨说来听听。”与客户交谈的时候,她听到的最多就是“我有个提议”。

不管什么提议,她都会面露微笑,这是她的经营之道。尽管现在她已经是祁安市五星级酒店的总裁。

但是她是怎么一步步走到现在的位置。

她知道。

微笑地面对拒绝,面对失败,面对驱赶。

她没有富家千金那样一上来就接管家族企业的资本,所以也没有那样的傲气。

尽管她给人的感觉永远是冷静的、高贵的,美丽的。

这是她多年来一点点形成的外壳,用来伪装自己,喝退对手。

“我缺一个女朋友,迟小姐也是单身,不妨我们组建成一对恋人。你觉的如何?”

严秋言说的不急不慢,这样冠冕堂皇的话从他嘴里出来,居然正经极了,没有一丝开玩笑的味道。

迟碧霄这么些年来什么人都见过,严秋言这样的在她看来不算奇葩。

她只是有点好奇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据我所知,严先生今天是来相亲的。”

“是这样,那是亲戚朋友家的女儿……”他好看的眉头一皱,说的模棱两可,倒像是在解一道难题一样。

迟碧霄似乎知道他在说什么。

“所以,如果一定要有个女朋友,我愿意找一个和家里没关系的。不知道,迟小姐相中我了么?”

他用了“相”这样的字眼,惹得迟碧霄轻笑出声。

其实她没想过要找男人,这些年她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

商场上的男人没有一个给她留下好印象的。

这样的人见多了,便觉得世界上的男人大多如此。

就算表面不是,内在的灵魂也是猥琐的,无趣的。

她讨厌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父母看她一心扑在事业上,倒没有硬催过,偶尔提起来,迟碧霄也不遮遮掩掩,直接了当,“我不缺钱不缺爱,找男人干什么?”

父母咋舌,“好吧,随你。”

生平第一次,在只认识一个人不到一小时的情况下,她居然,居然有点动摇?

什么鬼!

见迟碧霄迟迟不说话,严秋言又道,“你放心,假如我们在一起,我一定不会干涉迟小姐的私生活,我也会尽力扮演好男朋友的角色,必要时候迟小姐回家陪我吃顿饭就行。”

合着两人只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

倒也轻松自在。

“这么说,我和你在一起,等于帮了你,那我有什么好处呢?”商人就是处处都要考虑到自己利益。

“或许逢年过节可以堵住你家亲戚的嘴。”

又或者,谈合作的时候,不用再被问道迟总的理想型了。她想。

后面还说了什么,迟碧霄忘记了。

她只记得,鬼使神差地,两人居然真的“在一起”了。

像极了上一辈父母的婚恋,相了一面就定了终身。

原创文章,作者:睡香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20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