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岁月1980》小说章节目录王军生,王小六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流金岁月1980

小说:都市

作者:老土豆

简介:王军生意外地穿越到了1980年,重生到了一名偷渡者身上,然后横渡海湾抵达了彼岸。初到香江后,他学厨艺,当裁缝、给杂志社投稿、开品牌服装店、结识明星和导演等等,只因一颗怀揣梦想的心……

角色:王军生,王小六

《流金岁月1980》小说章节目录王军生,王小六全文免费试读

《流金岁月1980》第1章 大难不死免费阅读

潮汐滚滚的海面上,一具浮尸随浪起伏。

一群海鸥围绕着这具浮尸,发出一阵阵高亢的啼鸣,像是在提醒其他偷渡者,不要妄想跟大自然抗争!

而距离这具浮尸不远的海面上,几个身材瘦弱的男子,共用一个汽车内胎,吃力的划水游向对岸。

“噗”的一声!

随着漏气的声音响起,一只圆鼓鼓的避孕套突然破裂。正套着这只避孕套处于半昏睡状态的王军生,脑袋一下子没入水中,呛了好几口水。

“咳咳!”王军生剧烈咳嗽了几声,将呛进肺里的水都咳了出来,意识渐渐恢复清晰,不过,脑海里的记忆已经完全变了。呛水前的记忆,要往后推四十余年,而现在的她,正生活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

他意识到自己穿越了,灵魂穿越到了其他人的身上,这个人是一名偷渡者。

而跟他一起偷渡的,还有几个同村人。

他们共用一只汽车内胎,而王军生所用的偷渡工具避孕套就系在内胎上。

“tmd,怎么回事?怎会在海上?”扫了一眼蔚蓝的海面,王军生下意识的问道。

“哈哈哈哈,你刚才是不是梦见自己正在女人的床上,然后突然被一脚踹了下来,从床上跌到了海面上,哈哈哈哈!”一名偷渡者取笑道。

“哈哈哈哈!”其他偷渡者立刻随声附和,海面上顿时响起了一阵哄笑声。

他们的目标是偷渡出境,到对岸打工。

对岸是一个叫做香江的地方,是七八十年代内地人的向往之地。

那里人才短缺,收入高,遍地黄金,简直就是随便捡钱的地方,是内地人梦寐以求的打工或长期定居之地。

他们使用的偷渡工具是汽车内胎,看上去像是一个通体黢黑的巨大救生圈。

几个人使用一个,一边开玩笑,一边划向对岸。

由于共用一台望远镜,轮流观察对岸情况。

王军生接过望远镜,朝着对岸看了一眼。

“对岸有一个比基尼美女,前凸后翘美腿修长,跟挂在我床头上的日历女模特儿相比也不遑多让!而且,她也在拿望远镜望我,还向我挥了挥手,像是招呼我过去帮她提鞋,呵呵呵呵!”王军生观察一番后,一边咧嘴神秘而笑,一边绘声绘色的描述道。

跟他一起偷渡的一个同村好友,抢过望远镜观察了一番,一脸埋怨道:“对岸一个人都没有,但希望你别再开这样的玩笑,不然,像上次那样,遇到一个便衣水警,又得支付一笔罚款!”

王军生的表情瞬间凝固,已经失败过好几次,前前后后支付的罚款已经透支了他的彩礼钱,这可是他娶媳妇儿用的!

“靠,若非我赔光了娶媳妇的钱,才不会再次冒这个险!”王军生越想越窝火,再次冒着巨大风险偷渡去香江,确实有很大的无奈成分。

这次选择的是从北边出发,对岸也是荒郊野岭,相对来说安全的多。

这个年代,大陆人的思想都非常保守传统,看到对岸穿着暴露的美女时,顶多只是感到好奇,并没有多少人真正敢娶这样的女子过门儿,不是瞧不起,而是养不起。

这时,海上气候发生了变化,原本平静的水面,产生了潮水,水面上出现了白帽浪,原本浓烈的大雾顷刻间被风吹散。

“你们有谁事先看过天气预报没有?”偷渡的人之中,有一个下意识的问道。

“看过,北风6~7级,可这天气预报向来不准,所以当时也没将其当成一回事儿。”

“这下完了,大概率会被巨浪冲散,万一真的被冲散,活着上岸的能等就等,不能等就算了,反正我对这个世界也已经没有多少牵挂。”有偷渡者语气颇为绝望道。

“我也是,活着抵达对岸的,来日若混出名堂,就面朝我们偷渡的这片水域烧一沓纸,点几炷香!”又一名偷渡者悲观道。

“大家都别瞎逼逼了,说得我们好像会死光似的。老子在海上作业这些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识过!”

王军生没有说话,知道大家都很紧张,所以想尽量节省一下力气。

这时,一股巨浪翻涌着白沫,伴着令人窒息的浪涛之声,从背后滚滚咆哮而来,像是大自然伸出的一只无形之手,狠狠的推搡了一下这群偷渡者。

“咳咳!”王军生剧烈咳嗽了几声,被大浪呛的险些没憋过气来,海边渔村出生的他,知道遇到这种情况,要以节省体力为主。

他怀着这样一种念头,仰面躺在水面上,任凭大浪肆虐。

幸运的是,一股又一股巨浪,并没有将他卷走,而是将他推向了对岸。

不过,他的同伴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已经被巨浪卷得无影无踪。

王军生在岸上等了好半天,没有等到一个人影,顿时心凉了半截。

他希望这些同伴不是被大海吞没,而是被推到了海岸的其它位置。

但风大浪大,在肆虐的大自然面前,单个人的力量实在弱小得可怜。直觉告诉他,跟他一起偷渡的这些同村人,十有八九已经葬身在了大海之中。

他坐在礁石上,呆呆的望着潮汐滚滚,巨浪滔天的海面,心情灰暗至极。

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跟朋友一道在外打拼,起码精神上会有一个寄托,不会感觉孤单寂寞。

他不愿接受这个事实,不想孤身一人在外漂泊。他将十指深深的插进了发丝中,追忆,深醒,嗟叹。

本来已经放弃了偷渡出境打工的计划,但因为前几次被抓后,被罚没了彩礼钱,被逼的不得不出去打工。

沿海渔民的总体收入普遍不高,但也有不少因为出去打工或境外作业发家致富的例子,他们发财后回来迎娶思想保守传统的家乡女子,专挑那些长得好看的未婚女孩,然后赠予她们高额彩礼,使得沿海一带结婚的成本年年水涨船高,无形中给其他适婚青年增添了不小压力。

也正是因为一次次亲眼目睹外形条件等远不如自己的同龄男子迎娶到了非常漂亮的另一半,他的内心渐渐失衡,不止一次发誓要出境打工。

香江本地人的用工成本很高,而雇佣大陆仔则恰好相反,有的偷渡者在取得合法身份之前,只能东躲西藏打黑工,三险一金什么的都轮不到你。

王军生是思想传统保守的内地男子,从未想过迎娶香江那边思想开放的女人,返回内地结婚已成必然。而且,他已经相中了家乡的一个女孩儿,对方跟他一样思想保守传统。原本打算今年迎娶她过门儿,然而彩礼钱被罚没,不得不出境打工。

他决定等到挣够彩礼钱后,立刻返乡结婚。

他走上了环山土路,然后沿路南下。

就在这时,远远的传来了几声高呼:“嗨,王军生,你还活着啊?”

王军生愣了一下,循声而望,看到靠近土路、浪涛澎湃的沙滩上,一个浑身湿透的青年,笑嘻嘻的走了上来。

“王小六,你还没死啊?”看到王小六的那一刹那,王军生一脸惊喜之色,这个王小六出生于一个渔民家庭,共有兄弟姐妹六人,他排行居末。

“我福大命大,哪会这么容易死!”王小六有一种劫后重生的飘浮感,说话时情绪异常激动,“再个,我常年随我父亲出海打鱼,练就了一身结实肌肉,而且,水上经验也足够丰富,刚才,我正是运用这些经验,逃过了一劫。”

王小六一边说,一边沿着礁石往山路上爬。

“其他人呢,你有没有看到?”王军生问道。

王小六取下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沿着海岸搜寻了一番,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然后将望远镜交给了王军生。

王军生接过望远镜放在眼前,仔细搜寻了一遍,海岸上无人,海面上巨浪滔天,潮汐滚滚,如此恶劣的环境,能够活着上岸绝对是个奇迹。

“希望他们吉人天相,能够躲过一劫。”王军生喃喃道。

“我总觉得他们之中,应该会有一两个还活着。要么被卷到了对岸,要么被拍到了其它地方。”王小六皱着眉头说道。

“但愿如此!那咱们就沿路搜索吧。”王军生一边说,一边继续用望远镜搜索。

但一路搜索下来,再没有听到熟悉的声音。

“王军生,没想到你长这么瘦,还能活着爬上岸!”王小六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呵呵。”王军生淡淡一笑,其实,体内这副灵魂,早已不是原来那一副了!因为他脑海的记忆,跟这副躯体原来的记忆大不相同。

换句话说,他的灵魂已经穿越了,穿越到了这副躯体的身上,穿越到了七八十年代。

虽然不太习惯这副躯体,但好歹还活在这个世上。前世的他,在灵魂穿越前的最后一刻,也已经惨遭不幸。

既然老天爷给了第二次活命机会,自然要好好珍惜。

香江分为十八个区,距离他们当前所在地最近的是北区。

北区是香江的最北区域,保留着浓浓的乡郊特色,跟深圳只有一河之隔。

不过,北区中心,才是第一站所在,在这之前会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你打算到哪个区打工?”王军生问道。

“只要能找到工作,只要每个月能进账一两千块,管他是哪个区!”王小六说道。

王军生淡淡的笑了笑,内陆沿海一带的工资,每个月只有七八十来块,相比一两千块,简直就是无产阶级跟资产阶级的对比。

而他到对岸打工的目的只是为了赚足彩礼钱,如果在内陆打工,每个月即便入账一百,不吃不喝也要至少十年,才能迈上富裕阶层,成为人们口中所说的“万元户”,才能风风光光的娶媳妇过门。

“你在香江有亲戚吗?”王军生问道。

“早些年离开村子的那几户之中,就有我家的亲戚,这次我就打算直接投奔他们。”王小六说道。

“我跟你的想法差不多,希望他们都住在一个城区,这样也方便我们来往,你说是不是?”王军生问道。

“是呀,能住在一个城区最好。”王小六微微点头道。

“前面不远就是谷埔村,咱们要不要去看看?”王小六问道。

他没来过这个村子,只是听渔民提起过。知道它属于东方之珠香江的领地范围。

“走吧,我们让这个村儿的渔民帮忙留意一下海边的动静,如果遇到尸体什么的,让他们帮忙打捞一下。”王军生说道。

“我担心他们会直接报警。”王小六担心道。

“我们就说是市区来的徒步旅游者,只要他们不是存心跟咱们过不去,就不会选择报警。其实我这么做只图个心安,毕竟咱们都是一个村儿的。”王军生说道。

王小六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我以前在报纸上看到过相关报道,香江著名影星发哥特喜欢这个村子,常到此徒步旅游。”王军生说道。

“真的假的?这个村子环境还好吧?”王小六好奇问道。

“当然,比我们那小渔村好多了,我们那叫穷乡僻壤,人家这叫做生态旅游村,光听称呼就不是同一档次的!人家这村子是深受城区市民欢迎的近郊旅游景点,如果生态环境不好,发哥会常来这里吗?”王军生反问道。

“你说的也是,我感觉自己距离上流社会,距离心目中的偶像又更近了一步。”王小六咧嘴笑道。

“得了吧你。咱们在他们眼里,就像是从贫民窟里走出来的难民,像沿街乞讨的乞丐,你跟人家擦肩而过时,人家瞅都不会瞅你一眼的。”王军生狠狠的泼冷水道。

二人沿着山路,顺道抵达了谷埔村。

这个村子非常封闭,非常害怕外界打扰,是原生态的村落,一直不肯修公路,只有村口才修建有通往城区的公路,所以要么走路,要么乘坐渔船。

由于没有通行证,想要乘船走水路是不可能的,因为船舶码头有港航部设立的检查点。

谷埔村背山面海,有着绵长且很窄的海岸线,只有稀稀拉拉少数几栋白墙黑瓦的房子。

他们沿着芳草盈盈、蜿蜒如蛇的小路抵达了这个村子。

原创文章,作者:老土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304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