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的大唐不科学》小说章节目录苏正,小口子全文免费试读

夜色降临,惨淡的月光洒满大地。

南安城内河的河水是从北区水门进入从西门流进护城河中。

整条内河也就只有二十多里,两边种了不少柳树,其上有二十多座石桥。

其中离水门最近的那座石桥,因为很少有人走也就没有维修过,早就破损不堪。

今晚这座石桥桥头挂了一盏黑色的灯笼,灯笼内晃动的烛火。

从远处看上去,忽明忽暗有如幽灵冥火一般。

一般人就算是走近了,都很难发现这是个灯笼。

风吹过河边的树林,沙沙的风声让此景更显的阴森恐怖。

荒寂的草丛在清冷月光的照耀下,生出无数诡秘暗影。

一身影犹如幽灵一般,沿着河边向石桥迅速前进。

离石桥还有百米左右,停下了脚步观察起石桥周围的情况。不远柳树阴影中悄然飘了出来。

他全身身穿黑色的连体长袍,头上的帽檐很长,能把整张脸都隐藏在帽子的阴影中。

抬头看向石桥上的那盏黑色的灯笼时,微弱的星光照在脸上的面具上。

木质面具上恐怖的图案红白相间,一双冰冷的双目在面具后面闪烁着寒光。

确定没有任何异样,身体犹如夜鹰飞入林中。

不一会就从百米外柳树阴影中悄然飘了飞出疾步向前。

快步走到石桥桥头那灯笼下面,低头单膝跪地对着灯笼,用沙哑的难辩声音道:“属下影二有要事禀报。”

影二请示完就毕恭毕敬地低头跪在那里等待。

僻静的桥头上只有黑色灯笼内摇曳的烛火,昏暗的烛光透过灯笼照在残破的石桥上。

他的身影正好藏在了烛光下的阴影中。

此时只有风吹过树林的沙沙声,风声吹过后就没有了任何动静。

等了一会儿,桥上依然没有任何反应,想到事情严重,心里不免有点着急。

正准备抬头,一双黑色的皮靴好像凭空出现在面具后面的那双鹰眼中。

“你的心有点乱了,竟然这么点的时间都等不及,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声音很清楚的从前方传进了耳中,却很难分辨出说话的人是男是女。

“这个月属下手下有一名影子,到了汇报的时间没有来,属下去调查后发现他有可能被人给杀了或擒拿了。”

“看你这么心急的样子,那名影子应该知道引狼行动吧?”

影二一听,头低得更低了。

“是,之前他曾经跟着我与山蛮一族联系中出过力。”

“引狼行动马上就要展开,事关重大出了问题你我都吃罪不起,必须做到万无一失,马上把事情调查清楚,只要是牵连的人一律灭口。”

“是,属下回去就安排这事。”

等了一会儿,对方一句话都没说,场面的气氛却异常压抑。

要不是眼前那双黑的靴子还在,他都以为对方已经离开了。

显然这次他所犯的错误,让上方非常的不满意。

压力随着时间越久,就感觉越来越大。

正当他准备再次请罪时,一阵夜风吹过。

吹起了河边地上的沙土,灰尘飞扬。

影二眼睛微微一眯,再睁眼那双黑色的靴子已经从眼中消失不见。

耳边由远处传来对他的处罚之声。

“一人犯错,全队受过,你们二队记大过一次,要是补不上窟窿影响了行动,就别再来见我了。”

那缥缈不定的话音被夜风带到他的耳边,风不停话音依然余音绕耳。

好一会儿,风声停了下来。

他才站起身,抬起头。

头顶桥头上挂着的那盏黑色的灯笼已经消失不见了。

一阵风吹过,只有残破的石桥在昏暗的星光中依然屹立在内河上。

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

.

.

苏正报名后第二天开始,就每天到拳馆报到学习奔雷拳。

韩安囯并没有亲自教苏正,而是安排了那天给他开门的向杰传授他拳法。

向杰只用了三天时间就把该传授的一下就全部教给了他。

苏正觉得他这样的教学模式好像和自己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不过这样更合他的心意。

韩安国对他的安排和其他学员都是一样对待。

是每天早上自己苦练拳法,下午则是学习如何挨打。

新人来学拳都是这个套路,让老人打三个月的时间。

你可以躲,可以招架,就是不能还手。

其目的就是要让新人明白,要想打人先要学会挨打。

开始的时候这样的挨打有点不习惯,手上招架的时候会反击。

但只要他一反击就会被罚,站在那里不能动,让人暴打。

每天下午训练完了,都会被揍得鼻青脸肿的。

不过他的身体恢复不错。

第二天,脸上的痕迹就全部消失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一个月就过去。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从最开始的一个人到现在的四个人。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一个人无法打到他了。

韩安国就让两个人揍他,两个不行了就三个一直到四个。

一个月的时间,这样的训练效果非常的显著。

不但让他对自己身体的防御能力有了清楚的认识。

而且还让他有了非常的挨打经验。

同时在招架的时候,学习的拳法招式得到了实战练习。

开始看到他挨打的狼狈样,那拳拳到肉的击打声。

让不少人回想起他们才来时候的惨状。

有不少人幸灾乐祸的笑话他,但半个月后就没有人笑了。

苏正的刻苦练习的精神和进步速度折服了大家,让所有的人感叹。

在拳馆来学拳的学员中,他是唯一一个上等人身份的学员。

虽然大家从来没有太明显的表现,但是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双方之间有一道鸿沟隔在中间。

这也让他每天的交流对象主要就是韩安国。

在交流中,知道了很多血脉武者方面的知识。

也对这个世界和大唐国了解的更多。

今天武馆的院子内,不少人一边练习一边看他受到四名学员凶猛的攻击。

开始还能抵挡住,但时间一长就有点手忙脚乱。

韩安国在边上一直看着,看到这里出声把几人叫停。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等那四人离开,他才走过来用平静的眼神俯视着他。

“你其实可以挡住他们四人的攻击,可你却总是慢了一点知道为什么吗?”

他想了一下:“呼吸节奏在攻击中被打扰,让我的招式总是慢了点。”

“不错,看来没有白挨打,最少发现了自己存在的问题所在。”

这不知道算是赞扬还是贬低的话,让他不知道该怎么接下面的话。

“你知道为什么我让向杰教你,并不亲自教你,你应该打听到这样的待遇和他们全部都不一样,对吗?”

没有等他回答,他自己就给出了答案。

“他们没有血脉,都是普通人,我让向杰教授你拳法和呼吸,一是让你学会和普通人成为朋友,二是让你亲身感受一下普通人的修行方式。”

“成为朋友,普通人的修行方式?”

他自言自语地不知道是问对方还是问自己。

韩安国并没有告诉他为什么要和普通人成为朋友,直接说起了拳法。

“奔雷拳其实是专门给血脉武者学习的锤法演变而来,那配套的呼吸法是专门为了普通人能练习而添加的。”

“你的意思是?”

“对你这样的血脉武者呼吸法的帮助效果微乎其微,呼吸法的主要作用,就是为了能让普通人短时间内爆发出他的身体潜能。”

他这么一说,苏正一下就听明白了。

“你的身体潜能已经由你的血脉帮你开发出来了,并且血脉武者其血脉带来的一些能力根本没有用尽一说。”

“就算长时间因为战斗造成能力减弱,但只要很短的时间又能恢复过来,血脉武者先天上比普通人强大太多,这也是为什么大唐对血脉武者如此重视的原因。”

“奔雷拳这三十六式其根本目的,是为了让学习者通过招式领悟拳法奥义,但每个人的悟性高低不同,用适合自己的方式去感悟拳法。”

韩安国说完对他点头示意一下,就去指导其他人了。

苏正则站在那里,想了一会儿不由的笑了。

他只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完全明白了一样。

找了个角落,一个人在那里练习奔雷拳。

开始还有点奔雷拳三十六个招式的样子,后来三十六式在手上越来越快。

他的呼吸也变的越来越急促,招式也慢慢地变的越来越乱。

最后完全没有了拳法招式的影子,只是身体随着自己的拳头在动。

这时脑海中莫名出现一段话。

“拳在意,不在形,拳随意动,意由拳生,拳出则雷至……“

他身体周围不时地响起了一声有如蒙雷一样的拳声。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拳声也越来越密集。

那雷声同样是越来越响。

苏正感觉自己的拳头越来越重,手上打出的拳力不由得越来越大,

当拳头上的重量达到了某个极限时,不由一声怒喝。

“打……”

声出如雷神怒吼。

拳出如雷霆降世。

“轰隆!”

拳声有如春雷响彻在武馆的庭院中。

打了这一拳,顿时就感到全身酣畅淋漓,意念通达。

眼放神光看着自己的双拳紧紧一握。

“拳力、权力,握拳、握权……”

“我明白以后的路应该怎么走了……”

声音低不可闻。

原创文章,作者:鼠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10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