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算狂妻:九爷宠的祖宗是乌鸦嘴》小说章节目录秦柔,亚林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神算狂妻:九爷宠的祖宗是乌鸦嘴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唐七七

简介:【爽宠+马甲+强强】云家流落乡下的废柴二小姐被接回家了!手撕渣男渣女、收服大佬哥哥、小马甲满天飞。众人哀嚎:她装神弄鬼,招摇撞骗,扎纸人,扒祖坟!云汐:小场面,莫慌。当红影帝@她:大师,我最近心神不宁,是不是有事情发生?商界巨贾@她:大佬,我投资接连失利,是否需要迁祖坟?社团大哥@她:祖宗,我每天噩梦缠身,能破解吗?某妖孽把人堵在墙角:宝贝,结个婚吧?只有丧偶,没有离异的那种!

角色:秦柔,亚林

《神算狂妻:九爷宠的祖宗是乌鸦嘴》小说章节目录秦柔,亚林全文免费试读

《神算狂妻:九爷宠的祖宗是乌鸦嘴》第1章 老祖宗的养老大计泡汤了免费阅读

云汐醒过来的时候,眼前一片白茫茫。

她确定不是眼睛的问题,于是一伸手,把脸上的白单子一把扯了下来。

此刻,窗外阳光正好。

初秋的天空,蔚蓝高远,颜色浅淡的云影缓缓流动。

云汐望着窗外,微微回神。

纤长的羽睫轻轻翕动,墨黑色眸子里眼波稍稍流转,便有一抹浅淡的光晕浮动。

她又活过来了?

看起来是。

因为很快,一个女人刺耳尖利的声音便传入耳际:“啊!诈尸啦!”

随即,从病房外面跑进来四五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扶住了差点晕倒的女人。

云汐慢慢转过脸,看着周围的人。

虽然脸色惨白如纸,但是那张巴掌小脸精致得令人炫目。

尤其是那双眼睛,仿佛带着摄人心魄的魔力。

这时候,两个中年男医生走到云汐床前。

确定并不是诈尸或者灵异事件,几位医生都啧啧称奇。

“刚刚明明所有生命指征都消失了,怎么会……”

刚才险些被吓晕的女人被人搀扶着走到云汐眼前,战战兢兢地上下打量着她。

“云汐,你,你真的没死?”

云汐盯着眼前的女人,猫儿般的眸子微微缩了缩。

四十出头的豪门贵妇,身段婀娜,容貌妩媚。

这人正是她现在这具身体的继母,秦柔。

“你没事干嘛要装死?”秦柔满腔的恐惧化成了愤怒,一把扯住了云汐的胳膊,“是不是不想救你姐姐,故意演给别人看的?”

“果然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秦柔说着,把刚才的震惊和恐慌都发泄了出来,“说话啊,哑巴啦?”

“你很吵,闭嘴。”云汐樱唇轻动,吐出几个毫无温度的音节。

眼帘微掀,含着水雾的眸子里闪过一道盈盈流光,却令站着的秦柔心头一凛。

秦柔竟然立刻不敢出声了。

她十分奇怪,云汐自从回到云家,一直是唯唯诺诺,唯命是从,哪里敢用这种语气对她说话,哪里敢用这种眼神与她对视!

秦柔心里火大,习惯性地抬手,照着云汐的脑袋拍了下来。

谁知手还没有落下来,就感觉手腕上一阵钻心的疼痛。

云汐两根手指捏住了秦柔的手腕。

女孩的手指纤细惨白,手背上青色的脉络若隐若现,透出柔弱的病态。

但仅仅只这两根手指,力道却大得令秦柔无法承受。

“哎哟!”她痛苦地尖叫了起来,一张花容月貌的脸顿时扭曲变形。

云汐想了想,悄悄松开了手。

刚刚醒过来,还是不要轻易出手伤人,毕竟自损阴德。如果掐断了她的经脉,终归不好。

秦柔竟然不知道云汐会有这么大的力道,看起来乡下野丫头就是剽悍些。

她的手腕虽然重获自由,但是僵在半空丝毫动弹不得。一动就仿佛要断掉一般,钻心的疼。

这时候,从门外又走进来一个女孩子。

跟云汐年纪差不多,十七八岁的样子。

弱柳扶风,眉眼如画。

精致的面容之中透出一种淡淡的病弱之美,倒有些像昔日病西施的恹恹姿态。

她是云汐同父异母的姐姐,云岚,秦柔的亲生女儿。

云岚走进来的时候,看到云汐,稍稍有些吃惊。

眸色微微变幻,但是很快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温婉柔和。

“小汐,你没事了是吗?”云岚语调十分关切。

这副身体没事了吗?

经她一提醒,云汐才想起探查一下自己的身体。

她稍稍行气,发觉这副身体不仅极度虚弱,而且体内有剧毒,还未曾散去。

“小汐真的没事吗?刚才可把我和妈咪吓坏了!”云岚又说。

云汐眉眼懒倦,扫了扫云岚,又看了看自己惨白纤弱的一双手,不禁轻轻叹气。

倒霉!

她本是灵界的玄门老祖宗,一朝身死。

死就死了吧,她原想自封灵魄一百年休养生息,俗称养老,但是不知为何却稀里糊涂地进入了这个人类女孩的身体。

或许是因为姓名相同,云汐一时间也没搞清楚。

不过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她的养老大计要泡汤了。

因为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怎一个惨字了得!

原主云汐本来是个豪门千金,结果出生的时候,母亲大出血亡故。

算命的说此女乃是天煞孤星转世,命相大凶。不仅会克死母亲,之后还会把身边的亲人相继克死。

父亲云亚林听信了歪嘴大师的话,把尚在襁褓之中的云汐送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桃花村,交给了一户无儿无女的夫妇抚养。

给了一笔钱,声称老死不相往来。

其实彼时,云亚林已经和秦柔暗通款曲,珠胎暗结,有了四个私生子女。

怎奈正牌夫人家族势力不可小觑,云亚林和秦柔也只好偷偷往来。

云汐母亲一死,秦柔如鱼得水,名正言顺地带着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嫁进了云家豪门。

后来,云岚查出患有严重的代谢病,需要定期注射胰岛素续命。

而她体质特殊,对人工合成胰岛素和动物胰岛素都有强烈的排异反应。

主治医师便提出了一个建议,可以提取直系血亲的胰岛素进行合成。这样一来,排异反应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要知道,云岚的病不是一时半刻能够痊愈的,抽取胰岛素也将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对供体身体伤害很大。

云亚林和秦柔夫妇便想起了多年前抛弃在乡野的那个扫把星丫头云汐。

于是花言巧语,软磨硬泡地把云汐接了回来。

云汐从小在乡下长大,淳朴厚道,重情重义。

知道自己可以救姐姐,高兴得不得了。况且,云家人除了云岚之外,每个人对她都不太友好。所以云汐倒心怀些感激。

本来日子就这么看似波澜不惊地过下去。

但是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云汐忽然浑身剧痛,被送到医院之后医生也束手无策,短短几个小时,便一命呜呼了。

云汐抬腕看了看手腕内侧的脉络,原本的青绿色脉络此刻泛出微微的黑紫色。

有人投毒。

她有心卜一卦弄清楚事情真相,但是“卦不算己”是祖师爷留下的规矩。

想想还是算了。

想弄清楚是谁下毒,有的是办法。

不管怎么说,重新活过来,终究不是坏事。

她可以借此肉身重回灵界,找出害死自己的幕后黑手。

原创文章,作者:唐七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273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