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怎遇潮落》小说章节目录苏眠,夏瑜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潮汐怎遇潮落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乔安辞

简介:她被人陷害谋杀了沈天王未婚妻,让苏眠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她跪在雨里只想得到他的信任,没想到她以为的救赎却是再次将她拉入万丈深渊,万劫不复之人…他亲手将刚刚满18岁的苏眠送入女子监狱。经历了五年的牢狱生活让她越来越没有脾气,当她心死早已恨透他时 ,他说爱她?苏眠:你这辈子都不会得到我她不惜整容也要逃离他的身边。当苏眠冰冷的身躯躺在他怀里,他慌了…

角色:苏眠,夏瑜

《潮汐怎遇潮落》小说章节目录苏眠,夏瑜全文免费试读

《潮汐怎遇潮落》第1章 陷害免费阅读

“苏眠,今天你终于成年了,祝贺你呀!”在吵杂的KTV包厢里一个女声打破了原来的吵闹,周围的人都望着她。

苏眠本来打算的是待一会就去找沈煜风的,结果眼下她的死闺蜜举着红酒向她说祝贺的话瞬间一群人都来敬她。

千杯不倒的她此时头居然晕了起来,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夏瑜坐到她旁边问“这就不行了?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好。”苏眠红晕的脸此刻如剥了壳的鸡蛋白净透亮。

夏瑜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脸上却依旧是一副担心的模样。

苏眠,你可不要怪我!

夏瑜将苏眠扶起,此时的苏眠几乎一半的身体都靠在了夏瑜的身上。

“各位,眠眠有点不舒服我就先送她回去了,你们继续玩。”夏瑜的职业式微笑让人看不清真假。

“瑜姐路上注意安全。”夏瑜将人轻轻的放进车里。开着法拉利G4平稳的行驶着,一上车的苏眠就睡的不省人事。殊不知这个方向是与他家相反的方向…

一辆法拉利G4开进了一栋独立的小别墅,进去不到十分钟便离开了。

谁也不知道这辆车到底是干嘛的,为何来去匆匆…

光刚划破东边的幕布,一束光射进别墅里。

“啊?!!”一大早上被水泼醒的苏眠非常不开心,是谁要害她感冒?!当看见前面的人是自己最爱的沈煜风时她开心的伸出手想抓住他的手时,“啪”!沈煜风一巴掌打在了苏眠的脸上,霎时苏眠的右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

“??”苏眠搞不懂沈煜风打自己干嘛 是她不该碰他吗?

“沈煜风你打我干嘛?有病吧!”苏眠一时间委屈全部涌了上来,却愣是没哭反倒骂起沈煜风来。本小姐是你能打的吗?生气啊!!

“苏眠 ,你可真行,连朋友都可以下狠手。”那一刻苏眠看见了沈煜风眼里的厌恶,那一刻沈煜风的眼神很陌生。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苏眠看着沈煜风的眼神就像在看死人一样,她有点害怕。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做啊,为什么他这样子看她。到底怎么了?

“你杀了瑶瑶。”沈煜风一把将苏眠提了起来,手用力的捏着苏眠的脖子,一时间苏眠脸色涨红。

“我杀林瑶干嘛?你开玩笑也要有个度。”苏眠此时并没有注意到整个房间的地板,那一摊鲜红色的血已经凝固在地上。沈煜风觉得此时的苏眠非常恶心,甚至想杀了她

“你难道不是嫉妒我和瑶瑶在一起,所以杀了她吗?”沈煜风将苏眠狠狠的扔到那摊血旁边,提着她的头发往床边走。也不管苏眠大声喊疼,将她的头按在床上,,让她仔仔细细看清楚床上躺着的女人。

她很白,脸上没有毛孔小绒毛在光中特别可爱,可是她的脖子那里有一条血痕。很深,深可见骨。

“苏眠,死的为什么不是你!”沈煜风松开了抓着的头发,一个人走到窗边抽起了烟。

苏眠从来没有见过他抽烟,原来在他那里可以有例外,只是那个人不是她。

死的为什么不是你!原来你从来没有相信过我。

苏眠满脸泪痕的说“为什么你不愿意相信我?”沈煜风身体怔了一下,立马恢复成冷血的眼神,眼睛像淬了剧毒一般将苏眠拉入万丈深渊,蚀骨的痛苦让她眼里的光彩暗了几分 。

“苏眠,你千不该万不该动我的人。”沈煜风离开了,留下苏眠一个人跪坐在地上,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

苏眠追出去,想说清楚 。此时外面围满了警车,大雨滂沱着,车窗被雨打湿了,弄花了窗。却依稀能看见沈煜风冷峻的脸,苏眠敲打着车窗。大声喊着“沈煜风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

车窗突然打开了,苏眠来不及高兴就被沈煜风拉进车里,一下子栽在干净的白衬衫上。

“沈煜风,真的不是我。我昨天喝醉了是夏瑜将我送回去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这里了。林瑶真的不是我杀的,你相信我啊!”苏眠刚说完,就被一只白净修长的手指毫不怜惜的捏着下巴,从苏眠头上传来充满磁性的声音“你,就那么喜欢我?”

清冷的嗓音 不带一丝感情,从他身上飘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是他的味道。

“?”苏眠被他的话搞懵了,她,喜欢他,全G市都知道。为什么他突然问这个?

沈煜风将苏眠的脸扳过来与自己相视,指腹的温暖正一点点化解苏眠脸上的冰冷。

“所以你,不惜杀了瑶瑶。”他浑身的冰冷气息让苏眠顿时醒悟过来,原来他从未相信过她。一股凉意,从心底涌出正一点点蚕食她的四肢百骸。

我本以为你是救赎,却没想到拉我入万丈深渊的是你。

此刻的她衣衫不整跪在雨夜里,身体一点点变凉,一点点麻木失去知觉。

沈煜风在车上将苏眠的上衣撕的不能再碎了,只有一件粉红色内衣还完好无损。他说“你对瑶瑶做的一切我会加百倍还给你的。”他将她扔在别墅里让警察看着,直到倒下去为止。

刚满18岁的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知道做错了事就要承担后果,虽然她不知道是谁在害她。可是苏眠依然相信沈煜风会去找到真相的,一定一定不会让自己受委屈的。

她坚持不了了,她头好痛,是不是生病了。

她倒下了,苏眠终于还是支撑不住倒在雨海里。

苏眠不知道的是在她背后沈煜风一直注视着。

“先生,您吩咐的事情都交代下去了。”坐在驶位置的约莫30岁的男人是林瑶的哥哥,他们从小相依为命,如今只剩下哥哥一个人,妹妹却奔下一个世界去了。

“通知苏家,从此苏家没有苏眠这人。”

“是。”

“另外,通知京大,开除苏眠的所有在校档案,以苏眠在校外结交社会人收取保护费开除。并且最高学历为小学学历。”

“是。”

“最后送她去监狱。”沈煜风凉薄的说道“好好关照她。”

“好。少爷我们该去公司了。”

林浩看了眼手表,距离他们下一个综艺还有半个小时就开机了。

“推了吧。”沈煜风扶着额头闭上眼睛,脸上依旧冷峻,生人勿近。

“是。那少爷早些休息不必为了瑶瑶的事情烦恼,另外明天还要飞米兰时装周。到时小夏会来接你。”说完便离开了沈家别墅。

另一边,苏眠由于淋雨现在被送进了监护室还没有脱离危险期。高烧39度,浑身比开水还烫。

苏眠醒来是三天以后的中午。这天她醒来周围没有一个人,想喝水却又拿不到。嘴巴干裂的流出血来,她呆呆的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此时的被子上哒哒的滴下两滴晶莹的泪珠,她很委屈很难过。只能在没人的角落里独自哭泣,她是一条被抛弃的小狗,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站哪里下。

“醒了就走吧。”一名女警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床上白白净净的苏眠还是有一丝心疼的,这个年纪的孩子怎么就杀人了。和她女儿一样的年纪啊,多好的时光和青春啊!

“去哪里?”苏眠愣住了,她其实猜到了一点半但是没有从别人口里说出来还是不敢相信 。“你杀害了林瑶所以现在要去监狱。快点起来吧,我时间有限。”女警心里还是挺心疼苏眠的,所以说话也没敢太凶,温柔的告诉苏眠你该走了。

他终究还是不相信我。

在警车里,苏眠一路上浑浑噩噩的一直到G市女子监狱,这是一间关着穷凶极恶的女人的监狱,能从里面出来的人少之又少。

在这里面,那群人都是手里沾过血的。

苏眠怕了,可是她逃不了,她不知道这个世界哪里还有容下她的地方。一直被换上监狱特有的狱服,到被关进牢房里。这里面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这里还有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女孩。

显然女孩看见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苏眠,眼里闪着光。二话不说就拉起她的手,“你是怎么进来的呀?你还这么小。”明明她也是个孩子怎么在苏眠面前就像个大人一样。

“杀人。”虽然她像一束光照进了苏眠那颗在雨里已经坏掉的心,却始终没有让苏眠再次开心。

“我也是唉,只是我是替我男朋友进来的。他不小心杀了他爸爸,那天他找到我的时候,浑身是血,当时他害怕极了,一直问我怎么办。我说我替你去。当时他说等我出去就和我结婚呢,好开心啊!还有三年我就可以出去了。你要被关多久啊?”

苏眠看着眼前这个喋喋不休的女孩,没想到还有人消息这种假话。

“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陈织,你可以叫我织织。”陈织瞧着苏眠依旧是一副不想说话离我远点的表情,想着她应该不会回答她。便想着起身离开。

“苏眠。”回答了陈织的问题,苏眠继续不说话了。

陈织对于苏眠居然回答了她的问题很开心。

“苏眠?四季初始,万物复苏。是这个意思吗?”陈织又开始喋喋不休的问着苏眠。

可是瞧见苏眠缩到床上也不愿意多说几句,也就乖乖闭上嘴巴坐床上。

过了一会,一名女警走到了牢房前,将苏眠叫了出去。原来是有人来探监了,可是又会是谁呢。现在她这样子估计是沈煜风的脑残粉扒到她在的监狱来教训她了吧。

来到探监室,苏眠看见了她以为这辈子都看不见的人,苏爷爷。

“爷,爷。”苏眠激动的说不出话,愣了片刻后,她低下头不敢看苏政的眼睛。

爷爷的眼睛里有太多东西,太多她不敢看的东西。爷爷一直希望她能和沈煜风成家,能早点继承他的股份。可是苏政万万没想到,自己孙女居然坐牢了,还是沈家那小子送进去的。

本来可以靠钱让孙女不受这样子的委屈,却没想到沈煜风不仅把孙女送进去了,还警告苏家的人不准接苏眠回来。也不允许苏家人去探望她,这次还是苏政偷偷来的。

“眠眠,爷爷老了,不中用了。居然让我的眠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爷爷已经调查出来了是夏瑜那小丫头。爷爷早让你不要和她相交,现在居然被那个死丫头弄进来 。爷爷,找了沈煜风那个王八蛋,却没想到他还是不愿意相信。眠眠啊…”苏政老泪纵横,说话也开始哽咽起来。

“爷爷,眠眠没事的,夏瑜那里我相信爷爷已经处理好了。爷爷不难过,眠眠,眠眠没事的。”苏眠忍住要涌上来的泪水,还一个劲让苏政别难过了。

“眠眠,爷爷已经把所有股份都转到你手上了还有爷爷手下的房产和果园庄园都留给你,爷爷,怕等不到你出来了。”苏政这次来就是和苏眠说这个的,他知道自己没多少时间了,怕眠眠以后出来没地方住。

“眠眠,爷爷已经把遗书以及房产证也都交到秦律师手上了,你到时候去找他。爷爷把电话给你写下来了。”苏政为苏眠谋好了所有的出路,他怕自己那个被狐狸精迷惑的儿子会弃苏眠不顾。

“好了,时间到了。”女警带着苏眠离开了探监室,一路上苏眠的泪水断了线的珍珠不停滴着。

苏眠回到牢房一直没有再开口,她把苏政给的纸条放进了枕头里面。便睡着不再动弹。

陈织现在一心想的就是还有三年就可以出去了,开心的都能跳起来了。

他如果喜欢你早就来找你了 ,可是他都不来找你。

原创文章,作者:乔安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13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