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病娇偏宠绿茶女配》小说章节目录宋琳琅,小甜甜全文免费试读

宋琳琅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背后颤栗阵阵。

明明攻略者是她,她却莫名有一种被伊尔斯撩了的感觉。

……不对不对。

听见宋琳琅心声的小奶音一脸茫然:“琳琅琅,什么不对呀?”

“他比我还像攻略者,”小姑娘的脸皱成包子,“这不科学,我要撩回来!”

小奶音:“那那那,那琳琅琅加油?”

……这个傻子系统!

宋琳琅不想跟它说话。

伊尔斯念完了最后一个音节,顿了顿,方才问她:“记住了吗?念到这个音的时候,需要改念冰封术。”

宋琳琅摸了摸金发,很是懊恼:“好像没有……”

只是一个很随意的小动作,柔软细腻的手指却无意间与他的下颌相触,那阵若有若无的玫瑰香又钻了进来。

伊尔斯的手微微攥紧,又重复了一遍咒语。

他的嗓音低缓而优雅,似是古老的咏叹调,令宋琳琅的耳垂酥酥麻麻。

【好感值+15】

宋琳琅悄悄瞥了一眼他那双化不开清冷的蓝眸,再次腹诽,15诶,口是心非的男人。

她笑得乖巧软糯,顺利地把咒语背了下来。

伊尔斯的眼里有诧异一闪而过,随后微微勾了下唇,道:“现在,闭上眼,去呼唤那些光明元素,让它们为你所用。”

他的话音落下,原本盘旋在他周围的光明元素,立即涌向宋琳琅,似乎在回应他的命令。

宋琳琅依言闭上了眼。

光明元素们乖巧而温顺,在她指尖凝聚成火苗,与冰层交融。

短促。

却有着昙花一现的美丽。

酥麻感从指尖一直向心尖传递,她头一次有了这种奇妙的感觉——像是进入了一片汪洋大海,并与之交融。

她的灵魂被温柔的光明气息包裹。

她听见那些光明元素的轻声细语:

【我们奉神之令,听命于您。】

少女久久不曾睁开眼,似乎已经全然忘记了二人之间几乎不存在的距离。

不单是她,伊尔斯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那些玫瑰香气不断浮动,轻易便俘获了他的意识。

他闭了闭眼。

然而手却控制不住地,触碰到了少女纤细柔软的腰肢。

那道蛊惑般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涌动:

“想要她?”

“您忘了,世界属于您。”

“她……自然也属于您。”

身后的神像闪烁着光芒,光芒涌现的那一瞬间,他的眼里似乎又恢复了清明。

他仓促地收回了手,耳垂染上绯色。

宋琳琅是被接连两道【好感值+50】的弹幕给拉回来的。

她不禁奇怪地看了伊尔斯一眼。

然而对方已经后退两步,与她保持着绅士的距离,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宋琳琅问:“伊尔斯先生?”

她的眼神天真又无辜,身上浓郁的香气却不减半分。

伊尔斯的视线略微躲闪,嗓音是克制的低哑:“您做得很好。这个咒术需要不断练习,学会后,您可以举一反三,掌握其他的衍生咒语。”

宋琳琅面露惊叹:“伊尔斯先生好厉害!真不愧是神术师呢!那我以后遇到不会的咒语,可以请教伊尔斯先生吗?”

伊尔斯长睫轻颤,眼里有无声的纵容:“我的荣幸。”

*

拉着伊尔斯练了一会儿神术,宋琳琅又跟他共进了晚餐,再次收割了一波好感值,这才心满意足地去做夜间祷告。

就这么说定了,以后她隔天就来找伊尔斯练神术,任务完成指日可待!

由于心情很好,宋琳琅做祷告时格外虔诚。

念完了一系列祷词后,她又多加了一句话,“伟大的光明神大人,希望您每天都比前一天多喜欢我一点点!”

也不需要太多,一万好感值就行。

宋琳琅美滋滋地想。

她泡了个温泉,沾着一身玫瑰香气回到柔软的大床,又开始练习白天学到的咒术。

神殿每天晚上都会安排人给她送一杯牛奶,把伊尔斯骗过来当管家之后,这件事自然就落到了他身上,算算时间,应该也快到了。

她要让伊尔斯看看她用心学习的样子,为下一次找他学习做铺垫。

宋琳琅重新念了一遍咒语,似乎是离开了光明神殿,手中的光明元素稀疏了不少,但不影响咒术的发挥。

她却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她的意识又进入了那片“大海”。

与其说是大海,不如说是一片模糊的空间。这里的一切都是混沌的,仿佛天地初开,没有一点事物的轮廓。

宋琳琅过去听家里人说过,修仙之人达到一定修为后,会开辟“神府”。

这是她的神府吗?

宋琳琅还是觉得不对劲。

若这是她的神府,她为什么会有一种冷汗涔涔的感觉?指尖是火热的,脊背却是冰冷的。

像是一双眼睛,用粘稠的、冰冷的、却充满着占有欲的目光凝视着她。

而且,她是光明圣女,她的神府应该是金色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金光是修饰,浓黑是底色。

门外,银发的俊美青年站在走廊上,手里拿着一杯温热的牛奶,轻轻敲了敲门。

他耐心地等了几十秒,再一次叩击房门,动作不疾不徐。

门内毫无动静。

伊尔斯微微蹙眉。

沉默片刻,他道了一声“打扰”,推开了房门。

魔法石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将少女的容颜修饰得柔和而美好。然而她侧身而卧,娇小的身体蜷成一团,手紧紧攥着被子,嘴唇呈现病态的苍白。

伊尔斯靠近她,方才意识到了她的不对劲。

他伸出手,贴了贴她的额头。

触及少女娇软的肌肤,又触电般的缩回。

很烫。

仿佛炙热的岩浆,将她的脸都烧成了不正常的红。

伊尔斯皱起好看的眉头,又碰了碰她的手,惊觉她掌心都是密密麻麻的冷汗。

他道:“殿下?”

少女毫无反应。

他将牛奶放下,俯身拨开少女被冷汗浸湿的金发,却被她抓住了衣袖。

“水……”她哑着嗓子,低低地呢喃,“渴……”

她忽然凑近他的胸膛,像一只小猫一样,轻轻嗅了嗅。

伊尔斯的喉结滚了滚。

少女仰起脸,无意识地咬了咬玫瑰花瓣般的唇。

原创文章,作者:岁岁知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277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