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来山野汉子后,我靠卖烧烤暴富了》小说章节目录苏念念,钱氏全文免费试读

“是我杀了人。”

“你胡说什么?”苏长生揪着她的衣领,“你怎么会杀周家公子?”

钱氏失了神智,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自己说的话。忽然她眼神凌厉,猛地冲着柱子撞了过去。

苏念念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侧身扑了过去,将她推倒在地。

她见寻死不成,扯着苏念念又踢又打,“你为什么不死!”

“你死了不就一了百了!你这个贱人!”

“你为什么还能醒过来!”

苏念念躺在地上,全然没有力气反抗,一屋子的人就眼睁睁的看着她被疯妇摧残,无人阻止。

事情还没弄清楚,她不许杨青蓉就这死了,可是她就要死了吧?

杨氏爬起来,全然不顾自己凌乱的形容,她恶狠狠的瞪着苏念念,猛地就要踹向她的胸口!

苏念念缓缓闭上眼,好长的噩梦……

“啊!”

一屋子的人都没来得及反应,杨青蓉就被屋檐上飞下来的人一脚踢飞。

那人身形犹如鬼魅,速度快的让人咂舌。

“什……什么人?”

房间里突然多了一个人,他一身锦白华服,脸上戴着黑纱面巾,只露出一双清冷深邃的眸子。

他站在门前,逆着光,立如芝兰玉树,风姿卓然。

“你竟敢擅闯苏家,是不是找死?”苏家旺一想到自家的丑事居然被外人窃听,气的连连咳嗽。

他扶起地上的苏念念,从怀里取了一粒药给她喂下。

“我本来也不想多管闲事,可是不巧,我路过这里听到了一两句。”

“一大家子心怀鬼胎的人,想要把一个弱女子推出去送死,人心不古啊!”

“周老爷是吧?”他转过身,不无嫌弃的继续道,“这等杀人害命的官司,你居然不报官,想必死的也不过是个无关轻重的残疾儿子,你想要的是抓住苏家的把柄,便于以后敲竹杠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周松涨红了脸反驳。

“还有那个什么……苏杨氏,你有把柄被人攥在手里,却要迁怒这个小姑娘?”

他低头看着怀中悠悠转醒的人儿,方才他飞檐路过时,要不是听到她的声音,也不会好奇停下来。

那一双眸子雾蒙蒙的噙着泪,受了这么重的伤,眼神中却不见一丝惧意。

“来人!把他给我轰出去!”

苏家旺冲着门外呼喊,因他事先吩咐让仆从都去院外候着,不得靠近,所以根本没人搭理他。

“苏杨氏,你帮谁买的砒霜?”男子的声音忽然冰冷,眼神犹如深渊。

杨青蓉被他的气势镇住,她紧紧的攥着手里的帕子,底气不足的反问,“你是什么人?你凭什么管我们苏家的事?”

“勾魂司。”他解开苏念念身上的麻绳,状似无意的道。

在场的众人犹如遭遇晴天霹雳一般,惊得再不敢说出一句不敬的话。

勾魂司是江湖上最神秘的组织,常言说官府和地府管不到的地方,都有勾魂司做主。

他们的手段了得,武功卓绝,杀佞臣,诛奸邪,洞人心,辩是非,传言中无所不能。

大到皇亲国戚,小到偷鸡摸狗,但凡有不平事,只有被勾魂司撞见,他们都会管。

“你是勾魂公子沈无常?”族长惊得语不成句,言语间多了几分讨好。

“算你有些眼力。”

苏杨氏吓得跪在地上,“我说我说,是苏长兴让我买的砒霜。”

“是他想要害了周家公子嫁祸给苏念念,他说反正苏念念就是个草包,胆小怯弱的很,把她推出去顶罪,她死了,四房的家产都是咱们的。”

“你胡说!昨日我都没有见过周家公子,怎么可能是我下的毒?”苏长兴狡辩,这可是死罪,勾魂司再可怕他也不想死。

“杨青蓉你可要想清楚!你做的那些丑事要是被人知道,你想死都没机会!”

沈无常脚下一动,腰间的软剑精光一闪,苏长兴只觉得身上一阵阵微疼,低头一看,身上多了七八处伤痕,鲜血犹如水流一般止不住。

他尖叫着倒在地上,身上传来钻心的痛意,“杨青蓉你偷人的事我都帮你隐瞒了,你居然敢出卖我!你要被凌迟的!”

苏家旺颤颤巍巍的上前,小声反驳,“无常公子,这会不会有什么误会,我这三儿他昨日一整天都和我在一起,没机会下毒啊。”

沈无常本来转身欲走,目光对上苏念念似水的眸子,心中一动,悠然道,“因为他是前日和周家公子喝酒的时候下的毒。”

“不可能!砒霜是剧毒怎么会时隔一日才……”苏家旺哀痛,他宁可苏念念死一千回,也舍不得自己的儿子偿命啊。

“你有家糖铺?”沈无常看向苏长兴袖上微微的糖渍,肯定的道。

“不错。”苏念念替他回答。

“特制的糖衣裹上砒霜制成药丸服下,糖衣在胃里慢慢融化,毒性一点一滴渗出,直到毒性足以致人死地。”

他望着苏念念,笑着道,“所以他当时没有呼救,是因为砒霜已经腐蚀他的五脏六腑,他见到苏姑娘时已经说不出话了。”

“天杀的!你们苏家不赔两千两银子,这事不能善了!”周松怒气冲天,脸上却没有哀痛之色。

沈无常身形一移,人已经到了院中,“赔钱就不必了,我已经让人帮你们报官了。”

“公子!”苏念念追出去时,早已不见人影。

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县衙的捕快冲进院内,将人团团围住。

苏长兴被押走时,钱氏痛哭的抱着他死死不愿撒手。

“相公啊,你走了我们娘几个怎么活啊!”

无人注意到角落里的杨青蓉一仰脖子将剩下的砒霜细数吞了下去。

屋子里一片狼藉。

“不屑子孙!不屑子孙!”苏家旺把桌子拍的震天响,“苏念念!要不是你我们苏家何至于走到如此地步!”

她蹙着眉,一脸疑问,“你们无端陷害我杀人,竟是我的错咯?”

“家门不幸!”苏家旺拄着拐杖,咳嗽连天,“你滚,以后再踏入苏家一步,我打死你这个小贱人!”

踏入苏家?真真是可笑,她可不是那个娇滴滴的苏念念。

原创文章,作者:赵云你站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29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