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的大唐不科学》小说章节目录苏正,小口子全文免费试读

天高云淡。

城西商区好客酒楼靠窗的一张桌子上,两个身穿长袍的人相对而坐,正在交杯换盏。

“老宋,你能不能给兄弟交个底,带回来的那个姓苏的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在牢里都有人要他的命。”

宋刚叹了口气,端起酒杯小茗了一口。

“哎,这事……还真不好说出来,总之就是那小子之前的恩怨,现在有人买他的命,所以今天请庞兄,一来是喝酒,二来嘛……”

说着拿了个钱袋放在酒桌上。

庞春斌双眼迅速把酒楼内的酒客扫了一眼,把钱袋拿在了手中。

用手轻轻一颠,脸上的笑容好像盛开的花朵一样灿烂。

看他把钱袋收好,宋刚才举起酒杯。

“兄弟知道庞兄已经把那小子关进了甲等四号死牢里面,所以这点是我代雇主的一点小小的心意,来干杯……”

“哈哈,知道是老宋你要招呼的人,在我的地盘里当然会安排好。”

“庞兄果然够意思,放心,顾主说了,等那小子……”

两人聊天的声音越来越小。

.

.

.

“小子,子时好象到了,好受不好受,挺过去了两天,今天晚上还能不能挺过去?哈哈……”

虽然隔着两个厚重的牢门,但是对面牢房中豪迈的声音依旧穿门而入。

苏正站在牢房的中间,凭空出现的旋风把他包裹住。

冲进身体的寒流迅速地被玉珠吞噬,那冰冷阴寒之气冲刷着已经开始僵硬的身体。

如果不是心脏还在有力地跳动,看到的人都会以为他已经死了。

这是他关进甲等四号牢房的第三天了。

每天晚上深夜的时候,牢房内就会定时出现一股阴风。

从子时开始,寅时结束,不早不晚,非常准时。

每个时辰都会有短暂的间隔期。

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阴兽进来了,但想到牢房内没有尸体怎么会把阴兽吸引来。

等那股冰冷阴寒之气冲进身体之后,才明白牢房内出现的肯定不是阴兽。

阴兽入体他已经经历过几次了,非常熟悉那股寒流的感觉。

这股寒流同样阴冷,可却多了几分刺骨的寒意,并且对身体的伤害更厉害。

不过好消息同样也有,那就是这股阴风冲进身体后。

一样会被玉珠吸收变成能量。

只不过一个晚上三个时辰,吸收到的能量只能达到玉珠三成多接近四成左右。

这股旋风凭空而生,同样也是悄然离去。

感觉身体内再没有寒流冲进,意识才从玉珠上离开。

眼睛把牢房内观察了一下,那阵旋风确实已经消失不见。

三个时辰的煎熬又一次结束了,脸上的笑容才慢慢地挂上嘴边。

静静的站在原地等被冻僵的身体,慢慢地如冬眠一样开始复苏。

“哗啦。”

牢房门上的窗户被拉开,昏暗的灯光从窗口穿进牢房内。

“如果人还活着,就出来领吃的。”

沉稳略带沙哑浑厚的声音,从牢门外穿透进入牢房中。

缓慢地迈动着沉重的脚步,绑在脚上粗重的铁锁链发出“哗啦”相互碰撞的响声。

从窗户上接过饭盒,给来人道了声:“谢谢。”

说完转身向墙边的草席走去。

“哈哈,小子不错,挺过了三个晚上,等出去老子请你喝花酒……”

对面牢房内那豪迈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这个牢房和之前两间牢房最大的不同,就是多了一根腰粗的铁柱固定在地上。

他脚上的这根直径有乒乓球粗的铁链,另一头就固定在那根铁柱上面。

把饭盒放在地上,把抓的那两只虫子放进饭盒中。

脑海中又想起了那天之后发生的画面。

进来的几个衙役看了下地上死了年轻人,马上就上来两人把尸体给抬出去处理了。

姓庞的班头上把他带到班房,上来什么都不问就给上了枷锁。

根本也不给他辩解的机会,就以他性情好杀为由,直接安排人把他关进了甲等四号牢房。

进了牢房内把他脚上的锁链锁好,才解开了手上的枷锁。

整个过程几个押送他的衙役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看他完全就是看死人的眼神。

让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又不是很明白。

等第一个晚上过去,他算是全明白了。

这个牢房明显不一般。

对方安排刺客进牢房刺杀不成,又来一计。

这一环连一环的显然是非要制他于死地不可的节奏。

如果他没有玉珠吞噬掉进入体内的寒流,恐怕还真的挺不过一个晚上。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恐怕安排他进来的庞春斌都没想到。

对别人这间牢房是索命的阎王地,对他却是修行之圣地。

坐在草席上意识看见自己胸口的玉珠能量已经吸满。

从怀中拿出了那颗白色的金属性血精。

马上就开始转化血脉。

熟悉的感受再次上演,脑海中信息再次出现。

成功转化远古凶兽穷奇血脉,增加力量五百公斤,强化自身体质一次。

身体顿时从内到外感觉到无数的蚂蚁在爬,一边爬一边撕咬着。

有过强化双眼的经历,这次的强化虽然也很难受,但是还是被他一声不吭地挺了过去。

明显感觉身体表面被一层黑灰色的污垢覆盖。

反正现在又没有人,直接把身上的衣服一脱。

把身上的污垢清理一遍,才又把衣服重新穿上。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身体比之前感觉要轻了不少一样。

打开饭盒看见两个虫子活得好好的,才把剩下的饭吃完。

每天三顿饭都是准点送过来。

只是现在的饭菜质量明显差了不少,但为了活命现在只能隐忍着。

心里也暗暗给自己鼓励打气,几个月后就出去了。

自己最少不用像越王勾践一样忍十年那么久。

不过对这个牢房内的情况,他总觉得不是那么简单。

对别人来说这个房间内是伸手不见五指,漆黑一片。

可他能无视黑暗,把房间内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就当是消磨时间。

看能不能找到这个牢房的秘密。

从墙角开始一面墙一面墙的仔细寻找了起来。

房间内能出现那股阴风,一定是有原因的。

这点他深信不疑,只不过原因是什么,还需要他来找到答案。

一天过去,四面墙被他认真地仔细寻找了几遍。

可却没有找到任何一点能让人觉得是答案的可疑之处。

第二天他吃完饭就开始抬头搜寻着牢房的屋顶。

虽然屋顶离地有五米的距离,但他双眼依然能看得清清楚楚石条之间的缝隙。

找了两遍还是什么发现都没有,最后一点一点的在地面上寻找。

可惜最后把牢房四面墙屋顶地面全部找遍,还是没有找到想要找到的答案。

第三天等把饭吃完后,想了一下确定提升自己金乌血脉的境界等级。

为了有可能找到这间牢房的秘密,就要继续增强眼睛的视觉能力。

他有种直觉如果能找到这个秘密,对他的修行帮助会非常大。

坐在草席上,直接用玉珠内的能量变换成火属性血液。

当体内血液中红色的火属性血液一出现。

那滴转化成功的远古圣兽金乌精血,就向那条火红的血液扑去。

等把火属性血液吞噬完,脑海中出现了一段信息。

远古圣兽金乌血脉提升到第二层境界。

自身速度增加五十米每秒,强化视觉器官一次。

眼睛内好像一片油田被火一下点燃,浓烈的灼热感觉比上次还要强烈。

没有了第一次的那种刺痛感,多了一种痒痒的感觉。

开始那种痒痒的感觉并不强烈,但随着时间越来越久。

那种痒也越来越严重,感觉痒到意识灵魂中去了一样。

他却知道自己绝不能用手去抓,为了发泄和转移自己的感受。

只能再次大声长啸,发泄出那种痒入灵魂的感觉。

脚下手上又在牢房中练起了奔雷拳。

精气神全部集中到了拳法上的时候,眼中的痛苦难耐的感觉终于不再那么明显。

他拳法或轻或重,没有一丝一毫的规律可言。

完全是凭着此时的感觉在打,打着打着拳头上的拳声越来越小。

到最后完全没有了声息,甚至他的双拳打出了一片幻影。

连风声都没有出现一点,本能的感觉到这拳法应该能更有威力。

却因为某种不足却无法发挥出来。

心中不自觉万分不甘,嘴里大喊了一声:“打……”

一拳打出,无声无息。

牢房突然犹如地震了一样,一阵晃动。

打出了那拳后,心里说不出的舒畅。

>>>点此阅读《这个世界的大唐不科学》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鼠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10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