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皇万岁》小说章节目录林宇,闻礼永全文免费试读

“陛下,陛下,该上朝了”

正做美梦的林宇,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最先入眼的,是一金棺,那闪烁的金光,刺的林宇瞬间头晕脑胀,顺势就往后栽了过去。

正在他以为要狠狠地摔一下的时候,一双苍老有力的大手,稳稳的扶住了林宇。

“陛下,没事吧”

内侍省首领太监汪明,双眼红肿一脸疲惫,但看向林宇的眼神,却充满着关怀。

瞅着一脸慈祥的老太监,林宇的脑袋立马变得清醒。

原来,这不是在做梦,他真的是穿越了。

“唉,我……朕没事。”

当皇帝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昨天,因为他总是下意识的自称我,搞的闻礼永又喷了他一个小时。

“陛下,卯时了,该上朝了。”

林宇沉默的点点头,守了一夜的灵,虽然又累又乏,但今天这个朝会很重要。

可以说,不论是大齐的命运,还是林宇的命运,都在今日的大朝上,见分晓了。

虽然大齐这艘破船,已经风雨飘渺,眼瞅着就要覆灭了。

但皇宫之中的气氛,还算是平和,不论是宫女太监还是侍卫,都还恪守着尊卑。

穿着宽大厚重的衮服,正襟危坐于步辇之上,林宇像是一具人形木偶一样,任由几个身材壮硕的侍卫,抬着前往明安宫。

走在狭窄的甬道内,除了雨滴打在步辇顶的声音之外,所有人都默不作声。

两侧高高的宫墙,在这日月交替的氛围中,就像是一座无形的监狱一般,林宇突然觉得有一丝压抑。

明安宫外殿,人潮汹涌。

今日大朝,其实也算是林宇的登基大典,但以目前的形式,登基典礼是办不了了,只能以朝会的形式,来恭贺新帝。

这一道程序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只有在百官的面前,宣读继位诏书,这皇帝,才算是名正言顺的。

所以今日,只要还没有逃跑的官员,不论是官职品级大小,基本上都来了。

四百多个官员,挤在一起,看着有点嘈杂。

但只要稍微一细心观察,就能看出,这些人分为了两股势力,互相之间泾渭分明。

“左相,我感觉今日这朝会,怕是不简单啊。”

刑部尚书张赣道,看着前方老神在在,闭目养神的闻礼永,浓眉微微一皱。

经他这么一说,当朝丞相左丘陵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沉默几息之后,左丘陵对着张赣道吩咐道:“传下去,上朝之后,让我们的人先不要吱声,看看闻礼永这老不死的,想要玩什么花样。”

“是”

在张赣道走后,左丘陵如毒蛇紧盯猎物一样,冷冷的看着闻礼永的背影。

过了十几息之后,闻礼永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猛的转过了身。

两人四目相对,各自的眼神中,都掺杂着一些莫名的东西。

就这样看了几息之后,二人突然又满面春风的互相拱了拱手,那笑眯眯的模样,就好像是多年老友一般。

开朝……

随着小黄门的一声高呼,不论众人心里是个什么想法,但面上都是一副严肃恭敬的样子。

林宇坐在赤金打造的御座上,除了觉得非常的有分量之外,再未发现一丝优点。

正当林宇挪动屁股,企图找到一个舒服姿势的时候,群臣已经整齐划一的进入了殿内。

众臣行礼!

汪明中气十足的一声高呼之后,众臣直接跪下,齐声高呼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四百多人,齐声高呼万岁,这种山呼海啸的感觉,让林宇的胸膛,直接冒起了一股火焰。

他现在明白,为什么皇帝这个位置,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了。

这一瞬间,昨日还在费心费力筹划逃跑的林宇,立马将这等想法抛之脑后。

他不逃了,他要做皇帝,他要做个堂堂正正的皇帝。

“咳…陛下”

瞅着林宇,迟迟未说平身,汪明隐晦的用拂尘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胳膊。

猛的回过神之后,刚刚立下壮志豪情的林宇,假模假式道:“众卿平身”

“谢陛下”

闻礼永被身边一人扶起之后,欣慰的看了一眼林宇,虽然刚刚他只说了一句话,但那话中自带的气势,颇有昭帝的几分神采。

齐昭帝,就是林宇的祖父:林天戌。

他在位二十五年,在他的治理之下,天下吏治清明海晏升平,大齐的国力,到达了顶峰。

正是因为有昭帝留下的丰厚家产,林宇的这个便宜老爹,才能安安稳稳的挥霍这么多年。

想想那用纯金打造的棺材,闻礼永羡慕之余,又是一阵愤慨。

正当闻礼永出神的时候,汪明拿着圣旨,开始了富有激情的朗诵。

“大齐天佑十五年,帝昭曰:吾林波佑,在位十五余年,上愧祖宗下愧子民。

今暴病缠身,算是天理轮回罪有应得。

如今天下纷乱,百姓流离失所,其罪,皆在吾身。

今吾以己身,谢罪于天下,在吾死后,不必大葬,金棺皆融,不得陪葬一金一银,置一凉席敷面即可。

朕自知罪孽深重,然,太子生性纯良天资聪慧,若为君,定胜朕百倍千倍。

今,传位于太子林宇,望诸君尽心辅佐,我大齐四百年国运,今皆托付于诸君。

吾与诸位,君臣十余载,望诸君,惜往日之情,念今日之意。

帝,亲笔绝辞。”

当汪明念完之后,再也控制不住情绪,虽未哭出声,但早已泪流满面。

而众臣和他差不多,或真情,或假意,全都直接嚎了起来,那眼泪珠子清鼻涕,说流就流,看的林宇一愣一愣了。

这么多人哭,他不哭两下,感觉也不好,但林宇酝酿了半天,还是一点眼泪都没有,反倒还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一下,他对这些人更是钦佩至极了。

这群人,生错了时候啊,就这杠杠的演技,要是放在他那个时候,恐怕奥斯卡小金人,能拿到手软。

哭了半晌之后,众人才慢慢停止啊嚎丧。

而林宇这时候,终于酝酿出了两滴眼泪,在群臣看向他的时候,适时的流了下来。

这种无声的悲伤,让林宇胜了群臣一筹。

哽咽了两下之后,按照昨日和闻礼永商议好的步骤,林宇开口道:“先皇龙驭宾天,按理是该举行国葬的,但如今国事艰难,就按先皇遗愿,一切从简吧。”

“诺”

众人齐应一声之后,林凡看了礼部尚书侯海亭一眼,按照昨日商量好的,他立马站出来,对着林宇道:

“陛下,国葬可以一切从简,但先皇的谥号,却刻不容缓,今日必须得拿个章程出来。”

林宇一副言之有理的模样,点点头问道:“楚国公是礼部尚书,不知你觉得,先皇该上何等谥号?”

“回陛下,昨日臣,已经同礼部的同僚,连夜商议出来了几个”

“哦,说来听听”

“愍、怀、思、安”

侯海亭刚说完,众臣就立马低声议论了起来,那嗡嗡的声音,就跟闯进了苍蝇窝一样。

这谥号,其实昨晚就已经商量好了,今天之所以在朝堂上商议,其实就是个引子,专门用来钓鱼的。

林宇既不懂谥号有什么用,也分不清楚好坏。

但看许多大臣阴霾的脸色,就知道,这几个谥号,怕是大有说辞。

“陛下”

正在林宇暗中观察群臣的时候,一个身穿绿袍的三品文臣,义愤填膺的站了出来。

“臣,觉得这几个谥号不妥。”

“哦”林宇看了一眼他,问道:“卿家是?”

“臣,大理寺左侍郎朴东武”

林宇看了一眼侯海亭,再问道:“朴卿,觉得有何不妥?”

林宇本来就是随口一问,他也不知道这谥号是好是坏,但没想到,这朴东武一听,跟受了什么刺激一样,直接红着眼怒斥道:

“陛下所言何意?刚刚宣读的遗诏,名为传位诏书,实为罪己诏,这代表先皇已有悔过之意,如今上平谥,岂不是又陷先皇于不义之境。”

朴东武一阵激情四射的口喷,让林宇一脸懵逼,他茫然的看向了闻礼永,不明白这到底是个怎么回事。

“陛下”

闻礼永先是行了一礼,而后淡淡道:“先皇虽有过错,但圣人言,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先皇在仙逝之际,能明示天下自己的过错,上平谥有何不可?”

“荒诞至极”

朴东武像个被激怒的狮子一样,丝毫不顾及闻礼永的身份,指着他的鼻子就是一通大骂。

而闻礼永却不搭理他,一副你骂任你骂,我自巍然不动,这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又激怒了一些大臣。

十几分钟的时间里,前前后后站出了二十来个人,这些人的品级都不高,看起来非常的年轻。

但学问却很深厚,骂了这么久,居然都没有一句重复的。

“够了”

林宇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一副不爽的样子。

外面还有宋黑子的三十万人马呢,这群人因为一个谥号,在这吵了半天,就这种方式效率,安能不亡国。

在所有人闭上了嘴之后,林宇从四个字中,随便挑了一个。

“侯海亭”

“臣在”

“谥号就定怀吧”

侯海亭一愣,这和昨天他们商量好的可不一样啊,他下意识的看向了闻礼永。

见老大一言不发,他也就应了一声,退回了队列。

身为丞相的左丘陵,跟闻礼永一样,一直老神在在的养着神,从刚才的谥号之争,他已经闻出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恐怕接下来上演的,才是这场大朝,真正的好戏。

原创文章,作者:无敌大西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15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