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来山野汉子后,我靠卖烧烤暴富了》小说章节目录苏念念,钱氏全文免费试读

周夫人跪在地上,哀求的抱着周松的腿,“老爷老爷,她说的有道理!咱们一定不能放过杀人凶手啊!”

周松蹙着眉,阴沉的面容不见一丝哀伤。

“起来!不要在这里丢人。”

“不,老爷咱们报官吧!”她无论如何都要替儿子报仇。

苏长兴快步跑到门前,拦下他们。

“周老兄,一定是这个贱人杀了你儿子,此事事实俱在,何必还惊动官府。”他嘴角轻颤,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爹!”苏长兴扑通跪在地上,冲着苏家旺道,“您也不说句话,任由这死丫头坏了咱们家的门风?”

“是啊爹,我家黎姐儿还没说亲呢,这种事传扬出去真真是丢脸。”杨氏蹙着眉,慌张的跟着跪下。

这等腌臜事早些了结的好,万一弄的满城风雨,他们苏家还不得被街坊戳着脊梁骨。

况且她……

苏念念活动了一下手脚,不无诚恳的道,“大娘说的极是,周公子虽然丢了性命,可咱们苏家丢的却是脸面啊!”

“你!”杨氏气急,“从前装的胆小如鼠,却不想如此伶牙俐齿!”

“也对,你连杀……杀人都敢,何况忤逆长辈!”

“闭嘴!”周松强忍着怒气,浑身颤栗,“当我们周家都死绝了吗?”

“你们如此欺人太甚!”

“今日找出凶手还自罢了,不然我要让你们苏家给我儿陪葬!”

苏家推出这么个无足轻重的小丫头当替死鬼,此间缘由可见一斑。

事关他儿枉死,竟想糊弄他!

他表兄的远房亲戚是青州府衙的司户参军,逼急了他,他要告到州里去。

苏家的族长脸色变了变,走到周老爷跟前,施礼道,“周家老爷您想怎么了结?”

“我儿死在苏家,今日你们必须要交出杀害我儿的凶手!不然我必不会善罢甘休!”他冷哼了一声,暗想苏家如此维护的人,那一定至关重要。

苏念念看着桌案上从她房间里搜出来的砒霜,她细细斟酌了一番,“烦请族长叫几个小厮去西城的何家药铺问问近来苏家是否有人去买过砒霜。”

此事若不是苏家人做的,他们也不会强按着她认下杀人的罪过。

“这是何意?”族长不解的问。

“我方才就看出来这包着砒霜的麻纸的边角隐约印着‘何’字,但凡是开门做生意的人家都喜欢印上自家印记不是吗?”

众人凑过去细看了看,果真不错。

苏长兴挤在人群中,双手攥成拳头,喉咙发紧,脸色忽明忽暗。

周老爷冲着门外脱口大骂,“去两个人跟着他们去何家药铺!”

“周老爷,那张约周公子来苏家相见的字条想必在您身上吧?”苏念念恭敬的问,她已经看出一些端倪。

他脸色黑青,从袖中拿出字条,不放心的交到苏念念手中。

“周老兄,你真相信这个满嘴谎言的女人?”苏长兴拿着苏念念之前习字的数十张纸扔到地上,“您看看这字迹是不是一模一样!”

“要不是她杀了人,咱们苏家也不会做小伏低,您就直接把她拖出去打死,答应赔周家的一千两银子,咱们苏家分文不会少。”他强忍着心中的恐惧,面色有些僵硬的道。

苏念念捡起地上的纸张,对比了手上的字条,不错,字迹一模一样。

可是她昏迷时接受的记忆里并没有写过这张字条,原主怯弱真的干了这等杀人勾当,也不可能直到被打死都不松口。

她拿起字条对着太阳细看了看,白净整洁的字条上,有些细微到几乎肉眼不可见的裂痕。

这张字条是有人用她写的字拼凑而成又重新装裱的!

“这难道不是你的字迹?”苏长兴踩着地上的纸张,指着她骂骂咧咧。

想不到她一个胆小如鼠的孤女,竟然在诸般压力之下,心思机敏,不卑不亢。

万一周家咬住不放,族长再派人细查……

“是我的字迹不错,但是这字条是伪造的。”

她边说着话,边拖着伤痛的身子走到桌案前。只见她将茶壶里的水浇在字条上,片刻,整齐的字条出现清晰的切割痕迹。

“是拼接的!”族长惊讶,花白的胡须轻颤,神情也变得古怪起来。

房间里一片静寂,方才叫嚣的苏长兴浑身泄了力一般跌坐在椅子上。

“族长,小人们在何家药铺查到了,半月前苏大娘子曾去买过砒霜,说是药耗子的。”

族长身边的佣人何大进了门,支支吾吾的道。

“你胡说!”杨氏几乎是冲到了何大面前,“你这个死奴才竟敢胡乱编排我!”

“苏杨氏!”族长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你还不交代,是要把药铺的人叫过来与你对质吗?”

“族长!我没有……我没有杀人……”杨氏跪爬着到苏长生面前,“相公你信我,我没有杀人!”

苏长生脸色甚是难堪,他起身冲着苏家旺求告,“爹,我和青蓉夫妻多年,她心地善良,怎么可能杀人呢?”

“族长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苏杨氏你可买了砒霜?”族长追问。

她犹豫的辩解,“我真是药耗子的,我没有杀人!”

“族长,我相信她没有杀人。”苏念念忽然开口,“杀人总要有动机,她和周家并无牵扯,何故杀人呢。”

“那可不好说。”苏长兴盯着她的背影,一字一顿的道,“要是周家公子抓了她什么把柄,她不想受制于人,这才动了杀心呢?”

“你!”钱氏猛地回身,“你胡说!”

苏长兴强作镇定的端起桌上的茶盏,“大嫂,您可要想清楚了,你到底有没有杀人?!”

“三弟,你在胡说什么?”苏长生怒而起身。

钱氏跌坐在地上,掩面痛哭,状若疯癫,小声嘀咕着,“我……我没有……我没有杀人……”

“嗯?”苏长兴走到她跟前,扶起她,意味深长的道,“大嫂想清楚了,现下族长和周家人都在,日后黎姐儿也会知道此事。”

众目睽睽之下拉拉扯扯,竟毫不避讳。

杨氏浑身颤栗,眸中的光瞬间黯淡,“是……是我……”

原创文章,作者:赵云你站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29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