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来山野汉子后,我靠卖烧烤暴富了》小说章节目录苏念念,钱氏全文免费试读

苏念念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说什么呢?”

“他居然认得我。”沈逸心中一紧,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你说我会不会是……他的同伙……”

“啊!”苏念念脸色大变,片刻之后支支吾吾又小心的询问,“那你若是他同伙,咱们的赏银还有吗?”

沈逸古怪的看了她,无奈的敲了一下她的头,“天天想着银子。”

“他认得你,说不定你以前是捕快,或者是他的死对头,你怎么就想着你是他同伙呢。”

苏念念脑海中浮现他方才形如鬼魅的身法,安慰他,“总之我相信你一定不是坏人。”

当晚,县令曾大人升堂审案,大刑之下,被抓的男人松了口。

他叫吴覃,是流窜在青州多年的采花大盗,犯案无数。

前些年因为勾魂司处处威压,才小心躲藏不敢犯案,近来得到风声听说勾魂公子沈无常遇刺身亡,勾魂司分崩离析,他才又生贼胆。

跑来安城连连绑架少女,听话顺从的女子被关在城外的废弃山神庙中,刚烈不屈的女子都被糟蹋残害之后扔在了山林小路上。

今晚他被烧烤摊上的女子吸引,先是买了些食物送去山神庙,随后赶回来,意图绑架。

却不曾想,他溜门撬锁多年的手艺居然打不开烟火烧烤店的大门,无奈之下想要翻窗而入,又被发现。

县衙的捕快连夜带人救出被绑架的女子,他也被投入大狱之中。

翌日一早,街上敲锣打鼓,鞭炮齐鸣。

午后采花大盗要在西街口斩首示众,安城百姓无不欢欣鼓舞。

“苏小娘子!”门外站着十几个捕快。

苏念念打开大门,街上围过来许多凑热闹的街坊邻居。

“诸位大人有什么指教?”她恭敬的施礼,视线却落在领头男子怀里的包裹上。

果不其然,为首的捕快忙上前,“苏小娘子多礼了,多谢您和沈公子抓捕到采花大盗,这是五百两赏银。”

苏念念摆摆手,“客气了客气了,为民除害是我们人民群众应尽的义务嘛。”

“苏小娘子过谦了,这是县令曾大人一再嘱咐要送到你们手上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她笑眯眯的接过沉甸甸的包裹,心里乐开了花。

“曾大人还说县衙里人手不够,沈公子功夫了得,不知是否愿意到衙门当捕头?”

“这……”苏念念犹豫,他要是去做了捕头,岂不是没人帮她在烧烤摊干活了?不行不行。

“这件事我还得问过他,毕竟兹事体大,我不好……”

沈逸走出大门,“我不愿意。”

“月俸五两银子。”男人又补充了一句。

苏念念眼前一亮,忙道,“他愿意为人民服务。”

“苏念念!”

“沈哥哥~”她娇嗔。

“既然沈公子答应了,那明日就可以去衙门报到。”

“以后还请沈捕头多多照顾我们弟兄。”

“好说好说,诸位弟兄有空来吃饭啊。”苏念念笑眯眯的送走众人。

沈逸将她拉进房间,“胡闹。”

“给你。”

她可怜巴巴的将装满银两的包裹递过去,“这些都是你的。”

“嗯?”

“你是我未婚夫君,难道不应该赚钱养家?”

“假的。”

苏念念不可思议的瞪着他,“你你你,可是街坊邻居都知道此事啊!”

“还是说你要离开安城了……”她就知道这个狗男人果然没有失忆,就是故意戏弄她!

“好,我答应你去县衙做捕头。”沈逸沉默了片刻,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语气带着意味不明的宠溺,“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便是想走,也无处可去啊。”

“你果然就是想走!”苏念念假哭,“你就是想抛妻弃子。”

“胡闹。”

他脸色微红,不自在的扭过头去。

自从沈逸到县衙当值,住了两日班房才知晓不是所有住处都和苏家一样的。

床榻多为硬板,枕头更是粗糙。他整日带着捕快走街串巷,都是些家长里短的争吵,或者东家猫走丢了,西家被偷了鹅。

“沈捕头,小的怎么瞧着您脸色不太好。”

他身边跟着的庞三郎关心道。

沈逸蹙着眉,心中怅然,他也不知怎得,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脑海中也苍白一片。

“三郎你这就不懂了吧,沈捕头才到衙门当值,就两天没回家了,估计是想苏小娘子吧。”另一个捕快周岩打趣道。

庞三郎见他并未搭理,转身离开,忙追了上去。

“沈捕头,您别生气,周岩说话一向口无遮拦。”

“嗯。”他面无表情的应声。

“救命啊!”

“快来人啊!”

……

不远处传来呼救声,旁边的河中有个落水的女子奋力挣扎。

“快去救人!”

沈逸带着两个捕快赶到了河边,“沈捕头,你会水吗?”

他看了一眼岸上围观的众人,摇了摇头,“不会。”

“那您在岸上等着。”

话音未落,庞三郎和周岩“扑通”跳进了河里。

岸上的妇人林氏哭的呼天抢地,“春月啊!我可怜的女儿!”

方才她们过桥的时候,母女俩发生了一点争执,林大婶激动之下,推搡了她一把,她一个没留神掉进了河里。

庞三郎拖着她艰难地游上岸,林氏忙将身上的披风脱下来给她女儿裹上。

“多谢几位官爷,多谢你们救了我儿的性命。”

“不用客气,都是我们应该的。”庞三郎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林春月悠悠转醒,视线落在旁边沈逸的身上。

人群中,他一身寻常官服站在那里,面如冠玉,眉若朗星,身姿挺拔,熠熠生辉。

似乎他身上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魅力,尽管他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却让人移不开视线。

沈逸转身离开,林大婶也注意到春月的目光,她瞧着那人有些眼熟,忙问道,“这位是沈……”

“沈捕头啊,林大婶连他都不认得?”

“他不就是你们家对面邻居,那个苏小娘子的未婚夫君。”旁边热心肠的人忙解释道。

林大婶赔笑,心虚的道,“认识,认识,我说怎么看着这般眼熟。”

他是那日住在他家客栈,出手便是一锭金子的客人?

原创文章,作者:赵云你站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29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