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在八零当福气包》小说章节目录温小暖,王曼云全文免费试读

李春兰整个人都不好了,瑟瑟发抖地看着温小暖。

而温小暖似是觉得那刀不够锋利,又用力的磨了几下,而后将镰刀举到自己的面前,手一下便扫了出去,边上一把草瞬间被削平,一根根的草丝落下。

“看来,挺锋利的,二嫂你说是不是?”温小暖举起手里的镰刀直接对着李春兰。

李春兰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见温小暖这么狠,明明割的是草,她就感觉是将她的头发给割了一下。

她回来的时候也听说温小暖把王二狗他们几人头顶的头发都给削没了,李春兰看着落地的那一把嫩草,赶忙伸手捂着自己的头顶,吓得一张脸都白了。

“温……温小暖,你……你好样的。”李春兰吓得不敢再多做停留,转身跑了出去。

温小暖撇了撇嘴,将镰刀收入一边的筐中,起身就见季修然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她,一脸的崇拜。

温小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忙柔声说道,“修然乖,坏的咱们不能学,刚刚我拿刀对着二嫂是错误的,修然可不能学,知道了没?”

她是故意吓李春兰的,但是季修然这个小傻子,到时候一看她这样,有样学样的也拿着镰刀乱挥伤着人的话可就不好了。

“为什么媳妇儿可以?我不可以?”季修然眨了眨眼,一脸困惑地看着温小暖,他想跟温小暖学他用镰刀给王二狗剃头发一样,这样二哥头发长了,就不用过来吵着要他妈给钱让他剃头了,他用镰刀给他“哈哈哈”一通,他的头发就剃干净了。

妈也不用生气,二哥头发也剃了。

“因为那很危险,修然如果伤到自己,我们都会心疼的。”温小暖认真地看着他。

季修然伸手挠了挠头发,似懂非懂,“那……那好吧!我不玩镰刀,下次二哥找妈要钱剃头发的时候,我就让媳妇儿给二哥剃,这样妈就不用生气了。”

温小暖愣了一下,当即明白了过来,原来这傻小子是看到她用镰刀把王二狗的头发削了,才会想到用镰刀给季安平剃头发。

莫名让人觉得有些好笑,但又有些感动。

季修然虽然傻了,但是心里一直都记着王曼云对他的好,对王曼云也是真的孝顺。

他如果好了,该是多优秀的男人。

想至此,温小暖便忍不住想起自己前世对他做的事情,就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这么好的季修然,她怎么忍心?怎么下得去手?

“弟妹。”屋内,王曼云却红了眼,她也没想到季修然会这么说。

季二婶同样也红了眼,“大嫂,修然这孩子是大孝心,老天爷会保佑他,他一定会好的。”

“是啊!他会好的。”王曼云也相信。

妯娌俩因为季修然的话红了眼眶,王曼云又忍不住想起季安平,“一个脑子好的,成天就想着如何气我,还不如老三。”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小暖是个厉害的,修然以后不会再受欺负了,你就安心吧!”

王曼云点了点头,温小暖倒是将李春兰摸清了,李春兰的确欺软怕硬,看温小暖长得软软的,就觉得温小暖是个好欺负的,结果反倒自己被吓得不轻。

如此,也好!

这个媳妇,真没娶错。

“你啊,早些带修然和小暖去把证扯了,这样小暖才是咱们家名正言顺的媳妇儿,老二家的也就没啥可闹腾的了,这少个证,总归明不正言不顺的。”季二婶低声道。

王曼云伸手拍了下脑门,忙道,“你瞧我,倒是真把这正事给忘了,明个我就带他们俩去镇里把结婚证领了。”

季二婶点了点头,“你就放宽心吧,我瞧着小暖这孩子,会是你三个媳妇里,最让你省心的。”

“我也觉着。”

妯娌俩相视一笑,看着时辰差不多了,王曼云便去厨房,结果就见温小暖已经在厨房外,季修然就搬了个小木凳坐在她的身边,手里抱着三月泡吃得正欢,而温小暖在摘洗蕨菜。

干活也是干净利落,小手飞快。

“慢些吃,没人跟你抢,瞧瞧你,吃得嘴上都是。”温小暖抬头时,就见季修然的唇边沾了些三月泡的汤汁,用围裙将手摘干后,这才用指腹轻柔地将他唇角的汤汁拭去。

“媳妇儿,你吃!”季修然当即拿了颗三月泡送到温小暖的嘴边。

温小暖也不客气,张嘴便含住了,而且笑弯了眼,“修然喂的最甜了。”

季修然当即高兴地跟什么似的,温小暖便继续摘洗蕨菜。

王曼云看得欢喜,心中也越发满意这个儿媳妇,季修然有时候小孩儿脾气,的确是时常都要有人哄着,温小暖有这个耐心这让她很满意。

“伯娘。”温小暖抬头时,这才留意到一边的王曼云。

“妈,吃三月泡。”季修然看了看自己碗里的三月泡,虽然不舍,但还是递了出来。

“妈不吃,修然吃。”王曼云心中感动,差点儿没忍住又红了眼。

“好吃!”季修然当即又高兴了,忙拿了颗三月泡塞嘴里。

王曼云来到她的身边坐下,帮忙一起摘蕨菜,想着先前李春兰的事情,王曼云这才宽慰道,“小暖,你二嫂是个拎不清的,今天的事情伯娘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别把她的话往心里去,晓得吗?”

温小暖微微一笑,“伯娘,我晓得的,二嫂就是担心我名声不好,到时坏了季家的名声,我不会记恨她的。”

“好孩子!”

王曼云一直都希望能家和万事兴,但怎奈老二一家是不安份的,她的心里也无奈,可想改变一个人谈何容易啊!

“小暖,伯娘有件事想同你商量。”王曼云还是想问问温小暖的意思。

且这是大事,总不能自己偷偷地就将温小暖带去,这到时温小暖的心里如果有疙瘩反倒一家人离了心。

“伯娘,什么事您直说就是。”温小暖也不知道她想说什么,只是放下摘洗蕨菜的动作,认真地看着她。

“你和修然明个儿去把结婚证扯了吧!”

原创文章,作者:南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278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