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的大唐不科学》小说章节目录苏正,小口子全文免费试读

月朗星稀。

苏正躺在舒适的床上,却没有一点点睡意。

眼睛望着窗外,右手一遍又一遍地摸着胸膛正中的那个太极图。

确定自己戴了十几年的玉珠确实和这具身体完全融合了。

当意识去感觉它的时候,脑海中却能清晰地看见玉珠。

他还没有完全想明白,怎么就到了这个世界来的。

他清楚地记得当时发生的情况。

清明节去给父母上个香扫个墓,一股凭空出现的旋风把他包裹住。

当时大脑一晃,眼睛一花。

等再次清醒过来,他就已经在这具身体中。

当时这具身体好像生病了一样,全身一会热一会冷。

时间持续了整整两天。

要不是有个老乞丐给他分了点吃的和水。

恐怕就没有现在的他了。

前世看了不少关于穿越的小说,没想到他会遇到。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原则,平心静气闭上双眼。

.

.

.

“你们能坐在这里,要感谢圣上和太子殿下,正是有太子为圣上祈福的孝举,才有了圣上的这次对罪民的眷顾……”

苏正耳中一边听着台上老师讲课,一边观察着这个教室中的其他同学。

整个教室中有近两百名学生,确切的数字应该是一百九十三人。

都是这次南安城检测并成功转化血脉的幸运儿。

大多数人都是和他一样,身穿黑色长袍。

其中有十几个人身穿蓝色长袍,只有一人如鹤立鸡群身穿白色长袍。

老师发现了东张西望的他点了他的名。

”苏正同学,请你来回答一下大唐在服饰上的等级规定。“

站起身:“大唐律规定,人以血脉分三等,罪民、下等人和上等人,非上等人不能穿长袍,下三品血脉者着黑色,中三品着蓝色,上三品着白色长袍,非官员不能穿朱紫,非皇族不能穿金黄色服饰……”

“不错,虽然已经记住了,但是还是希望认真听讲,你们只有一个月的免费学习时间,要珍惜……”

“我再来问一下,血脉转化成功,你们所拥有的能力会各有不同,但为什么分出上中下三品?”

问完用手指着一位身穿蓝色长袍的学生。

“原因就是血脉在转化成功后,其潜力大小和品级高低一样,下品血脉其身体产生能让血脉提升的血液有限,一般血脉能提升到神血九层就会耗尽潜力……”

“下品血脉转化成功后如果得到的是力量能力,那么神血一层增加的力量只有一百公斤,中品两百公斤,上品三百公斤……”

“好了,今天我们就学习到这里……”

一个月的学习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他对这个世界有了大概的了解,对自己生活的大唐国有了清楚的认识。

他所在的年代和前世的古代大唐很相似,但又有很大的不同。

相似的人文社会环境服饰语言等等。

最大的不同就是这个世界的有些人拥有非常珍贵的属性血脉。

他们通过融合吸收异兽精血来转化成属于自己的特殊血脉。

成功后就能让身体得到加强并得到异兽的某些能力 。

比如增加力量、速度、强化身体等等。

但是融合转化血脉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成功率和其血脉品级成正比。

血脉品级越来越高,那么转化的成功概率就越大。

他在学校中学习了不少有关血脉这方面的知识,但是都只是一些基础知识。

如果想要更深入更详细的了解,那么就不是免费就能学到了。

再次走在城东脏乱的街道上,污水横流臭气熏天。

看到前面街道上旁边一个简陋的酒馆后,快走了两步。

酒馆旁边有一条巷道通向后街。

穿过巷道走在狭小的后街小道上,脚下不时能看见各种污浊之物。

虽然这里的空气更加污浊难闻,但是他脸上没有任何厌恶的表情。

只有期盼的眼神望向二十几米外的那栋已经坍塌大半的房屋。

脚下的步伐不自觉中加快。

“恩?”

坍塌的房屋一角,一条破烂的草席铺在地上。

草席上已经积累了一层灰尘在上面,让本来就破烂的草席更显得落魄。

眼光把房间内一眼看完,没有发现那个老弱的身影存在。

“难道老乞丐已经离开了,还是出去了还没有回来?”

嘴里自言自语地找着理由。

时间在不知不觉的等待中迅速地过去。

苏正抬头看了看天色,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正当他有点焦急的时候,一个微弱的声音传到耳边。

“爷,你是来找人的吗?”

眼光顺着声音望去,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站在斜对面的房门内。

房门被他打开了一条拳头大小的缝隙,一双清亮的眼睛从缝隙中看向他。

“小兄弟你好,你知道住在这的那个老乞丐到哪去了吗?”

“老李头吗,他死了……”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他的耳朵一嗡,后面的话就听不到了。

过了好一会,才感觉听觉重新找了回来。

“小兄弟,你刚才说的话我没有听清楚,能再说一遍吗?”

说着从衣服口袋中拿出了几个铜钱。

走上前两步,把铜钱放到了门缝前面的地上。

看着对方警惕的目光,他又退到了倒塌的房屋边上。

小孩看了一会,有点犹豫,最后还是经不住诱惑。

伸出黑瘦的小手,从门缝中把地上几个铜钱捡了起来。

在看向他的时候,眼神中明显温柔了不少。

“我见过你,你是老李头捡回来的那个病人,他半个月前被黑皮给打死了。”

长吸了口气,稳定住自己的情绪。

轻声地问:“黑皮是谁,他住在哪里?”

“黑皮是盗团的人,我不知道他住哪,但我看到过他在外面的酒馆喝酒。”

他知道再问也不会有什么有用的信息,面带微笑地对他点了点头。

“谢谢你,说着拿了十几个铜钱放在门外地上,转身离开。”

.

.

.

“老板,来壶酒,再上盘肉。”

店内那个机灵的小伙计笑着跑过来。

“小爷,您又来了,还是老规矩?”

“恩,多得赏你。”

说着抛给了他一个银币。

大唐货币为金银铜三种。

1金币=100银币=10000铜币。

他能有钱用还要感谢大唐对上等人的政策。

成为上等人前三年,可以每个月拿着身份牌到当地官府领三个金币。

这钱算是给的生活补贴,三年后就会停止。

他已经连续半个月的时间,天天就泡在这间酒馆内。

目的当然就是等那黑皮出现。

他也想过自己去寻找,最后还是决定在酒馆守株待兔。

半个月的时间,酒馆内天天来什么人他基本都熟悉了。

同时酒馆的掌柜和小伙计对他也熟悉了。

“小爷,您的酒肉都上齐了,您慢慢喝,还需要什么直接招呼我就是。”

嘴里慢慢地品着碗里的烧酒。

这酒度数不低,酒色不清亮,有些浑浊。

肉则是专门有人送来贩卖的凶兽肉。

这肉非常的有嚼劲。

眼光随时把进店人认真观察打量。

看看天色,正准备起身离开。

店门外走进来三个一米八以上的壮汉,一个个的膀阔腰圆虎背熊腰。

正中的一位,面目狰狞的脸上身上的皮肤黑光发亮。

他身边的两人则都是一身古铜色的皮肤。

都是一身短打装扮,赤着双臂,露出健壮的胸膛。

衣服下隆起的肌肉,硬硬实实,像一块块坚固的石头。

在南安城中的东城区,能长有如此身板确实不多见。

苏正的眼光把三人打量完,就听那小伙计对中间那人卑躬屈膝的恭维道。

“黑爷,有些日子没见您来喝酒了,今儿喝点什么?”

听到这个称呼,他知道自己等的人终于来了。

天色越来越暗,酒馆里的人也越来越少。

最后只剩下苏正和那三人两桌。

“掌柜,今天的酒记在账上,下个月一起给你。”

站在柜台后的掌柜嘴巴动了动,拒绝的话没有说出来。

看三人走出酒馆大门,苏正也起身走过柜台的时候随口问道。

“黑皮不象没钱的人,怎么还要该账。”

掌柜一愣,看了他一眼才愤愤不平地吐槽。

“他黑皮也就敢欺负我们老实人,有胆量去花楼找女人不给钱,看他能走出大门不。”

得到了确切答案,面带微笑地对掌柜点头打了个招呼出了酒馆。

小伙计走到门口,看苏正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一边关店门一边问掌柜:“五叔,黑皮这外号是跟前的几个孩子起的,这位爷怎么知道的。”

掌柜睿智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我告诉他的,关好门,把嘴巴给闭牢了,把刚才听到的话全给忘记,知道了不该怎么的,会惹火上身的。”

小伙计明亮的眼珠在眼中转了一圈,一脸茫然地问:“刚才……刚才有人说话吗?”

原创文章,作者:鼠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10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