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的大唐不科学》小说章节目录苏正,小口子全文免费试读

“苏公子,还请你委屈三个月,放心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衙役在丙等三号牢房门口面带微笑地交代一下关上了牢门。

苏正看着厚重的铁门关上,这才转身观察这间牢房内的情况。

这个牢房比之前住的环境要好不少。

在牢房近五米高的墙壁上,有两个人头大小的通风窗口。

牢房外的阳光通过这两个窗口照射进来。

地上的影子清楚地显示出,窗口上那一根根手臂粗的铁栏杆。

牢房内一下就感觉没有那么阴暗,阳光了不少。

靠门的墙角依然是放着一个便桶。

正对着牢门的那面墙依次铺了几张草席。

已经有三张草席上有了主人。

最里面坐着的两人看着像是一伙的,他进来的时候两人还在小声嘀咕着什么。

另一位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身体消瘦得像个竹竿一样。

一脸的菜色,感觉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倒。

他身体微缩的躺在离里面两人隔着两张空着的草席上。

在他身边靠门的方向,还有一张空着的草席。

观察完房间里的环境和同牢房的三人,并没有马上走过去。

里面两人在他一进来的时候,双眼就一直都在他身上转悠。

看他进来后一直站在门口不动,还以为他害怕不敢进来。

“喂,小子,看你一身长袍,不应该进这里来,过来给爷说说是怎么进来的,放心只要说得爷开心,爷不罚你。”

苏正犀利的眼光顺着声音射在对方的脸上。

脸上一道三寸长的刀疤,让他的那张脸更显得面目狰狞。

对方感觉到他的目光有点刺目,猛地站了起来。

一米八几的身高,红彤彤的胸膛宽厚结实的胸肌,彪悍的身材非常有攻击力。

可惜他从苏正的眼中没有看到他想看到的慌张和惊恐。

只有平静和冷漠的眼神淡漠地注视着他。

双方这一见面的冲突,顿时让牢房中陷入了暴风雨来临的前兆一样。

苏正觉得不管在哪个世界,监狱里对新人的招数感觉都是差不多。

躺在草席上的那个年轻人,觉得气氛不对悄悄地顺着墙坐直了身体。

一双清亮的眼睛好奇地偷偷地打量着苏正。

苏正把这疤脸汉子认真地观察了一下。

发现对方虽然身体不错。

但也只是不错,并不是血脉武者。

这样的人对自己根本就是送菜,没有任何威胁。

对方知道他轻松打死四个围攻他的汉子,没理由会安排这么个普通人来对付他。

他心里的那点疑虑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重了。

眼神从那疤脸汉子的脸上移开,看向坐在他旁边的那人。

看到他的眼光看过来,那人脸上挤出笑意对着他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只是满脸横肉让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这个人同样是个普通人,在他身上没有感觉到一点威胁。

最后把目光停在了背靠着墙上抱膝而坐的年轻人身上。

心里没来由地骤然一惊,寒毛扎立。

但眼光把他扫了两遍还是没有看出,这个瘦骨嶙峋的年轻人会有什么危险。

眼光再次扫过他背靠的墙壁,黑色的长发垂在腰部。

眼神停在了那长发上,这人不是罪民身份。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由于经常接触看到的人都是短发。

把头发这个区分罪民和上等人的身份特征都忽略了。

在大唐所有犯罪人员都要剃发,除非从小就是上等人才有可能一直留着长发。

这个外表表现出胆怯懦弱的年轻人是个血脉武者。

得到了这个答案,心里那份不安反而一下子平息了。

危险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知道危险在哪里,它什么时候发生。

他悄悄长吸了口气,徐徐吐出,面色从容地向草席走去。

看他没有再看自己,那疤脸汉子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

就被旁边的那人轻轻地拉了下来,坐在草席上。

年轻人看到他向自己身边走来,好像很害怕赶忙躬身准备站起身让位置。

苏正就在对方躬身的那一刹那,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什么凶狠的猛兽盯上了一样。

浓烈的杀机一下就锁定了自己。

强行不让自己的脚步停下,以免打草惊蛇。

但脚下的步伐已经从脚跟着地变成脚尖走路,准备随时应变突来的意外。

意外没有让他久等,就在他离那年轻人只有不到三米的距离时。

慢慢躬身准备站起的他身体好像触发了按键,猛地一下弹射出去扑向苏正。

犹如矫健的猎豹张牙舞爪地扑向猎物一般。迅猛且矫捷。

虽然早就心里有了预防准备,但还是没有想到对方的速度有点超出了想象。

紧绷的神经一下动了起来,脚尖用力在青石地面上一点。

本来前进的身体违反力学的速度突然向后退。

那年轻人本来手上的匕首已经碰到目标的衣服,可眼前一花已经失去了目标的身影。

双方的速度说得这么多,其实整个动作都不过一秒的时间内完成。

坐在墙边的两人只看见两道身影在眼前一晃,都消失在了原来的位置上。

年轻人没有想到偷袭竟然被对方躲过去了,看到目标已经退到了墙边。

背后再无退路可退,脚下轻点身体再次一闪而过,手拿着匕首就出现在目标面前。

苏正凭着自身速度犹如瞬移一样,从原地消失出现在牢房靠墙一边。

此时高度紧张的他双眼聚精会神地盯着对方手中的匕首。

在射进牢房的阳光下,匕首上反射出蓝色的光芒。

这一把抹上了剧毒的匕首,他没有把握确定自己的防御力能不让匕首伤到。

对方的反应速度也非常惊人,一击不中马上二次攻击接踵而来。

不过当偷袭真的发生了,他反而镇定了下来。

眼睛死死地盯着匕首,脑海中只想着看清楚匕首的攻击轨迹。

自己好先把匕首给打掉再对付这个刺客。

对方本来应该快速地攻击动作一下慢了下来,感觉就是在看慢放的镜头一样。

匕首缓慢地向着他的胸膛恶狠狠地捅了过来。

没有管为什么眼中对方攻击动作会变慢的原因。

左手如蛟龙探爪,一把抓住对方的右手腕。

手上用力一捭“咔嚓”一声骨头的脆响。

他抓着对方断裂的手腕连带着匕首,顺势捅进了对方瘦弱的胸膛。

年轻人一脸的诧异之情,根本没有想到事情的结果,会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自己风属性血脉的速度加成,这次刺杀会失手栽在这监牢之中。

他完全没有看见对方的左手是什么时候出手的。

又是怎么抓住了自己的手腕,并且反手把匕首刺进自己的身体。

没有给他更多的时间,对刚才双方动手的过程进行思考。

手上的疼痛才传到脑海中,胸膛的疼痛接踵而来。

但很快就感觉不到疼痛,只感觉全身麻痹迅速失去了知觉。

意识同时陷入黑暗之中。

墙边草席上坐着的两人,只觉得眼前两人身影在牢房中如幻影一样闪烁两下。

双方的交手就已经停止。

整个过程不过两三秒的时间。

昨天进来的那个柔弱胆小的小郭,就倒在了苏正的脚下。

一双清亮的双眼犹如死鱼一样,翻着白眼死不瞑目。

看着倒在脚下已经豪无生息的刺客,心有余悸的长吐了口胸中的浊气,

“死人了,杀人了…..”

牢房内的呼喊声把苏正叫醒,抬头看向缩在墙角边上恐惧叫喊的两人。

“哗啦。”

铁门上的窗户被拉开。

“喊什么喊,在喊……”

没等外面衙役的话说完,那疤脸壮汉一下子跳了起来。

三步两步地跑到牢门边,大声倾述着心中的恐惧。

“快开门,刚才进来的那个人把小郭给杀了,他就在这里站着,我要换牢房,我……。”

他一边激动地说着,一边用手指向靠墙站立冷眼看向他的苏正。

看到他脸上惊恐的表情不像是在作假,同时想到上面交代的一些话。

衙役觉得事情好像不是自己能解决的了,马上就跑去找人。

不一会儿牢房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原创文章,作者:鼠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10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