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皇万岁》小说章节目录林宇,闻礼永全文免费试读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臣跪拜,不论是声音还是态度,都与之前天差地别,从这一刻开始,他们真正的,把林宇当成了一个帝王。

“诸卿平身。”

看着分成三列的群臣,林宇心里也是佩服至极,看来不论是什么时代,能混在塔尖的人,都不是俗人啊。

“今日,朕只说一件事,眼下宋黑子还在城外虎视眈眈,这是目前最紧要的问题,所以自今日起,政事就先交由处置,务必要保证城内的安稳。”

“诺”

闻礼永站出,应了一声后,转而问道:“陛下,之前下狱的那些官员该如何处置?”

经他这么一提醒,林宇才想起了那一百多个左党之人,如今左丘陵也死了,他们的家也被抄了,但这些人,他还不想轻易放过。

“这样吧,就由监察署领头,御史台大理寺刑部协从,共同成立一个联合调查组,这一百多个人,就交由调查组负责,该杀杀该放放,但就一点,罪责必须要清楚,不仅是他们要查,家眷亲属,也要查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臣等遵旨。”

魏天明心中一阵苦涩,从这些人的家中,共搜出了上千万两纹银,这可是国家几年的赋税了,就凭这一点,他们全都就该杀了。

如今林宇不仅要杀他们,还要清算他们的家眷,这就是一箭双雕。

左丘陵权倾朝野十几载,这些人跟在他身后摇旗纳威,伤天害理之事没少做。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他们的家眷做的那些事情,更是罄竹难书,像什么强抢民女、贱淫妇女、强取豪夺,那都是算是小意思了。

如今拿他们开刀,刚刚好平民愤,息民怨,顺便杀鸡儆猴,让现在的这群人收敛收敛。

这是其一,其二就跟他有关系了。

自古以来,朝堂之事,明面上看似大家水火不容,但背地里,那也是盘根错节,互相之间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也不会真正的下死手。

而如今,要是杀了这一百多人,那监察署,不论是跟文官集团还是武将集团,都将走到对立面。

从此,他魏天明就是林宇握在手里的一柄刀,也就是所谓的孤臣,如果不跟紧林宇的话,那朝中之人,就会将他吞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能看到这一点的,不止是魏天明,朝中大部分人都明白林宇的心意,所以,不论是文臣还是武将,大家下意识的就和监察署的人,拉开了一点距离。

魏天明见此,心里更加的苦涩,而林宇则非常的满意,这就是他要的效果。

“好了,今天过后,这朝会就暂时停了,诸卿可还有什么事?”

瞅着没人说话,林宇看了一眼汪明后,起身就走。

“退朝!”

在看不到林宇的影子之后,群臣立马叽叽喳喳的议论了起来。

瞅着闻礼永几人的眼神,魏天明暗叹一口气,带着监察署的人,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中,黯然离场。

事情林宇已经交代了,不论愿意不愿意,魏天明都得办,并且还得尽心尽力的办。

如今政事交给了内阁,林宇的心思,则全放在了军事上。

“邢国公,依你看,要想守住长安城,得需要多少人?”

太极殿内,林宇背手而立,看着雨滴从雾蒙蒙的天空中落下,李振观站在他的身后。

他们李家,是武人出身,所以李振观从小熟读兵书,虽然没有带兵打过仗,但也算是个知兵之人,林宇的这个问题,他早都琢磨过无数遍了,当下想都未想,直接脱口道:

“要想万无一失的话,起码需要十五万人?”

“哦?”林宇转身看了一眼李振观,莫名道:“要是像三营禁军那样的老弱,需要多少人?”

李振观心里一突突,猜不透个林宇是什么意思。

“陛下,禁军…禁军糜乱至此,臣有罪!”

说着李振观就跪了下来, 他执掌五军都督府十几年,禁军糜乱至此,和他也或多或少有点干系。

“起来吧,朕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你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能维持一个烂摊子这么多年不散架,国公辛苦了。”

“陛下……”

李振观的眼睛一红,立马涌出了一些泪水。

实在太让人感动了,他的林宇的忠诚,立马拉满。

“叫你过来,是想商讨商讨军事堂之事。”

令小黄门搬来一椅子之后,二人各自落座,林宇接着道:“如今,长安城内,只有两部兵马,一个是三营禁军,一个是御林军。”

“你老老实实告诉朕,禁军内,可战之士有多少人。”

李振观想了想,咬牙道:“不足三万人。”

林宇默然点点头,这倒还出乎他的意料了,原以为不足万人呢。

御林军目前共有一万人左右,也就是说,现在能战之士,勉强有个四万多人。

要想守住长安,起码还得需要十万人。

如今雨虽然还在下,但保不齐什么就停了,退一万步讲,就算是真的会下一个月,想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征招十万人就已经很困难了,更别说还要训练了。

林宇想想都头痛!

这军事堂,必须得立马拉起架子来了。

“你将五军都督府精简一番,先并入军事堂内,同时,朕会在军事堂内成立一个军调科,行监察之事,人员我会从御林军内抽调。”

“诺!”

李振观秒懂林宇的意思,这是在警告他。

“只给你一天时间,明日这招兵之事,就交给你了。”

“陛下放心,老臣定当不负皇恩。”

该说不说,李振观的态度还是不错的,在八位国公之中,林宇最喜欢的最欣赏的就是他了。

虽然他看起来不够精明,但这人,为人处世没得说,不论是说话还是行事,都是进退有度,那方寸把握的,简直是一绝。

君臣二人,就军事堂的事,一商量就商量了一整天。

就在他们商量的时候,刚刚成立了一天的监察署,在长安城中,到处乱窜,每到一处,皆是哭天喊地鬼哭狼嚎之景。

魏天明的监察署,主体是并入的都察院,而后还吸纳了一部分御史台、大理寺、刑部的人,这几个部门本就负责刑罚断狱稽查之事。

他们又和天牢那些人,同殿为臣数十载,谁家有过啥事,大家都门清。

所以这查吧,也没啥好查的,按照名单抓人就是了。

抓来都不用审,把刑具一亮,他们就痛哭流涕的自己交代了。

一天的时间,监察署一刻不停,抓了拢共有一千多人左右,整个官场一时风声鹤唳。

等到政事堂三部门的人,到监察署的时候,人家基本上已经审完了,口供什么的,一应俱全,现在只需要定罪就好。

这等雷厉风行的手段,可是让三部门的人开了眼界,同时,也让所有官员都对监察署的人,有了敬畏之心。

等到了晚上的时候,这场抓捕风暴,更是愈演愈烈。

特别是在魏天明亲自带人,将政事堂几人带走之后,闻礼永身为内阁首辅坐不住了。

他也知道,没有林宇点头,魏天明不敢将火烧向政事堂,所以连忙就进了宫,但却连林宇的影子都没见着,没办法,只好又蔫蔫的回了政事堂。

“陛下,闻大人出宫了。”

林宇点点头,对着汪明吩咐道:“你去监察署一趟,告诉魏天明,挑几个典型就够了。”

“诺”

汪明走后没多久,林宇正想去后宫跟那几个太妃请安的时候,冯森却又来了。

“末将,参见陛下。”

“可是宋黑子有什么异动?”

林宇紧张的问道,他现在最怕宋黑子攻城,现在一切刚刚步入正轨,只要给他一个月的时间,那长安城就将稳如泰山。

“是”冯森下意识的点点头,见林宇眉头皱成了一团,又赶忙解释道:“刚刚从城外送进来一封书信,宋黑子想要和朝廷和谈。”

“和谈?”林宇的眉头更加的皱了,如今的这种情况,还有什么好谈的。

“是,这是书信!”

林宇接过小黄门递来的书信,连忙看了起来,他倒要看看,宋黑子想玩什么花样。

在信中,宋黑子先是抱怨了一番朝廷,说什么要不是朝廷逼得活不下去了,他也不会干这造反的买卖。

他所求的,只不过是吃饱饭不饿肚子罢了,当皇帝什么的,他压根没想过,但事到如今,有些事也由不得他了。

不过他对于林氏皇族,还是非常的尊重的,如果林宇能够开门归降的话,他可以留林宇一条命,甚至还能封个闲散王爷,富贵一生。

这是利诱,剩下的就是威逼了,比如林宇要是顽抗到底的话,那等他进了城,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

宋黑子也知道新继位的皇帝,是个十五岁的小屁孩,所以在最后,还以长辈的口吻,说了林宇几句。

看完信之后,林宇的脸黑成了一团,这该死的宋黑子,也太瞧不起他了,居然一副老子训儿子的口气,这让林宇很生气。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是怎么知道长安城内换了个皇帝的。

在先皇驾崩之前,长安可就封城了,这消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

林宇阴着脸看着冯森,这看的冯森直接坐立不安。

“这信你看过了?”

“是”冯森不安道:“陛下勿扰,这宋黑子,只是逞口舌之快罢了,臣迟早有一天,将他押到陛下面前。”

冯森的忠心,让林宇的心情好了许多。

“上将军误会了”林宇摆摆手道:“朕纳闷的是,这宋黑子,是怎么知道先皇驾崩的?”

林宇这么一提醒,冯森立马明白了。

“陛下是觉得,城中有人通风报信?”

林宇点点头,惆怅道:“如果报信的是左党之人,那是最好的,可如果不是,那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啊。”

冯森不明白啥是定时炸弹,所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你回去之后,就安排人……”

林宇在冯森耳边一阵低语,听得冯森频频点头。

“诺,那陛下,这信如何处置?”

呵呵……林宇冷笑道:“既然他想谈,那就谈谈吧。”

原创文章,作者:无敌大西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15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