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来山野汉子后,我靠卖烧烤暴富了》小说章节目录苏念念,钱氏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捡来山野汉子后,我靠卖烧烤暴富了

小说:种田

作者:赵云你站住

简介:【穿越+美食+甜宠+微探案】烧烤店老板娘苏念念一睁眼,穿越了?开局惨遭陷害,被赶出家门。不怕!烧烤店在手,天下我有!现代的空调冰箱洗衣机,配上古代的美景美食美男,生活何其惬意。“努力搞钱!我要把烧烤店开成天下连锁!”苏念念小手叉腰,斗志昂扬。  “念念,你对我笑一笑,将军府的家产都给你!”层层掉马的沈逸笑的一脸宠溺。  女子杏眼圆睁,小嘴微撅,“不笑也是我的!”

角色:苏念念,钱氏

《捡来山野汉子后,我靠卖烧烤暴富了》小说章节目录苏念念,钱氏全文免费试读

《捡来山野汉子后,我靠卖烧烤暴富了》第1章 她没有杀人免费阅读

哗啦!

一盆冰凉的井水当头泼了下来,睡梦中的苏念念被冻的一激灵,猛地清醒过来。

“苏念念!事已至此,你还是老实交代了,免受皮肉之苦!”

苏念念艰难的睁开眼睛,她身在一处的古香古色的房间里,上头端坐着几位面色严峻的老者,身边站着七八位神态各异的年轻男女,他们身上皆是古装打扮。

“交代什么?”她茫然的开口,声音喑哑。

“你这毒妇!杀了我儿,居然还在这巧言抵赖!”不远处那位红着眼睛,满身戾气的妇人冲到她跟前,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甩手给了她一巴掌。

她跪在地上,被绑的像螃蟹一样,身上鲜血淋漓。

妇人用尽全力的一巴掌打的她眼冒金星,堪堪的又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身上的疼意袭来,苏念念咬牙苦撑,她分明是在自家的烧烤店睡着了,煤气泄漏导致她中毒昏迷,怎么会被人绑架毒打?而且她杀鸡都不敢怎么敢杀人!

恍惚间,记忆犹如潮水一般涌入她的脑海。

原主苏念念是苏家四房次女,父亲好赌,母亲呆滞,她自小软弱可欺。

前些时日她爹喝的烂醉掉到河里淹死了,当夜她娘就带着她大姐离开了苏家,不知去向。

苏家觊觎四房的田产酒楼,就把她说给了临街的周瘸子,谁知昨晚上周瘸子竟被毒死了。

苏念念还没消化完回忆,腰间又生生挨了一脚。

“贱人!休要装死!”

“你不就仗着你有几分姿色,看不上我儿!可你怎么就恶毒心肠的毒死了他!”

叫骂的妇人正是周夫人,她觉得打的不解气,又狠狠的补上一脚。

苏念念悠悠转醒,上面端坐着的是苏家的族长和她那便宜爷爷苏家旺。

她疼的几乎背过气去,正要开口解释,坐在下首的三叔苏长兴忽然站起身,“周夫人,念念她还是个孩子,定不是故意杀人的。”

“我没有杀人。”她一字一句的解释。

周老爷冷笑的走到她跟前,居高临下的瞪着她,“我儿昨晚去找了你,未出半个时辰就中毒身亡。你说不是你下的毒,还有谁。”

苏念念目光澄澈的看着正前方的苏家旺,坚定的道,“我没有杀人,我要求报官,让县衙查明真相,还我清白!”

她此话一说出口,苏长兴旁边的妇人钱氏像吞了炮仗一样,蹭的窜了出来。

“你这个死丫头!你还嫌我们苏家不够丢人吗!”

“你杀了人,死了倒是一了百了!你那大姐二姐可都没说亲呢,你是不是想让她们一辈子嫁不出去!”

“要不是我们苦苦哀求周家,你早就被关进大牢里了!你以为你还有机会跪在这里狡辩!”

苏念念冷笑的看着她,“三娘说的这样大义凛然,我们是一家啊,我都不曾承认杀人,你硬把帽子扣到我头上?”

钱氏脸上一怔,才讪讪道,“周公子前天和你三叔出去喝酒的时候还好好的,昨晚上见你就出了事,不是你下毒杀人还能有谁?”

苏念念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周老爷,周夫人,如果你想找到杀害周公子的真凶,就报官吧。”

“我生死是小,但是让凶手逍遥法外,周公子九泉之下会瞑目吗?”

周松打量了一眼面前这个伤痕累累的女子,她不再是之前唯唯诺诺的姿态,反而像换了一个人。

苏家旺彻底被她的言语激怒了,拍案而起,花白的眉毛倒竖,“苏念念!你是要丢尽我们苏家的脸!”

她对上苏家旺充满怒意的眼神,那张脸上沟壑纵横的皱纹无不写着刻薄。

“爷爷,我不曾杀人,你却看着我被人毒打羞辱,难道我就不是苏家的脸?”

苏家旺被呛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反而是苏长兴和钱氏急切的哀求,“不能报官!不能报官!”

“周家娘子,求您看在我们两家交好的份上不要报官,这个贱人就交给你们处置,是生是死都由你们说了算。”钱氏恳切的抓着周夫人的衣袖央求。

她的女儿还不曾说亲,不能被这个贱人连累了名声。

“周老爷,若是有人坚持不肯报官,那定然心里有鬼。”

“你……你胡说八道!”苏长兴指着苏念念,手脚微微发抖。

“要不是为了我们苏家的名声,你……你以为我们不敢报官!”他支支吾吾的辩解,额头上渗着细密的汗珠。

“是吗?”苏念念笑。“我不曾杀人,问心无愧。”

她继续开口,“周家报官若是查出我是凶手,那我的命并着四房的田产铺面都送给周家。”

“胡闹!那些是你的嘛?你爹死了,那些东西都该还给苏家!”一直沉默看戏的苏长生站起身反驳。

苏念念莞尔一笑,“大伯,那些家产是不是我的,苏家人不该心知肚明吗?”

他爹是个赌鬼加酒鬼,偏偏分家的时候,大半的东西都留给了他们。这并不是因为苏家旺偏心他们,而是因为当年他们苏家穷的饭都吃不上时,他爹苏长隆在路上捡到了一个美貌的女人,也就是她娘亲。

她娘亲身上带着的珠宝首饰价值不菲,身边还跟着一个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娃,也就是她的姐姐。苏长隆见她娘亲神志不清,但美貌无双,就强行娶回了家。

也正是因为她娘亲那些首饰,苏家这才发际。

“周老爷,周公子是中砒霜而亡,他们带您在我房间找到了剩下的砒霜,您想想既然我敢杀人,又如何蠢到把唯一的证据留在自己房间?”苏念念嘴角渗着血迹,手腕被麻绳勒的青紫。

周松被她问懵了,支支吾吾的猜测,“也许,也许是时间匆忙你根本没来得及处理。”

苏念念轻笑,“我没时间处理,苏家上下几十口人都没有机会吗?”

事发时,苏家一句辩白也没有,直接把她丢出来,咬定就是她下毒杀人。

如此大义凛然,不由让人心头发冷。

“你什么意思?”周夫人神情哀痛,几乎站不稳的抓着她的衣袖。

她同情的看着面前心思各异的夫妇,一针见血的道,“有人杀人,有人包庇,而我只是替罪羊罢了~”

“凶手是谁?是谁!”

原创文章,作者:赵云你站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29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